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第六章:大富大贵大红大紫
      
      春香反问:“二奶奶怎么了?”
      郑翩翩赶紧放下点心碟子,郑重地说道:“你说,我这画要是放到书坊里,肯定也能换银子?”
      
      春香点头:“是啊。”
      郑翩翩忽然想到了,大楚王朝国泰民安,民风开放,虽然说不上男女完全平等,但女性地位直逼男性。
      
      不管是宫廷还是民间,皆有女性的一席之地,并且有一些行业因为女性工作出色,更受推崇。
      
      也就是说,她在这里也可以凭借双手独立自主啊。
      
      那么问题来了——她一个富户家的二奶奶,又有丰厚的嫁妆,已经可以独立自主了,凭什么还想着用双手赚钱呢。
      
      赚钱多累啊,多累啊,累啊,当咸鱼多好啊,她的人生目标不就是当一条富贵的咸鱼吗?
      
      可是她眼下的嫁妆现在又不能变现,就算变现了,也有花完的时候,当时就不是富贵的咸鱼了,而是发臭的死鱼。
      
      唉,人生啊,人生……还是得有足够的面包火腿什么的才有力浪啊。
      
      那么又一个问题来了——怎么赚钱?
      
      郑翩翩转头问春香:“那要怎么换银子呢?”
      春香回答道:“这画卖掉了就有换银子了啊。”
      
      “怎么卖?”
      “放到咱们书坊里卖就好了。”
      
      “怎么放到书坊里?”郑翩翩继续灵魂发问。
      春香招架不住灵魂的问题,一下语塞。
      
      “所以啊,道路难且长。”郑翩翩重新端着点心碟子,一口一口地咬着点心,慢慢地吃着,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不急不急,吃饱喝足了再说。”
      
      “……”果然是二奶奶,什么都比不上吃,说到吃,春香想起来马上就是中午了,她温声提醒:“二奶奶,你少吃点点心,一会儿就吃午饭了。”
      
      “我吃点心水果不影响正常吃饭。”
      
      “……”春香被郑翩翩噎了一下,又问:“二奶奶,中午真的吃拌面吗?”
      郑翩翩点头。
      
      春香又问:“那晚上呢?”每天都要考验听风院厨子功夫三次。
      郑翩翩道:“晚上的晚上再说。”
      
      “可是刚刚我去厨房,厨子和我说,现在食材匮乏,要是二奶奶你先吃什么,就提前说一声,有的就可以做,没有的提前告知,免得到时候你和二爷吃不着。”
      
      郑翩翩:他爷的,都穷的这样了吗?二爷瞎吗?不能给点钱吗?不负责任的男人!
      她不高兴地说道:“去问二爷。”
      
      郑翩翩话刚落音,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二奶奶,二奶奶在吗?”
      
      郑翩翩问:“屋外是茗荣?”
      春香回道:“是。”
      
      “让他进来吧。”
      
      茗荣一进来,就看到郑翩翩歪躺在椅子上吃着点心,悠哉慵懒的样子,他居、居然感觉二奶奶和刻板严肃的二爷极其相配,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怎么会有这种可怕的想法!茗荣立刻摇掉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笑着说道:“二奶奶,刚才后厨的人来询问晚饭的事儿,以便早做准备,二爷差小的过来,说晚饭的事儿让您拿主意。”
      
      郑翩翩差点拍案而起:麻蛋的!我拿什么主意!啊啊啊,我他大爷的想吃肉,狗逼种马男给钱吗?
      她气的不说话,连点心都差一点不想吃了。
      
      茗荣又道:“后厨只有米、面、一些猪肉和一些蔬菜了。”
      郑翩翩:来啊,那就一起吃拌面啊,吃拌面多爽啊,一直吃拌面一直爽,看谁先腻歪!
      
      郑翩翩微笑着说道:“好的,你回去告诉二爷,我知道了。”
      茗荣笑着说:“是,小的这就回去。”
      
      转身之际,听到二奶奶喊一声,茗荣赶紧回头问:“二奶奶,还有什么吩咐?”
      郑翩翩漂亮的眼眸微微一转,透着一股子清透的机灵劲儿,好看极了,她一副很关心的样子,问:“二爷在忙吗?”
      
      “是啊。”
      “忙书坊里的事儿?”郑翩翩把话题先朝书坊上面拉。
      
      茗荣果然回答:“不是,是店铺里的事儿。”
      “哦,前几天我看有人朝我们院里搬书。”郑翩翩懒懒地问:“听说都是新印的书,都是谁的书啊?”
      
      茗荣一听二奶奶问书坊的事儿,这是关心府里的事务啊,他连忙慎重回答道:“是最近红火的一些诗人才子才女的书,大家都愿意看,所以才印的。”
      
      “那要是不红不火的话,我们书坊就不印了?”
      “那当然,没有人买,为什么要印?”
      
      郑翩翩:合着这里也有“网红效应”啊,看来古今中外都是一样,不知名的都没人鸟。
      她在心里叹息一声。
      
      “不过。”茗荣话锋又一转:“不过,要是一些才子才女得二爷赏识的,二爷还是帮着印印看的。”
      
      郑翩翩:那拉倒吧,你家二爷这辈子都不会赏识我。
      
      她没有再问下去,不然就漏底儿了,于是一本正经地说道:“原来如此,二爷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茗荣:“???”
      
      从哪里得出二爷是人才了?还不可多得?茗荣百思不得其解地回了书房,把和郑翩翩的对话汇报给了冯彦廷。
      
      茗荣疑惑地问:“二爷,二奶奶从是哪儿看出来二爷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冯彦廷盯住茗荣问:“你质疑二奶奶的话?”
      
      茗荣头皮一阵发麻:“没有!没有!二奶奶说的对!”
      冯彦廷收回视线,放到账本上,心想这个女人到底还是崇拜他的,那么家常的话都能得出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他嘴角微微上扬,继续忙碌,等到小丫鬟来请用饭时,他并没有按时回去。
      
      半个时辰后再回去时,郑翩翩已经吃完了午饭,去午睡了。
      
      他想了想,脱了鞋子也睡到床上,不过他没有午睡的习惯,闭目躺着,忽然听到郑翩翩似乎醒了。
      
      他继续闭目。
      郑翩翩平时都是一个人午睡,醒来后想怎么翻滚就怎么翻滚,可是一睁眼就看到了身边熟睡的冯彦廷,他怎么跑这里来睡了?
      
      郑翩翩心里冒着火气,嘴上却轻轻甜甜地唤一声:“二爷。”
      冯彦廷没有睁开眼睛。
      
      郑翩翩立刻伸脚朝冯彦廷腿上踢了一下:王八蛋!抢我菜抢我面抢我肉还抢我床!臭不要脸的!
      冯彦廷:“???”
      
      见冯彦廷没醒,郑翩翩嘟嘟囔囔地越过冯彦廷起身,然后走开了,冯彦廷睁开眼睛,摸摸腿上微微的痛感,所以郑翩翩突然踢他一脚是什么仇什么怨?
      
      起床气?
      
      正疑惑时,郑翩翩回来了,看到冯彦廷先是一愣,而后甜甜地唤一声:“二爷,你起来了。”
      
      冯彦廷断定,刚刚郑翩翩那是起床气,于是不和她计较,而后轻嗯了一声,问:“经书抄的怎么样了?”
      郑翩翩回答:“一上午都在抄呢。”
      
      “嗯,不可偷懒,下个月是必须要送到泉水寺。”
      “谁送?”郑翩翩问。
      
      “我们一起送。”
      “我们?”郑翩翩吃惊地问:“我也去吗?”
      
      “嗯,那天还会有庙会,到时候老夫人、大嫂、三弟一家、四妹和我们会提前一天去烧香拜佛,为冯家祈福,所以你要认真抄写,不能儿戏。”
      
      郑翩翩抓住关键词,问:“那我们会去逛庙会吗?”
      “嗯。”
      
      郑翩翩:哇塞!古代的庙会啊!像清明上河图上那样热闹吗?会不会有好多好吃的啊,一定有好多好吃的,啊啊啊啊啊,好想吃肉啊!
      
      她的心里已经美开了花,面上维持着平静,眼中却是藏不住的笑意:“嗯,二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写的。”
      冯彦廷点点头,开始穿鞋。
      
      郑翩翩情不自禁地开心地捧着脸,小声说道:“庙会上一定有好多好吃的。”
      耳力极好的冯彦廷动作一顿:“……”
      
      冯彦廷无奈地走了。
      郑翩翩喝了些茶水,洗了手,换了衣服,再次虔诚地坐到内屋的书桌前,开始抄写经书。
      
      累的时候,便拿着笔在纸张上画一画,让春香把画都收起来,存放妥当,等到庙会的时候,带出冯府,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能卖点零花钱呢。
      
      一想到庙会,郑翩翩就雀跃不已,雀跃地简直想海吃一顿烧烤,烤羊肉串、牛肉小串、五花肉、羊球、鱿鱼、韭菜、蒜蓉茄子,在那滋滋的油渍声上,洒些许孜然粉辣椒面,啊,那感觉……感觉好饿啊。
      
      好饿啊,可是完全不想吃拌面怎么肥事?
      
      说好的要顿顿吃拌面,腻歪死冯彦廷的,现在还没有开始吃第二顿,她已经开始厌倦啊。
      
      这、这、这……人生啊,忙来忙去不过是为口忙,是吧?那又何必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就、就就改吃卷饼和疙瘩汤吧,郑翩翩轻易地顺服了自己,让春香把厨子喊过来,讨论了一下卷饼和疙瘩汤的作法。
      
      刚刚掌灯之时,热气腾腾的薄饼和疙瘩汤齐齐端上来,另外还有清嫩的葱丝、花式炒菜。
      
      与此同时,冯彦廷也过来了。
      
      冯彦廷看一眼桌上的碟子碗的问:“这是什么?”
      春香默默吞了一口口水回道:“二爷,这是二奶奶让厨子做的卷饼和疙瘩汤。”可香了。
      
      冯彦廷边洗手边坐到了郑翩翩旁边。
      郑翩翩:狗逼种马男,算你幸运,老娘跨越时空让你见识了我这等貌美如花能屈能伸又才华横溢无所不能的大美女!走了八辈子的好运了你!
      
      她边腹诽边将一道道菜放到薄饼上,轻轻卷起,正要朝嘴里塞的时候,听到冯彦廷道:“不是给我的?”
      
      “……”郑翩翩一愣,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是手怎么一点儿也不听使唤,硬把卷饼递向冯彦廷,啊啊啊啊啊啊,嘴巴也开始说违背良心的话了:“当然是给二爷的,就是刚刚有点热,我给吹吹,给吹吹。”
      
      “不用吹了,直接给我吧。”冯彦廷干脆地把郑翩翩手中的卷饼拿了过来,咬了一口道:“味道不错。”
      
      郑翩翩:行,你是男主你牛逼!请记住我对你的好,等你和女主女配缠缠绵绵的时候,一定要饶我一命哈。
      
      怕冯彦廷再和自己抢卷饼,她赶紧快速地又卷了一张饼,一口咬下去,饼少了一半。
      
      冯彦廷:“……”
      茗荣:“……”
      春香:“……”
      
      整个晚饭间,郑翩翩像是跟猎狗抢食似的卷饼吃饼,但还是没有抢过冯彦廷,郑翩翩自我安慰,算了算了,好女不跟种马男斗,老娘胃不好,不跟你抢了!
      
      阿Q精神胜利法一用,郑翩翩瞬间觉得人间本来就很美好,美滋滋地去抄经书,边抄经书边为自己祈福,一抄就抄了十来天,终于抄完了。
      
      这期间老夫人送来的猪肉吃完了,贫穷且怂的郑翩翩只能顿顿吃面、米、青菜、豆腐之类的,被迫吃斋念佛,不,被迫吃斋抄经书了,多么有仪式感,多么虔诚啊!
      
      那么,佛祖一定会显灵保佑我大富大贵大红大紫吧?一定的!
      
      抄完了经书的第二天,冯府就给各个院子发月钱了,白花花的银子到了郑翩翩手上。
      
      终于有钱了!嗷嗷嗷!幸福的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郑翩翩立马就想去买一头牛回来,宰了,红烧、水煮、蒸、焖、烤、炸、焗等等,把中国所有传统手艺都来一遍。
      
      转念一想,大楚王朝不许杀牛,那就换成一头羊,不行,羊太小,不够吃,换成一头猪,一头大肥猪,呜呜呜,她太想吃肉了。
      
      可是还不等郑翩翩把这些想法付诸行动,冯老夫人那边便通知次日去泉水寺祈福之事。
      
      所以钱钱花不出去了?
      
      春香道:“二奶奶,不是还有庙会吗?”
      郑翩翩瞬间想到了,庙会可以吃啊,心安理得地把银子收起来。
      
      正好看见冯彦廷身着深色直裰,款款而来,她忍不住想说一句:男主真他娘的帅!
      
      “何事如此高兴?”冯彦廷看向郑翩翩问。
      郑翩翩也不隐瞒,开心地回道:“娘发月钱啦!”
      
      “哦,那给我置办两身衣裳。”冯彦廷语气理所当然。
      “???”都不够吃的,好吗?
      
      说完冯彦廷朝卧室走。
      郑翩翩憋着心里的怒火,心里想着吃都吃不好,还想着穿,这次真的过分了!
      
      她双手紧紧握拳,冲着冯彦廷的背影,大声喊一句:“二爷!”
      
      春香吓的一个激灵。
      茗荣惊的睁大了眼睛,二奶奶要发火了?
      
      冯彦廷回头,挑起好看的眉头望向郑翩翩:“何事?”
      郑翩翩气势汹汹地走向冯彦廷,伸出握的指节发白的拳头。
      
      即将挥向冯彦廷时,忽然松开,快速落在冯彦廷肩膀上,而后轻柔地拍了又拍,笑眯眯地说道:“二爷,你这衣裳真好看,料子真好,我记得你昨儿穿的那件也好好看,走亲访友什么的,随便穿哪一件衣裳,走个两步,您就是我们大楚王朝最靓的崽!不要买衣裳了嘛。”
      
      冯彦廷直直盯着郑翩翩,一副“我信你个鬼”的样子。
      
      这招不行?那还有下一招!
      
      郑翩翩嗲着声音撒娇:“二爷,你都有好多衣裳了呢,件件都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不要买了嘛。”我这种极品美女撒起娇来,一定无人可敌,哪怕男主也会束手就擒。
      
      冯彦廷言简意赅地回:“不行。”
      郑翩翩:我艹艹艹艹艹艹艹你!大!爷!我跟你港真啊,你这样是不配当种马男的!!
      
      冯彦廷盯着郑翩翩问:“你在心里骂我?”
      郑翩翩摇头:“没有,绝对没有。”有也说没有。
      
      “那就赶紧置办吧,把钱交给采买,他知道我要哪家店的布料。”
      “……”大爷的,你还搞私人定制。
      
      于是次日一早,郑翩翩心头滴血地把银子递给了采买的下人,然后悲痛欲绝地跟着冯彦廷来到世安苑,见着了冯老爷、冯老夫人、冯敬山、冯淮平、张氏、刘氏、冯镜安,冯家的三四个孙子孙女儿。
      
      冯老爷和冯敬山留守冯府,其他人或骑马或坐轿,郑翩翩和其他一众女眷坐轿,因为是和冯老夫人坐一顶轿子,所以整个上午郑翩翩都装的十分知书达理温柔可人,几次想掀帘子冲着大自然说我来了,都压住了。
      
      引得冯老夫人连连夸赞,惹得张氏多次白眼。
      
      将近中午的时候,终于到了泉水寺,一下轿子看见的就是古色古香的庭院,绿意环绕,幽静朴素也雅致,这就是泉水寺的后院。
      
      郑翩翩还没有吃饭,就被带去沐浴,而后衣着干净地跟着冯老夫人来到庙堂,极其隆重地先把抄写的经书交给主持,而后跪在佛前先拜一拜。
      
      郑翩翩以为这就祈福了,双手合十,对着耸立着的金身佛像就是一通小声碎碎念,虔诚地磕了三个响头,接着跟着冯老夫人等人走出佛堂,正好看见站在佛堂前的冯彦廷。
      
      冯彦廷今日穿的十分简单,可就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英俊挺拔,赏心悦目,真好看呀,真好看。
      
      冯彦廷见郑翩翩走过来,微微凑到郑翩翩耳边,小声问:“你刚才在向佛祖祈福?”刚才他站在门口,看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叩拜,只有郑翩翩一个人嘴里念念有词,跟别人都不一样。
      郑翩翩诚实回答:“对啊。”
      
      “祈的什么福?”
      “当然是祈求佛祖保佑我大富大贵大红大紫——”话说一半,郑翩翩突然停住,侧首看向冯彦廷。
      

  • 作者有话要说:  郑翩翩:发钱啦,发钱啦!有肉吃啦有肉吃啦!!
    冯彦廷:老婆,我要新衣服。
    郑翩翩:相公,我不许你穿那么骚。
    冯彦廷:……
    ——
    更的有点急,一会儿再捉虫,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