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阮檬没睡多久就醒了,她心里惦记着事不敢睡太久。
      再去看手机的时候,家里回信息了,“你好好待在季公子身边!这种时候回家干什么!”
      
      “好好抓住他的心!”
      “信息看完删掉,小心被他发现!!”
      
      阮檬舔了舔后槽牙,牙疼。
      她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之前家里听到季羡云的传闻专程问过她,她当时哪里会说实话啊,心里只有季羡云,当然是帮他隐瞒过去。
      
      所以家里这是当真了,以为季羡云还是季公子呢,是对家陷害他呢,这种时候更要待在他身边怒刷一波好感了,好让他感动的快点娶她,她回个毛!
      
      阮檬想了想,回复信息,“爸爸妈妈!我被他骗了!季羡云跟季家演戏要稳住京华集团,其实季家已经跟他断绝关系了!他自身难保!我要回家!”
      
      阮檬多加了几个感叹号,好表现自己焦急的心情。
      
      这下那边急了,电话直接拨过来了!
      幸好阮檬怕季羡云听到她玩手机的声音,一早就静音了。
      
      她闲闲的看那边一次次拨过电话来,很多短信同时纷涌而至,在屏幕上跳出来又跳出来。
      
      阮檬觉得好爽啊!
      
      她从小就被教育成乖巧听话的淑女,从来不敢自己做决定,甚至每天吃什么,穿什么,什么样的装扮,微笑的弧度,指甲的长短,上衣套进裤子里要有几道褶子……都严格被父母要求着。
      
      她被养成漂亮可爱的洋娃娃,每天的笑容没有一丝瑕疵,从来没有人怀疑她一个白富美还会不开心。
      
      就连季羡云也没丝毫怀疑,因为她太合他口味了,就像是专门为他量身而作的完美情人。
      
      不需要有脑子,有脑子说不准她不会那么痴情忠心呢。
      
      正是因为她这么合口味,季羡云对阮家能教育出这么好的女儿也很满意,时不时就给他们点生意做。
      
      季公子给的一点生意怎么可能是小生意,阮家高兴的恨不得把他供起来,不过阮爸爸精明,没有得意忘形,他不让家里大肆宣扬,真正扬眉吐气的日子还在后头呢,他们现在闷声发大财就行了。
      
      所以平时他们只要给阮檬打电话发信息,阮檬哪怕急的找不到厕所,也得先给他们回信,但是跟了季羡云后,这条规矩就改了改。
      
      她可以不用第一时间接电话回复信息了,可以稍微延迟一下,不过要是跟季公子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那也可以再等等晚点回电,但她敢完全不回,他们就叫她有好果子吃。
      
      现在看他们这么急,哦,她妈妈都急的骂脏话了。
      
      “小.婊.子接电话!”
      
      阮檬乐了。
      活该你们急死。
      她葱白的手指轻轻点了挂断。
      回复道,“妈咪,我好怕,他不会让我走的,你们快来接我啊”。
      
      她还多发了个哭泣的表情。
      还真是婊婊的,不过太爽了。
      
      发完信息阮檬就扔开手机闭目养神,她知道季羡云没出门,可没听见他的动静,她得看看他在做什么,然后就可以愉快的跟他分手了。
      
      让父母来接是她的后招,她莫名觉得季羡云有点怪怪的,万一不像上辈子那么“大度”,正好赶上她父母过来接她,他总不能不放手了吧?
      
      阮檬想着就轻手轻脚下了床,赤脚走向卧室门,她也并不是担心害怕不敢发出声音,是长久以来的习惯。
      
      她的举止投足都是经过严格符合男人们审美趣味,从小就被教育走路要轻,不发出声响。
      
      也庆幸她没发出任何响动。
      因为她一靠近门,就发现不对!
      门明明还是那个门,可是它怎么像个冷库门?
      她一靠近就打了个哆嗦,发现了问题所在,门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外面。
      
      她直觉外面有事发生,按趋利避害的本能应该立马回到床上,可是一想到可能跟季羡云有关,他又怪怪的,她就按捺不住朝门缝向外看去。
      
      这一看差点腿软跪在地上。
      她要哭出来了,客厅空地上,一个男人手指掐诀正站在那里。
      
      外面门窗紧闭,窗帘拉着,几乎透不进一点风,也没有一点光,她看不清对方的面孔,只能看清身形。
      
      他站在那里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整个人在半空中悬浮着,脚尖微微惦着,好像踩着空气一样。
      人怎么可能踩着空气?
      阮檬只知道她死后做到了,可也没飘那么高啊!
      
      她胆子小,很想回到床上钻进被窝,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她的腿动不了了,像被钉在地板上,她想动一下,骨头好像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她生怕惊动外面那个人,一动也不敢动了。
      
      眼皮子都不敢眨一下,万一这是个死局,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看清楚自己怎么死的,死个清楚。
      好歹灵体再飘荡的时候,也有个咒骂的对象不是那么寂寞。
      
      所以她瞪大了眼,看到那个人的身形好像被影子一样的东西一点点盖住了,更加不清晰了,再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很多流动着的黑雾。
      
      黑雾在不断的涌动中越来越多,一直围在他身上缠绕着,不知道是不是因此产生了什么能量,室内也更加冷了,像快要结冰的冬季。
      
      阮檬此时反倒感觉不到冷了,因为她看到更加可怕的一幕。
      
      黑雾里有什么东西从那个人的胸膛上要出来,就像破土而出,开始有一点光芒绽开,然后她看到一把剑柄出来了,光芒越来越盛,她看到那个人的脸了,居然是季羡云!
      
      然后眼前猛地一亮,就像突然炸开烟花,或者那种特别亮的特效光芒闪过,她眼前一片白,下意识闭眼。
      
      她觉得她肯定瞎了,但是再一睁眼,居然没有短暂性失明,也没有吓得坐在地上,看来她小看她的心理素质了。
      
      再看过去时,光芒已经没了,一柄流光溢彩的宝剑在半空中绕着季羡云飞。
      
      宝剑太漂亮了,阮檬从来没有见过亮的那么纯粹的东西,突然宝剑嗡嗡震动着,直直停在她前面一步远的地方。
      
      宝剑锋利的尖正对着她!
      好像特别敌视她似的!
      
      阮檬捂着脸差点没对着它跪下去,她直觉那玩意儿有灵性,是不是发现她了?
      
      稍后警报解除了,季羡云从半空中落下来,对着它招了招手,它飞过去,在触到他掌心的时候消失了。
      
      季羡云闲闲的伸了个懒腰,躺在了单人位沙发座里,还打开电视,放大声音看起来了,完全就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阮檬,“…………”
      事情结束了,她的腿好像又能动了,室内的温度在回升,她借着电视声音连滚带爬的回到床上,闷进被子里,好久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季羡云在修炼魔法/异能这个认知一旦出现在脑海里,有些事情好像一下子解释得通了。
      
      他就像得到金手指的男主,这时候内心肯定意气风发,所以才笑眯眯的,脸上没有一丝愁云惨淡。
      
      也才有这个闲心照顾她。
      
      虽然还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照顾的那么细心,也可能他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癖好吧。
      
      他肯定才得到魔法/异能,不然前面被亲妈坑,被季家抛弃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阮檬绞尽脑汁想以前看过的小说,获得金手指的男主会怎么开展人生?
      
      可是她被管的太严格,小说看的很少,男频小说更不用说,隐约觉得那些男主们怎么也得改变命运,顺便广开后宫,走向人生巅峰。
      
      阮檬脑子里蒙了一下,不对他有金手指了,她还怎么跟他提分手呀?
      
      有了金手指的男主们都是睚眦必报,容忍不了任何人对他的背叛。
      
      阮檬提分手算背叛吗?
      他会不会觉得她跟别人一样看到他地位一落千丈就不爱他了,就想躲开他?
      
      阮檬头疼死了!
      
      至于季羡云怎么拿到金手指她反倒不关心,她不是也莫名其妙重生了吗。
      
      手机亮了一下,阮妈妈又发信息了,“我们马上就到,给你二十分钟时间,想办法把季羡云支开。”
      
      估计怕她得到的信息有误,不想正面跟季羡云发生冲突。
      
      阮檬也正怕家里这时候赶到,被有了金手指的季羡云知道她想分手背叛他,发生什么无法预料的事。
      
      阮妈妈这就送来良策,她立马回复“好,等我信息再上来。”
      
      坐在豪车副驾的阮妈妈看着阮檬回复过来的信息,皱了皱眉头,这个小崽子,居然敢用这种命令的语气回复她了!
      
      阮檬都没想到无意间一条加急短信,都能引起妈妈生气。
      
      她故意制造出很大的声响起床,趿着拖鞋啪啪响着走到卫生间洗漱,就是为了让季羡云知道她醒了,起床了,说不准要去客厅哦,他要是想修炼什么的,这时候可以停一停了。
      
      阮檬洗漱好了,把衣服上季羡云解开的两颗扣子扣好,黑丝袜再穿回去,怕不保险,还套了个小开衫,衣服穿的正正经经,让他没性趣最好了。
      
      她走出来,季羡云笑着回头看她,“醒了。”
      
      他招了招手。
      怕光线太暗,用遥控打开一盏壁灯。
      
      阮檬本来贴着墙往过走的,灯一开不敢了,硬着头皮走到他身边,抱胸晃了晃肩头,声音软软的,“好像有点冷哎……”
      
      季羡云笑的更加厉害了,他穿着睡衣,依旧领口大开,锁骨和胸口一览无遗,好像故意勾引人似的。
      
      他越是笑,她心里越是发毛,不光是害怕他的金手指,还因为他越笑越有魅力,尽管她极力克制,还是被勾的毛毛躁躁。
      
      季羡云拍拍自己大腿让她坐上来,“可能空调开太大,我关掉。”
      
      阮檬磨蹭了两下,坐在他腿上,他抱着她的腰肢又给了她个湿吻。
      
      阮檬被亲的都快吸不上气,捂着脸埋进他颈窝里,这个姿势他就没那么好吻她了。
      
      她支支吾吾,“羡云……”
      季羡云拍她屁股,“叫老公。”
      好吧,这还是她跟他好了后,迫不及待就开始叫的,她软软道,“老公……”
      
      被他打了个岔,她差点忘记想好的词,季羡云已经掐着她腰往身上送,阮檬感觉到他那个了,赶紧扶着他肩膀坐起来,“我有话跟你说呢……”
      
      为了哄他开心,又加了老公两个字。
      阮檬这才觉得叫老公好肉麻,麻的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季羡云停下动作,“乖乖你说。”
      阮檬,“你有没有什么打算呀?董事长他们要是真的那么狠心不让你回去,那我们是不是该准备点什么?”
      
      这话没引起季羡云兴趣,他的手很快又摸来摸去,想找个地方滑进她衣服里,但是她穿着一件衬衫裙,下面摸不进去,他去解她扣子,阮檬抱着开衫不撒手,身子扭来扭去,“别痒,跟你说正经的呢。”
      
      她什么时候跟他说过正经的?
      正经事从来都是他跟她讲的,然后她一脸茫然的听着,再恍然大悟般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是什么样?
      再问一准问住她。
      除了吃喝玩乐,学习和正经事都不是她能做的事。
      
      所以季羡云很好笑的看着她,想知道他的乖乖是不是有了长进,能说出点什么见解,他顺着询问,“你说说看我们需要准备什么?”
      
      阮檬特认真道,“找下家。”
      季羡云非常不可思议,“找下家?”
      阮檬,“京华总不会没有对手吧,你当过那么久的总裁,手里多少掌握着商业机密,就不能反手给京华来一下?”
      
      季羡云托着腮,端正态度重新审视他的小乖乖。
      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居然真的把他心思说中了。
      上上辈子他没想到董事长和夫人能做绝到那种地步,心里还念着能回到季家,才给了他们准备的时间,把自己后路封死了。
      
      这辈子他有充足的时间提前做很多事,季家早晚是他囊中之物。
      
      为此他之前就电话联系好几个大佬,约好了今天见下面。
      
      阮檬捂着脸,声音抖抖的,“老公,你不要这种眼神看着我……”
      
      有杀气……
      
      季羡云回过神来,笑着重新把她抱在怀里,“乖别怕,老公待会儿就要出去一趟呢,你一个人闷的话,我叫人来陪陪你。”
      
      季羡云知道她上辈子喜欢看演唱会什么的,不行叫个小明星过来给她唱唱歌,哄她开心。
      
      阮檬心脏扑通跳了下,她是猜到有了金手指的季羡云会改变命运,季家是块肥肉中的肥肉,任由哪个人都难以割舍的下吧,这才说了这么个损招,没想到季羡云真的动心了,还马上要出去了。
      
      她突然有种罪恶感,她这算不算祸水东引?
      
      她有点慌,季羡云还等她话呢,她赶忙摇头,“不用不用,我还想多躺躺。”
      
      她说着要从他腿上下去,季羡云有点失落,在她屁股上多摸了两把,阮檬撒着娇,“哎呀老公你也赶紧起来换衣服吧,不是出去吗,别误了点,我帮你换衣服。”
      
      季羡云立马高兴起来,边走边脱了睡袍,穿着裤衩就跟在她身后进了卧室。
      
      

  • 作者有话要说:  檬檬:想谈个正事都辣么难(`⌒?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