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一个倒霉的穿越者3 ...

  •   有兄长的感觉可真是好啊!蓝宣觉得自己解决了心中隐患,四仰八叉的躺在雕花木床上感叹人生如戏,剧情反转充满惊喜。
      
      “喜旺!”蓝宣吩咐,“快帮我把这些红色纱幔都换掉!”看着就眼晕,跟演倩女幽魂似的。
      
      “知道了公子。”喜旺手脚麻利的去干活。
      
      蓝宣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有人使唤的日子真是骄奢淫逸!
      
      也怪自己刚醒来的时候被青楼二字惊的不轻没有仔细问清楚,蓝宣一边吃点心一边回味方才与喜旺的对话,终于算是大概弄明白了自己到底穿越到了一个什么世界。
      
      喜旺说,这片大陆上有三个国家,分别是红国、黄国、蓝国。
      
      “什么?”蓝宣觉得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听的有些不大真切。
      
      喜旺又重复了一遍,就是红国、黄国和蓝国。
      
      国名起的要不要这么随便!蓝宣内心崩溃,动画片里都不会用这种烂名字啊魂淡!说好的三国鼎立相互掣肘呢?即使没有魏蜀吴这么高端大气的国名随便起个唐宋明也好啊,红黄蓝是什么鬼?
      
      蓝宣觉得好崩溃,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崩坏世界!连国名都可以这么毁三观。
      
      三国呈三角形排列在地图上,国境交汇处有一条江水,名曰离江。
      
      总算是个正常的名字,蓝宣感叹,真是害怕再听到有一条叫江,名字叫三原色这样的设定。
      
      离江呈人字形分布,流经三国。
      
      红国地处东南,繁花锦秀,皇室以红为姓。这寻寻楼和觅觅馆就坐落在红国都城琴川。
      
      “那我呢?”蓝宣指指自己,“还有那个变态...那个神医说的我兄长到底是什么人?”
      
      “公子您是蓝国的二皇子啊。”喜旺理所当然的说。
      
      二!皇!子!
      
      果然是这么没有新意啊,红国皇室以红为姓,蓝国皇室以蓝为姓,那不用问也知道黄国皇室应该姓黄。
      
      可一国皇子怎么会流落风尘?蓝宣瞬间脑补出了一堆宫斗情节,自己肯定是打小聪慧,深得父皇喜爱,于是被后宫争宠的娘娘联合某个皇子陷害,被卖到了异国他乡的青楼里......简直不要太凄凉。
      
      “那我兄长呢?”蓝宣扶额,准备听喜旺讲自己从小被嫉妒心重的皇长子一路陷害的故事,再感叹一句能活到今天真是不易。很有可能自己穿越过来之前的这个蓝宣就是被害死的,想想简直脊背发凉细思极恐,自己还能活着回故国吗?
      
      听到这段的时候蓝宣紧紧抓着被角不放,一脸凄楚模样,比一开始听说自己沦落风尘还生不如死。
      
      最是无情帝王家啊!凭自己的智商若是穿到宫斗戏里肯定活不过三集。
      
      “大皇子啊!”蓝宣瞧喜旺一脸神思向往的模样,不尽心想,糟了,他哥段位肯定不低,连自己身边的人都被收买成这样,要不要这么明目张胆?
      
      “大皇子是个极好的人。”喜旺坚定的点点头,“虽然大皇子平日里不大爱说话,也没有公子您爱笑,但他是个好人,对公子更是极好。”
      
      好人能写在脸上给你看?蓝宣不屑。
      
      “那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蓝宣准备让喜旺先理清楚思路,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是公子您自己非要来的啊。”喜旺表情一脸无辜。
      
      自!己!主!动!要!来!青!楼!
      
      蓝宣觉得有点头晕,信息量是不是有些过大?难道之前的那个蓝宣还有些什么特殊嗜好?
      
      “我为什么要主动来这种地方?”
      
      “您和大皇子大吵一架,然后就带着我偷偷溜出了皇城,一路向东来到了红国,非要闹着呆在觅觅馆里,谁劝也不肯听。”
      
      ......
      
      一国皇子非要闹着呆在另外一国的青楼里,这到底是闹了多大的别扭?好好的日子不肯过这是烧的吗?非得找点刺激才罢休?
      
      “那刚才那个...”蓝宣冲门外指了指,“那个什么神医是怎么回事?”
      
      抓着老子的手不放这件事果然还是十分让人不能忍啊。
      
      “季神医是整个大陆上的第一神医,大皇子知道您偷偷跑来这里,专门托他来照顾您的。”喜旺一脸感叹,“大皇子对公子您可真是好,总是处处都能替您考虑周全。”
      
      那他还跟老子吵架?这一定都是阴谋!蓝宣狠狠的咬了一口点心。先是故意跟老子吵架逼老子离家出走,然后又找个变态来看着我,这位兄长简直不要太恶毒!心机男什么的尊是过分!
      
      那个变态还抓着老子的手不放,恶心死了啊啊啊!
      
      蓝宣抱着被子打滚,想起来刚才自己泪眼汪汪的看着季临歌求赎身的画面简直恨不得一头扎进墙里,太丢人了啊!
      
      “季神医虽然,额...”喜旺仔细的斟酌了一下用词,“虽然爱逗您玩,但真的没有恶意,和大皇子一样,也是个极好的人呢。”
      
      在你心里还有谁不是极好的人?蓝宣心里吐槽,蒙着被子不肯出来,恶趣味就是恶趣味,什么叫爱逗我玩?老子又不是三岁!
      
      “你还没说我到底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蓝宣别扭的从被窝里爬出来,略捂。
      
      “嗯...”喜旺抬眼偷偷看了看蓝宣,“我说了公子您可别生气啊。”
      
      “快说...”那么惊悚的事情都听过了,还有什么能让老子生气的?蓝宣公子傲娇的撩了一把头发,破罐子破摔的觉得自己十分潇洒。
      
      “您是为梁梦君而来。”喜旺声音略小。
      
      “啥?”蓝宣没听大清楚。
      
      喜旺低着头不敢抬眼,以为自家公子已经站在了暴走的边缘,随时都会变身。
      
      “你说我是为啥而来?”蓝宣又问了一句。
      
      “梁梦君!”喜旺一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架势脱口而出,然后大大的松了口气,终于说出来了啊。
      
      “梁梦君是谁?”蓝宣疑惑,老子干嘛要为这么个人千里迢迢离家出走,好好的皇子不当跑来青楼?
      
      难道说...梁梦君是个绝色美女?
      
      蓝宣心里暗乐,腰细腿长的大胸姑娘可以有!这才符合穿越文里主角的待遇嘛,就说老子怎么会这么命背穿来青楼,原来竟是有段奇缘在等我?翩翩皇子痴情青楼红牌,不远万里解救红颜什么的简直就是一段风流佳话!
      
      原来二皇子竟然连梁梦君都忘了啊,真是好可怜。喜旺心里默默替自家公子抹了一把心酸泪。
      
      “梁梦君是红国安王红道的独子,三君之一,”喜旺回答的小心翼翼,措辞十分谨慎,生怕再惹了自家主子一个不高兴晕过去,公子今日尊是太娇弱了!
      
      独!子!
      
      蓝宣觉得五雷轰顶!说好的绝色美女呢?怎么变成了个男人?
      
      重点是,老子干嘛千里迢迢跑来异国他乡死皮赖脸的呆在青楼里,目的就是要找一个男人!
      
      “我来找那个...什么什么君干嘛?”蓝宣一脸黑线。
      
      “是梁梦君!”喜旺帮忙补充完整,“红国的梁梦君,咱们蓝国的玉蝶君,还有黄国的墨庄君就是整个大陆并称的三君,那果真是各有各的风采,各有各的本事,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呢!”
      
      喜旺说的滔滔不绝神采飞扬,眼看吐沫星子就要横飞出口,蓝宣赶紧打住了他的话头。
      
      “说重点,”蓝宣道,“我到底来找他干嘛?”
      
      总不是来谈情说爱的吧!
      
      “因为公子您仰慕梁梦君啊!”喜旺语出惊人,“在蓝国的时候公子您就因为思念梁梦君而经常以泪洗面。”看着可让人心酸,真是痴情!
      
      蓝宣......
      
      仰慕梁梦君是什么鬼?我好端端的干嘛要喜欢一个男人?胸大腿长腰细的姑娘不好吗?
      
      终于还是穿越到了一个崩坏的世界啊!
      
      蓝宣心酸,自己的命怎就恁背!
      
      乐队不火也就算了,生日穿越我也忍了,现在还要老子去喜欢一个男人!要不要玩的这么过分?
      
      蓝宣简直要泪流满面。
      
      “喜旺...”蓝宣将一块芙蓉糕放进嘴里,鼓着腮帮子一动一动的努力嚼。
      
      “公子您说...”喜旺一边帮他顺着背一边哄,“您也别太伤心,梁梦君近日定然是不在琴川,不然怎么也不会躲着公子您不见的。”
      
      纳尼?!
      
      老子千里迢迢来追个男人还被躲着不见!我怎么这么犯贱!啊呸!
      
      蓝宣赶紧喝了口茶压了压差点噎住嗓子的点心,“那个,你说我哥他什么时候才能来接我?”
      
      相比这种耽美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剧情,蓝宣觉得还是宫斗更能让人接受一些。
      
      “季神医说了回去便会通知大皇子,想来很快。”喜旺道,“大皇子平日里宠着您宠惯了,听说您要回去一定特别高兴。”
      
      真希望我哥他能快点来啊!蓝宣又拿起一块芙蓉糕吃,所以说在吃货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
      
      “公子您不想见梁梦君了?”喜旺疑惑,以前可是心心念念做梦都要念叨的人呢。
      
      蓝宣立马摇头,动作简直不要太流畅!
      
      谁要没事儿去见个男人啊!老子喜欢的是姑娘!
      
      这样也好,喜旺心想,虽说公子大病一场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但若是因此能放开对梁梦君的执念,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自家公子醒了以后好像食欲大增?喜旺恍惚间觉得盘子里的点心又少了几块。
      
      “公子要不要再喝点茶?”喜旺很有颜色的递过茶杯,那么多点心吃下去可怎么受得了?公子平日里芙蓉糕可是一顿只吃半块的,难道竟为梁梦君伤情到了这般?这就是大皇子嘴里说过的哀莫大于心死吗?
      
      蓝宣挺着小肚子舒服的打了个饱嗝,把自己横在床上挥了挥手让喜旺下去休息,这一切...来的有些太突然。
      
      整个一天都过的如此不可思议,比听说二虎子拿奖还让人消化不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