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不许我叛变》十一琅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05 11:59: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白真真没时间为飞了的齐蘅默哀三秒。她将手飞速拢回袖中,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起身回头。
      
      远处天边,一道青绿色身影飘然而至。
      
      感谢穿越带来的神奇体验,困扰白真真多年的近视眼不见了,即使在这样月明星稀的夜色里,她仍能清楚地看到对方样貌。
      
      柳叶眉,丹凤眼。青衣女子左手提裙,右手舞扇,腰肢纤细,一步一扭,宛如一条水蛇。
      
      白真真无须多想也猜得到她是谁。
      
      “青萤。”
      
      书中原身的姐妹,与原身一同从幽草涧里修炼出来的小青蛇。
      
      白真真记得书里说过,青萤灵性远不及原身,两人虽一同在洞天福地里修炼,青萤的修为却浅很多,进度也慢。要不是原身寻来上善水喂她,又以自己修为加以引导,单靠青萤自己,怕是还需百年才能化成人形。
      
      只是没想到,原身这样一心一意对待的姐妹,后来非但没记她的好,反而暗地里使坏,落井下石,最后在高台上冷冷地看着原身被一点点地抽掉麟甲,剥去蛇皮……
      
      白真真知道之后的剧情,自然对青萤有所疏离,青萤却是一愣,上扬的嘴角明显一僵,脚步也停了下来。
      
      不过只是一瞬,她又立刻挂起微笑,走上前来,眉目满是亲近之意,还伸手去挽白真真。
      
      “姐姐怎么了?怎么突然跟我生分起来了?”两人平日里都是姐姐妹妹的喊,好端端地怎么忽然直呼起名讳了?
      
      白真真心想自己真是大意,就算她知道青萤日后所作所为,也不可突然就与她划清界限,至少现在不行。
      
      所以,表面姐妹还是要做的。
      
      白真真没有避开青萤伸过来的手,学着她的样子扭了扭,飞快地进入角色:“没什么,就是刚才遇上了个修士,害我落了水,坏了我的好心情。”
      
      白真真之前蹲下的位置恰好在齐蘅与青萤两点一线之间,何况她出手又快,青萤应该来不及看清地上躺着的是谁。
      
      果然,青萤点了点头,没有多问,顺着白真真的话继续道:“那确实烦得很。姐姐别恼,妹妹取点火为你祛除水气。”
      
      只见青萤收起团扇,右手一翻,掌心里托起一簇火苗,两根手指一掐,又有微风缓缓吹来。
      
      白真真眼睛一亮:吹风机!?
      
      先前情绪大起大落,白真真没心思顾及湿哒哒的头发和衣服,现在有人提议,她当然乐享其成,转着圈儿地让青萤替她打理。
      
      科技改变生活,修仙改变生活!
      
      “对了,你怎么过来了?清风谷那边都处理妥当了?”白真真一边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一边悄悄观察青萤的神色。
      
      按照原书剧情进展,青萤应该是在原身与主角一行人缠斗时才赶过来。她这么早出现,是因为自己穿越耽搁了时间,还是有什么别的变故?
      
      “都处理妥当了。我是怕姐姐遇上卫肖那个不长眼的家伙,所以赶来看看。”
      
      哦。白真真这下放心了。
      
      吹干了头发,青萤又撩起白真真的衣袖,替她烘干衣服。
      
      “提起那个卫肖我就生气。明明姐姐都不跟他计较,欲与他交合,没想到那臭小子竟然不识好歹,还骂姐姐不——”
      
      “咳!咳咳!”白真真剧烈地咳嗽起来。
      
      青萤一惊,撤去法术,扶住白真真的肩膀关切道:“姐姐你不要紧吧?”
      
      “不……咳咳!没事!”白真真咳得嗓子疼。
      
      她都快忘了。在她穿越过来的不久之前,原身见卫肖修为突飞猛进,自知打压不成,便生出了别的念头……emmmm,就是那种“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又称采阳补阴的念头。
      
      呵,此等歪门邪道,原身一个成熟蛇精,怎么可能不会?
      
      于是,某天晚上,原身趁夜摸上了卫肖的床。结果一条腿还没伸进被窝,就被人给乱棒打了出来。
      
      白真真:…………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不过也是,这种污点情节,谁会在代入自己读小说的时候记住啊?当然是读过了也当没读过啊!直到刚才青萤提起,白真真才猛然想起还有这事。
      
      “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再提!”白真真一张脸都变得通红,转过来严肃地对青萤说。
      
      做那种事情的又不是我,凭什么要我背锅??
      
      青萤却以为白真真因为被打了出来,没面子,所以不许她再提,于是点点头哦了一声,继续老老实实为白真真烘干。
      
      后半身烘完,翻个面儿,换前半身。只听青萤一声惊叫。
      
      白真真:“…………”
      
      为什么!能不能不要这样吓我?有什么事情咱们一次性秃噜完,别总是来来回回地跟挤牙膏似的折腾,我这颗正常人的小心脏可经不起你们修真界的咋呼!
      
      “又怎么!”
      
      青萤眼神无辜,手指指向白真真胸口:“姐姐,你受伤了。”
      
      ***
      
      白真真被青萤带回了两人的洞府。
      
      “姐姐,你先将衣服换了,我去给你拿些上好的伤药。”
      
      青萤特地把白真真送进了房间才转身离开,动作表情,十分尽职尽责。
      
      “嗯嗯,你去吧。”
      
      白真真应着声把她送出门外,直到青萤的背影在拐角消失不见,才松了一口气。紧接着,白真真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撩起裙子,疯狂抖腿。
      
      几条手指粗细的小蛇被她抖了下来。
      
      蛇窟嘛,最多的可不就是蛇?这些不知道是依附于原身的小弟,还是原身的徒子徒孙,在看到白真真回府之后,一如往常一样兴奋地围了上来,希望在大佬面前混个脸熟。
      
      然而现在的白真真已经不是以前的那条白蛇精了。在被第一条小蛇缠上脚踝的时候,白真真双腿发软,险些一个激灵叫了出来。
      
      白真真其实不太怕蛇。她算是女生里胆儿大的,上学的时候还跟自然老师一起在春游的公园里抓过一条蛇。可是冷不丁地被蛇缠上脚踝这种经历,谁受得住?
      
      好在有多年混迹职场的精湛演技傍身,白真真立刻转势将手捂在伤口上方,假装很疼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化解危机。
      
      被抖落在地上小蛇们不明所以地朝白真真吐着信子,似乎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惹白真真不高兴了。
      
      唉,送佛送到西,做戏做全套。白真真还真怕他们将刚才的异常通风报信给别人呢。
      
      于是,她扬起嘴角,露出自己熟练度MAX的标准职业假笑说:“那个……姐姐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就不陪你们玩了,都散了吧,啊。”
      
      说完,还特意指了指洇出血迹的胸口,以示自己没有撒谎。
      
      小蛇们挺乖,他们听懂了白真真的话,点点头就四散离去了。这下,白真真总算彻底松了口气。
      
      累,太累了!没想到穿越竟然这么辛苦。那些平躺着等着男主宠爱的剧情在哪?能不能分给她一点?
      
      白真真关上房门,就着屋里距离自己最近的一面镜子解开衣物,查看自己的伤口。
      
      之所以要强调“距离自己最近的一面镜子”,是因为原身白真真屋里的镜子……实在太!多!了!
      
      白真真一个现代人,在现代社会活了二十多年,都没见谁会在房间里摆那么多镜子。宜家都不会!
      
      原身屋里进门就是一面超大落地镜,左手边两个柜子上各一面梳妆镜,当中圆桌桌面就是一面溜光的镜子,转过身来门上嵌着两面等身镜,就连抬起头房顶上面也是一面又一面的镜子。
      
      WHY?为什么要摆那么多镜子?这究竟是性格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白真真想不通。但当她看到镜子里的那张脸的时候,她明白了。
      
      呵,我要真长了张这样的脸,不光把房间里摆满镜子,整座房子都得是镜子做的!
      
      白真真看着镜子里的女子,自己把自己看红了脸。她掩住面颊,贝齿轻轻咬在下唇上,眼波流转,只一个眼神就足以勾人心魄。
      
      是与她自己截然不同的样貌。
      
      先前齐蘅骂她蛇精她还不解,现在?理解了。骂吧,不亏。
      
      即使是在镜子里,也能感受到原身皮肤的“肤白胜雪,吹弹可破”。只是现在,这本应毫无瑕疵的肌肤上面,有一道伤口。
      
      白真真将衣领拉得更低了些,仔细看那伤口的位置和深浅。
      
      伤口其实并不深,只是浅浅得被划出道口子,沁出点血珠。照这个位置来看,应该是之前与齐蘅打斗时落下的。
      
      齐蘅的匕首虽然没有碰到白真真,但修真者能以气为剑以风为刀,被剑气所伤并不奇怪。白真真只是有点惋惜,这么完美的身体可别留下一道疤啊。
      
      观察完了,白真真继续向内室走去。
      
      与外厅不同,内室的镜子明显要少一些。整个内室挂满了帷帐,款式各异,但颜色统一,清一色的粉。
      
      不是那种少女心浅浅的粉,而是粉中带紫,透着一股迷幻与妖媚。
      
      想象一下一屋子都是这种色调,简直妖里妖气。
      
      白真真揉了揉被刺激到的眼球,心想原身被杀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工作业绩不突出也就算了,还成天沉迷自己的美色,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哪个上司能受得了?
      
      罢了罢了,白真真不打算给自己找气受,捂着眼避开这些辣眼睛的东西,从柜子里翻出一套简单的白色长裙。
      
      看,这样干净一些多好?白真真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越发满意。
      
      人靠衣装马靠鞍那都是初级美人用的词儿,真的美到了一定程度,即便是件普通衣衫也能穿出不一样的韵味。
      
      白真真这边换好了衣服,正要出门,就见青萤急匆匆地跑来。
      
      她这次都顾不上扭了,想来事态紧急。
      
      白真真收敛了笑容,问:“怎么了?”
      
      青萤:“魔尊大人召我们去英灵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