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一个倒霉的穿越者2 ...

  •   “已经没什么事儿了。”蓝宣终于等来了季临歌这句如同天籁的句子,哼!老子本来就没事儿。
      
      “近日不可过度劳累。”季临歌意味深长的加了一句。
      
      蓝宣内心非常不屑的哼了一句,老子穿的可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又不是码头上卖苦力的汉子,过度劳累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好吗!
      
      “我知道了,多谢季神医。”小厮跟在变态医生后面十分狗腿的陪着笑脸。
      
      “喂!”蓝宣大叫一声,“你先别走。”
      
      “宣儿舍不得我走?”季临歌立马转身坐在床边,笑容十分欠揍。
      
      “你刚才到底对我干了什么?为什么我还动不了?”动不了什么的一听就十分容易想歪,可联想的画面简直不要太多。
      
      “不过是为了让宣儿配合我诊病,”季临歌在他颈窝处揉了揉,蓝宣方觉得浑身上下缓缓有了些力气。
      
      变态医生果然好可怕!
      
      “宣儿真不记得我是谁了?”季临歌眼底透着丝疑惑。
      
      谁要记得你这个变态啊!
      
      但是为了套出自己的身份背景,蓝宣还是很配合的摇了摇头。
      
      “那他呢?”季临歌指着一旁的小厮问。
      
      蓝宣继续摇头。
      
      “那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蓝宣?”蓝宣不确定的问了一句,方才光听这变态宣儿宣儿的叫自己,按照穿越一般定律来讲,自己这是遇见了容貌未变,名字未变的狗血剧情?
      
      “还没傻的离谱。”季临歌深感欣慰。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那宣儿可知这是什么地方?”季临歌眼底透出不加掩饰的戏虐笑意。
      
      “我家?”看上去就像大户人家,很有钱的那种,你要是再敢乱摸老子砸钱找人收拾你!
      
      蓝宣公子十分霸气!
      
      季临歌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宣儿莫不是还真把这儿当家了?”
      
      不是老子家难道是你家?蓝宣迅速在心里描绘出一副寄人篱下受尽欺辱的凄惨画面,怪不得老子大病一场也没人探望,原来这才是真相吗?
      
      “不记得了也好,”季临歌伸手在他头上揉了揉,“宣儿现在这副样子才更招人喜欢。”
      
      更招人喜欢是什么鬼?
      
      “好好休息,我过两天再来看你。”
      
      蓝宣眼巴巴的看着季临歌转身出门,回来把话说清楚啊魂淡!
      
      半个时辰以后,蓝宣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簌簌发抖,想起之前和喜旺的对话简直要泪流满面生不如死。
      
      喜旺就是他身边唯一的一个小厮,见到季临歌就特别狗腿的那个。
      
      竟然和火腿肠同名,蓝宣深深的鄙视了一下给他起这个名字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半个时辰之前蓝宣和蔼可亲的问。
      
      “喜旺。”
      
      ......
      
      “要不考虑改一个?”蓝宣好心建议。
      
      “可这个名字就是公子你起的啊。”喜旺的眼神很无辜。
      
      我为什么要给你起一个火腿肠的名字?又不能吃!
      
      “也许我当时起的是希望?”蓝宣循循善诱。
      
      “公子您当时说了,这个名字既喜庆又旺财。”喜旺嘟起嘴说,这名字好的很啊,为什么公子病了一场就要给改了?
      
      “好吧,那就喜旺好了。”蓝宣深感无力。
      
      喜旺瞬间乐开了花。
      
      “这里到底是哪儿?”通过一个小小的过度插曲,蓝宣终于不经意间问出了这个关键问题,问的这么不着痕迹,自己简直是太机智了!
      
      “觅觅馆。”喜旺说。
      
      ???
      
      觅觅馆是什么地方?
      
      蓝宣一脸懵圈。
      
      “公子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啊?”喜旺两眼发光的看着蓝宣,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要是记得我还用跟你套话?蓝宣一边吐槽一边和颜悦色的点了点头。
      
      然后蓝宣就听到了一个特别了不得的事实。
      
      喜旺说,“寻寻楼和觅觅馆是红国最大的青楼。”
      
      青楼?纳尼?啥玩意?我TM不应该是穿成了王爷世子之类的吗?再怎么说也应该是个富家公子才对!
      
      蓝宣想起来之前在铜镜中看见的自己那张脸,分明就是辞气闲雅,神仙不殊的姿容!再配上白衣飘飘什么的,一定得是气质出尘的世家公子才正常好吗!
      
      现在跟我说住在青楼是要闹哪样?
      
      蓝宣公子觉得简直五雷轰顶!
      
      老子!
      
      竟然!
      
      穿越!
      
      成了!
      
      一个!
      
      男妓!
      
      怪不得满床的红纱幔!
      
      怪不得里衣的领口还绣牡丹!
      
      怪不得那个变态医生一进来就摸老子的手!
      
      怪不得老子病了也没个人来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
      
      蓝宣大叫一声,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公子!”喜旺赶紧过来扶他,掐人中掐的十分卖力。
      
      你就不能让我多晕一会儿吗?蓝宣幽幽转醒眼神哀怨。
      
      青楼什么的简直太惊悚!
      
      想想以前看过的狗血电视剧,□□半露媚眼如丝的姑娘斜倚在门前,手里抖落个能香死人的帕子,见着个路过的就甜腻腻的叫一声“大爷来玩儿啊!”
      
      蓝宣不自觉的将自己代入,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尊是太太太太吓人了啊!
      
      怎么公子病了一场之后就变得如此娇弱?
      
      喜旺急得团团转,一边继续掐人中一边胡乱找了些清凉提神的膏药往蓝宣眉心涂。
      
      药膏是以前季神医留下的,十分得用。
      
      一阵清凉入脑,蓝宣缓缓睁开双眼,入眼的大红色幔帐随风飘的十分刺眼。
      
      “公子!”喜旺大吼一声,中气十足。“您可别再吓我了。”
      
      动不动就晕,简直要吓死个人!若是公子真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回去还不得被剥皮抽筋?
      
      蓝宣觉得信息量太大,自己需要好好合计合计。而看在喜旺眼里,就成了自家公子一脸呆滞的望着床顶,半天也不肯眨一下眼睛,这这这难道是痴傻了?喜旺战战兢兢的飞奔出去,再次去找季神医。
      
      真是幸好有个神医住在附近,不然可还怎么得了!
      
      季临歌靠在百草堂院中的软椅上,一盏茶还没喝完,就又被喜旺拉回了觅觅馆。
      
      “季神医您快去看看我家公子吧!”喜旺一脸急切。
      
      “宣儿他又怎么了?”季临歌皱眉,这可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小祖宗。
      
      “公子他望着床顶一直看,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可别是痴傻了...”喜旺说的声情并茂手舞足蹈。
      
      季临歌分不清楚状况,拎了药箱就跟着喜旺又回了觅觅馆。
      
      路过的杂役小厮瞧见了,都意味深长的眨眨眼,季神医对后院那位可真是痴情,这一趟一趟的拎着药箱往过跑,假装检查身体什么的想想就特别值得期待。
      
      蓝宣正在心里盘算,自己给自己赎身能有多大的可能性。按照蓝宣所想,自己这副姿容怎么也得算是个头牌?就是不知道穿越来之前的那位蓝宣公子有没有存下什么私房钱。
      
      想想以前看的那些恶俗电视剧里逼良为娼的桥段,蓝宣觉得任重而道远。
      
      “宣儿?”
      
      正神游天外的蓝宣被一个声音猛地惊了一下,拉着被子就把自己埋了进去,妈呀!太吓人了,被悄悄潜入卧室什么的,明显就是图谋不轨。
      
      难道自己病着还要被迫接客?想想这种可能蓝宣在心里怒斥了一番封建毒瘤祸害不浅。
      
      季临歌无奈的将被子拉开了一个角,“宣儿这又是怎么了?”
      
      蓝宣露出半个脑袋,抬眼看了一下,原来是变态医生,好歹是个见过的,顿时松了口气。
      
      刚才不自觉脑补出来的被油光满面大腹便便的秃头压这个画面简直太惊悚!
      
      相比起来,蓝宣仔细的瞧了瞧季临歌,这人虽说是变态了些,但长的倒是不差,白雪凝肤,眉若春山之黛什么的也算是上上之姿?蓝宣不尽在心里酸了一把,皮肤可真好!
      
      我靠!老子心里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蓝宣深深的鄙视了一下自己,果然是沦落风尘就堕落了吗?
      
      “宣儿?”季临歌帮他把被子往下拉了拉,沁凉的指尖又触上了他额头。
      
      也没有发热啊!季临歌疑惑,这是一副什么见鬼的表情?
      
      “宣儿还有哪里不舒服?”季临歌问。
      
      蓝宣摇头,心里努力的想要怎么才能从这个鬼地方出去,觅觅馆什么的一听就充满了淫靡之气啊啊啊!老子要自由!
      
      自己已经够倒霉的了,为什么连过个生日喝点酒也能出现穿越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事儿?还将老子穿越成了一个小倌?蓝宣心里十分委屈。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还是忍不住鼻子发酸,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宣儿?”季临歌从来没见过蓝宣这副模样,此时也有些慌了神,收起先前逗他的恶趣味,轻轻拍了拍他后背。
      
      “你是不是喜欢我?”蓝宣睁着大眼睛问季神医,眼底水茫茫的一片自带漫画效果,真是楚楚可怜。
      
      “每个人都很喜欢宣儿。”季临歌语气温柔。
      
      我靠!能来这种地方的当然都觊觎老子的美色!蓝宣内心奔腾无数神兽,你不说喜欢我老子还怎么忽悠你来给我赎身?
      
      “那你愿不愿意带我离开这里?”蓝宣继续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季神医,扮娇弱什么的演技简直不要太好!蓝宣默默的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个赞,那么多无聊电视剧可不是白看的!
      
      “宣儿不想呆在这里?”蓝宣分明就看见季临歌眼底隐藏不住的笑意。
      
      那必须不想啊!蓝宣使劲儿点头,内心咆哮,还要继续装的一副被逼良为娼的楚楚可怜模样,简直太考验演技了。
      
      “那我去通知你兄长来接你回去可好?”季临歌的眼神温柔到宠溺。
      
      纳尼?我还有兄长?
      
      蓝宣风中凌乱,先前还以为自己是个无家可归的,按这个语气自家兄长貌似分分钟就能将自己带出火坑?
      
      蓝宣毫不犹豫的点头说好!这简直就是剧情大反转,哈哈哈哈哈哈!很值得高兴一番。
      
      喜旺在一旁看他瞬息万变的表情默默的抹了一把冷汗,自家公子这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怎么处处透着诡异!
      
      “看来真的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啊!”季临歌揉了揉蓝宣头发说,“宣儿若想走,没有人敢拦着,我这就去通知你兄长来接你回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