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开除了!》叶斐然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10-16 10:31: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连续两次铩羽而归,白端端都开始怀疑起人生来了,好在很快,和徐志新约定的面谈时间就到了。白端端喝完咖啡,就去了会议室,投入到了工作中。
      
      虽然还因为胫骨骨折打着石膏拄着拐杖,但徐志新到的很准时,他二十八岁,还很年轻,但模样倒是很稳重,难怪这个年纪就已经是金光电子的技术骨干,只是看起来人很劳累,像是很久没睡好过了,黑眼圈很重,表情疲惫憔悴,灰蒙蒙的,非常消瘦,根本不像休假在家养伤的人。
      
      “白律师,你好。”对方强撑着精神落座后,就拿出了一沓材料,“你让我带来的病假单、病历本还有相关的原件,我都带了。”
      
      白端端翻开一看,从今年的3月开始,徐志新就断断续续开始请假了,开始是肠胃炎,请了两天,3月下旬荨麻疹,请了一天;4月上旬皮肤过敏,又请了三天;4月下旬重感冒,请了三天;5月的时候就是摔断了腿,一下子请了半个月,伤筋动骨一百天,之后,他就半个月半个月地续起了病假,再没去过单位,而等连续请了两个月病假后,他的新病假单刚寄去单位,单位的辞退信也给他同步发了出来,辞退的理由很明确,金光电子的人事认为徐志新是恶意骗取病假,属于严重违纪,符合合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条件。
      
      徐志新看着翻看自己病假单据的白端端,努力辩解道:“我的腿是真的伤了,白律师,你看,我的病假单、诊断证明还有骨折拍的片子全部都有,也都是正规三甲医院出具的,之前连续生病也都是真的,根本就没有泡病假……”
      
      白端端头也没抬:“你不用和我解释,我是你的律师,为你争取利益,我只看证据,只要证据在法律层面完备,那么你就没有骗病假。徐先生,律师只需要在法律限度内帮客户争取被法律认可的事实和证据就行了。”
      
      至于你到底事实上有没有骗病假,我不在乎,我也不关心。
      
      白端端点到为止,然而那句潜台词,相信徐志新也已经接收到了。他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
      
      “我先和你确认一点,这些给你开具诊断说明和病假的医生,我都能在这家医院对应的科室里找到是不是?”白端端看了徐志新一眼,“现在这些信息非常好核对,也是你们公司法务或者律师拿到病假单后会去核对的第一件事。”
      
      徐志新点了点头。
      
      白端端“恩”了一声,然后在病假单和诊断说明里抽出了其中三张:“这三张,如果作为证据提交,是有问题的。”
      
      徐志新一看,这正是他胫骨骨折后最初开的三张病假单,他不解道:“白律师,这确实是咱们市一院骨科医生开具的正规假条,不是我网上买的,也不是造假的,能有什么问题吗?”
      
      白端端指了指病假单右上角的一排数字:“你这三张病假单,开具的落款时间分别间隔了半个月,但病假单单号,却是完全连续的。”
      
      白端端一说,徐志新就意识到问题了,既然间隔了半个月才续的假条,怎么可能病假单是连号……
      
      “现在病假单的原件在你手里,那么等于你没有向公司提供过原件,所以我和你确认一点,你有提供过这三张的复印件用来请假吗?”
      
      徐志新此刻才庆幸起自己的好运来:“之前肠胃炎荨麻疹和感冒的病假原件都给了,我自己这儿只剩下了病历本,但摔伤腿的病假单不论是原件和复印件都还没给过,当时先口头和人事部的同事请假了,说了事后把病假单再快递过去,结果那时候人事总监闫欣姐就火了,说没我这样接二连三请假的,拒收我的病假单,说让我自己亲自带着病假单去给她说明情况……闹得也比较不愉快,我腿脚又不便,这事儿就这么一直搁置下去了,想着之后回去上班了再负荆请罪补上病假单……”
      
      他红了脸,解释道:“因为这腿伤至少得修养三个月,现在医院管得严,病假最多一次开半个月,我这个情况,就得拄着拐杖一次次去续病假,这医生人挺好的,我求了求她,她就同意给我一次性开个三张了。”
      
      如此一来,也算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因为一旦公司有了原本连号的三张病假单原件,那白端端就是吹出花来,也不能把这涉及虚开病假单的瑕疵掩盖过去。
      
      而此刻白端端低头,才发现这三张确实都出自一位叫陈佳楠的医生之手,她把原件还给了对方:“总之,你这三张连号病假单,在仲裁时极有可能被认定是伪造病假,你想要赢这个官司,那在开庭之前,补出合格的证据。”她看向徐志新笑了笑,“除此以外,别的资料都很齐全,只要仲裁庭认可证据的真实性有效性,就没有问题,注意保管好原件。”
      
      徐志新本来心里准备了一堆辩解,也十分害怕遭遇律师意味深长的目光,结果发现眼前年轻的女律师对这一切都并不在意,她非常漂亮,也非常专业,言简意赅,一个字废话也没有,足够细心足够谨慎也足够职业,光是短短的时间,就连徐志新从没注意过的病假单连号都看出来了。
      
      她并不平易近人,反而是有种天然的距离感,她也不关心自己的生活到底遭遇了什么,她只关心法律层面的证据是否完善。
      
      她不评判她的客户。
      
      这样真的是……
      
      太难得了。
      
      徐志新几乎有些感动,只是,他还有担忧的事:“白律师,金光电子有规定,要求五天以上的病假,就必须去公司指定的青城医院诊断,必须是这家指定医院的诊断证明和病假单,公司才认可,我的病假单虽然都是正规三甲医院出具的,但因为不是这家指定医院,人事部不认可,于是单方面认定我是骗病假,给我发了辞退信。”
      
      “这条规定写在员工手册上了吗?你签收过吗?”
      
      “那倒是没有。”徐志新想了想,“就是邮件发过。”说完,徐志新拿出了几张纸,“这就是当初的邮件,我打印出来了。指定的青城医院,离我们单位很近,每年员工体检,我们都是在那做的,和我们公司高层关系很好,去年有好几个同事也是生病去那检查,结果最后都说没病,有同事都烧到40度了,青城医院还是不给开假条。”徐志新磕磕巴巴道,“我这样不是指定医院的假条,会不会败诉?”
      
      “不会。”白端端头也没抬,“不论你有没有去指定医院诊断病情,或者是复查,都不必然造成败诉。”
      
      “第一,青城医院只是二甲医院,骨科并不是他们出名和擅长的科室,你去综合性强的三甲市一院看骨科,完全合理;第二,青城医院是民营医院,又是你们单位体检指定医院,说明平时多有业务往来,利益关系密切,你去复查,对方未必能给出公正的结果,可能存在偏向性;第三,虽然青城医院离你们单位近,但如果按照你之前提供的通讯地址的话,实际离你住的地方还很远,你本来就是腿伤,跑这么远去复查,不合理也不方便。”
      
      她朝徐志新笑了笑:“目前我们的仲裁案例大多不支持企业要求指定医院开病假的事,你可以放心。”
      
      徐志新松了一口气,这才离开了律所。
      
      *****
      
      白端端准备完徐志新的仲裁文件,才下班回了家。
      
      说是家,其实也不过是她在律所附近的高档小区租的房子,虽然自己是A市人,但家里住得远,每天通勤上班太累了,平时加班又多,住在家里怕父母念叨,因此白端端一回A市,就索性赶紧租了个单身公寓。
      
      每天睡到自然醒,步行上班,自由自在,还十分安静。
      
      虽然是单身公寓,但白端端不觉得孤单,小区里有一只非常粘人又亲近自己的橘猫,每次白端端回家,这橘猫必定从树丛里钻出来,蹭着自己的腿喵喵喵讨好地叫,倒像是迎接自己回家似的。
      
      这猫虽然只是个田园土猫,但胜在长得圆滚滚毛茸茸的,虽然姿色不算出挑,但一双大眼睛为它的可爱增色不少,又会撒娇还唯独粘着自己,对别的路人倒是不闻不问,让白端端觉得自己对这橘猫来说非常重要非常独特。
      
      “今天我买的猫粮到货了,要跟我回家吃点吗?”
      
      白端端蹲下身,抱起了橘猫:“你不说就当你同意咯。”
      
      橘猫在她手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瞄了两声,安分地躺在了白端端的怀里,就这么一路被她带到了自己门前。
      
      平时白端端也常常在楼下投喂这橘猫,但它并不肯跟自己回家,如今过了一段时间,终于是熟悉到愿意让自己抱了。
      
      白端端揣着猫,心满意足地想,这下算是名正言顺可以收养这猫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叫白咪--咪-了!”
      
      很快,她打开了门,这楼盘是一梯两户,白端端这一层里,其实除了她这一间,在对面还有另一间,然而那间虽然也住了人,但住客似乎每天比她更早出晚归,白端端都住了一个星期,也愣是从没见过对方真容,只知道对方工作大概挺辛苦,和自己一样,也常常叫外卖。
      
      *****
      
      给橘猫喂完了猫粮,洗了个澡,安置好窝,白端端自己吃完了外卖,瘫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摆弄手机。
      
      还是没有新的未接来电,也没有新的陌生短信。
      
      那个男人真的没再联系她。
      
      白端端心里有些失落,也有些惋惜,二十多年来,还真的第一遇到这么让她怦然心动的男人,如果再让自己遇到对方,不管对方是不解风情还是套路,自己真的要主动出击了!人生在世,总是要努力一把不留遗憾才是。
      
      只是白端端没想到,人生给予的巧合总是那么恰到好处。
      
      白端端胡思乱想着刚打开门准备去倒垃圾,就发现电梯开了,她下意识看过去,想见一见自己那位神秘邻居的真容。
      
      然后白端端看到了自己刚才胡思乱想的对象。
      
      走出电梯的,赫然是那个英俊贵气气质斐然的男人。
      
      对方穿着讲究,完全像能直接去走T台,白端端看了眼自己身上不修边幅的居家服,几乎是下意识地就立刻开门闪身躲回了屋里。
      
      妈妈啊!他竟然就是自己的邻居!上天再次给了自己提示,自己和这男人,看来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是什么样的缘分,能够接二连三如此高频率的偶遇?
      
      白端端懊丧地想,段芸说女人要活得精致,就算出门倒个垃圾,也要妆容完美光鲜亮丽,自己向来嗤之以鼻,如今想来,这话说得十分有道理,毕竟谁知道你出门倒垃圾的时候,会不会遇上爱情呢!
      
      而直到听到对方进屋关门的声音,白端端才终于稍微平静了下来。她几乎是立刻拿起手机给段芸打了电话。
      
      “段芸,还记得上次我说的想追的男人吗?!他是我的邻居!邻居!!!”
      
      段芸号称博览群书,以爱情导师自居,听完白端端的一席话,便开始给她出谋划策:“你这是easy模式啊,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男人,听你的描述,应该是慢热型,这种类型,你就要潜移默化地温暖他感化他,温水煮青蛙,把他吃-拆-入-腹……”
      
      白端端疑惑道:“那怎么潜移默化呢?”
      
      “对方既然见过了你几次,都没有特别热情,那说明对你的外貌免疫,那么,你就要向对方展示你其余的优点,你想想,你还有别的突出的优点吗?”
      
      白端端想了想:“我很能赚钱!”
      
      “但你也很能花……你得想想别的优点?特别突出的那种!让你区别于别的女的那种!”
      
      白端端想了想,兴奋道:“我很能打!我不仅比其余女的能打,我比一般男的也能打!我从小在我妈的武馆长大,我精通散打、擒拿术、长拳、格斗!擅长跆拳道、拳击!我很强!打架,我是专业的!如果他和我在一起,他会很有安全感!我会保护他!”
      
      “……”
      
      但万一惹怒你了,可能也会死在你手里吧……
      
      “端端,你得想想别的,打人如切菜这不是什么……太吸引男人的优点。”段芸说到这里,灵机一动,“说到切菜,端端!我有主意了!”
      
      只听段芸振聋发聩道:“都说征服一个男人的心,要先征服他的胃!”
      
      “可……可我不会做饭啊?”
      
      段芸恨铁不成钢道:“不会你学啊,你成绩这么好,学习能力这么强,做饭这种小事还学不会?网上多看几个教程,现在都有视频的,你不说这男的工作辛苦常常吃外卖吗?你这个‘好邻居’要是这时候挺身而出,常常‘我做饭做多了,给你一份尝尝’这样套路,不出一个月,你信不信这男人手到擒来!”
      
      ???真的吗???白端端虽然被段芸鼓吹的有些跃跃欲试,但总觉得有点不对劲,现在男人这么好骗???做几顿饭就行???
      
      对于白端端的疑惑,段芸不屑一顾:“我以前就这么成功追过一个高冷帅哥,之前对我爱理不理,后来吃了我做的饭,死缠烂打,非我不娶……”段芸顿了顿,“算了不说我,总之,我这都是实践出的真知灼见,你只要让他吃了你做的东西,对你再也难以忘怀,你就成功了!”
      
      ……
      
      白端端挂了电话,内心再三挣扎,觉得段芸说的没错,自己既然不愿意错过,准备主动追求对方,那不过是做几顿饭的事而已,又没多少成本,邻里之间热情友善送个饭也很自然,就算失败了也不至于没面子,自己总要试一试!
      
      作为一个行动派,她当下就找起教程来了,第一次做,那就选个入门级的吧。
      
      烤鸡,就是你了!
      
      *****
      
      只是白端端没想到,做个烤鸡竟然比开个庭还难,她是真的没什么厨艺天赋,趁着第二天是周六,去超市买了一堆油盐酱醋还有食材,自己在厨房里倒腾了一个小时,弄到一片狼藉,就快把厨房炸了,才终于手忙脚乱地把鸡处理好包上锡纸送进了烤箱。
      
      自己的每一步都几乎完美拷贝了教程上的做法,白端端憧憬地等在烤箱前,而烤箱里也不负众望地渐渐传出了烤鸡的香味。
      
      鸡汤诚不欺我,只要努力,没有什么是搞不定的!不就做个饭吗?!白端端想,我可以!
      
      伴随着“叮”的一声,白端端兴奋地打开了烤箱,把还冒着烟包着锡纸的烤鸡给取了出来。
      
      大功告成!完美!
      
      白端端其实很想拆开锡纸看看自己的杰作,但是一想这也算是要送给别人的礼物,更何况是吃的,自己私下拆开,未免不太合适,因此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住了自己的手。
      
      此刻正值中午,白端端觉得一切真是来的刚刚好,只可惜虽然买了食材,但自己忘了买漂亮的碗和盆,如今这烤鸡这么一大坨,怎么装着送到对面倒成了问题。
      
      要不索性就这么包着锡纸放在烤盆里一起送去吧!
      
      何况这样装,也才更能显示这烤鸡并不是外面买的,而是自己亲手为对方烤的!这份情谊,想必会让对方觉得这烤鸡更加美味!
      
      说一不二,白端端当即端着烤盆就敲了敲对面的门,只可惜……没人应。
      
      “又出去了啊。”白端端有些失望,她看了看时间,下午她也得去所里处理点事,晚上也约了客户见面,估计是和这邻居碰不上面了。
      
      思前想后,最终,她决定把烤盘就放在对方的门口,这样,一旦对方回家,就能发现家门口这份“大礼”了!
      
      结果刚把烤鸡放到对方门口,贴上了“来自你对门邻居”的便签条,林晖的“催债”电话就来了,白端端急急忙忙离开家去了律所,连一团糟的厨房都没来得及收拾。
      
      *****
      
      虽然是周六,但季临上午有个电视会议,早早就离开了家,等他结束会议回来,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然后他在家门口发现了一大坨可疑的东西,用锡纸包着,放在烤盘里,看起来像是食物,然而打开一看……
      
      季临皱着眉,一脸冷若冰霜地给容盛打了电话:“之前那个劳资纠纷案里被我开掉的高管看起来真是没死心。”
      
      “怎么了?”
      
      “他挺能耐,都知道我住哪里了。”
      
      容盛有点紧张了:“怎么说,兄弟?他跑你家门口骚扰你?”
      
      “差不多。”季临抿了抿唇,根本不想再看一眼锡纸里那黑黄黑黄的一坨,他阴沉道,“他在我门口扔了一堆烤鸡形状的大便。”
      
      ???
      
      容盛震惊了:“这么骚?”
      
      “恩。”季临简直忍无可忍,他努力压制着怒意,“最过分的是他侮辱我的智商和人格,以为把这种又像屎又像垃圾一样的东西伪装成烤鸡的形状,包上锡纸,装在烤盘里,弄上点烤鸡的作料味道,我就会真的以为是烤鸡吗?”
      
      大概实在太匪夷所思又太愤怒,平时一贯语调冷静的季临,也忍不住抬高了声音:“是以为我蠢到会吃吗???”他怒极反笑道,“还放了个便签条,说是邻居送的,当我是智障?”
      
      容盛不得不好言安慰了一番,可惜季临显然没消气,挂了电话,他就下楼去了物业,楼道里有监控视频,等他拿到视频,就去报警。

  • 作者有话要说:  PS:改了个bug,三张连号病假单还没提交原件给公司哦~
    大家也别替我们端端不值了,我们端端也是实力有毒……看下去就知道她这个人多有毒了……
    她和季par也算是旗鼓相当的泥石流……
    21秒的梗在第一章!我们季par可开始个21秒也不忘记收费的男人!
    读者 祉杭的【小剧场】
    季临婚后:【再次真香】舍不得孩子套不着老婆,我自愿影响后代基因。
    后代:???
    读者 张多多的【小剧场】
    季临:这不是那天身手了得的那个人吗?看她即将摔倒的趋势,不好!要碰到我了!看我闪现!
    很久之后……
    季临:对不起,我为我当时愚蠢的行为感到痛彻心扉!
    读者 斯芬克狮的【小剧场】
    风骚走位成功闪避白端端后
    季临:以前练芭蕾的底子还没废真好x
    一段时间后
    季临:来个双人舞也挺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