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三章:得多吃多睡
      
      冯彦廷闻言,吃惊地看向郑翩翩,有些诧异郑翩翩的行为。
      
      郑翩翩嫁进冯府也没几天,不是挑剔饭菜不合胃口,就是埋怨冯府格局不如意,时不时训斥一下小厮丫鬟的。
      
      别说在下人口中的风评不好,就连冯府的主子们也看不上郑翩翩,大家背地里都觉得郑翩翩是个草包。
      
      可是眼下郑翩翩却以四两拨千斤之势,怼了霸道刁钻的张氏,还让张氏抓不到错处。
      
      不得不说,刚刚郑翩翩的回答很聪明,既反驳了张氏,又不算得罪张氏。
      
      连冯老夫人都惊呆了,冯彦廷不由得转头看郑翩翩,发出郑翩翩的心思压根儿不在这上面,而是盯着桌上的点心不放。
      
      冯彦廷直直地盯着郑翩翩看。
      感应到了冯彦廷的目光,她转头看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吃货本性刚刚被那形状各异的点心给吸引了,这怪难为情的,她轻咳了一声,小声道:“这边点心和我们院里的好像不太一样,是吧?”
      
      冯彦廷把脸偏到一旁,懒得理郑翩翩。
      郑翩翩:狗逼种马,装什么叉啊装。
      
      她的目光又若有似无地飘向点心,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就很喜欢吃甜食,不知道这里的点心味道如何,她满心想着点心的事儿,根本没有工夫理会张氏飞过来的一记又一记的眼刀。
      
      见郑翩翩如此,张氏像是一拳打在松软的棉花上似的,屁用没有,还惹了一腔的火气,这个传闻中草包二奶奶怎么那么惹人厌!
      
      一旁的冯老夫人偷笑,她素来不喜欢处处想压别人一头的张氏,可是又找不着张氏的错处,没想到被刚来的二奶奶给怼了。
      
      她的心里甚是畅快,眼见着张氏又要找事儿,她立刻道:“好了,一时有事儿,迟一时也无妨,是不是?”
      
      冯老夫人都说话了,张氏能怎么办?当然是闭嘴了,她心里不服气,暗暗白了郑翩翩一眼。
      
      可是郑翩翩又一次无知无觉,她的目光终于从点心上移开,可是饥饿随之而来,不由得腹诽:不是来请安的吗?怎么大家就聊上了呢?能不能聊快一点呢。
      
      左等右等,大家终于聊完了,现在可以吃早饭了吧?
      
      本以为会在老夫人这儿用早饭,结果今日不是初一,也不是初五,更不是十五,冯府没有日常一起用早饭的习惯,所以让大家各自回自个儿院子吃。
      
      郑翩翩:不在一起吃饭,居然能空腹唠家常这么久。真是厉害了。
      
      她心里吐槽,面上却挂着伺候玉帝的微笑,和冯家二老告别,转身就要走的时候,被冯彦廷喊住。
      
      她回头问:“干什么?”
      冯彦廷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儿需要和爹说一下。”
      
      “这样啊。”郑翩翩脱口而出:“好的,那我回去后可以先吃早饭吗?”郑翩翩着重强调了“先吃”。
      冯彦廷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郑翩翩:怎么这副表情?这不是“以夫为天”的古代吗?我严格遵守,提前询问你,这样也不行吗?唉,老板不能得罪。
      
      她当即赔笑道:“那我等你回来一起吃哈。”
      冯彦廷绷着脸道:“不用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言毕,冯彦廷冰着脸走了。
      郑翩翩得令之后,赶紧带着春香回去听风院。
      
      虽然身体还是虚的,但是美食的诱惑是巨大的,她还是比较快速地回到了听风院,当即让人摆了早饭。
      
      冯府虽然是富户,但是从祖上开始便十分节俭,早饭也不过是两道汤羹,三碟食蔬,一碟半鸡,四份点心,可是这对郑翩翩来说太豪华了。
      
      要知道身为社畜的郑翩翩,早上都是匆匆忙忙啃个包子喝杯豆浆之类的,哪里有闲心品尝这美食啊。
      
      这颜色,这香味……隔壁小孩快馋哭了,好吗?郑翩翩拿起筷子就要大吃特吃。
      
      刚吃了两块鸡肉,便觉得的胃里不舒服,这该死的身体,太弱了,不能大快朵颐,简直就是人生一大憾事。
      
      她只好慢下动作,细嚼慢咽,考虑到身体情况,她吃了个八分饱,恋恋不舍地放下筷子,喝水漱口,结束早饭。
      
      心想:再养一养,等到身体养好了,一定大吃特吃,暂时就这样吧。
      
      一旁的春香见状问:“二奶奶,你不再吃点了吗?”
      “不吃了,够了,中午再吃。”
      
      “那就把早饭撤下了?”
      “撤吧。”郑翩翩缓缓站起身道:“我出去走走。”
      
      “二奶奶去哪儿?”
      “不去哪儿,就在院子里走两圈。”
      
      像郑翩翩这种除了工作时间外,其他时间就宅在家中刷手机刷电视刷小说根本就不爱运动的,走了没几分钟就回来,和春香说一句:“好累,我要睡一会儿了,没事儿别叫我啊。”
      
      社畜最需要睡眠。
      
      春香拦都拦不住,郑翩翩看向被窝的怀抱。
      
      没一会儿,冯彦廷从冯老爷那儿回来了,茗荣赶紧让院里人摆早饭,冯彦廷四处没看到郑翩翩,开腔问道:“二奶奶人呢?”怕不是又去找人茬了吧?
      
      春香难为情地说:“二奶奶在睡觉。”
      冯彦廷:“……”
      
      春香小心翼翼地问:“二爷,要喊二奶奶起来吗?”
      冯彦廷十分大度道:“不必了。”
      
      早饭之后,冯彦廷去了书房,中午茗荣询问冯彦廷想吃什么,做好之后请冯彦廷去用饭。
      
      冯彦廷正和店铺的管事儿讨论事情,便道:“等一会儿吧。”
      茗荣又小声道:“二奶奶问……”
      
      冯彦廷抬起眼皮,问:“二奶奶问什么?”
      茗荣顿了一下,硬着头皮道:“她要不要等你一起用饭?”
      
      冯彦廷脸色沉下来,想到她早上问的那句“那我回去后可以先吃早饭吗?”他从来没见哪个大家闺秀是她这样不愿意等男人吃饭的。
      
      也罢也罢,就算和她一起吃饭,他也吃不安生,于是带着怒气道:“不用,让她先吃吧。”
      “是。”
      
      茗荣走了。
      冯彦廷又忙乎了一会儿,送走了管事儿,他便回去吃饭,没有看到郑翩翩和春香,便又问:“二奶奶呢?”
      一名小丫鬟回道:“回二爷,二奶奶在睡觉。”
      
      又睡觉?
      若不是昨晚冯彦廷睡在郑翩翩身边,他都怀疑昨晚郑翩翩去偷人了,就没见过这么能睡的人,等到晚上他再次回到听风院时,郑翩翩又睡下了。
      
      郑翩翩睡前就想着不能占了冯老板的床位,早早地躺在床边,给冯彦廷留了三分之二的床面,很识时务。
      
      冯彦廷垂眸望着床上的人,纤细的身形蜷缩在被子里,露出一张白净的小脸蛋,还没有他手掌大的脸蛋儿,长长的睫毛在眼窝处投下浅浅的暗影,没了平日的无理取闹,看上去倒也顺眼多了。
      
      可她是猪吗?
      
      几乎睡了一整天,现在连他躺到身边,她还浑然不觉,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郑翩翩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她未穿书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加班到凌晨一点,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又要起床挤地铁上班,每天都是连轴转,连休息时,也会自动加班,她真的太缺睡眠了,而且原主这身体也非常虚弱,需要好好调养。
      
      于是一个疲惫的灵魂,再加一个疲惫的身体,效果就是双倍的缺乏睡眠,睡起来那叫一个昏天暗地。
      
      郑翩翩每天除了去世安苑请安外,基本是与被子相亲相爱到难舍难分。
      
      没有了郑翩翩的刁难,整个听风院都是一派安祥,以前冯彦廷在家待不住,如今在家待了三天了,还没有出去的意思,可是也没有搭理郑翩翩的打算,每天的心思都放在冯府的生意上。
      
      第四天的时候,冯彦廷有事儿便要出去了。
      
      这时候郑翩翩还在睡觉,冯彦廷看了一眼抱着枕头呼呼大睡的郑翩翩,不作声。
      
      春香轻手轻脚地来到床前,轻声唤:“二奶奶。”
      郑翩翩正在梦中和美食约会。
      
      “二奶奶,你醒醒了。”春香轻柔地推郑翩翩。
      
      郑翩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擦了一下嘴巴,仿佛擦掉对着美食和美男流的口水一般,问:“干什么?”
      春香道:“二爷要走了。”
      
      “去哪儿?”
      “去外头店铺收银子。”
      
      “哦。”郑翩翩看一眼冯彦廷笑着说:“二爷,多收点银子,一路顺风,早去早回啊。”
      冯彦廷看着郑翩翩懒洋洋的样子,不说话。
      
      郑翩翩见冯彦廷没有反应,以为他明白了,于是再次抱着冯彦廷的枕头又一次睡着了,本来冯彦廷挺生气的,可是看着郑翩翩紧紧抱着的是他的枕头,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突然没那么气了。
      
      “让她睡吧。”冯彦廷对春香说一句,便离开了。
      春香盯着郑翩翩姣好的睡颜,叹息了一声,这二奶奶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啊,她自小就生活在内宅里,见多了各种各样的内宅女人,大都是挤破脑袋地想要讨好男主子。
      
      可是二奶奶跟所有人都不一样,她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在乎二爷,可是每每看到二爷,又赶紧赔笑脸奉承巴结的,二奶奶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春香百思不得其解。
      郑翩翩却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就是——养精力养身体。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本钱都没有,还怎么革.命,还怎么逃离主角光环生活,于是郑翩翩又睡了一天。
      
      嗯,又睡了一天。
      
      第二天一早睁开眼睛,没有看到冯彦廷,发觉自己一个人霸占一张大床,这种感觉真是爽呆了。
      
      她一个人在床上翻滚了数下,继而慢悠悠地起床,享受着万恶的旧社会带来的便利,刷牙洗脸梳头,接着去世安苑给冯老爷冯老夫人请了个安。
      
      回来的时候便和春香说着自己想吃的早饭,可是到了听风院,看到丫鬟们摆上来的早饭,瞬间疑惑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郑翩翩问。
      

  • 作者有话要说:  翩翩:等我睡好,我睡好了起来就开始搞事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