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冒领女主功劳的姐姐》落雨秋寒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7-12 01:23: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第3章
      
      小姐妹们三三俩俩地结伴往外走,周蓁蓁慢吞吞地落在后面。
      
      云霏一脸踌躇。
      周蓁蓁无意中看见,“有什么事就直说。”
      周蓁蓁的声音淡淡的,只有她自己知道心中压抑的不耐,她可没那么多精力去琢磨一个婢子的想法。要不是知道她还算忠心,手上也没趁手的人可用,周蓁蓁也不会让她继续占着大丫环的位置。
      “是这样的,刚才云雨来报,说宪少爷又调皮了,不知道怎么捉弄先生的,气得曾老夫子正给他罚跪呢。”
      云霏提到她弟弟周宪,周蓁蓁脸色一变,她突然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于是于是她抬腿就往他的院子走去。
      
      周盈盈她们在前面说着话,她正和六房的周秀秀说着明儿一早前去看望她母亲的事。
      周蓁蓁的脚步顿了顿。
      周秀秀的母亲郑氏,周蓁蓁称泓大婶子。
      郑氏,也是六房房长的当家娘子,为人宽和良善,时常接济族人或者周边的贫苦百姓。可惜身子骨一直孱弱,之前还不幸落过一胎,后来挣命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女,身体就更差了。如今缠绵病榻半年,已经卧床不起,家中中馈以及手中的产业,悉数交由婆母莫老安人打理。
      她这次是逃不过阎王爷的召唤了,会在康靖二十七年的七月份,也是中元节那一日撒手人寰。
      周蓁蓁算了算时间,距离现在仅有半个月的时间而已了。
      
      说起来,郑氏和她娘亲还挺像的,都是以商户之女的身份嫁入这周家望族。
      莫老安人和何老安人分别是她们的婆母,只不过莫老安人只得一子周泓还有一女,而她祖母何老人则是两子一女,大概是她祖母何老安人多了一个能干的大儿子,行事还算要脸面。莫老安人比她祖母品性更差一些。
      总的来说,郑氏和她娘一样不好,不,甚至运道比她娘更差。
      至少她娘死的时候,何老安人也想接管她娘陪嫁来的私产,因为她外祖李家豁出脸面来的插手,何老安人要脸,李家最终为他们姐弟三人护住了她娘的私产。只是他们姐弟三人无能,最终也败光了。
      但郑氏生前死后为了一双儿女诸多的谋算,都落了空,只赢得了生前身后名......
      一念间,周蓁蓁就想了那么多。但她也只是想想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泥沼,都在挣扎着求生存。
      
      周盈盈和周秀秀说完事,抬眼就看到周蓁蓁在不远处,看她要走的方向是周宪的院子那边,略一想便知道她要去那里,于是叫住了她,说要和她一起去看看周宪。
      周秀秀好奇地打量了她们一眼,然后打过招呼才走了。
      
      对周盈盈的提议,周蓁蓁面上不置可否,但心中却是不耐烦的,她的心神更多的是放在即将见到的亲弟弟身上。她想尽快赶到白露院,懒得费时间与她争辩。她想去就跟着呗。
      
      上一世,他们大姐在她出嫁前就去了。而她自己则是嫁人后不到十年后去世的。
      她临死前,对周宪这个唯一 的弟弟纵然有过担心,但溘然长逝之际,她也无能为力了。
      后来她也是从小说中零星知道,她死后,三姐弟就剩下他一人,娶的妻子与他也不贴心,孩子和他年轻的时候一样不服管教,他终日买醉,最终抑郁而终。
      还有一点,就是她弟媳望子成龙心切,他们小二房的资产,也就是她娘亲的给她弟弟留下的资产,很大一部分都陆续进了她大伯周溶一家的腰包。
      
      思及此,她不由得看了旁边周盈盈一眼。
      此时周盈盈正侧着一张柔美的脸蛋,轻声地交待婢女什么事情,察觉到她的视线后看了过来,“怎么了?”
      周蓁蓁摇了摇头,然后收回视线,继续想着心事。
      对周宪这个弟弟,其实大家都寄予厚望的,这里的大家包括她和她大姐,以及外祖李家。
      李家豪富,在发达了之后,就想供出一两个读书人来,好庇佑自家以及更换门庭。奈何李家的子孙经商在行,却不是读书种子,没什么读书的天赋。
      李家无奈之下不得不将希望寄托在周宪这个外孙身上。
      周宪作为她娘唯一的儿子,她和大姐需要他顶门立户,为她们撑腰。李家也需要他立起来,成为参天大树,庇护李家,互为倚角。
      这些话她外祖父不曾说过,只是每每见到周宪不学无术的样子,都是摇头不已外加一脸无奈。
      当时她也不懂事,不明白她外祖父对周宪的失望。她是到了后来,才明白过来她祖父未曾喧之于口的殷殷期盼,可是周宪让他老人家失望了。其实何止是周宪,她姐姐和她,同样的英年早逝,连命都保不住的她们,一样是让他老人家失望了吧。
      
      心思电转之间,她们一行人到了岔道口,越过假山,再转入不久就能到白露院了。
      就在这时,假山后传来两个婢女的声音,她们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
      
      “蒹葭馆下个月要放出去两个姐姐,绿柳,你有机会被分到蒹葭馆呢。”
      太平年间,他们周氏四房伺候的下人也并不是全是家生子或者买断签死契的,也有签活契的下人。丫环们口中即将放出去的两人就是签活契的。蒹葭馆少了人,自然得从别处补充。她们议论的正是这回事。
      “六姑娘脾气阴晴不定的,蒹葭馆并不是个好去处,要是能到关雎阁才好呢。”
      关雎阁正是周盈盈所居院子。
      周蓁蓁听了,不由得又看了周盈盈一眼。
      “可不是吗?听说六姑娘无缘无故地发作了云真姐姐,一点情面都不讲,真是一点体面也没有了。”
      “是啊,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不提打小一起长大的情份,单说看在冯奶娘的面子上,就不该这么做,让人寒心哪。”
      周蓁蓁冷笑,她奶娘和云真的体面都是她给的,听这俩婢子的意思,当她们的脸面和主子的威信冲突时,她这当主子的还得给她们让道是吧?
      而此时,冯奶娘不知何时正巧也来到此处,手里还提着个篮子。
      周蓁蓁目光冰冷地看着她,如果她还不知道这出戏的用意,那她后来的几十年就白活了。真是厉害了,连她行走的路线都能算到,然后等在这里,就为了让她看这出戏,刺她的心。
      
      冯奶娘没有注意到周蓁蓁这边,兀自冲假山那头的丫环喝道,“你们这些贱蹄子,没活干了是不是?改天将你们全都发卖了,省得让你们一个个在背后嚼主子的舌根。”
      两个说小话的小丫头一惊,好一会,才战战兢兢地出来,待看到周蓁蓁和冯奶娘还有周盈盈时,双腿一软,跪下了。
      特别是看到六姑娘喜怒难辨的脸蛋时,她们惊惧得连忙跪下磕头认错,“六姑娘,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咱们这一回吧!”
      
      周蓁蓁冷笑着垂下眼眸,哪有那么巧合的事,若她还是之前的她,搞不好就被眼前的小把戏给糊弄过去了,还反过来对奶娘感恩戴德,
      前面说了,她十来岁的时候,内心自卑,性格敏感易怒,还有一点,就是求好求全心态,隐藏型的讨好人格。她武装了一身的刺,其实不过是想获得所有人的认同而已。
      她奶娘不就是想利用舆论,想让她将云真调回身边吗?
      
      周蓁蓁道,“既然知道错了,那就掌嘴三十吧!奶娘,你来执行!”两个丫环之中,必有一个是冯奶娘阵营的人或者被冯奶娘所收买,引导话题的那个就是。
      冯奶娘一惊,三十掌下去,两人的脸都要打肿打麻了吧?而且六姑娘的反应也不对,难道不该铁青着脸,然后就跑开了吗?
      她正踌躇着要不要开口求情,就听到七姑娘开口了,心中顿时一喜。
      
      “六姐姐,对于下人,莫要太过于苛责了。”周盈盈犹豫了一下说道。
      “怎么,我罚个下人,你心疼了?”
      周盈盈皱眉,“六姐姐,你能不能说话不要那么冲,态度别那么刺人,我说这些也是为了你好。”
      “怎么,七妹妹欲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我不成?我是受不得丫环在主子跟前如此没规矩的,七妹妹既然如此不忍心她吃苦,不若将她领回去好了。反正刚刚两丫环说了最想去的是你的院子呢。我保证不会像你一样将手伸得那么长,什么都管。否则的话,我会以为你这是在对即将成为我院子里的丫环示恩呢。”
      
      “六姐姐,你何苦咄咄逼人呢。”
      “你想说我伶牙俐齿尖酸刻薄吧?”周蓁蓁微微前倾,压低了声音说道。
      她就要乖张不驯,反正这里隐秘,又没外人,她贤良淑德给谁看呢?再说她三辈子了,只求活个恣意,即使明朝而亡,她也不亏了。憋着闷气在身体,很容易得乳腺癌的,胸部很贵,她可是很爱惜身体的呢。
      周盈盈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她的贴身丫环荧玉正欲开口,却被周盈盈扬手拦下,“罢了,此事是我多嘴了。她们既然言语间冒犯了你,你爱如何处置就自便吧。”
      周蓁蓁认真地道,“不是冒犯了我,而是她们言语不当,冒犯了主子,如果她们言论的人是你,我一样会让人掌她们的嘴的。”
      
      对此,周盈盈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六姐姐,我突然想起我院子里还有点事等着我,我就不去白露院了。”
      “你随意。”本来她就不想与她同去。
      “奶嬷,还不开始吗?”周蓁蓁问。
      “是!”
      冯奶嬷走到两丫环跟关,轮起手掌就扇了起来。
      两丫环也知道逃不过去,嘤嘤嘤地受罚。
      “奶嬷,你是不是年纪大了?”周蓁蓁淡淡地问,空着手掌心来扇耳光,戏那么假的吗?
      冯嬷嬷的动作一顿,然后顺着直觉加大了力道,心却乱如麻,六姑娘这话里话外两重意思,一是发现了自己放水的动作,第二重意思便是威胁她年纪大了,可以颐养天年给下面的人腾位子了。会是这样吗?六姑娘什么时候心思这么深了?
      
      周盈盈走出去几步,顿住脚步,微微侧身,“妹妹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让六姐姐对我意见如此之大?或者有哪些不当之处得罪了六姐姐,还望六姐姐海涵。”
      “七妹妹想多了,怎么会呢?”你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我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呢?
      周蓁蓁笑看看着她们离开,笑意却不达眼底,想起对方后来的行事,周家的姑娘一个个被嫁了出去。她以为是正常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曾想过是周盈盈从中掺了一脚?思及那些人并不算太好的结局,周蓁蓁心中冷笑,周盈盈凭什么决定他们周氏众姐妹的命运?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高攀不起那书全文订阅的亲,可以在app打分哦,有全文订阅了的亲,就帮个忙,回头打一下分吧,谢谢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树与月、3246975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天使之泪 20瓶;bamaaiwo1314 14瓶;良良 10瓶;李@菇靓 3瓶;迦蓝幽珞、澧有芷兮、起名废、莫竹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