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初见 ...

  •   “我以为你至少会挑一个大公司,比如那三大社。”
      楼道里隐约响起模糊不清的电磁波处理后的男声,一口英伦腔显得漫不经心:“La Musica ?阿尔,你从哪里找的这家……小公司?”
      “大卫,或许你得紧跟年轻人的步伐。”同样漫不经心的腔调回道:“87年成立的文娱公司,幕后大老板听说是个混血的意大利人反正我没见过。这家公司之前做的一直都是灌制唱片,大概是艳羡李贞贤赚的钱也想从中分一杯羹,世纪初开始跟着那些企划社后边推出各种团体。”
      “你或许还记得两三年前网络博客上那个引起热议的‘T-SS’?就是他们的组合。”
      “哇哦~就是那个‘星星的儿子’?”电话那头哈哈大笑:“阿尔,以后你要是出道了,LM不会给你一个太阳之子吧哈哈哈哈!”
      “或许,谁知道呢。”徐白看了一眼手表,嫌弃的将诺基亚拿的远了一些,接着说道:“大卫,如果你没别的事情的话……我要去上课了。”
      “好吧好吧。”横渡太平洋的嚣张笑声收起:“我只是想告诉你,莉莉生前投资的一笔生意到了可以收尾的时候了,你是想把这笔收益藏起来,还是继续去套大鱼?”
      宛如追踪猎物的豺狼,腔调带着一股隐隐的狠意:“眼下全球经济不景气,却正是我们捞钱的好时候。”
      徐白皱着眉想了想,他父母生前所有资产均整合过,目前还留在美国唯一的一笔投资……
      “是那个通讯公司?”
      “对,谢天谢地你还记得,我可不想在对着你介绍一遍那长长的文件。”
      徐白父母的资产管理经纪也是徐白的教父——大卫认真的向教子解释道:“戴恩通讯遭遇资本做空目前岌岌可危,所有人都盯着这块肉,我觉得我们可以插上一脚分点汤喝喝。若阿尔你的梦想真的是出道做艺人的话……我希望你能拥有更多的金钱。”
      “韩国娱乐圈丑闻不断,艺人总是没有人权的。可有了资本,就是比别人拥有更多的选择权、说拒绝的权利。”
      “甚至如果觉得公司让你不高兴了,我们还可以考虑把公司买下来让CEO换人。”
      这话说的……徐白一挑眉,赞同的点了点头:“您说的没错。”
      “对了,前段时间我还看中了一家移动通讯研制公司,毫不夸张,他们的第一代产品让我看到了移动通讯的变革。”大卫哈哈大笑,道:“我购买了一些股份已转到你的名下,算是祝贺你跳入练习生这个泥潭里。”
      爽朗的男人将牵涉到巨大金额的股份赠送说的漫不经心:“虽然我现在还是无法理解,你怎么会愿意去韩国。”
      大卫感到不可思议却又无可奈何:“我是你的教父,按照美国的法律我可以替爱德华和莉莉照顾你的,你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我以为你对纽约有感情。”
      “大卫,事实上我在美国也不过生活了三年而已。”徐白无奈的说道。
      徐白的父母在美国发展事业的第五年将徐白接了过去,不曾成家的大卫和这个孩子相处的非常愉快,也就不太理解为什么爱德华夫妇去世之后徐白会选择去从来没去过的韩国生活——难道就因为他那不曾多见的舅舅在那?比起韩国,他宁愿徐白去中国,好歹那是他真正的家乡不是吗。
      “好吧好吧。”大卫没有再深究徐白这么选择的原因,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留下一句祝福之后爽快的挂了电话:“祝你好运,我的小天使。”
      徐白挂了电话,看着窗外低矮的景色舒了一口气,表情丰富的脸重新归于平静,接着转身朝着三楼走去——
      徐白在LM要上的课程非常多,舞蹈课、形体课、声乐课还有词曲课……基本早上七点半到公司直到晚上五点就没有喘气的时候。
      在进入LM之前徐白对自己并没有清晰的定位,在以一首美国民谣征服面试的声乐老师之后便被LM往主唱方面培养。毕竟是靠着嗓子进来的之前也是少年合唱团的中坚力量,是以声乐课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舞蹈课,因为徐白的记忆力很好,骨骼关节也都灵活,这他以为会很吃力的课上的还算轻松。
      真正让徐白感到吃力的其实是词曲课,他现在也没想明白公司为什么会给他安排这个课程。会唱歌的练习生好找,可有天赋能写词作曲的可是凤毛麟角。这堂课一开始有二十几个人一块儿上,而上着上着被作曲老师‘折磨’的就只剩下徐白和那位练习生前辈了。
      徐白走到词曲教室门口,推开门毫无意外的见到了那位练习生涯已有六年的前辈。
      这位前辈向来勤奋也非常珍惜机会,每次上课总是最早到的那一个,他正趁着老师还没来的时候复习着上次课程的内容。
      徐白依照韩国严苛的前后辈制度谦卑的打了招呼才坐下,没多久那位带着黑框眼镜面色不太好看的词曲老师便进来了。
      这位在南韩乐坛颇有名气的崔振崔制作人整天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就跟别人欠了他八百万似的,不止练习生就连出道已久的爱豆见到他也会被吓得大气不敢出。
      当然他也不是时时刻刻总那么一张死人脸,总有那么几个例外让他特殊对待,徐白便在其中。或许是因为怜惜徐白的才华,崔振再见到徐白的时候通常都会缓和那么几分颜色。
      与年龄不符,徐白的词曲之中总是隐隐透着一股疏朗开阔之气。LA的另一位曾经隶属国外某大型管项乐团的老师一直很喜欢他常常在同事面前夸奖,觉得徐白要是不做练习生,那也是一个古典乐团的中坚力量。
      不过显然LM希望徐白在古典乐上的天赋能分一点到流行乐上来,不然也不会在徐白上了俩礼拜艾伦的课后紧急调到了崔振的名下,这让满心以为将要培养出一个‘莫扎特’的艾伦当时生了好大的闷气。
      或许是听多了同事夸赞徐白的话,崔振对这位闻名已久的学生哪怕态度温和,可在创作指导上更加是严苛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作品被打回数十次的徐白在情绪崩溃的时候不止一次的怀疑这公司不是想把他往制作人上培养吧。哪有一个预备偶像不是因为嗓子、舞蹈、表情管理被老师骂,而是因为词曲太稚嫩被老师批的体无完肤的?
      今天又是在崔振毒舌下艰难存活的一天。
      将近三小时的词曲课完成,喷洒完毒液心情很好的崔振慢腾腾的收拾着东西,看着落后一步脚步沉重的徐白,想到之前从管理部门那儿听来的话不由喊住了步子已经在门外的少年郎:“徐,下午你有一节舞蹈课程?”
      徐白点了点头。
      崔振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头:“有一个你的后辈过来和你一起练,年纪和你一样大,要好好相处。”
      徐白不以为意的一耸肩:“我没问题。”
      崔振看着徐白这不在意的态度挑了挑眉——若是换一个人,对自己明明享受的挺好的小班要塞进来一个人,或许会感到危机感或许觉得兴奋,毕竟LM向来推得是团体又喜欢搞养成那一套,两个人一起练习证明了要培养默契度,出道的几率比一个人要多一些。
      但崔振并没有在徐白的脸上看到属于这俩的任何表情,他真的很平静。甚至可以说,自从徐白进入公司的这一年来,他的脸上从未出现过练习生们会有的对于未来、对于舞台的炽热情绪。
      LM对于他来说就好像是个新鲜的体验课程……或许这就是公司把那位新晋的‘拼命三郎’调到徐白身边的原因——崔振暗暗想到,所以高层想要用那位的积极性来刺激徐白,让他对出道生出渴望吗?若是换一个人公司根本不会这么费心,可徐白真的是块璞玉,得到就不想放手。
      崔振情绪复杂的拍了一把徐白的肩头。
      如崔振所想的那样,徐白对舞台其实并没与那么执着,那些传说中练到流鼻血的事情永远不可能在他身上发生,对于他来说——所有的一切都得排在健康后面。
      注意健康管理的徐白回距离LM不远的舅舅家吃了一个午饭——他选择LM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里离家近。饭后还有空收拾了一下不听话的皮猴子弟弟,帮可爱的小妹妹把下午出去玩的小书包收拾好了才慢悠悠的往公司走。
      等到练习室时离上课还有十分钟,推开门却见到了也不知道在里头练习了多久的人——
      初见的画面就跟拍MV似的。
      午后的阳光透过硕大的落地窗折射进来,空气里漂浮着细小的尘埃把整个空间都衬托的温柔起来。满头是汗的俊朗少年逆着光站在那里,听到开门声抬头看过来,因为剧烈的练习使得白皙的皮肤透着一抹红,鹿眼里带着一丝的惊慌和不知所措。
      像个青春偶像剧里不可忽视的温柔男二。
      撞进徐白的脑海里化为四个字——唇红齿白。
      因为认生而特意选择提前到达练习室避免尴尬的少年看到有人开门进来便不太好意思的停下了动作,喘着气抹了一把额头猛地弯腰:“你好~”
      剧烈运动后猛然下腰的动作让他眼前一黑,克制不住的就往前冲,徐白还没从‘这朋友是不是涂了口红’的念头中脱离就被那大头抢地的样子唬了一跳,大步冲上前任由份量不轻的人撞进自己的怀里,吃痛的皱眉,语气算不上好的说道:“剧烈运动后不能这么快的停下来,你之前的舞蹈老师没有告诉过你吗?”
      他摸到眼前少年的手冰冷,额头也都是冷汗,向下抿着唇线驾着人到一边坐下,从书包里掏出毛巾先细细的把对方脸上的汗水擦了,又掏出一大的可怕的保温瓶倒了半杯水出来,看着眼前不习惯喝温水的外国人喝完了又往人嘴里塞了一颗糖。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就跟俩人认识了很久似的。
      林胜云局促的含着糖果低头,他之前接到调换练习室的通知时还想过要如何帅气的和这位亲故见面,实在没想到之前设想的种种都没用上,最后还是这种……丢脸的开场。
      这间位于三楼的七号练习室近半年在练习生中颇有讨论市场。
      LM自两千年初开始培养练习生,和其他企划社一样,属于练习生的练习室基本都在地下,露出地面的练习室是属于已经出道的团体和预备出道的。而在这种一个练习室属于四五个人的情况里,独自一人却能长期‘霸占’着一个不算太小的活动区域的徐白在庞大的练习生当中一直很有流言市场。
      传言中去年三月才进公司的中国人徐白在短暂的三个月地下生涯后就被调到了这里进行特别培训,公司上层没有一个不看好他,要不是年纪太小,那架势真是恨不得为了他立刻组个队伍然后出道去和三大社对刚。
      楼上地下,林胜云只有那么几回在食堂见过这位风云练习生。
      LM不缺美人。
      外界总笑话LM的社长有集邮癖,在LM各种款式的美人都有,而在这一团繁花似锦里,徐白依旧是极其耀眼的那个存在。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让人一旦对上就舍不得离开,还有围绕在他周身的那一股奇妙的气度……和他们这帮乡下来的小子完全不一样,举手投足甚至是眨眼,那是林胜云第一次真切的领会到形体老师口中的‘魅力’是个什么东西。
      只是他每次见到徐白都没见对方笑过,他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看着似乎挺冷酷的,不太好相处。
      这次接到调换练习室的通知林胜云还担心了好久,公司培养徐白的模样显然是要以他为重心的,万一他和徐白起了什么冲突或者徐白不喜欢他这位同学……堂皇了很久的林胜云局促不安的为两个相见、为对方的反应设想过种种可能,唯独没有想到初见面自己差点跪在地上,也没想到看着冷漠的对方其实是个和蔼的邻家弟弟。
      在互相交换信息之后,他只比徐白大了一天。
      在简单介绍完名字和年纪之后俩个人就陷入了相顾无言的窘境,好在舞蹈老师很快就来了。
      七号练习室的老师教的比那些去地下敷衍任务的老师更加详细、训练强度也更大,林胜云很珍惜这次能上来的机会学的非常认真。他对舞蹈的记忆力特别好,通常跟着跳过一次之后便能复制到七八分。只是因为体力,每次跳完之后喘的总是特别厉害。
      “你真厉害。”
      在知道自己的缺点之下,林胜云便不免有些羡慕剧烈运动后仍脸不红气不喘的徐白。舞蹈教练前脚出了门,他便不由的大字型躺在地上了,身上还盖着徐白扔给他的外套:“跳了这么久你都没有喘气。”
      徐白控制着呼吸,慢吞吞喝着水看着跳个舞跟要了半条命似的人:“你气息太短,缺少锻炼。”
      唱跳艺人只能跳一首歌?那还出什么道。
      林胜云唉声叹气:“我回家以后还要写作业,平时又要来公司上课,实在没有时间锻炼,只能每天借着上下课的那点路慢跑。”
      “你平时几点钟睡觉?”每天能保证有两个小时时间慢跑的徐白好奇的问道。
      “十二点钟算早。”大概提起学习,三分之二的学生都像是林胜云那般生无可恋,他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道:“如果老师布置的作业比较难,那我可能要到两三点钟。”他哀嚎一声,跟个虾米似得在地板上卷成一团:“我必须保证所有功课及格,而且马上就要大考,我还得考上目标高中,不然我父母会强硬的把我打包带走。”
      要写到十二点钟?那这作业量得多大?
      从没有超过十一点睡觉的徐白皱了皱眉问道:“你在哪所中学?”
      “振辉中学。”林胜云哗的坐起来,眼里都是星星——起的太快晕的。他期待的问道:“徐,你也是那里的吗?”
      徐白摇摇头:“大青中学。”
      林胜云肃然起敬,那是一种学渣面对学霸的仰视:“真的?!”
      大青中学是首尔八大中之一的附属初中,想要进这里只能拿实打实的成绩说话,而且这所中学平时的作业量并不少,在学生圈里一直有‘死亡高校’的称号,可看徐白这幅游刃有余的样子,似乎根本不为学业发愁。
      啊!
      林胜云再次瘫倒在地,想到对方的游刃有余,自己还要在努力才可以啊。

  • 作者有话要说:  1.说是有CP但又像是无CP,反正直到文章完结也没人确定的走到一起。都是友情啊友情!
    2.目前时间线是2008年2月。08年是个起伏的年份,全球金融危机/北京奥运会/汶川地震
    3.LM为原创公司。三大社:S.M JYP YG
    4.李贞贤:哇,真的是我这个年纪的人才知道了,就是那个总敲着小拇指挥舞扇子唱歌的那个。
    5.徐白很有钱,所以说他是个非典型队长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