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第2章
      
      周蓁蓁没有多作理会,而是自顾自地沿着蒹葭馆游走了两圈,不时地摸摸这个缅怀那个,心神都沉浸在回忆之中。
      其实她这样,是有些异常的。
      但下人都躲着她走,虽觉得她这样的行止有点怪,可不敢露出异样来。
      他们这主子原先的性子就敏感易怒,加上刚才连最亲近的婢女云真都发作了,不敢惹惹不起。
      
      “小姐,你这是在找什么?告诉老奴,老奴帮你——”冯奶娘试探着开口。
      周蓁蓁看了她一眼,回了一句没什么,然后将她打发了之后径直在院子里的摇椅坐下,看着爬满了阑珊和墙头的蔷薇花出神。
      随着这一草一木她都抚摸过确认过,她才渐渐地回过神并确定了她又回到了前世周家的事实。
      
      康靖年间,安庆府庐江郡枞阳县周家坊,他们周氏族人聚族而居。
      周家在安庆府是大姓,耕读传家,族中置族学,读书种子不绝,子孙相继投身举业,经营百余年,在庐江一带声望不低。
      通晓历史的人,大概都会知道,望族出汝南——天下著姓必称周氏。
      汝南安城周氏都是西汉汝纹侯的后裔,汝纹侯生十子,徙于安成。
      在后世,汝南周氏与吴兴沈氏、会稽顾氏、陇西李氏、东海陈氏、中山张氏并称中国六大世家。
      而又有一支,因战乱而迁徙至安庆府庐江郡,形成旺族。
      
      在后世时,周蓁蓁捧着正史野史看,都觉得他们周家在安庆府庐江郡这一脉很接近史说,而汝南确实也有周氏望族,是他们的本宗。
      但很可惜的是,康靖并不隶属于后世的五千年文明中的某一个朝代。他们周氏一族,不管是汝南本宗那一支还是他们安庆府这一支,都不如她后世所读史书之煊赫。
      这她所知所学的朝代与名人与后世的历史是有出入的,这曾让她非常迷惑,甚至一度怀疑自己的第一世是她凭空想象的。
      后来接触的信息多了,她也渐渐释怀了,她所处的第一世,大概就如同后世所说的平行空间一样的存在吧。
      
      直至后来她无意中读到一本话本,不,后世该称小说才对,看了那小说她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正是那本小说开端不久。
      从文中不难看出,作者设计的背景确实是沿用了历史上的安庆府庐江郡枞阳县周家坊,只是用了大为小之以大言小的手法,截取缩小并作了一些修饰使之成为文中的背景。
      庐江郡在江浙一带而言,名人荟萃,大小家族林立,真可谓卧虎藏龙。
      他们周家在庐江算得上是一流的势力,但近年来,他们周家遭遇的灾难颇多,隐约有往二流下滑的趋势。
      
      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应运而生,女主不是别人,正是她七堂妹周盈盈,小说写是的她波澜壮阔的一生。
      男主不是别人,正是陈粲,陈粲的身份并不仅仅是农家子那么简单。此时,所有人都不知道他还有另一重身份,包括他自己。
      
      而她做为女主周盈盈的堂姐,在小说里不过是一个小配角,平时没有存在感,只在需要她推动剧情,为男女主感情线事业线增砖添瓦时,她才会出现。
      而从那本小说中,她拢共出现的次数也没超过五次。
      她那七堂妹在今日之后不久就已知晓她冒领了她的功劳一事,只是一直都隐而不发。
      后来陈粲越来越优秀,眼见着陈粲与她即将成亲。
      彼时周盈盈也经历了一些事,正郁郁寡欢。
      最后是周盈盈的贴身侍女看不下去了,跑到陈粲面前揭穿了她冒领了堂妹功劳的事实,这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事。
      后面一切便顺理成章了,周盈盈早已声名在外,庐江双姝的名号,其政治价值要比她这默默无闻的周氏女高得多了,加上救命恩人的身份,两人后来结成了连理。
      而她名声有损,不得不远嫁一年逾四十的边远县令为填房。
      她去世的时候,还不到三十,膝下育有一子,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消息传回周氏一族,换来几声叹息。
      对此,已是小九卿夫人的周盈盈很是愧疚。
      
      想到这些,周蓁蓁一度面无表情。
      
      在小说里,周盈盈的一生,真的可以称得上波澜壮阔。
      小说里,她堂妹先是平息族中内乱,再斗宿敌,让周氏一族避免了被众家族瓜分蚕食的危机。并在他们周氏族人和族长那里挂了号,在祭拜宗祠的时候,她是女子中的表率,宗祠之前有她一席之地:甚至可以出入明德堂,与周氏男丁一起议事。周氏一族中姐妹的婚嫁,她亦能说上话。
      此等殊荣,在女子中,自他们迁族至此的两百多年里,并不多见。
      偏偏如此奇女子,就生在他们周家四房,怎不叫他们这一房的长辈欢欣鼓舞?可惜啊,周蓁蓁永远记得,经她周盈盈插手的姻缘,嫁得好的不多,大多数都不好。
      
      对于书中所写她的功绩,周蓁蓁不置可否,小说毕竟只是小说,从她的经历来看,周盈盈的功绩是被夸大了的。试想,如果一个家族,沦落到只靠一个女人力挽狂澜,而无其他族人支应,那就太可悲了。但周家明明就不是。
      不可否认,身为男女主角的二人,注定了人生不凡,经历的磨难比旁人要多一些,当然也多了不少机遇,并用拥有好的结局。
      但她周蓁蓁现在又回到周家,什么男主女主的她不管,且由他们自己折腾去。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改变他们姐弟三人的命运!改变长姐和自己早逝的命运,好好教导弟弟周宪成才。
      
      就在这时,下人小声提醒,“六姑娘,萱北堂来人了。”
      周蓁蓁坐在院中发呆,冯奶娘不敢让她离了伺候的人,故安排了人随伺在旁。
      周蓁蓁回过神。
      “六姑娘,七姑娘回来了,老安人唤你过去说说话,凑趣一番。”来人陈嬷嬷弯着腰陪着小心说。
      周蓁蓁扫了陈嬷嬷一眼,然后站了起来,“走吧。”
      来人口中的老安人正是她的祖母,她祖父早逝,她祖母是因了周盈盈的父亲也就是她大伯的萌荫请封才有了安人的封号。
      陈嬷嬷唬了一跳,先前在宸七哥儿跟前发生的事她也有耳闻,六姑娘狠狠发作了云真,刚一进蒹葭馆,院子里的气氛也是一片凝滞,她还以为这次多少要吃点六姑娘的脸色的,却不料她如此爽快。
      
      她一踏出院门,伺候她的另一名一等丫环云霏在冯奶娘的示意下立即跟上,而不是她刚刚提拔上来的云喜。
      周蓁蓁扫了一眼,没作声,心中却冷笑,这是还想哄着她收回成命呢。
      对于她奶娘和云真的命运,她心里已经有了决断。此刻她的心神更多的是放在即将打照面的祖母何安人和周盈盈身上。
      
      周蓁蓁所在这一房正是周家四房房长,在周家七房中,四房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存在。
      她娘于三年前逝世,留下她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姐姐已经出嫁,弟弟在族学,亲爹尚未续弦。
      此时的周盈盈,刚刚与沈氏一族嫡女沈瑜君一起被人赠予庐江双姝的雅号,在庐江这一带都略有薄名。
      周蓁蓁算了算时间,如今是康靖二十七年,一切都刚开始不久,有些遗憾还来得及避免。
      
      她们一靠近萱北堂,里面就传来阵阵笑声。
      陈嬷嬷觑了周蓁蓁一眼,而她面无表情,连脚步都不带停顿的,直接就走了进去。
      
      周蓁蓁到了萱北堂,自有丫环进去通报。
      听到她就在门外,花厅里的动静都小了点。
      “让她进来。”
      这是记忆中她祖母何老安人的声音。
      丫环打起坠感很好的冰丝帘子,请她进去。
      
      周蓁蓁进去时借机扫了两眼,首座之上是她祖母,其余人皆是四房或者其他房头未出阁的姑娘,无一例外的是,她们与周盈盈的交情不错。
      “六堂姐,你来了,快请坐。”
      周盈盈说着就要起身将自己的位子让给她。
      周蓁蓁制止了她,“不必了,我就坐旁边就可以了。”
      周盈盈的位置当然是极好的,临窗大炕,姐妹们都坐在那处。
      但她要是真坐了她的位置,在场的人除了她恐怕没一个心里是舒服的。所幸她也不习惯众星捧月,况且屋里四角放了冰盆,几处门窗都大开,加上屋外大树阴翳,屋内即使人不少,还是感觉到挺凉快的。
      她的话引来众人侧目,以往但凡有些怠慢,她不是不依不饶就是生闷气,今天倒懂得退让了?
      
      周蓁蓁坐下后,众姐妹继续方才的话题,也没人刻意引她加入她们的话题。
      周蓁蓁微微靠着椅背,静静地听着,目光虚落在旁边的八宝玲珑鼎上,透过鼎中香料袅袅升起的烟雾,不时地扫上两眼。
      她们主要还是好奇周盈盈近段时间去她外祖家的生活,而周盈盈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此时周盈盈明眸皓齿,举止端庄,与人笑脸相迎,小小年纪,却已有名门宗妇当家主母的仪态。
      周盈盈的外家啊......周蓁蓁心中叹息,以前她是听不得这些的,一听就难受。
      
      加上年纪小,一难受就难免在形色上露了出来,以致于给人落下了心胸狭隘见不得人好容不了人的印象。
      
      她娘亲出身商户,和周盈盈外家相比,实在是太拿不出手了。
      她爹娘那桩亲事,说起来,确实是她娘高攀了。一个是商户之女,一个是名门望族有功名在身前程似锦的公子哥儿,是门不当户不对的。可其中的纠葛,却让两人结了连理。
      她娘是嫁进来周家了,但她祖母何老安人一直都不怎么待见她娘,连带着亦不怎么待见他们姐弟三人。
      其实比起能给她带来命妇封号的大伯,爱屋及乌,她祖母多疼爱一些周盈盈也是人之常情。
      
      偏偏她与周盈盈年岁相仿,周遭的人皆爱拿她与周盈盈相比,从外在条件到内里的修养等等。说实话,当年的周盈盈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而她一个未及笄的姑娘,面对那么多人目光里的失望,加之又缺乏引导她的人,可不就钻到了牛角尖里去了吗?
      在过往的记忆中,她自己就是个喜怒不定的性子,心思纤细,敏感易怒。归根结底,一切皆因内心的自卑在作祟。
      
      周家姐妹们发现,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周蓁蓁很安静,安静得叫人讶异,以往她必要凑过来,或者炫耀一下她外祖送来给她把玩的物什,或者插话发表一些自己自以为新颖独道的观点,徒惹人厌烦。
      这样的安静太不像她了,以致于姐妹们频频将目光投向她。
      
      她们并不知道,她们于周蓁蓁而言,已经是几十年未见了,她需要花点时间来梳理。
      
      “蓁姐儿,你七堂妹从她外祖家归来,给你们分别带了礼物,这是你的,还不向她道声谢谢?”
      她祖母似是才想起来这么一遭,在她的示意下,丫环递过来一只木盒子。
      周蓁蓁接过看了两眼,是一副不知道用什么材料磨制的棋子,图个意趣,不值什么钱,她过一下手然后就递给身后的云霏。
      她娘是商女,外家豪富的那种,周盈盈从外家拿回来的礼还入不了她的眼。
      周盈盈无意中看到,脸上的笑意淡了些。
      过了三刻钟左右,何老安人觉得乏了,便将她们打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去健身房了,更得有点晚了,明天尽量早一点。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旅楹有闲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誰道閒情拋棄久、萌哒哒猫咪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亦、肥猫出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34349201 35瓶;18577575 32瓶;观月 10瓶;何以解忧、なな。 5瓶;土拨鼠的执着 4瓶;萍兒 3瓶;澧有芷兮、明透的碧玺、莫竹汐、任性骄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