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炸鸡 ...

  •   “你不去吃晚饭吗?”
      短暂的休息之后,徐白收拾了东西就准备离开公司,他背上包诧异的看着站到落地镜前准备继续练习的林胜云问道:“还要练习吗?”
      地面上的练习室其使用人是固定的,不像地下需要预约和续预约,只要练习生愿意TA可以在这里待到第二天早上三点,因为三点钟保洁阿姨会来打扫卫生。但这种特权徐白一次都没有使用过,他完成好自己的计划就会准时离开,从不拖延。
      林胜云大概是第一次看到‘上下班’这么准时的人,脸上都有些懵:“你……就回去了?”
      “嗯。”徐白知道自己的表现在这些以出道为目标的勤奋挂练习生看来多么的惊世骇俗,也没有多加解释,只是平静的回答道:“回家吃饭。”
      徐白的训练在那些练习狂魔眼中的确懒散。
      在别的练习生一天恨不得有四十八小时能泡在训练室里的时候,徐白对练习的时间规划严苛到了别人看起来非常敷衍、偷懒的地步,说好练习两个小时一分钟都不会多。
      在他看来一天需要干的事情太多了,完成作业、跟上学校的教学进度,准备大考,还得费心崔振布置的一周一次的词曲作业……如果一天都泡在练习室里,他什么事都别干了。
      只是梦想就是站上舞台的林胜云对此有些无法理解,想要出道势必要抛弃一些东西,如果想要事事兼顾……那得是多么强大的人才能做到?
      但考虑到大家都是第一次见,他并没有贸贸然的问出这个问题。
      “你的晚饭怎么办?”徐白看了一眼时间——19:45.
      “回家写作业的时候顺便解决。”林胜云耸肩说道。
      徐白眼神动了动,但没有多说什么,一点头先出去了。
      “练习生的日子还能适应吗?”徐白的舅妈全素珍是位温和的韩国女人,考虑到丈夫和徐白每次做饭都会有那么几盘中餐,她将徐白爱吃的糖醋鱼放到他面前——是十分正宗的杭州手法,为了徐白特意去学的。
      她委婉的说道:“不要太辛苦。”
      徐白的皮猴子弟弟和天使妹妹挤在他的周围,日常被他收拾的小胖子张着血盆大口等着徐白剥虾给他,听到妈妈的话义正言辞的一点头,嚼着虾肉一拍哥哥的手臂含糊不清的附和道:“不能太辛苦~”
      尾音拖得颤颤巍巍的,眯眯眼里闪过一丝的狡诈。
      徐白看着那小胖子把脏兮兮的手往自己的衣袖上抹,冷笑一声开始收拾捣蛋的小家伙。
      全素贞便在一旁笑着看他们兄弟闹腾。
      “哥哥,”最近生病的妹妹皱着眉喝着清淡无味的粥,在爸爸伤心的视线下看也没看那个已经被她看腻的老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徐白娇声娇气的问道:“真莉下个月幼儿园运动会,哥哥可以来吗?”
      徐白一愣,看了一眼舅舅和舅妈。
      路新楼看着两只眼睛黏在哥哥身上自从徐白来了眼里就没他这个老爹的花痴女儿,心塞的喝了一小口啤酒,接着说道:“要是有时间就去吧,不过运动会需要两个人,你可以把你的那位练习生伙伴带上,也算是借机增加感情。”
      路新楼是电视台的作家,很多大热综艺的节目都有他的影子,当初就是因为觉得韩国的娱乐产业发展完善加上在国内受到了一些不公正对待才一气之下出走,没想到遇到了自己的真爱便在这里定居。这些年在南韩也渐渐有了一些地位,在看待LM的问题上总是会给徐白一些启发。
      路新楼听着徐白讲述公司对于他的安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虽然现在LM还没有拿出明确的企划案,但我看培养你的架势,你的出道机会比所有人都大,既然都做了,那就要奔着成功才行。”他认真的看着徐白:“对吧。”
      徐白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转头看了一眼满眼都是小星星等着他回复的妹妹:“好。”
      路真莉欢呼一声,兴高采烈的喝下了一口粥,哪里还有之前愁眉苦脸的样子。
      全素贞笑看着女儿,替她将嘴角边的米粒擦去,转头看着这个来了韩国一年多的侄子关切的问道:“马上就要大考,有心仪的高中了吗?”
      徐白点了点头:“想去中东中学。”
      “那可不得了。”
      作为首尔八大高校之一,中东高中有不少有名的校友,三星集团创始人便是这里毕业的。
      路新楼皱眉问道:“中东的课业可很紧张,到时候不会和练习冲突吗?”两相比较,路新楼瞬间忘却了自己之前说的话,毫不犹豫的说道:“还是要以学业为重,不要忽视名校的光环,有一批老师同学的帮助会让你在这条路上走得更稳。”
      “越是年轻,越要制定一个高起点才好。”
      “可阿尔会很辛苦吧?”全素珍拧着眉说道:“又要兼顾学业又不能放松练习。”
      娱乐圈的偶像爱豆很少有高学历的,因为每一天的时间都在公司被排的很满,所有人都默认做了练习生就必须要牺牲掉学生生涯和青春。
      可徐白和路新楼骨子里对于‘高学历’的崇尚是深刻存在的,徐白本人也无法接受自己只有高中学历甚至是初中学历。对于他来说当初会选择做练习生本就是偶然,如果和学业冲突,当然是学业第一的。
      “我能做到的。”
      徐白一笑,无非就是学习林胜云那样,牺牲一点睡眠时间来做到两者平衡。
      和人共享一个练习室让徐白有了一些想法,如果LM真是打算培养他们之间的默契以求组团出道,那么徐白要么现在就干净利落的放弃退出给林胜云一个未来,要么就是尽所有努力留住自己免得这位同学因为他的敷衍而错失机会。
      徐白暂时还没有厌烦这种练习生涯,那就只能选择后面一种,无非就是辛苦一点罢了。
      他想着,边琢磨着下次得去多买一些维生素才好。
      全素珍知道这位外甥的独立,一旦做出决定很少因外人改变,只好说道:“那要好好照顾身体。”
      徐白乖巧的点了点头。
      饭后徐白帮忙收拾了桌子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构思要上交给崔振的作业,上午词曲课结束之后崔振便已‘春’为命题让他写一份词曲上来。哪怕徐白的学习能力很快,只是一份好的歌词需要的是反复的推敲修改,他绞尽脑汁的忙活了半个晚上直到一点,好在最后的成果还算可以。
      “总算有些流行音乐的模样了。”
      第二天拿到作业的崔振破天荒的没有挑刺,一眼扫过那写的工整的歌词满意的说道:“有些转折处理也很让人眼前一亮,以你的学习进度来说能做到这样很不错。”他将纸压下,越看徐白越觉得孺子可教:“除了有些小细节需要再进一步修改。这首歌我会帮你做版权报备。”
      “和新朋友相处还愉快吗?”说完了正事,大概是得到一份满意作业的崔振心情很好,温和的看着徐白问道。
      一旁的助理们见怪不怪的看着大魔头对这个小弟弟和颜悦色,倒是新来的助理吓了一跳,不由怀疑徐白的背景身份来。毕竟崔振是那种能把过来录音的歌手不管出道几年都能骂哭的那种大魔王,现在对着一个孩子温和细语的难免让人奇怪。
      “是个很努力的人。”绷着神经交作业的徐白看着崔振的笑脸松了一口气,回道。
      “好好相处。”崔振的眼睛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他加重语气又一次说道:“如果觉得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两个人相处不愉快,一定要及时坦白并且做出回复。你们两个以后可就是兄弟了。”他饱含深意的看着徐白。
      徐白将这句话在心里转了一圈,还没再问就被事务繁忙的崔振赶出了录音室。
      往后的几天舞蹈课后林胜云依旧会留在练习室里练习到深夜,徐白看着他近乎自虐的舞蹈动作几次想要开口劝阻,顾及到双方认识不久他也不该对对方的选择做出太多干涉,只能心情复杂的保证自己的练习成绩后离开。
      林胜云专心的看着镜子里自己每一次挥臂的角度、甩头的幅度,打磨着每一个举手投足力争到完美无缺。明明肚子已经在猖狂的大叫也只能逼着自己忽视它,少年人的饭量惊人饿的也快,但为了节省时间能多练习一会儿,熬一熬也就饿过头不会感觉到饥饿了。
      激烈的舞蹈结束,来到七号练习室已经有半个月的林胜云瘫坐在墙角慢腾腾喝着水希望以此来压制越来越激烈的饥鸣声。
      偏偏那饥饿的叫声就跟立体环绕音似的在练习室里来回转悠,越听越让人上火——
      “要吃东西吗?”
      徐白拎着KFC的袋子站在练习室的门口看着唇色都在发白的人自然地说道:“外头下雨了,不想回去吃饭了,刚路过KFC随便买了点当晚饭,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我看其他的练习生都挺喜欢炸鸡还有可乐的。”
      他也没等林胜云回答,走到他面前坐下将袋子自顾自的打开:“我买了挺多的,应该够我们俩吃了。”
      林胜云有一瞬间的怔忪,呐呐的说道:“你不回家吗?”
      “嗯,外面下雨了,我在LM有申请宿舍今晚就凑合一下了。”徐白头也没抬掏出两个塑料杯说道。
      虽然徐白是这么说的,但林胜云明明白白的知道徐白的那个包里有折叠雨伞而且外头的雨根本就不大,那么这位朋友为什么会带着晚餐过来找他也很好理解了,他会那么说大概只是因为怕自己不好意思。林胜云挠了挠耳朵:“谢谢。”
      徐白吃了两口炸鸡就收手了,他实在不喜欢吃油炸食品腻的慌。他喝了一口可乐看着林胜云腮帮子鼓鼓的吃着东西,憋了几天还是没憋住问道:“你这样下去,身体和大脑得不到妥善的休息,不会越来越糟糕吗。”
      “会吗?”林胜云揉了揉脑袋,认真的回道:“我能坚持。”
      “这不是坚持的问题吧,无效的坚持带来不了任何效益。我知道练习很重要,”徐白又翻出另外一个袋子,把水果往林胜云手里塞:“我也尊重、敬佩那些拼命练习的艺人,我理解练习的必要性,只是个人价值观不同,我希望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自己能好好、健康活着的前提下进行。”
      也许是父母突然去世的打击,徐白深刻理解世事无常的含义。
      “当睡眠不充足、身体休息不好的时候,其实你所有的练习都是无用功。”他耸肩:“这句话或许很难听,但我真的怀疑顶着一颗浆糊一样的脑袋如何修整自己的舞步。还有我们这个年纪——”他比了比个头:“缺觉影响生长发育,会长不高的。”
      他打听过林胜云的时间线,这位一直到十二点才回家,而之后还要写作业,那也就是凌晨两点左右才会睡觉,可等到第二天六点这位又会准时的出现在练习室里……这种练习狂魔的架势不可能在徐白身上出现。
      目前才只有164的林胜云刷的瞪大了眼睛,他想反驳徐白的话,却又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
      徐白拍了拍林胜云的肩膀:“走吧,现在回家睡觉写作业,明早早点起来练习一遍。不用太过担心老师们会如何评价你比如说你懒散。说句实在话,你在勤奋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练习,没有质量的练习就是浪费公司资源,他们更加不喜欢你。”
      林胜云渐渐的拧起眉头看着徐白这轻描淡写的样子——
      等到,他这位亲故……是不是有些不太重视出道?

  • 作者有话要说:  1.练习生很苦我知道的,竞争大压力大,这些看看S.M的那些新闻就知道了。
    2.徐白目前的心态并没有怎么重视出道当爱豆,只是因为有了一个同学所以要比以前认真一点别拖同学后腿这样,本质上并没有像胜云那么重视这件事情。以后会变得。
    3.我挺佩服那些凭着热血撑下来出道的人,想想看每天只睡觉四五个小时又要高强度的训练……妈耶,我可能会先猝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