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开除了!》叶斐然 ^第6章^ 最新更新:2019-10-16 10:36:4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因为之前团队出走留下了一个烂摊子,白端端不得不在所里加班到了晚上才苟延残喘回了家。
      
      门铃响的时候,她正在和段芸电话抱怨高强度的工作:“你等下,门外有人找。”
      
      段芸挺警觉:“这个点了,你当心点,别乱开门。”
      
      白端端“嗯”了一声便来到了门口,结果顺着猫眼看了一眼,她就紧张起来了:“段芸,外面是那个男人!”
      
      “哪个?以前纠缠你那个?”
      
      “不是!就我对门的邻居!”白端端激动道,“我的天啊,他竟然主动来找我了!他终于主动来找我了!段芸,谢谢你啊!你的办法真的管用,我还以为我要坚持为他做好几顿饭才能成功呢,没想到就今天这一顿,就效果卓绝啊!难道已经收服了他的心?”白端端语无伦次道,“他现在就在我门外!!!你说我待会要怎么办?说点什么比较合适?”
      
      此时,门外传来了男人低沉冷质的声音:“别躲了,我知道你在家,给我开门。”
      
      语气这么霸道总裁的吗???
      
      但是白端端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真的吃这一套。
      
      她挂了段芸的电话,忐忑又紧张地走到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佯装镇定地开了门。
      
      对面的男人穿着居家服,和之前穿西装的模样大相径庭,然而身上的气质却是同一,即便穿着松松垮垮休闲的衣服,他还是带着强势又不容分说的气场,配上那张让人无法忘怀的脸,白端端一瞬间脑海里只冒出了不太恰到的八个字——遇神杀神遇魔杀魔。
      
      看起来,这个男人是那种喜欢上什么人,就一定会势如破竹追到手的类型。
      
      白端端紧张地微微咬了咬嘴唇,等待着对方开口。
      
      那男人却不太紧张,他看了白端端一眼,即便此刻,都非常冷静,冷静到都显得冷感。
      
      这个气氛,白端端觉得,对方大概不止是要感谢自己的烤鸡,而是要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来。
      
      对方在自己的视线下,果然开了口:“我想你心里明白我为什么找你。”
      
      这……这么直白的吗?难道一上来就是直接表白?虽然有点太直接了,而且都没有追求的过程,但白端端觉得,看在一见钟情的份上,自己也不是不可以……
      
      白端端心里砰砰跳着,她看向对方,然后听到对方用低沉好听的声音径自道——
      
      “请你以后不要在我门口丢垃圾。”
      
      ???
      
      白端端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丢垃圾?什么垃圾?”
      
      那男人冷冷笑了下:“我调过楼道监控了。”
      
      所以???
      
      “你应该庆幸我把你的行为定义成乱丢垃圾而不是投毒,否则就是法庭见了。”
      
      白端端完全愣住了,这什么情况?投毒?乱扔垃圾?自己什么时候干这种事了?
      
      她解释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对面的男人把手上的袋子丢到了白端端眼前,他面无表情道:“这东西,是你的吧。”
      
      白端端一看,在袋子里装着的,不赫然是自己的烤盆吗?
      
      “是啊!”白端端松了口气,她想起段芸的教诲,背台词一样欣然道,“这是我给你做的烤鸡,我是最近搬来的新邻居,平时自己很喜欢做饭,也很喜欢分享给朋友吃,现在搬到这里,朋友不在身边,就想把好吃的分享给新邻居……”
      
      这番话,又自然又得体,白端端自觉没什么问题,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对面男人随着这番话,看向自己的目光却是越来越微妙了。
      
      “你的朋友,现在都还活着吗?”
      
      ???
      
      那男人看向白端端,一字一顿道:“你的厨艺,真的很致命。”
      
      “……”
      
      “以后别做烤鸡了,你好我好鸡也好。”他说完,又立刻不放心般地加了一句,“不,你最好什么也别做了,为了大家的安全,不要进厨房。”
      
      “……”
      
      白端端这下终于反应过来了,只是……自己的烤鸡真的有这么难吃???
      
      她看了对方一眼,咳了咳,挽尊道:“这次烤鸡我可能有点失误,要不我下次给你送鸡汤赔个罪吧?以后都是邻居,远亲不如近邻嘛。”
      
      可惜对面的男人几乎想也没想就拒绝了白端端的好意:“下个月A市就实行垃圾分类了,你告诉我鸡汤怎么分类?汤算湿垃圾,鸡骨头算干垃圾,鸡肉又算湿垃圾?你再送吃的来,我会问你收我的垃圾分类费。”他英俊的眼睛无情地扫了白端端一眼,“你的烤鸡我已经处理掉了,别再给我送东西来,我没有你朋友那么坚强。”
      
      “……”
      
      也不知道自己的烤鸡给对方留下了什么样的阴影,走到自己门口,那男人还不忘回头又警告性质地看了白端端一眼:“再送我就报警。”
      
      “……”
      
      自己这位英俊邻居,最后留给白端端的,是用力甩上门的声音……
      
      很显然,自己的烤鸡确实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白端端愤怒地想,鸡汤文根本就是错的,明明是应该是——没有什么,是努力了搞不砸的!
      
      *****
      
      虽然面无表情,但季临直到回到屋里,内心还尚在震动中。
      
      太可怕了。原来那竟然不是像烤鸡的大便,而是像大便的烤鸡。
      
      当他气势汹汹冲到物业调取监控时,本来在内心认定了犯罪嫌疑人,直到监控画面上出现了自己隔壁刚搬来的邻居,他还处在不敢置信中。
      
      而这种不敢置信,在看清对方脸的时候,变成了极度的震惊。
      
      又是她!怎么老是她!
      
      连不信邪的季临都开始觉得,自己大概真是撞邪了。这最大的邪如今还就住在自己隔壁。
      
      容盛做饭也很难吃,然而和对面那个女的比起来,他在黑暗料理界简直连名字也不配拥有。
      
      季临本来有点饿,然而想到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坨“烤鸡”,他觉得受到的视觉和心理创伤,让他如今连一口饭也吃不下去了。
      
      *****
      
      白端端遭遇如此意外翻车,心里七上八下,也是食欲不佳。
      
      明明想给对方留个好印象,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不过白端端并不是容易泄气的人,这一次,她被彻底激起了好胜心,如今对面的男人,在她的心里,已经和她的案子并驾齐驱,都变成了必须攻克的堡垒。她打的案子必须赢,她追的男人也必须追到手!至于怎么追,那就……慢慢从长计议吧!
      
      好在忙碌的周一一下子分散了白端端的注意力,按照计划,她代表徐志新一起去进行了劳动仲裁,金光电子并没有请外聘律师,仅是公司法务总监陈明华带着人事总监闫欣和其余人事部的几个人出了庭。虽然他们显然也经过了精心的准备,然而很可惜,遇到的人是白端端。
      
      “员工手册,我的当事人从未书面签署过,并不能证明他书面同意了病假必须去指定医院开具的企业规章;同时,去指定医院开具病假单的强制性规定本来就不合理……”
      
      几乎是他们每一个攻击点,白端端事先都已经想到对策了,对她而言,这几乎是一场有准备的仗。
      
      徐志新也十分配合,他回去后补开出了不连号的病假单,如今这些证据摆出来,形成了十分完备的证据链,不论他从3月开始断断续续因各种病请假是否合常理,至少在法律上,他没有过错,不应当被认定为骗病假,因为案情并不复杂,事实又很清晰,因此仲裁结束后,和白端端相熟的仲裁员就私下告知了她结果。
      
      虽然仲裁裁决的文书要过几天后寄达,仲裁员也强调以最终文书为准,但如白端端所料,徐志新的病假被认定为合法,因此金光电子与徐志新在劳动合同期限没有届满前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解除,需要给予双倍的经济补偿作为赔偿金,而经济补偿的支付标准,是每在该单位工作满一年,就需支付一个月工资,徐志新在金光电子工作没满半年,所以金光电子需支付半个月的工资作为经济补偿,而因是违法解除,这个经济补偿需要双倍,最终金光电子需要向徐志新支付一个月工资作为赔偿金。
      
      虽然是技术工种,但是徐志新的月工资并不低,算下来,金光电子需要向他支付2万的赔偿金。
      
      徐志新自然对此激动万分,握着白端端的手一个劲地感谢:“谢谢你白律师!为我争取到了赔偿金,我真的……真的特别需要这笔钱。”一个一米八的男人,说到这里,竟然眼眶也微微变红了,“家里现在特别困难,有了这笔补偿金,我能撑过这一阵,等腿好了,就去找新的工作。”
      
      除了这笔补偿金,白端端知道,徐志新更看重的,是能毫无顾忌地去找新工作。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圈子,消息流通非常快,一旦徐志新被判定是骗病假,这类口碑有问题的员工,行业内几乎是没有别家愿意接盘的,一旦这个案子他败诉,失去的就不仅仅是赔偿金这么简单了。
      
      他是真的感谢白端端,然而金光电子的法务陈明华却是真的愤怒。
      
      “《劳动法》根本不保护我们企业,完全偏颇这些心术不正的员工!”金光电子的人事总监闫欣更是无法接受,“做人事工作太难了,明明是员工的错,明明是员工恶意骗取病假,让企业白花钱养着,结果最后我们还败诉!为什么企业的负担越来越大,就因为这些员工总是钻着法律的空子薅企业的羊毛,现在医院里只要认识人,开个病假单又不难,就因为能开到病假单,我们企业就要给你买单。”
      
      她盯向徐志新:“徐志新,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这病假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招了你进来,你说你家里困难,我帮你争取了最高的薪酬还有公司补贴,平时有什么事也对你很关照,结果你工作了才半年,就开始频繁的骗病假。”
      
      徐志新嚅嗫了下,最终没有说话,也没敢直视闫欣,顿了半饷,他才干巴巴道:“姐,当初你对我的照顾,我都知道,谢谢你……”
      
      “别叫我姐!你也没脸谢我!徐志新,你害我害的还不够?就因为我帮你争取的薪酬高,现在你要的经济补偿金也高,之前骗病假,工资也得照给,你知道现在咱们老总怎么想我吗?你是拿完钱拍拍屁股离开公司了,你让我在公司怎么待?出现这种骗病假的恶劣事件,是我亲手力排众议招进来的人不说,你还竟然赢了,这对我们人事工作简直是个灭顶之灾!以后要是别人仿效你怎么办?我已经被公司内部处分了,我求求你,以后做个人吧!别再祸害别的公司了!”
      
      徐志新面色苍白难看,咬了咬嘴唇,艰难道:“因为我入职时间短,公司要支付的经济补偿金也不多,我……我愿意和解,我可以少要一点补偿金,只要公司别给我开骗病假被开除的辞退书就行……”
      
      “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规章制度的问题,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一个企业要能运营下去,靠的就是这些规章约束每个员工,一旦出了你这样骗病假还能潇洒拿钱全身而退的人,这规章出现了漏洞,就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仿效。我们绝不和恶意骗病假的员工和解,我们会给所有员工看到公司的态度,对你这样的人,绝不姑息!”这次说话的是法务总监陈明华了,“我们是绝对不服裁决结果的,法院见!”
      
      陈明华的一番话说的很重,徐志新虽然拿到了胜诉的裁决结果,然而整个人都十分沮丧和烦躁。
      
      白端端其实可以理解他的沮丧和烦躁,她经手了这么多的劳资纠纷,除去非常少数的案子里,完全是企业一方的过错或是劳动者一方的过错,百分之八-九-十的案子里,企业和劳动者都不无辜。
      
      如今金光电子的态度如此激烈,如此一口咬定徐志新是骗病假,可见徐志新也并不是全无瑕疵,他大约确实是有点身体不适,但也没不适到需要如此频繁请病假的地步,他的假条,大概率里,确实有点真真假假的猫腻,只是法律认可,那企业就只能买单。
      
      《劳动法》没法对劳资纠纷领域所有可能发生的事都事无巨细的给出规定,只能在大方向上,倾斜保护在劳资纠纷中通常处于弱势地位的劳动者,这样的立法准则,并没有错。
      
      白端端想起自己爸爸,更是觉得《劳动法》不仅没有错,甚至有时候对劳动者的保护还不够全面,如果《劳动法》能更完善,当初自己家,也不会过的那么艰难,自己爸爸,也或许根本不会截肢……
      
      也是因为自己爸爸的事,白端端对劳动者总有一种天然的怜悯,即便像徐志新这样的劳动者,可能也存在瑕疵,但白端端还是觉得,劳动者个人相比企业,是弱势的,是应该被保护的。
      
      而站在律师的立场上,她就更应该支持自己的当事人了,律师不需要查明事实真相,她只需要为自己的当事人在合法的限度里争取利益。律师没有立场,只需专业。
      
      如今相比徐志新的惶惶不安,白端端倒是镇定自如:“就算企业不服裁决去法院,也得有理由和证据才能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按照目前的证据链,他们去法院,结果也不会有任何不同。”她看了徐志新一眼,补充了一句,“除非对方找到新的证据,能够证明你确实存在骗病假的行为。”
      
      徐志新磕磕巴巴又想要解释:“我……我真的没……”
      
      “只要没有新证据证明你的病假是假的,在法律上,你就没有。”
      
      徐志新点了点头,他仍旧精神不佳,非常干瘪,形容枯槁,如今得了这尚有阴霾笼罩的胜诉结果,更是愁眉不展。
      
      他正打算再说点什么,手机就响了,白端端不知道电话里对方说了什么,只是挂了电话后,徐志新本来就有些佝偻的背,仿佛被无形的重量压得更抬不起来了。
      
      白端端开车带他去附近地铁站的路上,徐志新坐在车上,一直没有说话,白端端拐弯时她下意识看了一眼后视镜,才发现坐在车后排的徐志新,默默无声地在哭。
      
      他发现白端端的视线,赶紧手忙脚乱地抹了抹眼泪。
      
      白端端憋了憋,还是没忍住开口:“后面有纸巾。”
      
      徐志新哽咽道:“谢谢。”
      
      因为堵车,车前进得特别慢,车内尴尬又诡异的安静也被异常放大,就在白端端考虑要不要放个歌缓解一下的时候,徐志新终于又开了口——
      
      “我爸快不行了。”
      
      人高马大的男人,提起自己重病的爸爸,却是声音里止不住的痛苦和难过:“我是个没用的人,一辈子除了让我爸为我操劳吃苦,也没让他过上一天好日子。”
      
      大概一旦开启了倾诉的阀门,再开口就变得更容易了一般,徐志新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家是农村的,条件一直很苦,我妈很早就没了,都是我爸把我拉扯大,我因为成绩在村里不错,一路考上了镇里的高中,我爸东拼西凑,加上奖学金,总算最后上了个大学,学了电子机械,我本来以为只要苦过这阶段,熬出头就行了。”
      
      “大学里我甚至还做了几个机械装置的小发明,当时很乐观,觉得大学毕业找上工作,就能给我爸过上好日子了。只是没想到,如今那些好的工作,根本不是有个学历就能当敲门砖进去的,我是个农村人,没有背景没有人脉,大学说实话也不是顶尖的,最后也只能去了别人不肯去的技术岗,每天都得下车间,每次下班回家前,我都要洗十几分钟手,好把手指甲里的机油污渍洗掉,不让我爸发现我一个大学毕业生,却在车间工作……”
      
      徐志新自嘲地笑了笑:“我都骗我爸我在蹲办公室呢,是那种他电视里一直看到的白领,进出高档写字楼的……本来想把上学时学费的债还清了,就能让我爸过上好日子了,结果他查出胰腺癌晚期了……”
      
      之后的话,徐志新已经说不下去了,他整个人陷入了哽咽:“白律师,我不能被认定成骗病假,否则我根本找不到新工作了,我得把这个家撑下去。”
      
      白端端看着眼前继续堵着的车流,还有车内流泪的徐志新,内心既慌乱又有些感同身受的同情和难过。虽然没有徐志新家那么艰难,但白端端确实也体会过相似的经历……
      
      “我再和你确认一遍,你提供的那些病假单和诊断证明,有没有问题?去医院查,能站得住脚吗?”
      
      徐志新顿了顿:“虽然断断续续一直生病,但我真的不是装的,我爸那时候诊断出癌症,我压力非常大,几乎睡不着,身体变得很差,确实不断过敏、荨麻疹和肠胃炎还有感冒,还在医院挂了水,这都是不同科室出的病假条和诊断证明……”
      
      徐志新说到这里,也很愧疚:“当时,人事部就觉得我造假病例,毕竟谁会不断得乱七八糟的病呢,我也不想,但那段时间就和撞邪了一样,这个病连着那个病,注意力也不集中精神恍惚,还摔断了腿……”
      
      “但我确实对不起闫欣姐,这几年电子机械设备这块市场不太好,当初她招我进来,给了那么高的工资,也是顶住了压力,是我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意……”徐志新苦笑道,“这样频繁的请假,换谁也不会相信啊。”
      
      白端端本来对徐志新那频繁的病假也抱有怀疑的态度,然而如今听他这样一解释,唏嘘之余也忍不住有些同情了。
      
      当人生遭受重大打击,一瞬间身体病败如山倒,却偏偏还像徐志新这样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情形,白端端也是一步步这样咬牙过来的。
      
      没有经历过这些痛苦的人并不知道,也大概永远无法想象真正不幸起来,一个人能有多么倒霉,倒霉到都戏剧性,都充满巧合,都不像真的。
      
      “你不要太有压力了,案子我会全力以赴,你可以放心。”
      
      原本白端端只是站在工作的立场上看待这个案子,如今则在工作之余,她私心里,也很想帮徐志新。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15字以上留言都送红包~(截至到下章发出的明晚八点)
    改了个小bug,用人单位不服劳动仲裁结果的,只能上法院申请撤销裁决,不叫上诉~感谢抓虫的盆友!
    下章掉马,端端和季par要真面目相对了哈哈哈哈哈哈
    【小剧场】
    掉马前:
    白端端:帅哥,留个号码?
    掉马后:
    白端端:狗男人,给老子死。
    读者默默的【小剧场】
    端端:既然觉得我做的烤鸡是大便,那你以后都不要吃我做的东西
    季临:亲爱的,就算你做的是大便,那也是这世界最美味的
    读者 橘白的【小剧场】
    端端和季par在一起后
    荣盛:诶,所以当初那个大便烤鸡是你表达爱意的第一步吗?
    端端:????大便烤鸡??????(回头给了季par一巴掌
    读者 佳瑜的【小剧场】
    季趴:等我拿到监控录像就去报警!这个伪装成烤鸡的屎!
    半年后——
    季趴:老婆老婆能再给我做一次烤鸡味的屎吗?啊不,是屎样的烤鸡?
    白律师:请你自己圆润的滚去吃屎:)
    读者 金刀大菜牙的【小剧场】
    婚后
    端端:烤鸡形状的大便?嗯?
    季临:你听错了,我说那时的我是大便
    【哈哈哈哈哈,这是一章有味道的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