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冒领女主功劳的姐姐》落雨秋寒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14 01:26:3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在年代文里二十年后》求收藏手机可至作者专栏,再点进去收藏。
    文案:周蕙兰穿书了,穿到同名炮灰身上,还是连逆袭都费劲的那种,都四十了,大好青春过了一大半,连青春的尾巴都没了的那种,让她拿什么逆袭?
      原主周蕙兰貌美,还是村花级别的。
      她头婚嫁的是一个军团政委,生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本该幸福美满的生活,却遇上了重生的女主堂妹,堂妹看上了她丈夫,于是便设了个局。
      于是,在整个人村民的眼中,原身在听说丈夫在战场上受伤跛脚后抛夫弃子与一知青私奔了。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一儿一女成长得极为优秀,但他们不认她。
      在他们眼里,她是个抛夫弃子的女人,但是天知道,她不是她没有,都是她堂妹他们的继母的设计啊。
      周蕙兰看着两团已经屈服于地心引力的胸脯,她真的是欲哭无泪。想她好好的一黄花大闺女,变成了四十岁的中年妇女,还是个二婚的,她不明白老天爷让她穿越的意义何在?白吞了她近二十年的青春年华啊,好歹给她附带个重生福利,回去虐死那渣堂妹!
      咦,不对,老天爷对她好像也没那么差.......
  •   白墙绿瓦,绿荫葱葱,亭台楼阁,古韵古香,这是周蓁蓁偶尔午夜梦回时依稀会梦到的景象。
      “周六姑娘?”陈粲声音中有着淡淡的疑惑。
      他的声音将她从恍惚中拉回来,但此刻,周蓁蓁面上沉默,心中却是一阵MMP。
      她不明白为何十点准时上床睡觉的她一睁眼就回到前世的家?
      眼前这些人更是早已渐渐地淡出了她的记忆,毕竟余生有限,要留予予她带来愉悦的人不是吗?
      
      看看陈粲此刻幞头长缀的学生装扮,还有他身边的同窗徐氾,
      还有周遭默默看着他们的人,这一幕真是莫名的熟悉。
      她似乎回到了她与陈粲最初相见的那一幕?他手里拿着的,正是当初那枚玉佩。
      这一幕,在她的记忆中,应该发生有好几十年前了吧?
      她之所以还记得,只因她前一世的悲剧,皆从此刻开始,她曾无数次后悔当日的所作所为。
      她现在是有了读档重来的机会吗?
      
      此刻,所有人都屏息等着她的答案。
      眼前清俊绝伦的少年郎,尚未长成日后朝堂上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他看过来的视线中含着一丝淡淡的紧张。
      这一幕,真是大型的炸胡现场,所有人都希望她赢,所有人都希望她点头。换句话说,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她犯蠢。
      “小姐,陈公子手上的那枚玉佩正是您遗失的那一枚呢,您快认回来啊!”贴身侍女云真低声催促她。
      周蓁蓁又是一阵恍惚,当时自己就是在这样的情境下,含羞带怯地认下了玉佩,然后顺便默认了是他口中的救命恩人,冒领了别人的功劳。后来她才知道,被她冒领了功劳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七堂妹。
      但是假的就是假的,谎言终究有被揭穿的一天.......
      
      可惜她当时被恋爱脑充斥,犯蠢得彻底。
      
      “周六姑娘,救命之恩,不胜感激。那日一别,我找了你很久......”
      “等等——”周蓁蓁打断他,“我确实有一枚一模一样的玉佩,但是.......”
      “小姐——”云真急急唤她。
      周蓁蓁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她眸色一冷。
      啪啪——她甩了丫环两巴掌,“没规矩的丫头,连主子的话都敢打断,我看是我平时太松懈了,让你都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
      她到后来才知道,她那枚玉佩就是云真偷偷卖了的,为了替情郎家还债。此时云真的一言一行,皆是为了她自己脱罪,完全不考虑她这个主子了。
      
      云真也是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周蓁蓁。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特别是周府的人,他们都知道因云真是六小姐奶娘的女儿,他们几乎是一起长大的,平时有多得宠。在蒹葭馆里,几乎是半个小姐一般的存在。
      陈粲恍惚,陪陈粲前来的徐氾也是面有异色。
      看到这些人的反应,她莫名地爽快了,自己的快乐就该建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周蓁蓁才不管这些人怎么想的呢,果然,巴掌还是甩在别人脸上才会让人心情爽快,声音又好听。
      “周六姑娘......”陈粲握着玉佩的手骨节分明,他此刻只想知道她究竟是不是自己要找的救命恩人。
      
      对于陈粲,说实话,周蓁蓁的心绪很复杂。
      他们因为一枚玉佩的错认而结缘,可惜却是孽缘。
      陈粲一开始要找的人就不是她,是她贪图男色,冒领了她七堂妹周盈盈的功劳,让他们有了交集。
      但是,错误的开始,是结不出善果来的。
      后来在得知真相时,他没有对她恶言相向,只是避而不见,亦未落井下石。
      这于当时的她来说,无异于天塌,还有当时许许多多的流言蜚语......
      想到这些,周蓁蓁秀眉微蹙,那段经历,于她来说已经事隔多年,但至今想起都感觉难以释怀,如同经年的伤疤,若非必要,只会漠视它当它不存在。
      
      “陈公子,我刚才想说的是,我确实有一枚一模一样的玉佩,但是你手中的这枚玉佩不是我的。你口中的救命恩人也不是我,我甚至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所有人默,这么诚实的吗?
      
      她的话,让陈粲颇为失落。
      他抬眼看向周蓁蓁,真的不是她吗?
      周蓁蓁迎上他的目光,朝他点了点头,眼中古井无波,“事情既已解释清楚,那七哥,我就先回蒹葭馆了。”
      再刻骨铭心的感情,经过了几十年之后,皆已释怀。她能说这几句,皆因感念他当初不曾落井下石。但她也无意与他再生纠葛。
      周宸周七郎点了点头,其实听到他妹妹否认了陈粲手中的玉佩是她那枚的时候,他心中不是不遗憾的。陈粲是真的很优秀,连县尉大人都曾断言此子非池中之物......
      
      周蓁蓁刚转身要走就被叫住了。
      “等等,周六姑娘,在下是真的想找到那位救命恩人。你说你有一枚一模一样的玉佩,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关联?你能说说这玉佩的来历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
      其实她是知道的,但她为什么要说呢?她看起来像是日行一善的人吗?别以为她刚才的和善就能任他予取予求。
      
      她的话,让陈粲犯了难。他何尝不知道这可能只是托词,但人家明显是不想说,他又奈之如何?
      
      陪着陈粲一起过来周家的徐氾侧目,周蓁蓁这态度,前后的变化也太大了点。
      第一面时,不出他所料,他看着周蓁蓁第一眼见着陈粲的痴迷。徐汜对此并不意外,陈粲虽出身农家,但长得太俊了,周身的气质也不像是土里土气畏畏缩缩。
      而且农家的孩子早当家,在陈家,陈粲早已当了半个家。逢家中大事不决之时,陈父每每都会征询陈粲的意见或者建议。所以陈粲身上有一股沉稳担当的气息,而且腹有诗书气自华,再配上他俊朗且棱角分明的外貌,在他们书院中,亦是佼佼者般的存在。
      女子见之爱慕,徐汜觉得太正常了。
      但只是一个恍神的功夫,周蓁蓁整个人从痴迷中抽离出来了,变得冷酷无情起来。她手上明明有那么相似的一枚玉佩,若说其中没有关联,他才不信呢。
      这枚玉佩是他之前参加宴会时,见周蓁蓁佩戴过,这也是他今天会陪陈粲来周家相询的原因。
      偏偏她连这点都不肯告知,呵,女人翻起脸来起翻书还快。
      
      “子闻兄,周六姑娘既然不愿意告知,那便罢了吧。”
      徐汜一开口,一顶大帽子便朝周蓁蓁扣了上来。
      
      见到徐汜,周蓁蓁眸光一冷。比起陈粲,徐汜更令她厌恶。可以说,这一切皆因他而起。
      等她冒领功劳的真相揭开之后,连陈粲都不曾过分苛责于她。
      偏偏他徐汜,上窜下跳,指责她不知廉耻,将她为数不多的名声败个一干二净,以致她后来不得不嫁与他人为填房。
      可以说,她一生的悲剧的开端都缘于此子之手。
      
      也是到了后来,她才弄明白了他为何要这么做。一切皆因他当时已经恋慕她七堂妹周盈盈,他打压她极尽所能地夸大事实,意图将所有的错推到她身上,是为了地掩盖自己曾犯下的错误。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伪君子。
      
      “蓁蓁?”周宸也觉得他这堂妹的回话有些许不妥,太简洁了,别人听了只会当她推脱。
      “七哥,我这玉佩是从珍宝阁买的,我哪里知道它是不是有相似的啊。”
      周蓁蓁这话没毛病。
      陈粲颇为不好意思,“周兄,周六姑娘,对不起,是我们想差了误会你了。”
      周宸道,“无事,说开了就好。”
      周蓁蓁没有说话,径直往后院走去,经过徐汜身边时,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周七郎哭笑不得。
      
      周蓁蓁循着记忆中的路线回到了蒹葭馆,至于后续她堂哥如何招待和打发陈粲徐汜二人的,她懒得去想。
      蒹葭馆和记忆中相差无几,周蓁蓁一回到,奶娘冯氏就迎了上来,“小姐回来了?累了吧?”
      她往后觑了一眼,女儿云真委委屈屈地跟在她家小姐身后,她刚刚接到消息说小姐发作了她女儿,具体原因暂时不得而知。
      周蓁蓁嗯了一声。
      
      “这几日我不想见到云真,将云喜调上来,提拔到一等丫环的行列,接管云真手上的事物。”
      对待前世吃里扒外的仆人,周蓁蓁这手段简直简单粗暴,而且还很打脸她奶娘。
      
      对蒹葭馆的众奴来说,周蓁蓁这道命令不亚于平地惊雷,六小姐不仅甩了云真两耳光,还要罚她?他们纷纷寻思,是不是云真哪里得罪了六小姐,要罚得这样狠?
      云真委屈得想说话,但见她娘冲她缓缓摇头,她才罢了,掩面退至一旁。
      冯奶娘心一沉,对着云真就是一阵斥骂,“定是你这些日子太过散漫,伺候主子不周,还不快去厨房将主子要的点心果脯端上来?”
      这是要赔罪说和的意思啊。
      云真一愣,然后连连点头。
      周蓁蓁是懒得理会她们之间的眉眼官司,“不必了,且按我的说做吧。“
      周蓁蓁这话是拒绝了她奶娘的说和,一时间,冯奶娘的脸色有些难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