《(穿书)反派不许我叛变》十一琅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19 15:01: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谁!是谁背地里打我小报告?
      
      白真真上学工作那些年,最讨厌的就是偷摸告状的人。只要让她看一眼,准能把人给揪出来。可白真真现在不敢看,因为御龙座上那位魔尊大人,一双眼睛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
      
      受他感召,殿里的魔将也都纷纷将目光移了过来。
      
      白真真恍惚觉得自己梦回小学初中,被老师点名起来背课文。
      
      被点名的白真真认真考量了一下胡编乱造和实话实说的后果,最后决定坦白从宽——咳,部分坦白。
      
      “我在路上遇到了清风谷的修士,被耽搁了。”她说。
      
      “清风谷的人?”
      
      “是。”
      
      “多少人?”
      
      “……三个。”白真真随口一编。
      
      “都是谁?”
      
      白真真心道不妙,暗自捏了捏手心。但谎都已经扯了,总不能半路认怂,于是她只好继续头铁:“是属下不认识的修士。”
      
      “不认识?”魔尊饶有兴致地重复了一遍,眼神步步紧逼,“三个默默无闻的清风谷修士能把你拖住?”
      
      白真真:“…………”完蛋,看来她太高估清风谷的战斗力了。早知道就说他十几二十个,还能凸显她厉害一点儿。
      
      白真真搜肠刮肚,忙着思考如何才能挽回当下尴尬的局面,这时候,青萤站了出来。
      
      “回禀尊上,姐姐说的确是实情。她与那些臭修士缠斗,非但落了水,还……还受了伤。”
      
      不知道为什么,在场的魔将们一听说白真真受了伤,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站在白真真前面的□□精一个没忍住,呱得一声叫出来,吓得赶紧捂住了嘴,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刚刚还仿佛看戏一样的魔尊,眼神也略微变了变。
      
      白真真一脸懵逼:……怎么了?难道她的设定是刀枪不入,不应该受伤?
      
      白真真不知道,她这具身体当然会受伤,只不过原身太过在乎自身的美貌与颜值,每次遇到打打杀杀的事情能推给手下决不亲力亲为,能远处观战决不卷入战局,能光速逃跑决不拼死缠斗,说她与人纠缠甚至受了伤?简直天方夜谭。
      
      不过不管怎样,青萤这么一说,多少也算证明了白真真所言非虚。虽然还是落下了个“无能”的名头,但无能总比叛变好。按照原书剧情,白真真还要无能很多次,才会被魔尊处死呢。
      
      “没用的东西。还不退下。”
      
      魔尊轻喝一声,不见他如何动作,只见一股劲风直接打在白真真脸上,打得她一阵晕眩,踉跄几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嘶!我那白嫩可怜弱小无助的小膝盖!
      
      虽然膝盖很疼,但好歹没有走上原书里被魔尊一鞭子抽吐血的剧情。
      
      没吐血,那就还好。
      
      白真真当即伏地表示,自己一定勤加修炼不再辜负魔尊期望BLABLABLA……
      
      她还能再编个百八十条的来歌功颂德,但是眼见魔尊那张愈发阴郁的脸,白真真很识趣地点到为止,行了个礼麻溜退下。而其余魔将见没自己什么事儿,也都纷纷告退离开。
      
      人走干净了,偌大的英灵殿显得空空荡荡,只有几团飘在空中的火焰与御龙座上的魔尊作伴。
      
      幽光落进他的眼睛里,像被吞噬掉一样,黑漆漆的,兴不起一点波澜。
      
      良久,门外有了窸窸窣窣的响动。一团黑色雾气在门梁上晃了晃。
      
      小黑团与魔尊周身的黑色雾气很像,只不过周遭颜色更淡一些,像落入清水的墨,丝丝缕缕地散开,又像一根根纤细的毛,在空中轻轻地晃动。
      
      黑团有一双金色的眼睛,那眼睛眨了眨,紧接着便动作敏捷地爬了过来。
      
      它熟门熟路,爬过散落在地上的排位,爬上高高的御龙座,然后接连几跳蹦上魔尊的后背,趴在他肩上。
      
      “怎么了?不高兴的样子。”小黑团说话了,声音却是与它绒绒外表截然不同的成年男人的阴狠。
      
      魔尊没有反应,黑团便自顾自地猜测:“是牛老二办事不利,还是外面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杂鱼修士又在搞事?”
      
      一直维持着同一个姿势的魔尊大人难得皱了皱眉头,似是厌烦地伸手赶它下去。
      
      寻常魔将要是见到魔尊露出这种神情,怕不是早就跪在地上负荆请罪,小黑团却有恃无恐。它抖了抖身体,重又跳到魔尊膝盖上,不依不饶:“那就是西北赤蝎族想着造反了?”
      
      魔尊终于受不了它的聒噪,将视线收了回来,开口道:“白真真。”
      
      黑团对这个回答很是意外:“那条蛇?”
      
      它想起了什么,话音里有淡淡的戏谑:“你不至于在为她偷摸溜进寝宫而气恼吧?她不是还没进殿就被你吓退了吗?还是……你在烦躁,她居然那么怂,被喝退了就真的不敢再来了?”黑团金色的眼睛忽然弯成月牙,眼睛下方咧出一张嘴,露出骇人的白色獠牙。
      
      魔尊却好像没听到它说的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黑团跟随魔尊已有三年,他的习惯再清楚不过。见魔尊陷入沉思,它便不再说话,收了獠牙,闭上眼睛,安安静静伏在魔尊膝上。
      
      白真真一条小蛇精,就算作出点妖,也兴不起什么风浪,他不会放在心上。他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
      
      清风谷虽以炼丹制药闻名,但他却知道,谷中另有一项秘术。这种秘术初传时以笛音为辅,能够帮助病患稳定心神,到后来,则能以笛音为号,摄人心魄,随意驱策。
      
      白真真今天在清风谷被缠住,是真的如她所说,只是被拖延住了,还是另有什么隐情?
      
      魔尊食指有意无意地扣着御龙座,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问道:“你的伤如何了?”
      
      黑团抬起头:“没好透,怕是还需养个三五十载的。”
      
      想起自己为何受伤,黑团咬牙切齿,目露凶光:“司徒真那混蛋,被砍成那副德行还不痛痛快快地去死,竟然以自己为引想要炸平整个虎啸丘……哼,等我完全恢复了,定要将那些没杀干净的司徒氏咬成肉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它是凶兽,寿命远就长于凡人,不过三五十年,它等得起!
      
      魔尊将手放在黑团上,似是拨弄,又似在安抚。他说:“你去替我做一件事。”
      
      黑团瞬间来了兴趣,周身的黑气都浓郁地涨开:“你说。”成天呆在伏龙城这个芝麻大点的地方养着,它都快被憋出毛病了!
      
      “去监视白真真。”
      
      “???”
      
      刚才还蓬盛的黑气顿时萎了下去。
      
      “监视?你不觉得这有点大材小用吗?”怎么说它也是妖族最厉害的凶兽,被派去做跟踪这种初级小妖做的事,说出去都没面子。
      
      不过,黑团知道魔尊这么决定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即便心有不甘,也还是乖乖答应了:“好吧,我知道了,我跟着那条蛇就是。”
      
      黑团扭了扭身子,从魔尊手下钻出去,它嗅了嗅殿内留存下来的白真真的气息,很快便寻去她的洞府。
      
      英灵殿内再次空空荡荡,而这次,直到太阳升起,也没有人来打扰魔尊了。
      
      ***
      
      白真真回到洞府睡了个好觉,一起床,就听见门外有小蛇妖战战兢兢地小声讨论——
      
      “白姐姐真的对青姐姐发火了?”
      “是呀,好凶的,我从来没见白姐姐对青姐姐那么凶过!”
      “真的好可怕!咱们今天可得小心点儿,别惹白姐姐生气了……”
      
      白真真:…………
      
      妈呀,睡了一觉都快忘了,她昨天回到洞府还没休息,先跟青萤大吵了一架。争执的具体内容记不大清了,反正就是怪她为什么昨天当众揭自己的短,害得魔尊以为她办事不利不堪重用。
      
      讲真,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没什么道理。但吵架这种事情,很多时候并不讲逻辑。
      
      原身本来就不是什么讲道理的人,青萤更是心高气傲受不得半点委屈,两人吵到最后,青萤竟然自己先沉不住气,愤然跟她撕破脸皮,当晚就搬着东西离开了。
      
      穿越第一天就把身边最大的威胁给清掉了,白真真睡得当然很好。而这一夜过后,府里的小妖们也都知道他们的白姐姐和青姐姐闹得不可收拾。
      
      “咳。”
      
      白真真靠着门框轻咳了一声,刚才还在交头接耳小声嘀咕的小妖们立刻摆正了姿态,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白姐姐早,这是您的早膳。”
      
      三只初初化成孩童的小蛇妖头顶银盘,将食物托了过来。圆溜溜的大眼睛自下而上瞅着她,还怪可爱的。
      
      白真真轻轻嗯了一声,看了下银盘上的食物。
      
      果蔬、露水、生肉,原身的早餐还挺丰盛的,果然好皮囊要好好养。
      
      白真真虽然不习惯一大早起来就吃肉,但入乡随俗,先体验一下蛇精的日常生活也不是不行。想要改的话,来日方长,以后慢慢改就是。
      
      “端进来吧。”
      
      白真真侧开身,看着这三只小蛇妖顶着银盘吧嗒吧嗒走进屋,肉乎乎的小手认真仔细地食物放下,然后又顶着银盘啪嗒啪嗒走出去。
      
      “白姐姐还有什么吩咐?”
      
      可爱的小脸蛋,恭谨的态度,奶萌奶萌的声音,白真真有点飘了。她眼睛一眯,问:“府里还有没有蜂蜜?”
      
      没过一会儿,三只小妖就各自顶了一小瓶蜂蜜回来。
      
      “很好。”白真真很满意。
      
      三只小妖互相看了一眼。
      
      这蜂蜜是半年多前魔尊派手下围剿黑熊精时搜刮出来的,原身瞒着其他人偷偷藏了些。因为数量不多,所以原身十分宝贝,每次只取一点点用来炼制美容养颜丹。
      
      三只小妖不明白白真真忽然要这么多蜂蜜干什么,他们也不敢问。
      
      “行了,没什么事儿了,你留下来,你们两个先回去吧。”白真真把三瓶蜂蜜拢到一个银盘里,只留下其中一只长得最可爱的小妖。
      
      那小妖有点慌,不知道白真真单独留它做什么,求助似地望着自己两个同伴,直到白真真把门一关。
      
      小妖:……不行了,我好慌,怎么办!
      
      “喏。”他脑中忽然窜出各种奇怪死法,然后就看见白真真递过来一把小刀。
      
      完了完了,这是让他自裁谢罪的意思?不要啊,他还年轻,才刚刚三百五十六岁,还没活够啊!
      
      白真真看着小妖委屈吧啦,眼瞅着就要哭出来的样子,也是一脸莫名。
      
      “怎么啦?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把肉切开而已,太大块了,不好咬啊。”
      
      小妖:“…………哦。”
      
      小妖抹了抹眼泪,接过小刀,按照白真真的要求把生肉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指节大小。而白真真呢,翻箱倒柜一阵,翻出了一支小刷子,准备用来刷蜂蜜。
      
      条件恶劣,就不奢求有什么芝麻酱花生酱了,刷上蜂蜜也是一样好吃!而且三只小妖拿来的还挺多,一顿吃不完,还能剩好多用来做自制面膜。
      
      白真真喜滋滋。除去不太好相处的上司,以及原身作妖欠下的债,穿越过来的生活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嘛!
      
      门外的两只小妖还呆呆地站着,想着屋里的同伴不知道怎么样了,心里逐渐有些不安。
      
      “白姐姐对青姐姐都那样了,那我们岂不是……”
      
      一只小妖小声猜测,忽然被另一只嘘声打断:“嘘!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味道?”
      
      小妖努起鼻子,用力闻了闻。
      
      是有股味道,有点恶心,还有点焦,像是小时候森林大火,火烧到身上的味道。
      
      “妈呀!”两只小妖瞬间吓得魂飞魄散。
      
      妖族向来生啖禽肉,即便化成人形,也极少学习人类烹饪煮食。这股在白真真看来焦香四溢、勾得人食指大动的香味,在小妖们眼里却是非一般的恐惧。
      
      “救、救命呀!白姐姐用火刑啦!”两只小妖撒腿就跑。
      
      屋里,正沉浸在美食诱惑里无法自拔的白真真:咦?刚才是不是有人在喊什么?算了,管它呢,先填饱肚子再说。
      
      “你要不要也来一块?”
      
      白真真熟练了火系法术,现在随手一指就能喷出一团火焰。被这景象吓到缩进墙角的小蛇妖疯狂摇头。
      
      而与此同时,趴在房梁上暗中观察的黑团沉思了一会儿,在他的监视笔记上认真写下两个字:玩火。

  •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小剧场可以吸引评论和收藏quq
    白真真委屈脸:你打我!
    魔尊:没有。
    白真真:他们都看见了!(指魔将
    魔尊:你们看见了?
    众魔将疯狂摇头:没有没有没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