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阮妈妈上楼,阮百家翻着眼皮看阮檬,他边磕瓜子边说,“你跟了季羡云不是牛逼大发了吗?”
      
      “继续牛逼,继续瞪我啊。”
      
      “上次秦少的酒席让你敬杯酒不给我面子。”
      
      “老子赌输了让你跟季羡云拿点钱,你拿他平时给的首饰糊弄我?”
      
      “我们家给你吃给你喝,就养你这么个吃里扒外的废物点心,以为傍上季羡云就一步登天,不拿老子当回事?”
      
      “你是不是还撒谎了?季羡云没倒,是他玩够你了你才跑回来?”
      
      阮檬垂着头不说话,仔细听楼上阮妈妈和爸爸的对话。
      
      阮爸爸说,“我打个电话先打探一下,不能听阮檬一面之词。”
      
      阮妈妈特别紧张,“好好你赶紧打,要不要先把在香港投的股份先卖出去?这里的夜总会先停了还是也卖掉,季羡云这根大腿倒了,光凭咱们自己可吃不下那些生意,万一……”
      
      阮爸爸,“你闭嘴!”
      
      打完电话阮爸爸声音更加严肃,“先下去看阮檬怎么说,事情没确认前我们不能先乱了阵脚。”
      
      听他们往出走,阮檬觉得差不多了,抬起头轻声对阮百家说,“你要不要脸,家里手脚健全最没用的废物只有你一个,你除了吃喝嫖赌,欺负比你弱小的人,你还会干什么?长得跟头猪一样,我连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阮百家从小就知道他才是这个家的心肝宝贝,别看阮檬被打扮的漂漂亮亮,在家就是个丫鬟命,以后说不准还要被送去给人当小三,小蜜什么的,爸爸妈妈明着不让他欺负她,是怕她身上有伤被外人看见,但她太好欺负了,他就喜欢看她一脸委屈又不敢回手的样儿,他头一次知道她居然还会顶嘴骂人,他三百斤的身体还没站起来,就抓起装满瓜子皮的烟灰缸扔过去,“我草你奶奶个腿!”
      
      阮檬早有防备,被吓到一样蹿起来躲在大厅的柱子后面,佣人端着冰镇过的西瓜正好出来,她抓住佣人的手迎面扣了阮百家一脸。
      
      “啊啊啊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她跑到佣人身后。
      
      瓤和汁水从阮百家脸上流下来,阮百家气急败坏,“翻天了!臭婊*妈教你的女德都被狗吃了!”
      
      两人开始在大厅你追我赶,踹翻了茶几,撞坏了电视屏,阮爸爸的一对古董花瓶碎成渣渣,女佣被撞来撞去找不到东南西北,管家跑出来想拦下阮檬,踩了西瓜皮跌了个跟头。
      
      阮百家受身体所限,次次差一点抓到阮檬,他气得要疯了,跳上沙发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草你妈!”
      
      阮妈妈和阮爸爸出现在楼梯上,阮妈妈被儿子那嗓子震的差点崴脚摔下来,阮爸爸一把扶住她,看着乌烟瘴气的客厅,差点吐血,“都给我停下!”
      
      阮百家晃着手臂,“那个贱.货欺负我!骂我是废物!我要撕烂她!”
      
      阮爸爸直觉不信,阮檬哪儿敢动哥哥。
      阮妈妈匆忙跑下来伸出双臂,“宝贝儿宝贝儿别气,你可千万别生气,气大伤身!”
      
      阮爸爸去找阮檬,她趁乱跑出去了,在花园拿着喷水的水管子四处乱晃,不让人靠近她。
      
      她也疯了,哭的稀里哗啦,头发乱糟糟,身上衣服都湿了。
      
      丢人!
      阮爸爸猜到阮百家肯定做了什么才刺激到她这么百年不遇的反抗,这个关口,阮百家招惹她干嘛!他得先稳定她情绪,先办正事。
      
      阮爸爸关了自来水走过去,“小檬你别跑!”
      
      阮檬,“爸爸我怕,哥哥要打死我。”
      阮百家,“他为什么打你?”
      阮檬没接话,而是说,“就算是哥哥的不对,你们也只会向着他对不对?”
      
      她爬上了上房顶的□□,在顶端摇摇晃晃的,阮爸爸摘下眼镜,“小檬你不要怕,爸爸一向是公正的,如果是你哥的错,我让他跟你道歉。”
      
      阮檬,“你什么时候公正过?”
      阮爸爸,“爸爸什么时候都是公正的。”
      对,他是公正的,假模假样的公正树立一个严父的形象,其他事情都交给阮妈妈做罢了。
      
      阮檬想了想,“好吧,我相信爸爸,可是你得让哥哥先跟我道歉。”
      
      阮爸爸想了想,“好,你不要动,我去叫他。”
      
      管家叫人去拿了各种软垫子放在下面,安慰她,“小姐你不要害怕,要不先下来再说话,这样太危险了。”
      
      他也不是好人,披着人皮的狼,平时一副忠心耿耿下人的模样,对着阮檬就是副老色狼,阮檬没理他。
      
      她仔细听阮爸爸阮妈妈阮百家在房间里激烈的争执,紧紧抱着□□扶手,眼睛不敢往下看,突然她看到一张白纸在跳跃。
      
      白纸小人在客厅里发生混乱的时候吓坏了,加上阮檬把鞋子也扔了,它被迫滚出鞋底还被人踩了好几脚,倒是不会疼,就是阮檬脱离了它的视线,它想起主人的叮嘱本能的跟上,又贴着墙壁飞上窗户外沿,刚想靠近她,就对上她一双黑漆漆的眼睛。
      
      白纸小人两个尖尖的胳膊一下子捂在菱形嘴巴上,被发现了呀呀呀!
      
      阮檬不仅听觉提高了,视觉也提高了,看清楚白纸小人后,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摔下去了。
      
      ……
      
      白纸小人知道自己完蛋了,它从上面溜下来回去找主人,希望赶紧通报的消息能让它将功补过。
      
      季羡云晚上才回酒店,刚走进大门口一张脏脏的纸贴上了他西服裤子。
      
      门童蹲下,“季先生,您腿上粘了东西,我帮您拿掉。”
      季羡云先他一步弯腰把纸揉在手里,“不用,小事。”
      
      季羡云直觉檬檬出事了,心脏一突一突跳的厉害,不等走到监控盲区,他松开纸人,纸人爬上他肩头叽里呱啦一通,他转身出去,顺手把纸人撕成两半扔垃圾桶。
      
      医院。
      阮檬脚踝轻微骨裂,经过拍片治疗后,两条腿吊在支架上,她没等到阮百家的道歉就被送来这里。
      
      就这样阮爸爸也不让她歇着,打发了医生就开始严肃的询问她,季羡云究竟什么情况。
      
      阮檬一边疼的直哭,一边答话,讲话讲的颠三倒四不清不楚,阮爸爸没了耐心先撤了,赶着回公司做准备。
      
      阮妈妈没来,阮檬摔下去后,她跑出来第一句话就是“怎么摔不死你”。
      
      可惜了,没听到阮百家的道歉。
      就算不是真诚的,她也想看到他那副既想弄死她又弄不死她的样子。
      
      白纸小人。
      她摔下去的时候就想起来了。
      季羡云剪了很多小人。
      
      但她没想到白纸小人有鼻子有眼,像被施了法术,还跑到她家里?
      
      季羡云的金手指是不是开太大了?
      
      她以为在酒店是跟他最后一次见面,因为她只要不回去,他自然会跟她父母联系,父母会找个理由把她先留下来,等过一段时间,她不巴着他,他自然就忘了她哪根葱。
      
      可是为什么白纸小人会出现,他在看着她?
      她身上有他要的东西?
      
      阮檬发现事情并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了,她头痛死了,她智商不高推理不出来更多的东西,只好按原计划先进行下去。
      
      她含着一包泪看向管家。
      管家自告奋勇留下来照看阮檬,唇红齿白的美人湿润润的眼睛望过来的一瞬间,他有点头脑不清了,磕巴了一下,“小小小、小姐不哭了,是不是很疼啊,要不我去要点止痛药。”
      
      阮檬收回目光,又有点恶心。
      她施不了美人计,一看到管家就太恶心了!
      
      上辈子季羡云要离开京城,她被送回家去,但是季羡云暗示她跑出来跟他一起走。
      
      结果阮檬一回去就被关起来了,因为她跟了季羡云一年,阮家怕她心眼变多,回来借着一个小错要挫她锐气,惩罚她。
      
      阮妈妈的惩罚手段很简单,只是把她关小库房里,吃喝照常送,不会饿到她。
      
      只是小房间里没窗户,门一关里面就黑漆漆的。久而久之,阮檬有了幽闭症,每次还没关进去,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快死过去,各种跪下来求他们。
      
      那次她咬牙挺着,等管家来。
      管家一直想对她动手动脚,每次她被关起来,他就故意趁没人的时候跑过去跟她说话,跟她刷好感。
      
      阮檬再怎么着也不会多看他一眼,爸爸相信管家的忠心也不会信她,所以只能一直不理他躲着他。
      
      那次她顺着管家说了两句话,管家就高兴的把她偷偷放出来,让她天快亮了再回去。
      阮檬跟管家去他的房间,用花盆砸了他脑袋跑了,尽管吓得要死,在机场看到季羡云的那一刻,她觉得一切都值了。
      
      这辈子阮檬不想管家再碰她一下,哪怕摸个手。
      她又抬起头,“嗯你去吧。”
      管家,“小姐饿不饿,渴不渴,我再给你买点东西过来。”
      阮檬,“好啊,多买点。”
      
      管家走了后,阮檬开始拆支具。
      她的身体真的被改变了,耳清目明,连骨骼愈合的速度都快得惊人。
      
      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变成怪物,但还是想在没变成之前,逃离阮家过一段自由自在的日子。
      
      这次逃离不再为任何人,而是为了她自己。
      
      

  •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求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