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开除了!》叶斐然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0-13 20:28: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既然去了所里,白端端走的时候顺手就把季临那个案子资料给带回家了,同时带走的,还有林晖临时扔过来的另一个劳动仲裁案。
      
      和季临对垒的这案子是个大型裁员案,说是对垒,其实也还没有进行到上法庭的一步,目前还在和解谈判阶段,季临代表企业方,而白端端则代表即将被裁员的300个员工,第一次谈判的时间定在一个星期后。时间还很充足。
      
      而另一个临时加塞来的劳动仲裁案件,就紧迫多了,虽然就是个员工和用工单位的离职纠纷,但仲裁开庭时间就在三天后。
      
      劳动纠纷的案件和别的案件不同,劳动纠纷案,一般情况下,都必须先提交劳动争议仲裁委的仲裁,不服仲裁的,才可以去法院起诉,而不能直接先去法院起诉。
      
      这个案子原来是朝晖一个初级合伙人团队接的案子,只是此前团队出走,负责的律师也一并走了,这案子却是留在了朝晖,因此如今林晖就临时让白端端作为这位员工当事人的代理人了。
      
      两个案子,轻重疾缓,白端端决定先把和季临对垒的案子放一放,专心钻研临时加塞的仲裁案。
      
      她大致翻了翻,觉得在如今《劳动法》更倾向保护劳动者的大前提下,这个仲裁案想要胜诉并不太难。
      
      第二天,她到了所里,给这位叫徐志新的当事人打了电话约了个面谈的时间,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压力。
      
      倒是得知自己之后要接和季临对垒的案子后,接二连三有同事过来对自己表示同情和慰问。
      
      “没事,端端,输也不可怕。”
      
      “别在意,端端,输给季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
      
      白端端简直一脸茫然:“我为什么会输?”
      
      张俊达拍了拍她的肩:“因为季临总会赢。”
      
      ???
      
      白端端一打听,才知道自己这些同事,几乎无一例外都在季临手上吃过败仗,张俊达更是首当其冲,最高纪录一个月里连续在季临手上败诉了八次。
      
      “我原来一直觉得他就长得人模狗样,后来才发现,这小子是真的狠。”张俊达一回忆起那些败诉案件,还有些咬牙切齿,“林par也算精攻劳资纠纷领域吧,以前我以为林par的咨询时薪费率算是高的了,结果这个季临,时薪是林par的两倍,求他的人还源源不断!”
      
      这倒是让白端端有些意外:“是林老师的两倍?我好歹也在A市做过一年律师,这个什么季临,我怎么从没听过?比林老师还厉害?”
      
      “人家就是你走以后才从美国回来的,原来在美国做非诉,主做并购上市重组破产的,鬼知道怎么突然回国开始做起劳动法领域了,一开始也没人找他,结果之前有个美国企业转移产能要离开中国去越南,得关闭整个工厂,开掉1000来个工人,本来法律圈都预估,这美企光是员工的经济补偿金,就要赔掉500万,结果他接手后,最后只花了100万,开掉了所有员工,并且还合规合法。”
      
      如今在劳动法侧重保护劳动者的大前提下,这就有点厉害了。
      
      白端端想了想,公允道:“这个季临,倒有两把刷子。”不过她还是很疑惑,“但他既然起点这么高,在美国做非诉业务,为什么突然会来做劳动法业务啊?”
      
      张俊达撇了撇嘴:“鬼知道他,我总觉得他像是和我们朝晖有仇似的,只要我们朝晖接的案子,他一定会去代理对方当事人,就算标的额小的几乎赚不到钱。所以你手上这个案子,你当心点,他挺野的,思路另辟蹊径极了,完全知道怎么在法律限度内用代价最小的方案开人。”
      
      能不是吗,白端端想,毕竟季临这家伙这么抠这么铁公鸡,如何用最便宜的手段开人,可不就是在工作中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特长而已吗?
      
      男同事们一致谴责着季临,然而女同事这边,却是另一番风景了。
      
      沈安宁一脸憧憬道:“我怎么没机会和季临打擂台啊,就算死在他手下,我也甘心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得了吧,你问问张俊达,季临的嘴有多毒。”
      
      “被有这样脸蛋的人喷,我心甘情愿。”
      
      白端端不屑地笑了笑:“得了吧,能有多帅?我最近才见了一个真正的帅哥,你们等我把人带过来,好好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惊世骇俗的帅!季临这种在他面前只能算是不入流的庸脂俗粉!看我把这庸脂俗粉按倒在地上摩擦!”
      
      “你可别掉以轻心,人家怎么说都是个par!”
      
      par怎么了?设立律所并没有多大门槛,只要找至少三个拥有三年以上执业经验的律师就行了,白端端向段芸打听过了,盛临就是三年前才刚冒出来的小所,三个创始合伙人都籍籍无名,而季临一开始甚至还不是合伙人,他是今年才在国内执业满了三年,升了par。
      
      白端端觉得,不像朝晖这样规模性的大所,想做合伙人你得慢慢熬外加必须越过创收的门槛,想成为盛临这种新兴小律所的合伙人却是没什么难的,甚至说的残酷一点,很多小所的合伙人,收入还没有大所的资深律师多。升par这种事,有时候也不过就是个头衔的变化,何况满打满算,季临在国内的执业时间比自己还短。
      
      虽然嘴上谢过了同事们的提醒,但白端端内心并不觉得季临会有多能打。
      
      *****
      
      和仲裁案当事人徐志新约的时间在下午,上午白端端先处理了几个常年法律顾问单位的事务,中午午休有些犯困,她便径自到楼下准备买杯咖啡。
      
      说来也是巧,买完咖啡刚准备走,自己心心念念了很久的人,竟然让她又一次偶遇了。
      
      白端端内心更为确信了,真的是上天要他们在一起,看看这缘分!真的是绝了!
      
      那男人今天穿了黑西装,一丝不苟,英俊贵气,他走到柜台前,正一边买咖啡,一边在和什么人打电话,白端端看向他的时候,似是讲到什么有趣的点,他笑了一下,那个瞬间,白端端只觉得自己的心再一次被击中了。要是再多偶遇这男人两次,恐怕自己都要千疮百孔。
      
      对方自然仍旧没有联系过自己,如今那男人买完咖啡,并没有在意周遭,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端着咖啡,自然而然转身准备离开。
      
      之前还在段芸面前夸下海口自己要反套路的白端端,此刻却完全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上前直截了当地开门见山?还是委婉的暗示?或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来一个欲擒故纵?
      
      明明在办案子时挺精明的,可此刻,白端端却完全想不出办法了。
      
      只是她没想到,很快,她就没必要想办法了。
      
      咖啡厅推门进来了个年轻的妈妈,身后窜出了两个熊孩子,就这么一路打打闹闹跑了过来,其中一个跑过白端端,狠狠把她撞了一下。
      
      白端端本来就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这咖啡厅地面又刚拖过,被这熊孩子一撞,当即没掌握好平衡,脚下一滑,朝着前方摔过去。
      
      她有些慌乱,直到目光撞进了一双深邃乌黑的眼睛里。
      
      按照这个摔过去的角度,白端端眼见着就要摔进那个男人的怀里。
      
      这个刹那,白端端突然不太害怕了,取而代之的是砰砰砰的剧烈心跳声。
      
      这个过程其实只有短短的十几秒,然而在白端端的眼里,一切却像是慢镜头,她看着自己倒向那男人,看着对方脸上露出一刹那的惊异以及很快反应过来的了然,她等着对方伸出手绅士温柔却又坚定地抱住即将摔倒的自己。
      
      这是多么言情多么梦幻的一个重遇方式啊!
      
      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
      
      只是很快,白端端就发现,事情的发展好像有点不太对?
      
      她想象中撞进对方怀里的事根本没有发生,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对方轻轻抬眸,就在白端端往对方身上栽去之际,对方往旁边挪了挪,一个敏锐的侧身,堪堪避过了白端端的身体。
      
      这完美的旋转,10分;这天-衣-无缝的走位,10分;这令人拍案叫绝的技术,10分,这镇定自若的冷静,10分!
      
      所有动作,都是满分!!!
      
      白端端在和对方错身而过的瞬间,还不忘在心中公允地打分,只是很快,她就没那个心思了,望着越来越近的地面,白端端此刻心里只有一句话——
      
      你为什么疯狂打转向,留我一个人在原地哭得够呛。
      
      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不应该啊!!!
      
      因为对方的侧身,白端端只能朝前栽去,她穿了十厘米的高跟鞋,根本难以自救,幸而因为她的脸实在太过瞩目,几乎一进咖啡厅,就有人在留意她了,而她刚失去平衡,附近几个男人就已经准备好英雄救美了。
      
      最终,白端端被另一个男人扶住了。
      
      “你没事吧?”
      
      其余几个男人也围了过来关怀:“没摔着吧?”
      
      白端端道了谢,再回头,就看到刚才见死不救的那位气定神闲地喝了一口咖啡,一边继续打着电话,一边推门走出了咖啡厅。
      
      ……
      
      这么冷酷的吗?这么不开窍的吗?不知道女生摔进怀里是一段爱情成功开启的信号吗?
      
      白端端完全没料到这种发展,只觉得彻彻底底傻了。
      
      难道长得帅的男人都这么骨骼清奇?
      
      *****
      
      另一边,季临走出咖啡厅就挂了电话,因为他已经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容盛。
      
      “季临,里面刚才怎么这么吵?”
      
      季临抿了口咖啡:“没事,刚才有人差点撞到我身上。”
      
      容盛关心道:“你没事吧?”
      
      “没事。”季临冷静道,“我反应快躲掉了。”
      
      容盛不放心地探头看了眼咖啡厅的玻璃门内,然后愣了愣:“哎?那个不就是那天清吧看到的女的?这么巧?”他眨了眨眼,“虽然真的有点凶,但是长得确实没有任何死角,你们这么有缘,真的不考虑发展一下?”
      
      季临敬谢不敏地回头看了一眼:“平衡性太差了,连续两次了,不是撞了我就是差点撞了我,小脑发育应该不太好,影响后代基因。”
      
      “……”

  • 作者有话要说:  端端不辞职是有原因的~但打脸什么的当然会有~大家别急~
    季par的抠也不是因为他妈~
    【小剧场】
    在一起后,有一次段芸不小心说漏嘴——
    段芸:端端,你和季临那个21秒是认真的???
    季临眯了眯眼睛,危险地看向白端端:21秒?你对我原来有这么深刻的误解?是昨晚我的表现不够好吗?那今晚我们继续再就这件事沟通一下。
    白端端:我他妈不想再沟通了!你放过我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