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这种场面言采是第一次经历。
      
      在实验室里,一切都在严密的监视与记录之下——包括他的一切活动——最后一项实验就是关于异能者的生育问题。
      
      他的直接负责人是K博士。K博士将他注射药物后,单独关进一个透明的卵形大球里,随时记录所有数据。
      
      这让言采一直极其排斥这种事。但实验不同于实际。言采才知道是这么难以忍耐。
      
      该死的祸源就是空气中的香味。如果不是他的异能倒退回最低级,一定要把那该死的东西摧毁。
      
      大部分的香几乎都被言采吸收。毒性很强,连他都抵挡不了。他的反应瞒不过江满月,江满月脸上煞白,重生后睁开眼竟然是在这样一种尴尬的场合。而此时他手无缚鸡之力。
      
      言采往前一倾,碰到江满月,像猫咪的尾巴扫到一样。
      
      江满月始料未及,脸l红了又白,憎恨地看着言采。不过
      房间太暗,言采根本看不见。
      
      这家伙是故意的吗?
      
      “你不要妄想……”
      江满月咬l着舌头。同为男人,对方能动,他不能动……他不会让自己的骄傲栽倒在地,被人践踏。
      “不会——让你羞l辱我!”
      
      江满月以为言采是江御风指使的。
      那个废物,从小就嫉妒他,上辈子好像也给他设计过这样一出,可他上辈子一直昏迷不省人事,后来醒了才得知江御风安排的人吸了太多天香散进来后没多久就死了。
      
      那个蠢货,根本不知天香散通常只烧一指甲盖大小的原因,并不是价格昂贵,而是一旦吸入天香散超过一定量时,吸入者也会中毒死亡。所以天香散在黑【市里还有个叫法,叫催命刀。催的是人命。
      
      可这辈子为什么江御风安排的人还活得好好的。不是应该已经中毒死了吗?
      
      江满月怀疑的时候,言采却问:“你几岁?”
      
      江满月不答,言采反手就握住江满月的手腕,越接L触,中毒越深。
      
      “你不要——碰、我——十、十八。”江满月咬着牙别扭说出他现在的年龄,更加恼怒对方。
      
      十八岁啊……言采想起他的十八岁,正在和丧尸无限期地战斗。他十三岁被博士带着出去打丧尸,二十岁末世结束又关进实验室五年,今年刚好二十五。
      
      现代文明社会里,十八岁不过刚刚高中毕业,他自认是比这年轻人大了七岁的成年人了。
      
      虽然是末世后,言采也是有好好学习过文明社会的礼仪规范,除了杀丧尸外,他可五讲四美了,应该没有人能看出他是实验室长大的吧。书上说欺负弱小是不道德的他都记住了,并且比实验室外面的人学的还要好!
      
      当然最重要的是——言采只在充满科学怪人与实验品的基地,以及秩序混乱的末世生活过。
      
      所以他的道德观并不强。
      机械地学习书上的礼仪,终究只是“纸上谈兵”。
      
      在他看来,为了解毒,发生关系和死亡相比不值一提。他从基地里侥幸逃出,拥有了追求幸福与自由的机会,绝对不想因催此再死一次。
      
      但眼前的人……
      好像很骄傲,自尊心也很强,脊梁硬得要死,还很凶,是个非常难搞的人。
      好不容易基地逃出来的言采不想和这个人死在一张床l上。
      
      “抱歉,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折中一下。“言采的声音里已经变调,但语气仍旧很平淡,天雷般的台词说得泰然自若。
      “我二十五,比你大很多,你是弟弟——你来吧。”
      
      末世后实验室出品远比古代封建大公子思想开放,最终由于封建大公子吃了一惊,慢了半秒,言采忍不下去强行把强买强卖变半卖半送了。
      
      风少爷估摸时间,来看成果。至于言采,一个臭乞丐,他根本不在乎,眼皮都没抬,便摆摆手让人抬出去。
      
      仆人抬着言采,趁着天黑咕噜的,扔回了乞丐巷。砰一声,落地。
      
      静悄悄的,仿佛没有呼吸。他身体抽l出的嫩芽,这一次却不扎根大地,反而拼命吸收流出的东西,几乎所有能量全被小芽吸走,言采身上本来加快的异能修复又停止了。小芽却变得更加翠绿。
      
      小芽舒展,长出了两片小叶子,腰后用烙铁烫出的K0527也因为小芽的成长被抹平。
      闹哄哄的脚步声接近,小叶子刷地收进体内。
      
      “都给我找!掘地三尺也要把堂少爷给找出来。”言家家奴举着灯笼来找人。
      
      老爷有个失怙的侄子,一直寄住在家里。天不亮竟然跑了。府里正在心急火燎地到处找。
      有人一声惊呼,提着灯笼举到言采的头顶,照亮言采的脸,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有个人!”
      
      再醒来,言采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堆了许多杂物的炕上。看起来像是个杂物间。
      他想爬起来,但腰酸背痛的,又倒了下去,扯到了肌肉,一阵剧烈酸L痛。
      
      伤口有好转,但体力几乎全消耗殆尽。反倒是原有的yi物L感,竟然神奇地消失啦。只是有些痕迹消退不掉。他看着胳膊上的痕迹,也觉得昨晚有点太过了。
      
      那个被他强买强卖的男人估计气得跳脚吧。哎,言采还是头一次被人喊色Ll魔。他也很委屈的好吧,只不过他比较不在乎这些,和色l魔有什么关系啊。当然最后那个人就没机会说话了。
      
      想着,言采不禁脸上一热,摸了一把却掉了一手的痂。没有镜子,他也看不到自己的脸,看样子是脸上的疤愈合了些。
      
      房间摆了两张床。对面还放着一张,床l上也躺着个人。那人与他有八l九分相似,但头发比他长很多,脸色青白,姿势僵硬,脖子上有绳子勒出的深深红hen。言采稍微将生命异能试探过去,发现没有一点生命迹象,竟是个死了不超过一天的死人。
      
      这时,帘外传来了脚步声。言采立刻闭上眼睛,假装自己还在昏迷,偷偷听着来人的对话。
      
      来的是两男一女,听声音是一对父母和儿子。儿子口气骄纵,显然是宠大的。
      
      妇人哭哭啼啼。本来是准备让二叔的儿子嫁过去的,如今他竟然找了个歪脖子树上吊自尽了。人家送来的那些礼金她都全收了,要她再吐出来可不依。
      
      妇人尖声:“难道真要像老爷说的,让咱儿子代替嫁给那瘸子?咱可是唯一的嫡子!”
      
      “还不都是你。”
      言坚冷冷瞥了眼他那婆娘,只觉得碍眼,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重重吐出,“去世的二弟唯一的儿子被逼死,宗族里的唾沫一人一口都得把我淹死。贪图蝇头小利的愚蠢妇人,我他怎么娶了个这么你不会顾家的女人。”
      
      江家的那个瘸子病得厉害。
      他继母算过命后做主要讨个命硬的男媳妇冲喜,一看便是火坑,也就是他这个蠢妇,一听说江家会给多少多少彩礼,眼睛就直了,巴巴地上门递了八字名帖,把侄子给逼的自杀了。
      
      “能怪我吗?那是你亲侄子!可也是你答应的……”
      
      闭着眼睛听的言采直觉不妙。
      他虽然不够圆滑,但也不傻,只是一旦涉及到感情人际关系就有些呆板。但在末世里混了那么久,天生的直觉总是有的。且他的直觉堪比野兽。
      
      言采继续听,中年男子似乎被妇人的话给气到,大怒。
      “蠢货!江家这事里一看就是藏着猫腻,我们蹚上这浑水,可洗不干净。也不倒倒你那脑袋里的水。愚妇!”
      
      现在退婚也来不及。
      江家这个嫡长子有名无分,摆明了是继母故意虐l待这个前妻的儿子。
      
      如果退婚,继母绝对会借故反咬一口,江家也会因为顾及脸面找他们算账。
      
      虽然言家祖上曾经在开国皇帝时立过大功,前朝皇帝就是被诛杀在这个地方。可现在早不是原先的天下,言家就是小门小户。
      
      言坚心里生出歹毒念头,不能退婚那就让和侄子长得像的亲生儿子代替。嫡子若没了,那就休掉正妻,另娶便是。他的嫡子只这一个,但庶子却不少。
      
      言夫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起来。
      “我哪知道那该死的倒霉鬼会自杀!”
      
      江家给的彩礼那么多,店铺黄金良田,哎哟哟,她老婆子半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江家光是从手指缝漏出来一星半点都比他们富有,大l腿上拔根汗毛都比他们大l腿粗!
      
      她见了喜欢,已经把一串上好的珍珠项链都戴在身上了。要她拿出来不可能。儿子还偷拿了几锭去也追不回来。
      
      言夫人抹眼泪:“现在怎么办!就没有别的人可以代替吗?”
      
      言老爷的眼神扫过他的儿子,言夫人慌了神。她手心颤抖,这里唯一像的就是他儿子。
      儿子不行!没了儿子她可怎么办,要靠谁去!
      
      “老爷!小的有话说……小的捡到一个人,和死了的堂少爷看着有七八分相似!”下人的声音突兀地响起,言采顿觉不妙,那个长得相似的人怎么想都是他。
      
      果然,不久几个人的视线有如实质,烧得言采后背发麻。
      
      言家儿子眼睛直直盯着捡回来的那陌生人越看越激动。
      “爹娘你们看!他和死了的堂弟长得多像!就用他就用他好不好。”
      
      言夫人抹掉眼泪,止住哭声也凑过去看,脸色漾出笑意。
      
      “像!真像!老爷,我看行。让他代替嫁给那残废,礼金照拿不误!哎哟,这可太好了。这小子和咱一点关系都没有,连一个铜板的嫁妆都不用舍出去!”
      
      假睡的言采:(ノ`Д)ノ这个人也太贪心了,让他代嫁就算了,还一个铜钱都不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