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朋友 ...

  •   第二天早上徐白跟着崔振去了录音棚,LM作为唱片公司起家拥有全首尔最大的专业录音工厂。从自然混响录音棚、强吸声(短混响)录音棚以及活跃端一寂静端(LEDE)型录音棚到可以从用途角度划分的对白录音室、音乐录音室、音响录音室、混合录音室等等……
      专业齐全的设备为部分没有资金置办的小公司提供了多种选择,部分大公司在重要组合回归的时候也会选择来这里录音。毕竟专业高级的设备出来的声音几乎完美无缺,专辑质量也会变得很好,就好像20块的耳机和2000块耳机的差别。
      这是徐白第一次跟着公司大佬去公司的‘心脏’观察学习。
      今天录音的是公司出道一年多的女子组合‘RAD M’的回归专辑。
      看到青春、活力的漂亮姑娘那些工作人员显得有几分兴奋和嘈杂,倒是徐白看着玻璃内侧的人的眼神跟看猪肉没啥差别,除了顺着崔振的动作顺带瞄过去一眼,其他时间根本就不在意这几位被粉丝称呼‘完颜团’的前辈们。
      他所有的心思全在研究崔振的一举一动上了,眼里除了这个老男人容不下其他。
      录音后RAD M的成员还和崔振开玩笑是不是魅力不够了,崔振打了两句哈哈却对徐白这幅样子感到放心,只是希望对方这幅不近女色、满心业务的样子能维持到以后就好了,毕竟□□豆可不能有桃色新闻缠身。
      中间休息的时候徐白去贩卖机买了一杯咖啡,昨晚从一位中东高中的前辈那儿得到一份中东的月测卷子,难度很大,他熬了一个晚上才做完了一张现在困得不行,正捂着杯子靠着墙头一点一点的打瞌睡时从边上响起一个带着奶音的声音——
      “您好~”笑的和善的男孩子凑过来,看着半眯着眼睛胸前挂了一个蓝色的代表工作人员身份工作牌的徐白问道:“你是LM的练习生?”
      这个年纪能拿到工作人员身份牌的也只有LM的人了。
      徐白略略点头,揉了揉额角让自己精神些,上下一瞟这位长得特漂亮的男生问道:“您是……”
      “我是D-PLAY的练习生,跟着要来录音的前辈过来感受一下。”少年郎笑的挺开心的,还很自来熟:“我叫裴中元。”
      徐白看着他手里的DV一挑眉:“我们似乎并不允许别人在室内拍摄。”
      裴中元笑了笑:“嗯,所以我没都没开机你看。”他将漆黑的屏幕给徐白看了一眼,又和徐白攀谈起来。
      D-PLAY是最近新起的企划社,目前只有一个男团挺有热度。裴中元作为企划社重点观察的练习生这次得了机会跟着那男团的前辈来观摩,在一群大老爷们堆里猛然见到一个同龄人兴奋的不行,拉着徐白跟个鸽子似的咕咕咕的就没停过。
      徐白对勤奋、开朗热情的人向来忍受力比较高,也任由那张嘴巴在身边跟讲相声似得天南海北的胡扯。
      裴中元嘚吧嘚的把自己说个底朝天,又好奇的看向徐白问道:“我刚才看见RAD M了,你们是来准备女团回归的吗?那可不得了哦,今年回归的女团太多了,像S.M的少女时代,GAB的Brown Eyed Girls,DSP的KARA,以及JYP的Wonder Girls……今年夏天确定回归的女团至少有七个,再加上准备出道的……加起来得有十来个。”
      热情的夏天一向是女团集中出道和回归的日子,裴中元掰着手指头摇了摇头,拖着长长的尾音夸张的说道:“真是战场啊,战场。”
      徐白压根没怎么认真听身边这位嘚吧了十几分钟的人,只是机械的礼貌的应上一声,而得到回应的裴中元可不管你是否敷衍,只要有了回应更是喋喋不休。这种你说你的我神游天际的画面在日后被两人的粉丝嘲笑。尤其是裴制作人的粉丝都觉得裴中元不能出道可能完全是因为他那张嘴巴太能说了,什么秘密都往外头放,简直没有安全感。
      而因为这样那些综艺节目更加喜欢请他,因为裴中元总能靠着‘没有拉链的嘴’拉高收视率。不过裴制作人好歹是有自知之明的,除了不能推却的大前辈的节目邀约几乎不露面,杜绝了被小伙伴暴打的可能性。
      这种鸡同鸭讲的局面直到崔振和裴中元的前辈过来喊人才打破,倾诉欲得到满足的裴中元拉着徐白交换了TALK号才恋恋不舍的跟着前辈走了。
      崔振站在徐白身边看着那个活泼的小个子走远,口吻不掩欣赏的说道:“D-PLAY新得的天才作曲家,虽然年纪小但对流行音乐的把握可在你上头,我听过他制作曲子的demo,已经脱离青涩感了,以这个年纪来说非常不错。”
      徐白冷淡的点点头并没有被崔振的话刺激道。
      崔振笑着摸一把看着永远冷静的徐白的脑袋,大手一挥收了工带着手下人去吃饭了。
      徐白没有参与下午的录制,结束完上午的参观行程就回练习室继续上课。
      枯燥、重复的舞蹈课结束后外头下起暴雨来,大风刮的玻璃都在咣当咣当作响。徐白和家里说一了一声晚上不回去了就靠着墙角休息,眼前的林胜云依旧在教室中央苦练。
      林胜云的练习态度非常端正,他甚至用积攒的零花钱买了一个DV对着自己录像,当跳完以后在一帧一帧的找出错误、不足之处,并且各种调试自己哪一个角度的姿势最好看。
      在这种耗费精力的练习中,他还得特意从中空一个小时的时间和徐白一起写作业。
      这也是上次聊天之后徐白建议的,林胜云完成作业的时间太长,如果能早点完成这孩子也能早点睡觉。在这一点上,徐白觉得自己或许能帮他一把。
      林胜云的作业在徐白看来不算难,论教学进度大青中学首屈一指。而且林胜云并不笨,只是因为训练导致长期没有去学校上课,光靠着同学们友情赞助的笔记可顶不了什么用。
      “我打算高中去中东。”
      同样选择中东的徐白讶异的抬头看了他一眼,林胜云发愁的抓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有气无力的说道:“我和我爸爸打了赌,只有考上这所学校他才允许我继续练习,否则……要么我乖乖回家;要么被赶出家门。”
      这个年纪的孩子如果彻底脱离家里的帮助,仅凭经济公司发的每个月那点练习生补偿金那可真就只能顿顿吃糠咽菜了,拉面都吃不起。
      徐白低头看着林胜云往期的作业为难的皱了皱眉——雄心壮志值得鼓励,只是以这个成绩来看……估计不太行。他又看了一眼眼袋沉重黑眼圈根深蒂固据他自己所说每天都在熬夜赶学习进度的林胜云,为对方这幅为了梦想拼命的摸样心下一软——算了,反正自己也是要考中东的,带着他一块儿复习好像也没什么,毕竟在一个练习室也是朋友了。
      等到心思各异的两个人完成自己的任务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外头的雨丝毫不见得变小且越来越大的趋势。林胜云不免有些心烦,徐白见状便邀请他在自己的宿舍休息一晚。
      徐白在LM有申请宿舍,有时下暴雨不方便回家的时候他就会住在那里。
      LM大概是靠着背后大集团做事情总有一种……让徐白看到国内土豪挥金如土的感觉。为了解决旗下艺人和练习生的住房问题,LM甚至在公司后边单独买地起了一栋楼。出道艺人的宿舍在15层以上,10层以上是公司员工的宿舍,5层以上是挂的上名号的练习生宿舍,下面则是比较拥挤的普通练习生宿舍。
      这在整个南韩是全国独一份的待遇,也因此招到了不少资质优秀的冲着这一点来的练习生。
      徐白的宿舍在6楼,是个比较宽敞的三人间。其他两个舍友早年出道以后便自动搬出了这里,而公司也没再安排别人进来。
      宿舍定期有阿姨打扫,卫生公司驱虫,所以很干净,三张床铺分别靠着墙角。
      林胜云洗漱出来就赖在徐白的床上不肯动弹了,等到徐白洗完澡出来,这家伙穿着他给的睡衣顶着一脑袋的湿发埋着脸就睡着了也不怕窒息。徐白皱了皱眉,把湿透的枕头从那脸下抽出来扔到一旁的椅子上,把人薅起来跟个老妈子似得抓着睡得前摇后晃的人吹头发。
      简直心累。
      徐白低头看着抱着自己的腰张着嘴吭哧吭哧打呼噜的朋友翻白眼。
      虽然看着冷冰冰的,但徐白本质上是个对进入自己生活圈子里的人会很温柔的人,让他不管林胜云那一脑袋湿发就去睡觉他显然做不到,只能像个奶妈似得收拾着孩子的烂摊子。
      等到折腾完都一点多了,徐白随意的把脏衣服整了整也睡觉去了。
      不过第二天徐白就觉得自己应该让林胜云脑袋进水疼死的,大约是觉得节省时间又或者觉得跟着徐白也挺好的,第二天林胜云就去申请了住宿且主动要求和徐白一起。而徐白因为林胜云那股子拼命的架势又不想让自己的‘敷衍’毁掉他人的梦想,只能在不知不觉里增加自己的练习量,明显的后果就是在练习室里待得越来越晚,去宿舍休息的次数越来越多。
      渐渐地宿舍里的个人物品满了起来,再也没有之前空荡荡的样子了。
      “收到新课表了吗?”
      同班的日子又过去了半个多月,徐白从崔振的工作室出来就去找早就在练习室的待着的林胜云说道:“从明天开始,我们的课程就一样了。”
      徐白说着皱了皱眉,LM的课业加重,他只能再次砍掉睡眠时间来补足学业上的进度了。
      林胜云抹了一把脸说道:“嗯。”他灌了一口水点头:“你放心,我会尽力不拖你后退。”在新的课程表上,他也要跟着徐白学习词曲了。
      徐白只觉得压力有些沉重,这个架势看着就像是要把他们俩打包的模样。林胜云对出道如此看重,他为了不破坏别人的梦想不得不也努力了那么几分,以前十一点半的睡觉已经成为过去,现在一点能睡觉都是好的了。
      徐白是个非常在意别人的人,当初如果是自己一个人,他出不出道其实都无所谓。
      可崔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兄弟’这个概念,向他强调他和林胜云的关系,他有些不敢想如果他退出,这位努力追逐梦想的朋友是否会因此错过自己心心念念的出道机会。这个年纪其实已经不算小了,如果错过了这次,谁知道下次的机会会不会来……
      徐白看着开始对着镜子活动的林胜云长叹了一口气——这可真是,没有回头路了。

  • 作者有话要说:  1.前文改了一些BUG,大概就是LM为了对付对出道不上心的徐白所以派过来一个勤奋的林胜云并且把两人绑定,徐白从崔振那里猜测到这一点,害怕毁掉别人的梦想只好赶鸭子上架的跟着死练哈哈哈哈,活该吧老徐。
    2.RAD M我瞎编的。D-PLAY我瞎编的。
    3.08年前的女团不太多,09年是真的女团爆发的一年。
    4.我是坚定的‘崇尚学历派’,没有看不起中等学历的那些爱豆,他们比我们厉害多了其实,只是还是私心希望一个偶像在拥有出色的业务能力之外还有过硬的学历。
    5.老徐:我真傻,明明能在家里躺着数钱的,为什么当初要脑袋一热答应星探的试一试,结果跳进这个火坑?在凌晨两点的首尔对着月亮思考人生?我真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