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一个倒霉的穿越者4 ...

  •   相比红黄蓝这种不负责任的设定,梁梦君的存在无疑带给了蓝宣更大的震撼。
      
      小吃货靠在院子里晒太阳,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往嘴里放荔枝,心里想着,如果没有梁梦君这段黑历史,这次穿越简直堪称完美。
      
      “公子...”喜旺小心翼翼的接过荔枝核,“我看今日天气不错,要不咱们出去转转?”自从二皇子醒了以后,怎么不是吃东西就是吃着东西发呆呢?作为一个合格而忠心的小厮,喜旺心里十分担忧。
      
      蓝宣鼓着腮帮子继续吃荔枝。
      
      “公子...”喜旺锲而不舍的又叫了一句。
      
      “嗯?”蓝宣懒洋洋的哼出一个疑问。
      
      “咱出去转转?”
      
      蓝二公子想了想,闷了几天也不见兄长来接,也不知道这蓝国都城离琴川到底多远,每日不出门还真不是个事儿。
      
      “也好。”蓝宣道,“我先去洗手换衣裳。”
      
      “我等您。”喜旺麻利儿的把荔枝收了起来,可不敢再让公子吃了啊,吃多了上火!
      
      蓝宣恋恋不舍的看着荔枝被端走......
      
      尊的不能吃完再走吗?
      
      蓝宣住的地方在觅觅馆后院,据说这处院子本来是留给梁梦君偶尔小住的,与前院相隔,十分幽静。
      
      蓝宣翻了翻柜子,找出一件月白色外袍换上,未拢发髻,轻飘飘的束了根丝绦系住头发,倒是更显得不羁潇洒。
      
      “公子可真是好看!”喜旺由衷赞叹,那梁梦君真是瞎了眼睛!
      
      “我们去哪儿?”蓝宣问。
      
      蓝二公子是尊的尊的不认路!
      
      “公子想去哪里?”作为一个合格的小厮喜旺十分殷勤。
      
      ......
      
      我要知道还用问你?
      
      “要不我们...随便走走?”蓝宣说的底气十分不足。
      
      “好嘞!”喜旺兴高采烈的带路。
      
      越往前走,声音越发丰富一些,衬得后院就越显得清净。
      
      听着熟悉的弦音,蓝宣忍不住停了脚步。
      
      “公子?”喜旺道,“您怎么不走了?”
      
      “小声点!”蓝宣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仔细听。
      
      这琴弦每响一下,都能勾起蓝宣无限的回忆。学了十二年的古琴啊!蓝宣想听的更加清楚些,不由自主的便走进了前院。
      
      弦音绕梁,炉燃清香。
      
      抚琴的是个清俊少年,看上去与蓝宣差不多的年岁。
      
      伴着婉转琴声,还有幽幽的吟唱。
      
      世浊而乱,识不该兮。
      
      无名无份,毁浮华兮。
      
      弦琴奏乐,锦绣叹兮。
      
      似爱似忍,亲亦难近兮。
      
      世之有情,无赎吾兮。
      
      若生若死,换君憾兮。
      
      欲远聊止,若离合兮。
      
      传余昧吾,强欢亦泣兮。
      
      这词填的真是怨气十足!蓝宣听完了整首曲子,狠狠的在心里酸了一把。虽说怨气大了些,可不得不承认尊的是比自己穿越之前唱的那些词强啊!
      
      “让蓝公子见笑了。”一曲终了,弹唱的少年起身一礼,嘴角含笑,风度雅然。
      
      蓝宣愣了愣,赶紧回礼,并且由衷赞叹,“公子这曲子弹的可真是好!”
      
      额...?
      
      对面少年没想到今日蓝二公子能如此客气,明显表情一怔。
      
      “多谢。”
      
      碍于蓝宣身份,前院里众人尽皆躲在远处围观,也没有哪个敢凑上前来。
      
      “可否冒昧问一句,”蓝宣斟酌开口,“公子方才所弹曲子,何人填词?”
      
      ......
      
      少年觉得自己今日一定是没看黄历,早知道就乖乖在屋里练琴了,干嘛非得脑子发热跑来院中!
      
      “梁梦君。”少年硬着头皮说出一个名字,蓝二公子一定是故意的!
      
      什么?!
      
      怎么哪里都有梁梦君的事儿?蓝宣内心奔腾出万匹神兽,觉得自己简直是见了鬼了!
      
      好好的想出门转转也能听见这个名字,简直就是阴魂不散!梁梦君什么的,一听就十分娘!一点也不霸气。
      
      弹琴的少年小心的看了看蓝宣脸色,自己今日当着蓝二公子的面弹梁梦君填词的曲子,不知道会不会被记恨?听说这位醋起来十分之了不得啊!
      
      蓝宣黑了张脸不再说话,对面的少年更加忐忑。
      
      我只是个觅觅馆里抚琴唱曲儿的清倌啊,求放过!
      
      蓝宣一声不吭的往外走,表情十分傲娇。留下一个揣揣不安的少年风中凌乱,简直快被吓哭了。
      
      “公子...”喜旺跟在后面小跑着叫。
      
      “嗯?”蓝宣回头。
      
      “再往那个方向走下去,就到了离江边上了。”
      
      蓝宣......
      
      那你不早说!我又不认路!
      
      谁叫您自顾自的走那么快啊!喜旺心里太委屈。
      
      换了一个方向走,街上的行人也越发的多了些,看得出一国都城的繁华景象。
      
      觅觅馆旁是寻寻楼,一个里面是小倌,一个里面是姑娘,满足不同人群各种需求。
      
      真是纸醉金迷!蓝宣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番封建社会的毒瘤。
      
      可是...心里其实还挺想去见识一下的?
      
      “那是什么地方?”觅觅馆对面一个挂着两个大红灯笼的建筑十分招眼,蓝宣便好奇的随手指着问了一句。
      
      “那是百草堂。”喜旺说。
      
      听上去好像是药店?蓝宣紧走了几步打算去买一些干山楂泡水喝,最近吃的实在是有些太多,很需要消消食。
      
      等走到近处,只见百草堂的牌匾下还挂了一个雕花描金的竖匾,上面金灿灿的刻着八个大字——妇科圣手,专治隐疾!
      
      我靠!
      
      蓝宣又一次被这个世界刷新了下限!在青楼旁边开这种医馆,生意头脑简直不要太好!
      
      “公子您要买药?”喜旺赶紧一脸关心的开始慰问,“可是觉得有哪里不舒服了?”
      
      “没有!”蓝宣一秒钟也不想多呆。在这种地方呆时间长了会被人误会的好吗!什么专治隐疾,老子才没有!
      
      简直比电线杆子上的小广告还防不胜防,太猥琐了!
      
      蓝宣怒气冲冲的转头就走,也不知道是在与谁置气。喜旺无奈的跟着自家主子,怎么就这么爱别扭呢?
      
      事实证明,心情不佳的时候走路一定要小心,不然很容易意乱情迷...不对,是很容易撞到人。
      
      在一个民风淳朴的古代社会,撞了也就撞了,诚心诚意的赔礼道歉一定会得到原谅。
      
      可若是碰见民风彪悍的地界,那撞了人就一定会被碰瓷儿。
      
      蓝宣公子运气很不好的撞到了人身上。
      
      “对不住!”蓝二公子赶紧赔礼,“是我走路没注意。”
      
      “哟!”一个甜腻腻的声音从对面飘来。
      
      蓝宣不由抬眼一看,绝!色!美!女!
      
      蓝二公子瞬间敛了敛神色,做出一副不染人间烟火的模样。
      
      对面那女子红纱绕身,若隐若现,媚眼如丝,一笑倾国,眉间一点牡丹,更显得妖娆妩媚,身材也极为修长,简直就是极品!
      
      腰细腿长神马的,简直不要太给力!
      
      “这不是蓝二公子吗?”女子掩嘴含笑。
      
      “姑娘认得我?”蓝宣疑惑。
      
      “这寻寻楼和觅觅馆里,有谁是不识得蓝二公子的?”女子眼含深意,“公子对梁梦君的痴情,可感动人呢!”
      
      蓝宣......
      
      为什么老子走到哪里都能听见这个名字!
      
      简直神烦!
      
      “公子来百草堂可是有何隐疾?”女子偷笑。
      
      你才有隐疾,你全家都有隐疾!
      
      蓝二公子十分不想说话。
      
      “宣儿?”蓝宣正黑着一张脸准备回去,就听见一个声音在叫自己,能面不改色叫出这两个字的,除了那个变态还能有谁?
      
      真是流年不利!
      
      “怎么来了也不进去坐坐?”季临歌十分不见外的过来拉蓝宣,小吃货赶紧把手藏在袖子里。
      
      “这百草堂是你开的?”蓝宣面色不善。
      
      “是呀!”季临歌答的理所应当。
      
      我就知道!早就应该想到!蓝宣嫌恶的往旁边躲了躲,以这人的恶趣味,完全干得出来在青楼旁边开专治隐疾小医馆这种事情!
      
      “宣儿可是有哪里不舒服?”季临歌一副我懂得眼神看着蓝宣,笑容简直太容易让人联想。
      
      “完全没有。”蓝宣答的当机立断。
      
      “哦...”季临歌十分惋惜。
      
      “音离姑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季临歌立马转向一边问那红纱美女,表情转换十分流利自然。
      
      “腹痛,”音离十分柔弱的冲季临歌抛了个媚眼,季神医相当受用,立马将其领进了百草堂里。
      
      这么急色,果真是变态的!蓝宣公子在心里腹诽。
      
      “宣儿先进来等等,”季临歌还不忘将小吃货叫进百草堂,“一会儿同你讲你兄长的事儿。”
      
      这下走也不能走了,蓝宣十分没有骨气的跟了进去。
      
      季临歌给音离开了些驱寒暖身的方子,还恋恋不舍的拉着人家柔弱无骨的小手不放,不经意间,音离红色纱袖中纤长的指尖将一枚蜡丸弹到季临歌手里,眉目泛春,起身道谢。
      
      季临歌一副恋恋不舍的表情,一边叮嘱按时煎药,一边眉目传情,蜡丸不易察觉间早已进了袖袋。
      
      蓝宣在一旁瞧的十分反胃,这人到底是有多大的恶趣味!
      
      “宣儿可是等急了?”待音离走远,季临歌方才满脸堆笑的过来招呼蓝宣。
      
      “没有。”蓝二公子将头转向一边,十分不想看见季神医那张英俊的脸。
      
      “难道宣儿不喜欢我了?”季临歌痛心疾首状,“亏我还夜以继日的为人诊病,打算存钱给宣儿赎身!”
      
      不要再说这回事儿了啊!蓝宣十分抓狂,黑历史什么的为什么会掌握在这种恶趣味的人手里?简直生不如死。
      
      看他如此表情,季临歌十分满意,蓝清绥你弟简直太好玩了!
      
      一生气就露出一张包子脸,腮帮子还一鼓一鼓的,像个小仓鼠一样。
      
      若不是...还真想好好照顾他呢。
      
      黄国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
      
      “我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来接我?”蓝宣气鼓鼓的看着季临歌,尊是不想和这人说话!
      
      “快则七日,慢则半月。”季临歌道,“宣儿真的想好要回蓝国了吗?”
      
      那必须要回啊!蓝宣翻了个白眼,不回去难道我还住青楼住上瘾吗?
      
      “你是蓝国的皇子...”季临歌难得的正了正神色,“回去就要面对属于你的使命。”
      
      老子回去当一世安乐帝王多好!蓝宣理所当然的将这个使命当成了继承皇位神马的。
      
      “也好...”季临歌心里暗叹一句,你自己做了决定就好。
      
      “那梁梦君...?”季临歌问。
      
      不要再跟老子提他啊!!!
      
      蓝二公子十分不给季神医的面子转身就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