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1 ...

  •   清渠县环山抱水,河网密布,交通便利,十分繁华。
      
      但一墙之隔,最繁华的街巷旁边就是这里有名的乞丐巷。这里聚集了最多的乞丐。
      
      十天前,乞丐们一大早醒来,就发现在他们固定“床位”里多了个赤l裸的男人。
      
      男人头发半长,皮肤很白,只是布满斑驳的伤疤,蜷曲着,腰上有奇怪符号,乞丐们不知道那是一串来自异世的编号——K0527。
      
      像是死了。去试鼻息,活的。
      
      “报官吗?”
      “官府不会管的。就扔那里吧。”
      “可是我有点不忍心。”
      
      拥有这种想法的人,觉得自己好奇怪,当乞丐的自顾不暇,怎么会同情别人。
      究竟还是施舍了一张床单,好歹天气不太冷,半死不活地挨了好多天。
      
      这天,江家奴仆造访乞丐巷,雄赳赳的。自觉升了等级——是上等人——这些臭乞丐高攀不起的。
      
      乞丐们争先恐后地跪着乞食。
      “滚开,臭东西。”管事踹开一个乞丐,黏糊糊的手都快碰到他的衣角了,“都瞧仔细了,要最脏最差的。风少爷要的,伶俐点。”
      
      “是!”众人听令。
      有个人动都不动。
      管事摸了摸下巴走过去,用黑色鞋面将男人的脸往这边踢过来。露出脸,管事鄙夷地扭过头。这人长得未免太伤眼。全身裸l露出来的皮肤都是烧焦的疤痕,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令人望之生厌。
      
      长得越丑越符合少爷的要求。
      
      “这个够丑够脏了吧。”应该可以向少爷交差,他挥挥手,让手下人将流浪汉抬起来带回去。
      
      一个乞丐见状跪下来求情:“大人,他都快死了,求大人放了他吧。”
      
      向来不愿多管闲事的乞丐第一次站出来为一个陌生人求情。
      他之前还施舍了一张床单给那人裹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善心帮那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男人。其他人也连忙跪下来求情。江家可是本地人惹不起的存在。
      
      所有人都为他求情了。管事也没想到这些乞丐竟然这么团结,他一脚踢开。
      
      “少管闲事!狗东西!”管事怪笑一声。又不要健全的,就是快死了的才好交差。
      
      流浪汉从后门悄悄抬到江家。
      
      江家在清渠县本来也就普通大户,但自从大房出了个光耀门楣的礼部尚书,身份顿时不一样了。
      清渠县吹捧大房,议论二房是孬货,生的儿子都是孬的,比不得大房。
      
      大房长子江满月七岁能文,被人看好,十四岁那年乡试前夕却被人打断双l腿,前路断绝,被送回老家,无人问询。
      
      但江满月再不受宠,也是正房嫡长子,明面上的份例也比二房二叔家多。被比了十多年的二房的风少爷极其记恨他!常想泄愤,只是瘸腿的江满月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拿捏,每每找不到机会。
      
      直到半月前,江满月忽然染上重病,奄奄一息,卧床不起了。
      风少爷终于找到机会。
      
      “风少爷,找着你要的人了!”管事谄媚地说。穿着华丽的青年合上手里不合季节的折扇,冷淡地看向管事身后抬着的流浪汉。风少爷捂住鼻子:“抬起他的脸,让本少看看。”
      
      管事用袖子包着手将流浪汉的脸抬起来,潦草不堪,还有恶心的烧伤疤痕。风少爷高兴起来,简直不能更满意。
      “不是死的吧。”
      死了就没趣的。他可是给江满月享用的。死了还怎么做,当然是要活的。等江满月个废物醒来知道自己被个丑八怪干了,不得羞愧地自尽?
      
      “没死呢。”管事讨好他,用力拍了流浪汉一把,流浪汉吃痛,反射性地弹了一下。“您看,还活得好好的,下点天香散,保准生龙活虎。”天香散可贵着,一两天香千两金,多是妓ll院的姑娘用来增加情ll趣的。不过妓ll院里也就指甲捻一点粉末烧,好让恩ll客快活起来。
      
      “好。你做得不错。还不快把他送进去,好给我尊贵的堂l哥享用!”风少爷嘻嘻怪笑起来,只觉得通体舒畅,那些年被年少聪慧的堂l哥压着的憋屈往事仿佛随风散去。
      
      纵你江满月天纵奇才又如何,如今还不是像条待宰的死鱼一样,今日本少就要一根根打断你的脊梁骨,等你被路边捡来的臭乞丐凌、辱后,不知尊贵的江家嫡长子还能不能傲得起来。
      
      江满月,这份大礼你可受用?
      
      流浪汉抬进了房间。昏暗的房间知依稀可见人的剪影,床l上还有一个人,面色潮l红。房间里弥漫着诡异的甜香,香味惹人沉醉。
      小厮匆匆吸进一口,便觉得某些地方耸动起来,将人放到床l上,小厮们立刻离开房间,不敢多待半会。一两一千金的香,足足撒进香炉三钱。风少爷统共就得了半两,是他的一个行商朋友从西域带来的。
      
      这真是花了大价钱的好东西。天香散名不虚传,很快流浪汉吸入这气体,就有了动静。
      
      他的手指动了起来,无意识地到处摸索。温热的,滑腻的……是什么呢。
      
      他睁开眼,清澈的眼睛些许迷茫,恍惚间不知眼下这个场合究竟是怎么回事。低头看去,昏暗的视线里,被自己压住的是个依稀是个人呢,他摸索着摸l到对方脸,他紧闭着双眼,看起来很痛苦。
      
      忽的,他身体一个颤抖,如遭雷劈。下l身涌l出奇怪的欲望,身上的异能若有似无,仿佛被欲望所钳住脉搏。
      
      这是他从来没有经历的状况。
      
      他曾是末世里的无冕英雄。是新生人计划出产的一员,代号K0527。
      
      新生人计划是末世之后一项疯狂的计划。培育出的所有实验品会在封闭空间内竞争厮杀,拥有生命异能的K0527是活着的三人之一。
      
      之后,他被当成l人形武器出现在末世战场中。但末世结束后,又被设计骗回了基地的实验室。基地利用他研究各种实验,在他身上甚至解开了异能者无法生育的难题。
      
      K0527不愿意永远呆在实验室成为手术刀下的一项实验品。他找到机会,没有接受每天都需要进行注射的异能者抑制剂。他的能力很强,如果不是抑制剂,基地人员很难控制他。
      
      但即便如此他也很难逃出去。基地就像一座孤岛,漂浮在漫无边际的深海中。基地的异能者数量十分多,而且拥有大量专门对付异能者的武器。他只有一个人。
      
      他被逼到了绝路,站到基地的甲板上。久违的金色阳光落在他的头上脸上肩上,使他焕发出一种新的光泽,。
      
      K0527回过头,望着那些曾经切割过他身体的基地人员,说出最后一句话,选择了自爆。
      
      “我不叫K0527,我有名字,我是言采。”
      
      如果离开囚笼才能获得幸福,那么即便付出死亡代价,也义无反顾。
      
      自爆后,言采只剩一粒异能核。异能核穿越时空来到异世,寻找机会进行重组,仅剩的生命异能缓缓修复全身的细胞组织。
      修复期间,言采只能瘫痪在地上,没有能量来源,异能核就分出细芽钻进土里获取养分。生命异能可以从自然界获取能量。
      
      在这期间,言采没有任何反抗能力,无意识释放精神力让人对他产生同情是唯一的自保手段。为此他得到了来自乞丐们的一张床单。
      
      这样的他太弱小了。于是被人扔进了一个昏暗难辨的房间。和一个男人独处。
      
      确定是男人——言采摸l到凸起的喉结扁平的胸口以及……那啥。然后,言采全身僵硬,缓缓缩回手。和他同一张床的男人和他都中了催l情药!
      
      言采眼睛眨了眨,灵动的双眼是他此刻全身唯一漂亮的地方,在昏暗的房间里依旧不减光华。
      
      他觉得身上好热,一团火在体内燃烧,脚趾开始躁动,微微蜷缩。
      
      被他压住的人也睁开了眼。冷然的眼神锐利,像带霜的剑锋,舔一口,便是满口的血。
      
      房间的隔音不好,风少爷的声音传入。
      “我要那臭乞丐把他淦l死,淦到他服,淦到他骨头软下来求我饶了他!也好让他知道,他不过是条摇尾乞怜被人凌ll.辱的狗。”
      
      言采低头对上了江满月的目光。
      
      “你敢!”江满月开口。声音沙哑。
      
      言采清晰地看见他的眼睛,藏着不甘、倔强、仇恨与一丝惊慌。濒临死亡的困鼠在油灯会挣扎。
      幼狼若遇到强大的野兽,会伸出他稚l嫩的獠牙,虽弱小却不怯懦。
      
      落日余晖落入他的眼中。折辱便以意味他的落日来临。
      
      言采能动,江满月不能动。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新文预收
    带球跑就得死(穿书)
    排雷:生子,文笔烂,bug多。没说过自己文笔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