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3 ...

  •   想拿他代嫁却一毛不拔,无耻。书上说不劳而获是不对的。古人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素质!
      
      但他现在受制于人,异能倒退到最底层,且修复缓慢,养好身体至少要一个多月。
      
      发l情竟然如此消耗体力,果然书上说一滴精十滴血也是有道理的。言采决定不再质疑那些无法用科学去证明但自古以来人人都这么说的普世道理了。
      比如手撕包菜比切的好吃,比如多喝热水包治百病。
      
      黑心一家三口既想要拿钱又不想嫁儿子,逼死大伯的儿子后,现在又想让他当替死鬼,坐享渔翁之利。让他嫁还没有一个铜板,好没道理。
      
      言采决定先同意代嫁,离开这一家的火坑,之后身体恢复后找机会离开,去过没有基地与末世的生活。
      
      言采决定先发制人。
      
      言采睁开眼睛,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纯净如水,极易让人生出好感来。哪怕脸上的疤痕未消,有些地方则好全,痂脱落后,新长出的肌肤红红的,一块红一块疤的,头发在言家三口眼里很奇怪,只及肩,乱糟糟的。
      
      但奇异的让人觉得气质尤其高贵。明明是和眼前言家儿子言晔有六七分相似的脸,身上的高贵气质却让言晔万万不能及。
      
      一家三口都被吓了一大跳。
      
      “你你你竟然醒着!?”言夫人捂着扑通扑通跳的胸口,心惊肉跳的。
      
      一家三口都没发现,言采竟然醒着。昨天下人捡到人来报告时,说了他伤势严重,但他们舍不得花钱请大夫看病,也舍不得拿金疮药出来,直接就把他和叫言采采的倒霉侄子尸体放在一起了。
      
      这全家都很抠门,抠门是会传染的吗?言采心中腹诽。
      
      “你们是在引火上身!”
      
      言晔咒骂:“放、放屁!”
      
      他最讨厌长得比他好的小白脸。
      长得好有什么用,他堂l哥还不是死了。眼前这个和他堂l哥长得很像的更讨厌。明明脸上还长着疤,看起来却比他长得好。
      
      言晔说着就暴躁地想打言采,但举起的手却怎么也放不下来。言采的额头沁出汗珠来,打回初级的异能要施展精神控制果然不是那么容易。
      
      其实言采不擅长与人勾心斗角。他一生见过最多的就是丧尸,少些勾心斗角直接上手开干才是他的长项。于是不善阴谋的言采只能使用精神控制这种手段了。
      
      比儿子多疑的言老爷狐疑地看着说着一口怪异腔调官话的言采,不知为何对他儿戏般的恐吓竟然产生了几分相信。
      
      这个年轻人有独特的气质,让人觉得温和信服,自然而然产生好感。不知为何,言老爷突然就觉得把这个年轻人丢在这种破屋子和一个死人呆在一起有些太残忍。
      
      但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很快他就清醒过来,连忙问。
      
      “什么意思?”
      
      言采尽量释放精神控制,让自己显得可信。这个言老爷很狡猾,心志坚定,并不容易被控制。言采汗流浃背,非常吃力。
      
      他强装轻松笑了笑说:“呵呵。亏你们还自诩聪明。如果就这样草草将奄奄一息的我作为替代品送给江家,不知江家会不会发怒,认为你们滥竽充数,是在蔑视江家。以江家的势力,一旦发怒,后果不堪设想,岂是你们能够挽回的!”
      
      言采虽然不知这个江家究竟是怎样个光景,但听之前几人对话中的忌惮,总归是比眼前这家人要显赫多的。总之吓唬吓唬他们。
      
      言坚脸色一变,越想越觉得不妙。
      
      言家祖上的光景已经不复,谁还能记得开国之初帮助太子铲除了前朝废帝的言氏先人。五世而衰,先人的辉煌轮到他这一辈的时候,只剩下大堂供奉着的太l祖御赐的一只饭碗,别的就什么也不剩了。
      
      但如今的江家可是远比他们要煊赫得多。
      
      虽然江家嫡长子不受宠才会硬被塞个男妻,但如果草率送个病秧子过去,可能会惹怒对方。江家为了顾及脸面,也不会袖手旁观任人欺辱的。
      
      失策了。
      
      言采察言观色,拥有野兽一般的直觉。知言老爷明白过来,可叹钻进钱眼的言夫人和混不吝的儿子还稀里糊涂。
      
      不过,这家当家做主的应该是这个老爷。言老爷立刻请教,只是眼神中隐隐有些威胁之色。这年轻人再是伶俐又如何,如今也只不过仰仗他鼻息,晾他也不敢欺骗自己。
      
      连暗无天日的实验室都熬出来的言采并不畏惧,对言老爷的眼神视而不见。不说阴险的博士,就是丧尸都比言老爷可怕一点。
      
      他的姿态变得非常轻松,十分坦荡地表明:“不好意思,我饿了。”
      
      管你嫁不嫁,他要吃饭补充体力!他是真的饿了呀。从从穿越到现在十多天都没有吃过饭甚至还大出“精”一次。人会废的好吧。
      
      言老爷立刻吩咐:“快去备饭。”
      
      一整桌的饭菜十分精致,虽然没有现代社会的美味,但言采作为末世后人类,以前的生活质量比古人还要差,出外打丧尸的时候,连口热乎的食物都赶不上,要不是他有生命异能,过的比有些人算是不错,还能吃上俩口无丧尸毒的新鲜蔬菜。
      
      丰富又新鲜的热食在面前,言采食指大动,很快将一桌饭菜扫除。
      
      丫环定定地看着端上的盘子很快空了又端下去,好大一张八仙桌,没一会儿就空了大半。那新来的像堂少爷的客人丫环不认识,可却有种独特的温和气质,如沐春风,让人忍不住亲近。
      
      上菜之前,言老爷特地让人给言采拿了新衣服,原先他身上就裹了张破床单。先梳洗再吃饱饭,便有了精神。
      
      宝蓝色的长衫上身,身量高挑的言采立刻大不一样。脸上的疤痕虽然未好全,但已经让人百般注目,又因为纤细苍白,显得十分柔弱,令人同情。
      
      从来不多嘴的丫环头一次斗胆开口:
      “老爷,还要再上菜吗?”
      
      言老爷还没说话呢。言夫人拿起鸡毛掸子就往丫环身上甩。
      “败家小娘们。当我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啊!”
      
      明面上骂丫环,其实骂的是言采。
      
      哎哟喂,可心疼了,这么一桌子菜,有鱼有肉有鸡,置办下来可要足足二两银子。二两银子就被这么个臭乞丐给吃了,她还不如去喂狗。
      
      言夫人还想甩第二下,一只皙白的手一下将甩下来的鸡毛掸子握住。纹丝不动。
      
      一用力,言采感觉腰l肢更加酸痛,强行稳住身形后,才拿一双漆黑的眼眸看丧尸一般向言夫人扫了过去。
      
      言夫人心里一怯,后背竟然感到一刺,往后退了一步。言夫人本来就是个色厉内荏的妇人,欺软怕硬。
      
      虽然骂的是小丫头,眼刀子却是飞到他的身上,言采再不懂勾心斗角也知道骂的是谁。要骂就直白些,欺负小姑娘算什么。
      
      言采最烦就是这种阴阳怪气的勾心斗角,还不如痛痛快快地和没有心机的丧尸打一场。
      
      “言夫人,一家主母,跟个小姑娘置什么气。”不能撕破脸,言采只是稍微警告。他在末世里见多言夫人这样恃强凌弱的人。
      
      言老爷脸色一沉,抬手让言夫人闭嘴。丢人现眼。言老爷早就看这个毫无教养的妻子不满。言夫人出身低,庄户人家泥腿子出身。如今他好歹是清渠县有些地位的富户,妻子却带不出去,丢脸。
      
      “小兄弟你继续说。”
      
      言采学着见过的一些基地大佬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他比一根手指点点自己的脸。
      
      “言老爷,你看我这脸……现在嫁过去恐怕有些丑,和堂少爷白净的脸可不太像,恐怕容易穿帮。”他见过的堂少爷的尸体,脸上可是白白净净的。
      
      言老爷说:“那你要几天?”
      
      他伸出俩手指头:“我看脸要愈合,怎么也得两个月吧。”
      要是愈合快了,他就再划两刀,挣足两个月。
      
      两个月够他身体修复,异能突破一级。异能升级前期快,后期越来越慢,上辈子,言采一直升到了十二级,这辈子就算已经有修炼经验,恐怕也就是最高五六级的样子。
      
      “可以。”江家主母的意思是这个月初五,越快越好,恐夜长梦多,不过他大可以去争取。
      
      “第二件事。把堂少爷风光大葬。”也是可怜人。死若还不能安然入土,也太悲凉。
      
      言老爷脸色一变,否决了。
      “不行。太招摇了!”
      
      如果风光大葬一场岂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那他言坚的名声可真是彻底臭了。眼下,侄子去世的消失还只是他们几人知道,连夜找回来的,连言家府里的人知道的也不多。
      
      “你不要妄想逃了这婚。若是办了丧事,还怎么再去办喜事。”侄子的死他根本不准备公之于众,眼下不是有个很好的替代品吗?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侄子死了。
      
      言坚说什么都不同意。怕惹急了他,言采只好稍微让步,但关于立墓决口不松懈。如果任言坚个人的意思,真的会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立墓是一定要的,也不能差。用我表哥的名义,坟冢也不能草率……这一点我是不会让步的。好歹算是你们亲侄子,没有感情也有血缘,人也要讲点良心。何况我的要求也不算高。只不过立墓罢了。”
      
      言坚同意了。
      “那你以后就叫言采采,当好言采采的身份。”
      
      言采也没有反对。这个名字和他自己的名字差不多。
      
      “第三件……”言采刚开口,言坚的脸色就不大好,看来是觉得言采的要求太多了,不过当言采说出第三件的要求时,言坚才真正变脸。
      
      言采:“我要嫁妆。”
      
      “不可能!”言夫人脱口而出,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想从她家要走嫁妆,做梦!他又不是言家人,凭什么想拿言家的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