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卧室里有衣帽间,阮檬取衬衣和裤子,季羡云从后面贴了上来,顺着她腰肢摸上来。
      
      阮檬一回头看到他一.丝.不挂,“哎呦卧槽!”
      
      话一出口就知道遭了,她人设差点崩了。
      她赶紧补救,一边捂着胸口,“哎呀吓死我啦,你怎么脱那么快,把人家脏话都给吓出来了,人家从来不会说脏话的!讨厌都怪你啦!”
      
      说着捂住脸跺了两下脚,气呼呼的耳朵都红了。
      
      季羡云笑的弯下腰跟什么似的,不再逗她,从她手里接过内裤,穿上裤子,他侧过身,由着她套上衬衣。
      
      两人走出衣帽间,季羡云坐在椅子上换鞋,阮檬已经很自觉的蹲下来了,抬起他脚腕放在自己腿上,帮他穿鞋。
      
      他就要出去了,啦啦啦!
      
      她笨手笨脚的,需要季羡云把脚尖拉平配合一下,她上辈子也这么做,像个快乐的小主妇,季羡云喉结动了动,心里软成一滩水,穿好鞋他就着这个姿势把阮檬拉到□□,“檬檬。”
      
      阮檬看到他的目光那么沉,立马警铃大作,他又发.情了!
      真是毫无预兆!
      
      果然,季羡云弯腰亲上来,双手抱着她脑袋,指腹从她耳根一直滑到下巴,最后捧着她脸一边亲,一边深情的说,“乖乖,我爱你。”
      
      阮檬一下子怔住了。
      上辈子他从来没说过这句话,从来没有。
      
      他会叫她各种称呼,“檬檬”“乖乖”“宝宝”“小东西”“小傻子”“小蠢蛋”,会夸她“我们檬檬真乖”“宝宝真漂亮”“可爱的小蠢蛋”。
      
      也会说喜欢,但不是很直接。
      “比起xxx我更喜欢檬檬”
      或者是媒体问到,他也直言不讳,“喜欢啊,我喜欢檬檬”。
      
      他们在国内待不下去后,去了国外,他在外面赚钱,她在家待着管钱存钱,打扫卫生,刷马桶,煮饭,和计划未来。
      
      她虽然做的不好,可也努力在做,慢慢的进步,就是有一次她照着菜谱煲汤,又下雨了,她跑去关窗户,忘记煮着的汤,差点把锅烧穿,他回来后正巧看到她蹲着想把烧坏的锅藏在下面的橱柜。
      
      他当时很忙很忙,脸上总带着疲倦,冷着一张脸站在那里,“别藏了,我都看到了。”
      
      阮檬抬着脸,眼眶里含着一包眼泪,“对不起啊老公,我不是故意的……”
      
      然后一串泪水涌出来滑下去,她赶紧抹掉。
      
      可能她太可怜巴巴了,他最后还是走过来摸她的头,“好了没事,坏就坏了。”
      
      他拉她起来,叹气,“不哭了,反正你什么样子老公都喜欢。”
      
      那简直是他说过最好听的话。
      没想到,他还能说出更好听的话。
      
      阮檬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身体都在发抖,季羡云把她抱在沙发上,笑着说,“赶着我出去,我们先打一炮。”
      
      阮檬一下子把他推开了。
      什么玩意儿!下半身动物!
      
      季羡云的笑僵在脸上,一时间停下动作。
      阮檬反应过来,赶紧又抱住他,“啊老公老公,我忘了一件事,我来大姨妈了。”
      
      季羡云手臂支着墙,一条腿跪在沙发上,相当失落,但是从他这个角度,她仰视着自己,嘴巴微微张开着,好像还在吐着热气。
      他不由想:好想让檬檬给他xx。
      他喉结又动了动。
      
      阮檬如临大敌,松开他,指着茶几,“那是什么?”
      
      季羡云坐下来,还是算了,檬檬在这种事上一向很害羞,搞不好他还没享受到,她就先哭坏了。
      
      他把茶几上的剪刀收起,“没什么,老公无聊随便剪着玩的。”
      
      他把剩下的白纸揉成团扔进垃圾桶里。
      阮檬已经展开一张纸在看,纸是普通的A4纸,中间是统一的形状洞洞,轮廓像三个小人手拉手。
      
      季羡云也随便她看,并没有拿走的意思。
      阮檬直觉他不会做无意义的事,但又猜不出是个什么意思,不过也不用猜,她马上要跟他拜拜了。
      
      她笑眯眯的把纸折起放一边,“老公你手好巧啊。”
      季羡云饶有兴致,“哦?你看出我剪的什么?”
      
      “不就是几个小人在跳舞吗?”
      阮檬后知后觉,“咦,那你剪下的小人都去哪儿了?都扔了?好可惜啊。”
      
      季羡云笑,“真聪明,下次老公教你剪小人玩。”
      
      他电话来了,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出走,顺便对她抬了抬下巴。
      阮檬把他送出门口,手举在胸前跟他挥手再见。
      
      季羡云示意她回去,她听话的关上门,然后给阮妈妈发信息,收拾衣服。
      
      季羡云没有上电梯,先走在监控盲区,从手心里翻出一个白纸小人,甩在了地下。
      
      “去,看着她。”
      
      小人跟有了生命似的在他脚边蹦着,他踢了它一脚,它很快贴着墙翻滚,就算被监控拍到,也没人会注意到,只当是一块纸被风吹了过去。
      小人翻滚到房门口,从缝隙里钻了进去。
      
      阮妈妈打过电话来,“他坐车走了,我在楼下你下来。”
      她口气有些冲。
      
      阮檬戴着miumiu墨镜,背着粉色爱马仕下去找她,在酒店门口遇到路人以为她是哪个明星,连连惊呼,“她皮肤好白,白的在发光!”
      
      “胸也好大……”
      
      两个人争执她是刘亦菲还是欧阳娜娜,最后一致认为都不是,因为胸不像。
      
      阮檬奇了怪了,他们明明在小声说话,还距离她有点远,她怎么听的那么清楚?
      
      阮妈妈换了辆不显眼的车过来接她,落了下车窗阮檬才看到她,她接着上车,连自己都没发现鞋跟上贴了张小白纸,她一上车,白纸小人就钻进后跟座,完全没人会发现它了噢耶!
      
      阮妈妈皱眉,“你换香水了?”
      
      阮檬记得自己没喷香水,“没啊……”
      “你自己闻!”
      她还敢睁眼说瞎话了!
      
      阮檬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有一股清香,说不清像什么味儿,闻到后让人神清气爽,很舒服。可能自从她醒来一直待在那个房间里,她没注意过气味,所以现在才闻到。
      
      阮檬被自己打脸了,面色不改,她蹙眉回忆,问题说不准出在季羡云给她吃的药丸上,她有偷偷找过药盒,只找到一盒感冒灵,上面少了两颗药。
      
      阮檬猜测可能她一开始是感冒了,季羡云买了感冒药给她吃过,但是不管用,就干脆用了金手指治疗她?
      
      她只能把那个不知名的药丸也归为他的金手指,不然刚开始不会那么笃定她不需要送医院。
      
      阮妈妈又问了最重要的事,“季羡云到底怎么回事?”
      阮檬心不在焉,“就我信息上说的那样,其他我也不清楚了。”
      
      “你天天跟他在一起还不清楚?”
      “……我最近生病了。”
      “你怎么没病死!”
      
      阮檬,“……”
      阮檬破涕为笑,笑的太厉害差点掉出眼泪,妈妈还不知道她死过一回了,她真怀疑自己是被妈妈咒死的。
      
      阮妈妈瞪大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看她,恨不得立马给她两大耳光。
      
      她才跟了季羡云多久就成了这副德行,不仅发信息命令她,擅自换了香水,跟她顶嘴,还没有悔改之心!
      
      她动了动手又放下去,老阮说现在的孩子不能打,不跟以前一样棍棒底下出孝子,而且她是女孩子,打了很容易被人看出来。
      所以老阮教她不要打孩子,可以惩罚。
      
      阮妈妈忍下,打算回家罚她。
      
      本来带她回去就打算要罚,因为她一直被她们牢牢捏在手心里,一步步按照她们的安排成长,一旦发现她有脱离轨道的苗头,她们必须及时掐灭在萌芽中,免得她不受掌控,这时候警告、敲打就成了必不可少的手段。
      
      看来不罚不行,她野了。
      
      阮妈妈立马叫司机开车。阮檬抹掉眼泪,知道自己行为失控了,她意识到自己在妈妈面前没有克制装“乖巧”,她在季羡云面前可不这样,大概因为她在季羡云面前求生欲更强。
      
      她端正坐好,让司机拐往医院。然后笑眯眯的对妈妈说,“妈妈,我们先去趟医院吧。”
      
      “你怀孕了!?”
      
      阮妈妈惊叫,连司机都吓了一跳,差点把车开出马路。
      
      阮檬解释,“没有啊,我刚病好,想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阮妈妈冷冷道,“先回家。”
      阮檬不说话了,下车回到家里,阮百家在客厅打游戏,笑嘻嘻的抬起头,“姐夫不送你回来呀。”
      
      阮檬没理他,他把ipad一扔,大声嚷嚷起来,“妈!我要举报阮檬,我有非常正当的理由严重怀疑她早就知道季羡云是假货,我要参加今天对小婊.子的批.斗大会!”
      
      张嘴闭嘴小婊.子,经常搞大女人肚子,翻脸无情,连打胎钱都不肯给的阮百家,阮檬要有这么个儿子,非把他溺毙不可,她狠狠瞪了他一眼。
      
      阮百家站起来,“你他妈被狗比X多了吧!敢瞪我?”
      “你别惹他!”
      阮妈妈疾声厉色警告阮檬,按下儿子上去叫阮爸爸,她一脸惆怅,她儿子一点不像个能继承家业的人,但谁叫他是她儿子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求收藏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