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五章:我为自己祈福
      
      冯彦廷脸色一变,侧首沉声问:“你干什么?”
      
      春香等人当即怔住,他们都知道冯二爷的脾气,远远地看上去冷,日常在府中很是温和的样子,其实并不是,冯二爷可是比看上去冷酷严格更多。
      
      稍微上了年纪的都知道多年前的一件事儿,那时候冯彦廷也不过十岁左右,有人偷拿店铺的商品,那人是冯府的老人,是冯老爷子身边的人,在各位小主子面前十分有脸面,自认为自己做错事儿了,主子们也要给他三分颜面,因此在府里几乎横行。
      
      可是,冯彦廷根本不顾及这个,直接把人送进官府严办,拎出数个手脚不干净,心思多的下人,肃清了冯府的恶习。
      
      这只是其中一件微小的事情,足以看出来冯彦廷在冯府是个不讲情面的人,其他事情更是一件比一件严厉。
      
      因此,整个冯府的人最怕的不是冯老爷子和冯老夫人,而是冯二爷。
      
      此刻见冯二爷脸色一变,所有人都把心提到嗓子眼儿了,一个个屏息低头,看都不敢看冯彦廷了,唯恐接下来自己一个不小心犯了错了,会被处罚。
      
      冯彦廷微眯着眼睛望着郑翩翩,狭长的眼眸中释放出危险的信号。
      
      郑翩翩瞬间仿佛看到了冯老板头上闪闪发光的男主杰克苏光环。
      
      麻蛋!好刺眼好强大好牛逼的光环啊!岂是我等炮灰小角色可抗衡!!
      
      怂,认怂可以了吧。
      
      准备好的倔强的话在嗓子眼儿滚了一圈又吞了下去,郑翩翩一秒认怂,伸出细白的小手轻轻拍着冯彦廷的手腕,脸上绽放出腻死人的笑容,柔声细语地说道:“二爷,这等小事儿怎能劳烦二爷动手,放着我来,放着我来,我来我来我来。”
      
      春香以众丫鬟:“……”二奶奶这、这、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冯彦廷面无表情地抽回手腕,动作极优雅地拿起桌上的干净帕子,用力地擦了擦手腕。
      
      郑翩翩:……冯彦廷,我艹你大爷的!我还没嫌弃你这个即将被多个女人共用的脏黄瓜,你居然嫌弃我,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种马男!
      
      她面带微笑地在心里骂着。
      冯彦廷将手中的帕子放下,面前的一碗面推向郑翩翩。
      
      郑翩翩低头看到莹白的面条,两眼发光,这时候听到头顶传来冯彦廷的声音:“不是给你吃,是让你拌。”
      
      “知道,我知道鸭。”郑翩翩抬起好看的脸蛋,冲冯彦廷轻轻一笑,明艳中透着可爱,好看的要命,可是,一低头拌面,什么大猪蹄子王八蛋狗逼种马男的腹诽统统都随着她拌面的动作,拌进了面里。
      
      而后抬起漂亮的脸蛋,恭恭敬敬地把面推到冯彦廷的面前,伺候老板的微笑露出来道:“二爷,你吃,你吃你吃。”
      冯彦廷点点头:“你也吃吧。”
      
      郑翩翩:我吃你大爷我吃,我还有的吃吗?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猪油拌面,还是吃吧,再不吃的话,猪油凉了就会凝固,那时候更加惨不忍睹,她不甘心地看一眼冯彦廷。
      
      男主就是男主,连吃饭都是优雅又不失男人味儿,嗷!他吃的是我的菜我的面我的肉我的肉酱啊,郑翩翩的眼神不由得就溢出了幽怨,正好这时候冯彦廷抬眸,两个人的目光一交汇。
      
      郑戏精本精•翩翩立马转了眼神,温声问:“二爷,味道怎么样?”
      冯彦廷点点头:“不错。”
      
      “不错就好,不错就好。”
      
      郑翩翩含恨吃完了自己的面,同时冯彦廷也吃完了,他十分满足,今天的这份面是他今年吃过最好吃的面,他让茗荣赏了厨子,而后到书房事理账目。
      
      茗荣过来汇报的时候道:“二爷,厨子说这拌面不是他的主意。”
      冯彦廷疑惑地问:“哪是谁的主意?”
      
      “是二奶奶,厨子说,从选料、配菜、火候,到吃法全部都是二奶奶告诉他,他才做好的。”
      “果然是个好吃的。”
      
      “???”茗荣一脸懵逼,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夸二奶奶好厉害,好聪明吗?怎么就成了“果然是个好吃的”?要知道大楚民风开放,朝堂之上除了有女子做官之外,民间一些女技师女画家女诗人等等,都是受大家认可的。
      
      指不定二奶奶以后还能成为御用女厨子,为冯府增光呢。
      
      可是看二爷的表情……二爷还是不喜欢二奶奶,罢了罢了,这也不是他一个下人能管得着的,见二爷还在忙碌,他便退出了书房,准备去小解一下。
      
      走在院子里,看见不远处影影绰绰间有个人影,谁大晚上的不睡觉在那儿又蹦又跳的,扰了主子可不好,他当即要大声呵斥,忽然看见旁边提着一个灯笼的丫鬟,那不是春香吗?
      
      那么那个又蹦又跳是……二奶奶?
      
      茗荣愕然。
      春香一转头看见了茗荣,立刻走过来,问:“你傻站在这儿干什么?”
      
      茗荣回过神儿问:“那是咱二奶奶?”
      “是啊。”
      
      茗荣从来没见过哪家小姐和奶奶像二奶奶这样的,疑惑地问:“二奶奶在干什么?”
      春香学着郑翩翩的话,回答:“锻炼身体。”
      
      “什么?”
      “强身健体。”
      
      “睡前强身健体?”
      “嗯,为了更好的睡眠。”
      
      “二奶奶睡的挺多吧?”茗荣底气不足地说,就好睡眠而言,在整个大楚王朝,二奶奶排第二,无人敢称第一,就这还要更好的睡眠?二奶奶莫不是想当睡神?
      
      春香如实转达郑翩翩的话:“睡的是挺多,但是二奶奶说质量不太好。”
      “……”都睡的快不醒人世了,还叫质量不好。
      
      茗荣无言以对,实在摸不清楚二奶奶到底是个什么性子,偷偷瞥一眼招鬼似的舞蹈,他差点被吓尿裤子,赶紧跑走。
      
      春香“扑哧”笑一声,转身走至郑翩翩跟前,郑翩翩正好练完有氧操,再一次感叹这个身体真的弱鸡,这么短时间的有氧操练的气喘吁吁,以后还怎么和主角光环抗衡呢?
      
      算了算了,慢慢来吧慢慢来。
      
      反正现在女主到现在还没有出现,那就先洗澡,吃点点心,然后睡觉叭,人生吧,该努力的时候一定要努力,该享受的时候也不要犹豫,女人应该多爱自己更爱自己一点……郑翩翩被自己说服,微眯着眼睛就爬到床上,睡到最里面。
      
      冯彦廷回来的时候,郑翩翩已经睡熟,起初冯彦廷对这样自顾自地吃饭睡觉的郑翩翩有些惊讶,如今已经见怪不怪。
      
      沐浴之后,他坐到床上,就着床头的烛光,拿了一本书静静地看。
      
      没一会儿,便将目光朝郑翩翩身上瞟,郑翩翩不但长得好看,连睡觉都是美的,半嫩的半张脸埋到枕头处,越发显得脸蛋小巧好看。
      
      他好像没有以前那么讨厌她了,但也说不上是中意,尤其她之前无理野蛮的行为,想到这里,他就不高兴,重新将目光落在书上,看到夜深才入睡。
      
      次日冯彦廷如往常一样,先去院子里打一套拳,回来的时候郑翩翩已经起床了,双手捧着脸,正对着镜子发呆,整个人看上去纤细娇小,平添了几分单薄。
      
      冯彦廷以为她和其他女子一般,伤春悲秋,或者想家了,听到她重重的叹息一声,他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结果却听到她说:“唉,我怎么长这么好看啊,这张脸简直是世间绝美的代表啊,每天醒来都被自己美到。”
      
      “……”得,算他自作多情了!
      
      他走至内屋开始沐浴换衣,而后喊着郑翩翩一起给冯府二老请安。
      
      冯彦廷走很快。
      郑翩翩依然不慌不忙地走着。
      
      冯彦廷忍不住回头看郑翩翩。
      郑翩翩慢悠悠地走。
      
      冯彦廷实在忍不住,道:“快点。”
      
      郑翩翩回道:“我走不快。”
      冯彦廷冷眼望着郑翩翩。
      
      郑翩翩十分认真地回答:“我腿短啊,走不快。”其实郑翩翩的腿并不短,相反是纤细修长,但是和身材高大且拥有大长腿的冯彦廷比起来,确实就不够长了。
      冯彦廷:“……”
      
      一旁的茗荣偷偷打量冯彦廷,虽然他不了解二奶奶,但是了解二爷啊,他知道二爷此时此刻不高兴了,按照以前二爷和二奶奶的相处方式,必会甩脸子出来,他低下头忐忑地迎接着接下来的暴风雨。
      
      半晌不见二爷发声,怎么着?二爷这次要整出狂风暴雨吗?
      
      可是,还是没什么声响,他视线里二爷的脚步渐渐地缓了下来,他不由得抬眸看向二爷,二爷的脸还是很臭,看来是忍着呢。
      
      他又转头看向二奶奶,二奶奶还是慢悠悠地走着,他在心里叹息一声:二奶奶啊二奶奶,你可长点心吧,外面那么多莺莺燕燕地朝二爷身上扑,你怎么就不顺着点,抓住二爷的心呢。
      
      茗荣为郑翩翩发着愁。
      郑翩翩却坚持自我——所有为男人失去自我的女人,都是蠢蛋!何况她以后还会被炮灰掉,不如就按照自己的性子活了。
      
      终于来到了冯老夫人这儿,这次和冯彦廷一起出现没有迟到,张氏挑不出来郑翩翩的错处,便剜了郑翩翩一眼。
      
      郑翩翩本质上是个懒人,懒的与人计较,任凭张氏那边恨的牙痒痒,她这边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听着冯府二老说些生活上的琐事,心里想着冯彦廷回来了,应该可以加餐了吧。
      
      正在这时,冯老夫人唤郑翩翩一声。
      郑翩翩赶紧回神儿,回一声:“娘。”
      
      冯老夫人笑着说:“听闻你尚在闺阁时,便写的一手好字。”
      郑翩翩:???原主有这项技能?我怎么不知道?
      
      她学着《红楼梦》中林黛玉的说话技巧道:“不过是会写几个字,谈不上好字。”
      
      “那便好了。”冯老夫人道:“再过些时日,便是我们冯府到泉水寺上香的日子,为我们府上祈福求平安,府上的男人忙,年年都是由女眷抄写经书,送于泉水寺,赠予需要的人,以积福德,种善根。”
      
      郑翩翩觉得有道理,连连点头:所以呢?
      
      冯老夫人继续说:“所以,这儿有几本经书,你也拿回去抄写抄写,也给彦廷祈福。”
      
      郑翩翩看向冯彦廷。
      冯彦廷转向郑翩翩。
      
      郑翩翩:一个头顶杰克苏光环,装逼值max的开挂男主,根本不需要佛祖保佑了,我还是给自己祈福吧。
      
      她笑嘻嘻地冲冯老夫人道:“娘说的是,我一会儿回去就开始抄写。”
      
      答应的这么干脆,可见对我儿是真爱,冯老夫人如此想着,眼睛不由得就眯着了一条线,让丫鬟们提前把经书和纸张送去听风院。
      
      郑翩翩冯彦廷又陪着冯府二老说了一会儿,便告了别,从世安苑一出来,冯彦廷想着郑翩翩身子弱,步子不由得就慢下来。
      
      可是抬头一看,郑翩翩已经飞快地走出了五丈远了,好像还要继续走的样子。
      茗荣:“……”不是说走不快吗?
      冯彦廷:“……”不是说腿短吗?
      
      郑翩翩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人设有点崩了,不能为了吃就崩的这么严重,当即缓下步子,回头笑嘻嘻道:“在娘那里休息了一会儿,步子轻盈多了,走的也就快了。”心里暗暗高兴,最近多吃多睡加锻炼,还是非常有效果的,至少疾走这五丈,没有像之前那样气喘吁吁的。
      
      可是冯彦廷却看穿了郑翩翩的把戏,心想呵呵一声,不理会郑翩翩,继续向前走。
      
      郑翩翩跟着冯彦廷到家时,下人们也开始摆饭了,郑翩翩以为冯彦廷都回来了,伙食应该改善了吧,可是早饭依旧就是馒头咸菜和稀饭。
      
      馒头咸菜稀饭虽好吃,但她更爱大鱼大肉,算了,自称能屈能伸的郑翩翩安然地吃着早饭,心想冯彦廷这样的公子哥儿,应该会嫌弃吧。
      
      可她错了。
      
      冯彦廷眼睛都不眨地吃了起来,丝毫不介意。
      
      好吧,她刚才忘记了,男主冯彦廷除了长得帅会装逼有杰克苏光环护体外,还是很有实力,吃苦耐劳的不在话下。
      
      书中有一个情节,说是几年前,那时候冯府已经没落,刚好有一个采买药材的事儿,需要翻山越岭,条件十分艰苦,多少人垂涎银子,但又胆小不敢去,包括冯老爷和冯敬山、冯淮平。
      
      可是冯彦廷愿意去。
      
      冯彦廷去后一个月半没有音信,所有人都以为他可能和其他人一样已经命丧深山的时候,他带着同行者在深山里穿行,吃野草吃树根,终于在两个月后衣着破烂地回来,不但拿到了银子,也救了半个城的百姓。
      
      从那以后,冯家才借着那一笔银子慢慢起来,而冯彦廷也在不少人心中有了重量。
      
      当时郑翩翩看到这段情节的时候,是佩服冯彦廷的,毕竟男主牛逼嘛,小说看起来爽歪歪嘛。
      
      可是如今,对别人来说《皇•帝》是小说,对她却是现实生活了,冯彦廷牛逼的是他自己,而她多悲催啊,住着老大别墅,老公日进斗金,她却吃着馒头咸菜,说出去都丢人。
      
      她哀怨地看着冯彦廷。
      
      冯彦廷头也不抬地问:“什么事儿?”
      郑翩翩极尽温柔地问道:“二爷,中午我们吃什么啊?”
      
      早上还没有吃完,就想着吃中午的,这人脑子里除了吃,怕是容不下别的吧?冯彦廷不咸不淡地说道:“昨晚的拌面挺不错。”
      郑翩翩想吃肉啊,她温声说道:“那也不能常吃啊。”
      
      “没常吃,今天中午只是第二顿。”
      郑翩翩:所以你不准备加餐了吗?抠门贵!
      
      像是听到郑翩翩的腹诽一样,冯彦廷微微抬头问:“怎么?你不想吃?”
      郑翩翩笑着道:“怎么会呢,二爷想吃的,就是我想吃的。”
      
      冯彦廷笑笑道:“嗯,你这样想很不错,那中午就吃拌面。”
      郑翩翩皮笑肉不笑地应一声:“好。”
      
      冯彦廷淡淡地瞥郑翩翩一眼,继续吃早饭。
      郑翩翩暗暗白了冯彦廷一眼,在心里翻来覆去地把冯彦廷骂一遍,又脑补自己狂揍冯彦廷,揍的冯彦廷跪下叫姑奶奶。
      
      她心里这才舒坦了,也就不和冯彦廷计较了,冲冯彦廷甜甜一笑道:“二爷,你慢吃,我去抄写经书。”
      冯彦廷点头:“记得先洗手,换衣。”
      
      “谢谢二爷提醒。”
      “嗯。”
      
      郑翩翩按照冯府的规矩,洗了手,换了庄重的衣服,而后坐到内屋的桌子前,将经书摊开,纸张平铺,由春香研磨。
      
      春香面色平和,一点儿也不担心二奶奶完不成任务,二奶奶可能浑身都是缺点,但很醒目的一个优点就是字写的不错,这也是自小被郑老太爷打出来的。
      
      郑翩翩恰好和原主有这么一个共同点,字也是打出来的。
      
      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去世,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爷爷是小学语文老师,对她要求特别严格,她很早就开始练字,钢笔、毛笔都练,虽然没有像爷爷希望的那样成为一代书法家。
      
      但是后来她学习了绘画专业,大学没有毕业,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世界上就她一个人了,毕业后,为了生存,她找了份专业不对口的工作,准备存点钱再重操旧业,还没有机会继续画画就来到这里了。
      
      来到这里倒有机会写字了,闺阁中的簪花小楷,她最会写了,当即就写了起来,刚一下笔就想到冯老夫人说抄写经书是要送到泉水寺,可以祈福的。
      
      她真的不打算给冯•杰克苏•挂王• 男主•彦廷祈福,她要给自己祈福。
      
      于是她边写边在心里祈祷。
      
      郑翩翩:如来佛祖观音菩萨以及众仙家啊,我是来自遥远未来的郑翩翩啊,我来这一趟不容易,你看在我平生从不做坏事的份上保佑我吧,保佑我安然终老。
      
      郑翩翩:我爷爷说,人心要向着太阳,这样就能不惧黑暗,不惧坎坷,相信美好,美好的列位神仙啊,保佑我福大命大,不被男主弄死,不被女主弄死。
      
      郑翩翩:我愿意用男主女主女配缠缠绵绵过一生,换我下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啊。
      
      ……
      
      如果春香能够听到郑翩翩的心声,一定被郑翩翩给吵死了,连续抄了一个时辰,郑翩翩心里活动就没有停过,她自己也被累着,极有仪式感地放下笔,合上书本,而后吐了一口气。
      
      郑翩翩:我祈福的很虔诚,我觉得我能抢救我自己,我觉得我能活!菩萨是爱我的!么么哒!
      
      这时春香凑过来问:“二奶奶,累了吧?喝杯茶吧。”
      郑翩翩点头。
      
      春香去外屋端茶。
      郑翩翩站起身来活动活动,喝了几口春香递过来的花茶,道:“有点心吃吗?”
      “……应该有。”二奶奶真爱吃。
      
      “我是说新做的。”点心刚坐出来才好吃。
      “那我去厨房看看?”
      
      “去吧。”
      
      春香离开了内屋。
      郑翩翩做了几个瑜伽的基本动作之后,还没有见春香回来,百无聊赖地坐在书桌前,拿起毛笔,在白色的纸上画来画去。
      
      画的十分专心,等到春香走过来的时候,她都没有发现,春香手里端着刚出锅的米糕和酥饼,轻轻唤一声:“二奶奶。”
      郑翩翩好像没有听到。
      
      春香微微提高声音,又喊一次:“二奶奶。”
      郑翩翩这次听到了,一个收笔,回后把毛笔放到笔架上,看到春香手里的点心,着实简单寒酸了一点,谁让听风院现阶段穷呢,也难为厨子了,这么艰苦卓绝的情况下,还想办法用匮乏的食材为她做点心。
      
      她感动极了,心想:这个叫什么名字的厨子来着,不管了,反正厨师傅吧,等老娘有银子了,肯定会好好赏你!等着!
      
      她轻轻咬一口酥饼,忍不住又拿出了她行走天下的两个字——卧槽!
      
      卧槽!这点心也太好吃了吧,噫呜呜噫,听风院的厨子真是神仙,每次她说的他们都会做,她没说的,他们也做的超好吃,嗷嗷嗷嗷,回头和狗逼种马离婚之后,除了带走嫁妆外,还要把厨子给带走,给厨子开双倍工资,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郑翩翩津津有味且吃相极好看地吃着点心。
      春香站在一旁伺候着,余光中瞥见郑翩翩画的东西,转头看过去,当即睁大了眼睛,问:“二奶奶,这是你画的吗?”
      郑翩翩点头:“嗯。”
      
      “画的真有趣,这要是给我们府上的少爷小姐们看,他们指定就乐意学习了。”
      郑翩翩笑着点头:“没错。”
      
      春香继续说:“这要是放到书坊里,肯定也能换银子。”
      闻言郑翩翩当即一愣,手中的点心还没有放到口中,直直地望着春香,问:“春香,你刚刚说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美妞花花花花花花扔了1个火箭炮,2个手榴弹,感谢甜妞09扔了1个地雷,么么哒。
    ————
    今天的章节肥吧!!
    大美妞们出来冒个泡啊,没有收藏的收藏一发,星期四就要按收藏排榜单了,希望能够有个好位置,明天见哈。
    ——
    翩翩:我到哪来都这么优秀!
    男主:呵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