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第四章:看起来很好吃
      
      郑翩翩自穿越过来,每天吃的不是金丝鸡羹、鲜虾蹄子脍,片羊头,荔枝甘露饼,酥胡桃就是煎鹌子,灸鸡,梅汁,粉羹等等,每顿都不带重样的,怎么眼下桌上是馒头、咸菜和稀饭?
      
      这差距太大了吧?
      
      丫鬟们对此心中有数,但是都知道二奶奶的性子不好,怕二奶奶又像之前那样打骂他们,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大气儿不敢喘一声,暗暗侧首,向春香求救。
      
      春香心里打着鼓,望着郑翩遍,反问:“二奶奶怎么了?”
      郑翩翩道:“今天早饭怎么这么简单?”
      
      “这是因为二爷走了。”
      “二爷走了,我就不吃了?”
      
      “不是这个意思。”春香战战兢兢地向郑翩翩解释。
      
      冯府向来节俭,不管是从衣着还是吃食,都是一切从简,每个月冯老夫人给各个院子的银子是定量的,由各个院子自行安排。
      
      若是银子早早用完了,那就自己掏腰包,或者饿肚子,不过也可以向张氏学习,厚着脸皮向冯老夫人哭穷借银子,但是总归要还的。
      
      自郑翩翩嫁过来之后,对吃食百般挑剔,即使这个月冯老夫人念在刚成亲的份上,给了两倍的银子,还是花完了。
      
      前几日冯彦廷回来,直接给了厨房一些银子,所以豪华的伙食得以延续,冯彦廷一走,奢侈的生活维持不到两天,就没钱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下人们只得才把馒头咸菜端上来。
      
      郑翩翩听后太阳穴突突地跳,现在她完美地诠释老祖宗的那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一脸嫌弃地看着馒头咸菜,心里大骂着冯彦廷:狗逼种马男,狗逼冯老板,臭不要脸的自私鬼,不知道多留点钱给我吃吗?我是你媳妇儿啊卧槽!你这样狠心是注孤生的!
      
      仿佛看出了郑翩翩的心思,春香开口道:“二奶奶,这事儿不怪二爷,二爷每回回来,都会给大家赏赐,不但主子们加餐,我们这些下人也加的,其实二爷也给你钱的,可是你不要。”
      
      郑翩翩反问:“我为什么不要?”
      “你忘了吗?你当时对二爷说什么不受嗟来什么的。”
      
      “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对,就是这句话。”
      
      “……”什么狗屁玩意儿,原主情操这么高的吗?为什么冯老板不把钱给她呢,给她她就要了啊,在她这个社畜眼里钱最重要啊。
      
      苍天啊!
      
      本来以为穿成男主老婆,就算以后会被炮灰,至少现在是享受的,多活一天就赚一天。
      
      可是现在看来,世界上没有免费的早餐,没有免费的晚餐,更没有免费的零食,古今中外亦如此。
      
      可是她好饿啊,不得已坐到饭桌前,看着馒头咸菜,想到这几天的水晶虾饺,粉蒸肉,眼泪那是哗啦啦,再对比穿书前的包子豆浆方便面,忽然又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可怜了。
      
      人生嘛,就是这样起起伏伏伏伏伏伏伏起!
      
      郑•能屈能伸•翩翩头顶飘过六个大字——这都不是事儿,她一言不发地拿起馒头,开始吃。
      
      一旁的丫鬟们先是惊讶,接着松了一口气,最后是感动,二奶奶这次居然没有打骂她们,真的太仁慈了,春香也觉得自己之前代表郑夫人和二奶奶聊了那么久,真的有用了。
      
      没想到二奶奶这么聪明,一下就领悟了郑夫人的用心,实在太好了,春香不由得就将目光放到了郑翩翩身上。
      
      郑翩翩可不知道丫鬟们心里在想什么,她只觉得这个馒头咸菜和稀饭,也挺好吃的。
      
      不愧是冯府的厨子,好吃归好吃,但这也让郑翩翩有了危机感,她现在真的是大楚王朝的一名普通女子,和大部分的女子一样,都得依附男人而活。
      
      不同的是,别的女子依附男人可能会活,而她依附很大可能会死。
      
      一想到死,郑翩翩就舍不得自己的花容月貌,这样美丽地去死,也太可惜了,本来想过一过万恶旧社会的糜烂生活,享受享受,那样死了也就死了,现在“啪叽”一下,她已经开始吃馒头咸菜了。
      
      距离下个月发月钱,还有许多天,接下来不会要吃糠咽菜吧,郑翩翩想到了自己的嫁妆,可是嫁妆是为了有一天和离时带走使用的,现在就用,以后怎么办?
      
      那现在怎么办呢?
      
      头好疼,想不出来怎么办,好累,不如先睡一觉吧,郑翩翩转身又进屋内睡了一觉。
      
      再起床的时候,精神好了很多,一有时间就把吃放在第一位的郑翩翩,首先让春香去厨房询问银子还能吃多久,怎么吃。
      
      得到不能大鱼大肉,但是吃些蔬菜面食米饭还是没有问题的回答,这个答案让郑翩翩很满意,中午的时候就让厨房做了份葱香酱油面。
      
      白色的面条,绿色的葱花再加上些许酱油,不管哪一样都是纯天然无污染手工良品,拥有食物最本质的味道,好吃到哭。
      
      吃货翩心满意足地吃完一碗面,接下来每一顿都十分家常,西红柿鸡蛋面,鸡蛋炒饭,酸辣米粉,麻婆豆腐盖浇饭等等。
      
      有些是厨子奉上来的吃法,有些是郑翩翩说给厨子听,总之不但她满足了口欲,下人们也跟着涨了见识,慢慢地对郑翩翩竟有些改观。
      
      甚至都期待着快点到饭点,这样可以从二奶奶那儿得知一些别致的吃食,这些吃食都很简单朴素,他们都是吃得起的。
      
      郑翩翩自己没想到的是,就因为最几天吃的简单,睡的好,她的身体也好了很多,在春香的建议下,她走出听风院,在冯府的园子里散步。
      
      看着蓝天白云,假山、绿树和池塘,幽静怡人,要是能够在此架个烧烤架,整些五花肉、羊肉、腰子什么的,翻来覆去地一烤,再撒些孜然粉辣椒面,想到那呲呲的油渍声儿,那简直人间一大乐啊。
      
      郑翩翩被自己脑补地流了口水,她默默咽了一口口水,而后在园子里走,回来的时候,路过冯敬山的院子,听到里面是闹哄哄的声音,还夹杂着小孩子的哭声。
      
      郑翩翩疑惑地问:“是在打孩子?”
      春香点头说:“是。”
      
      “为什么?”
      “因为读书不好呗。”
      
      “读什么书?”
      “大爷家的大少爷不喜读书,六七岁了,听说至今还在读千字文,所以大奶奶生气就打大少爷。”
      
      “千字文啊?那么枯燥,我也不会读。”
      “……”
      
      “学习这事儿得有趣味儿性,不然一般孩子都不愿意学的。”郑翩翩说着继续朝前走,就把这事儿给忘了,走至听风院门口,看见两个小厮,抬了一口箱子走过来。
      
      郑翩翩脸上刚露出好奇之色,春香便大声问:“喂,你们几个,抬的什么东西?”
      一小厮回答:“回二奶奶,小的们抬的是书。”
      
      “什么书?”
      “二爷要的书。”
      
      “二爷要回来了?”
      “不是,二爷还在书坊,是二爷看上了这些新印的书,让小的们给送过来的。”
      
      “好了,知道了,送过去吧。”
      
      两个小厮走了。
      郑翩翩看向春香问:“冯府还有书坊?”
      春香道:“有的,而且很大。”
      
      “还能印书?”
      “能的。”
      
      “能印画吗?”
      “当然可以。”
      
      郑翩翩回想一下自己匮乏的历史知识,古代除了活字印刷,好像还有雕版印刷,其他的她都想不起来了,唉,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她正在绞尽脑汁地思考的时候,一个小丫鬟跑过来询问她晚饭想吃什么。
      
      郑翩翩想了想,道:“吃我们老家的拌面。”
      小丫鬟一脸的问号。
      
      郑翩翩道:“你去把厨子请过来。”
      “是。”
      
      郑翩翩先回到房里,不一会儿厨子就过来了,并且带来的一个好消息,说是今天庄子里送来一头猪,冯老夫人给几个院子都分了些,也分给听风院。
      
      郑翩翩:卧槽!有肉吃了!太感动了!
      
      她脸上却是一本正经地说:“嗯,甚好,不过,也不可浪费,你把猪油榨出来炒菜,另外切二两猪肉丝炒出一碟来。”
      厨子:“……”二奶奶真的好会省。
      
      郑翩翩又给厨子做法,厨子开开心心地走了,等到晚饭时间时,桌上就摆着浸了水的白面条,猪肉香菇酱,肉丝,豆芽,青菜,蔬菜和面粉本身的香味,扑鼻而来,混合着猪肉的肉香,简直是人间美味啊。
      
      郑翩翩让春香一起坐着吃,春香死活不愿意,她便自己坐在饭桌前,拿起小碗,用筷子挑了面条,配上肉丝、豆芽和青菜,浇上浓浓的猪肉香菇酱,美滋滋地搅拌着,连旁边的春香都忍不住吞了口水,道:“二奶奶,这个看起来很好吃。”
      郑翩翩得意回道:“那当然。”
      
      “听说二爷也喜欢吃面,二爷肯定会喜欢吃这个。”
      “他喜欢也不给他吃,他个大猪蹄子!大猪蹄子!”
      
      郑翩翩狠狠咬了一口猪肉,正走在冯府中的大猪蹄子冯彦廷打了个喷嚏。
      
      茗荣道:“二爷,你是不是受凉了?”
      冯彦廷道:“没有。”
      
      “二爷这是要回听风院?”
      “是。”
      
      “我还没有通知听风院准备晚饭呢。”
      “不用通知,直接回去。”
      
      茗荣不再多说,打着灯笼为冯彦廷照着路面,冯彦廷大步朝前走,他在书坊的时候就听说郑翩翩提前把一个月的月钱吃光了。
      
      这个月可是两倍的月钱,居然让她一个人吃光了?
      败家女!
      
      现在没银子了吧?她肯定过不了苦日子,看到他回去了,还不伏低做小地讨好,他不由得就加快了步子,一走进听风院,就看到灯火通亮的屋子,尤其是饭厅,灯光十足。
      
      这个时候正好是饭点,他大步朝饭厅走,碰见了一些下人,下人看到二爷回来了,都赶紧作揖,喊出来那句“二爷回来了”的时候,冯彦廷已经到了郑翩翩面前。
      
      看见郑翩翩美滋滋地吃着晚饭,他微微一愣,是谁向他报信说二奶奶都没吃的了。
      
      仔细一看,这郑翩翩好像比之前略微胖了一点。
      郑翩翩没想到冯彦廷会回来,抬头之际,整个人都呆了,还好春香反应快,连忙道:“二爷回来了,二爷用晚饭了吗?”
      冯彦廷道:“没有。”
      
      “那——”
      “就和二奶奶一起吃面吧。”
      
      郑翩翩:狗逼种马男,我艹你大爷,你和我抢面条!
      她内心的悲愤不由得就显露到了脸上,正好被冯彦廷扑捉到,冯彦廷开口问:“怎么?二奶奶不愿意?”
      
      郑翩翩脸上立刻绽放标准时的狗腿笑容:“二爷说笑呢,我愿意,愿意的很。”
      “那就好。”
      
      冯彦廷洗了手,微微将袖子捋起,露出精壮有力的小臂,一看就是武力值不低。
      郑翩翩:打不过,打不过,认怂认怂。
      
      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小宇宙啊,看着丫鬟们递上来的大碗,看着一根又一根的面条都落入冯彦廷的碗中,整碟肉丝都给了冯彦廷,她的心在滴血啊。
      
      苍天啊!救救孩子吧,孩子好饿!
      
      余光中瞥见郑翩翩的表情,冯彦廷微不可见地扬了扬唇,郑翩翩颤着手,端起盛放猪肉丝的盘子。
      
      冯彦廷问:“盘子是空的。”
      郑翩翩道:“不是空的。”
      
      “空了。”
      “没空。”
      
      “已经空了。”
      “上面还有点儿油,还可以拌面。”
      
      “……”冯彦廷伸手去端猪肉酱的盘子。
      郑翩翩突然一把抓住冯彦廷的手腕。
      
      一旁的丫鬟同时一惊,都知道二奶奶爱吃,这不是要和二爷抢吧。
      冯彦廷脸色一变,侧首沉声问:“干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12的地雷,么么哒。
    ——
    这不是美食文,这是沙雕宠文,不要太追求逻辑,我就想写的轻松。
    ————
    今天收藏都没有涨,这是星期天吗?好惨的一肉肉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