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重生 ...

  •   霖沐阳所在的一班,所有同学都是学校重点培养对象,每一个学生也都是以国内顶尖大学为目标奋斗。
      
      现在来了一个连一道简单综合数列都不会做的他,大家明面上都没说什么,但是潜意识都认为他是走了后门才能来他们班。
      
      甚至是这个学校。
      
      连给霖沐阳讲了那道数列的新同桌、周桐心里都是这么认为的。
      
      周桐已经想象得到,之后每次周考、月考、期末考霖沐阳被虐垫底的景象了。
      
      感受到周桐略带同情的目光,低头做题的霖沐阳在心里叹了口气。
      
      望着趴在自己数学书上的透明小人,咬着笔头的霖沐阳用气音跟小人们嘀咕:
      
      “就是因为数理化太差,所以我上一世才选的文科啊……”
      
      没错,霖沐阳心里藏着两个秘密:
      
      一:他是重生的。
      
      二:他重生后无师自通点亮了天师技能,不但能看见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还能看见很多拇指大小、半透明的小人。
      
      以前他爸就经常在他耳边念叨,说他们霖家祖上辈辈都是天师,他身上也流着天师血脉。
      
      只是随着科技发达,现代社会大家都不信怪力乱神,所以天师、道士、除妖人等职业日渐式微,经常被人当做骗子神棍。
      
      他贫苦一生的天师爷爷怕他爸吃这碗饭饿死,不愿意把天师的本领传授给他爸。
      
      以至于心怀斩妖除魔大侠梦的霖爸,迫不得已只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上大学后转行当了工程师。
      
      虽然经常听他爸念叨这些有些没的,但霖沐阳一直以为他爸是说胡话骗他,根本没有当真。
      
      直到他重生回来后一睁眼,就看见了他之前以为只有吃了毒蘑菇,才能看见的半透明小人在眼前飘。
      
      小人们长得像动画中森林里的小精灵,他们不会说话,但却能听懂霖沐阳的话,也能根据他的话做出相应的反应。
      
      但小人具体有多少只霖沐阳没数过,也数不清。
      
      就比如现在,他摊开的数学书上就趴着一只坐着一只,还有一只像考拉一样贴在他手中的笔上。
      
      重生回来都半个月了,霖沐阳看着这些无处不在的小人,心里还是有些不真实:
      
      刚高考完迎来解放的自己,竟然重生到了高二。
      
      不过上一世临死前的景象就像刀刻在他脑海里一样挥之不去,所以霖沐阳很确定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
      
      回想起上一世失去意识时最后看到画面和听到那个的名字,霖沐阳下意识偷眼瞧了左边的荀钰一眼。
      
      荀钰用后脑勺对着他,正侧头趴在桌上睡觉,就露出了一截白净的脖颈,还被他修长的手指遮了一半。
      
      心里想着上一世的事,咬着笔头的霖沐阳无意识盯着荀钰开始走神。
      
      确定自己真的重生、还成了天师后,霖沐阳就做了两件事:
      
      一是为自己算了一卦,二是让他爸妈给他办转校。
      
      对黏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正睡觉的荀钰似乎有所察觉,搭在脖|子上手动了动。
      
      荀钰脑袋转了个方向,正对上霖沐阳直勾勾的目光。
      
      看见望着自己眼也不眨、咬着笔头跟小傻|子似的霖沐阳,荀钰难得酝酿出来的那点睡意彻底没了。
      
      他突然来了兴致,想吓一吓这个新来的乖乖仔。
      
      霖沐阳正出神,就见荀钰眉头一皱忽然变了脸,瞪了自己一眼:
      
      “看什么看!”
      
      周围的同学一听荀钰这十足不耐烦的语气,都暗自为霖沐阳捏了一把汗——
      
      完了,荀哥好像看新同学不顺眼。
      
      新同学惨了。
      
      李河隔着荀钰给霖沐阳递了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没想到荀钰会主动跟自己说话,霖沐阳愣了一瞬,回神后满眼认真地看他:
      
      “荀同学,你这样趴着睡觉对脊椎和脖|子不好的,老了以后会得腰间盘突出和颈椎病的。”
      
      周围同学:“???”
      
      啥玩意儿?
      
      李河瞪大了眼睛看霖沐阳,眼里那意思——神他妈腰间盘突出!
      
      霖沐阳语气太过正经,不像是开玩笑,连荀钰都怔了一下,随后成功被他气笑了:
      
      “你管得还挺宽。”
      
      话是这么说,但不想得腰间盘突出和颈椎病的荀钰,还是下意识坐正了身体。
      
      霖沐阳闻言心想这怎么算是我管得宽呢?不过没等他再开口,旁边的周桐就拉了一下他胳膊,在他背后小声劝他:
      
      “你就少说两句吧。”
      
      霖沐阳转身看周桐,见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后也不自觉跟着放低了声音:
      
      “我也只说了一句。”
      
      本想吓吓这个转校生,然而现在看霖沐阳的表情,荀钰却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知道荀钰脾性的周桐,怕霖沐阳再多说一句就真惹恼了荀钰,本着能救一个是一个的心态,赶紧扯过他的数学书对他道:
      
      “你这题不是也不会么?我教你。”
      
      因为周桐拉书的力道,站在霖沐阳数学书上的小人一个不稳往后倒去。
      
      霖沐阳下意识伸手接,然而小人直接穿过他的手心,摔了一个四脚朝天,压在了趴着的那只身上。
      
      看着下面那只小人被压得小短腿疯狂挣扎,霖沐阳:“……忘了我碰不到你们了。”
      
      这些小人霖沐阳能看见能交流,就是摸不到。
      
      听见霖沐阳这没头没尾的话,正写解题步骤的周桐疑惑抬头:
      
      “碰不到什么?”
      
      霖沐阳回神赶紧摇头:“没什么。”
      
      周桐也没当回事‘哦’一声后继续给他讲解题步骤。
      
      这次轮到荀钰看霖沐阳后脑勺了,看了几秒又觉得自己有病,跟一个一看就很无趣的乖乖崽较什么真?
      
      荀钰收回目光,拿出手机玩自己的游戏。
      
      等周桐一道题讲完了,霖沐阳又瞧了荀钰一眼,最后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音量问她:
      
      “怎么感觉班上的同学都很怕荀同学,他很凶吗?”
      
      听了他的问题,周桐条件反射抬眼看了荀钰一眼,随即在草稿纸上写:
      
      【为了你好,你平时还是离他远点比较好。】
      
      霖沐阳看后皱了一下眉,也在草稿纸上回:
      
      【为什么啊?】
      
      接下来的时间,周桐洋洋洒洒地写了半张草稿纸,仔细地跟新同学科普了一下他们的学霸班长荀钰:
      
      荀钰,除了成绩好脾气差之外,还是他们市一高的校草,暗恋他的人能从他们学校排到隔壁二中。
      
      最绝的是不但女生们沉迷他那张脸,还有不少男生都拜倒在他那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之下。
      
      荀钰高一的时候,就有外校学长开着跑车、抱着鲜花来表白,放言说甘愿做他身|下受。
      
      就因为这事,当时学校的论坛和贴吧都炸了,十个热帖种有八个都是讨论此事的。
      
      还有一个是在争论荀钰到底喜欢男生还是女生。
      
      荀钰因此也一夜成名,坐实了男女通吃的名头。
      
      不仅如此,荀钰每天上学放学都有司机开着豪车接送,是个家境优渥的大少爷。
      
      周桐还告诉霖沐阳,荀钰初中因为成绩好直接保送市一高,那时他家里直接给学校捐了一栋楼。
      
      就是现在的笃学楼,笃学楼在去年初落成,成了高三同学的专属楼。
      
      刚入学听见荀钰家里给学校捐了一栋楼,不了解他的人都以为他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靠砸钱进他们学校。
      
      直到开学考,荀钰用成绩,把全年级的人虐了一个体无完肤……
      
      总之,荀钰有钱有颜智商还逆天,除了脾气不好之外,几乎找不到其他的缺点。
      
      现在围绕在霖沐阳身边的小人更多了,大家都漂浮在半空中看霖沐阳和周桐传纸条,他们也看懂了周桐写的话,便飘到荀钰面前,托着脸开始研究他。
      
      有几只偷懒不想动,干脆趴在霖沐阳脑袋上,抱着他的头发开始荡秋千。
      
      反正小人们本身也没重量,霖沐阳也由着他们在自己头顶兴风作浪。
      
      周桐写了很多,然而霖沐阳的注意力却被其中一个数字吸引了,问:
      
      【荀钰也是16岁?】
      
      那不是和他一样大?
      
      没想到霖沐阳会问这个问题,周桐有些意外,仰着脸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小声回:
      
      “他应该还没满十七。”
      
      说完后周桐又补充了一句:“不过离他生日也没几个月了,就是这学期的事。”
      
      霖沐阳点点头后又看她:“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周桐望天一叹:“等之后你就知道了。”
      
      周桐还记得上次荀钰过生日的那天,荀钰桌上堆满的礼物、巧克力和各种粉色情书的盛况。
      
      以及她每次出教室上厕所,都会被外班的女生叫住,然后对方一脸羞红地请她帮忙转交情书和礼物给荀钰……
      
      霖沐阳虽然不知道周桐为什么会这么说,但看她一脸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便也没多问,只是在心里暗暗记下今天收集到的信息。
      
      …………
      
      下午有节音乐课,音乐老师让大家每人|弹一小节上节课教的曲子,考核他们有没有认真听课。
      
      市一高作为重点高中,除了抓学习之外,还要求学生们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所以高三之前,音乐、体育之类的老师绝对不会经常生病请假,期末也是有考核的。
      
      霖沐阳没想到音乐课还有考核,他之前又没有碰过钢琴,所以老师一叫到他的名字,他就傻眼了。
      
      霖沐阳往前走了一步,老实对音乐老师道:
      
      “不好意思老师……我不会。”
      
      他话刚落,外号李大嘴的李河就对老师解释,说霖沐阳是今天才转校过来的。
      
      对上霖沐阳白|皙乖巧的那张脸,音乐老师本就没什么脾气,现在听了李河的话后便微微一笑,柔声道:
      
      “没关系,你随便弹什么都可以。”
      
      音乐课每人都要碰钢琴,这是规定。
      
      坐在钢琴前,霖沐阳想起自己之前玩过的钢琴玩具,于是仰脸问音乐老师:
      
      “什么都可以吗?”
      
      音乐老师笑着点头:“是的。”
      
      然后霖沐阳就给大家弹了一段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曲子——
      
      生日快乐歌。
      
      坐在前排的荀钰听着周围同学的小声议论,看着满脸都写着认真的霖沐阳,心下失笑:
      
      看来乖乖崽是真的不会,连这么简单的生日快乐歌都弹错了五个音。
      
      霖沐阳弹错了音乐老师也没怪他,反而鼓鼓掌:
      
      “不错,感觉是有的。”
      
      这也是荀钰第一次知道,还能夸人|弹钢琴的感觉好。
      
      下课之后,音乐老师叫住荀钰,说他钢琴弹得好,让他有空教教新同学。
      
      听了音乐老师的话,霖沐阳转头小声问周桐:
      
      “荀钰钢琴也弹得很好吗?”
      
      霖沐阳不懂钢琴,只觉得刚才每个人|弹得都比他好,只是荀钰的听起来比其他人更顺畅一点而已。
      
      而周桐听了霖沐阳的话,回:
      
      “人不仅钢琴弹得好考了级,他还会拉小提琴。”
      
      霖沐阳闻言意外:“他这么厉害吗?”
      
      话出口的同时霖沐阳目光忍不住又飘向荀钰。
      
      周桐拍拍霖沐阳的肩,用一脸看破红尘的表情劝他:
      
      “小沐啊,听姐一句话,和谁比都不要和荀钰比,人比人气死人啊。”
      
      霖沐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哦……”
      
      …………
      
      相安无事直到放学,荀钰远远就看见他死党陶哲在校门口张望,很明显是在等人。
      
      荀钰走在人群中异常显眼,陶哲一眼就看见了他,还兴奋地冲他招了招手。
      
      陶哲和荀钰两人的父母是好朋友,两人从小就认识,陶哲也在市一高读高二,只是荀钰在一班,他在三班。
      
      偶尔两人会结伴一起回家。
      
      荀钰脚步不停朝陶哲走去:“等我呢?”
      
      陶哲却是摆摆手:“今天我不等你。”
      
      陶哲放学不回家守在校门口竟然不是找自己,这有些出乎荀钰的意料。
      
      跟着陶哲的目光朝校内看了看,荀钰问:
      
      “你和你女朋友不是分手好久了,你还能等谁?新女朋友?”
      
      “才不是女朋友!”陶哲连声否认,见荀钰好整以暇地看他,大有不说不走的架势,最后只得神神秘秘地小声道:
      
      “我等一位大师,他也是我们学校的。”
      
      荀钰闻言皱了一下眉:“你等个什么玩意儿?”
      
      大师?
      
      听了荀钰的话,陶哲赶紧抬手想捂他的嘴,不过被他后退一步躲开了,脸上的嫌弃很明显:
      
      “好好说话,别动手。”
      
      陶哲一边念叨‘童言无忌’一边用谴责的目光看荀钰: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那位大师很灵的,今天还救了我一命!你别冒犯了大师。”
      
      荀钰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迷信了?”
      
      陶哲闻言刚想再说些什么,结果眼睛余光瞥见正走出校门的某个身影,双眼一亮,赶紧抛开荀钰,直奔那人而去:
      
      “大师!我可等到你了!”
      
      听着死党激动的声音,荀钰眉头一挑,转身看去,就见陶哲正紧紧握着一人的双手,而被握的那人正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看陶哲。
      
      等定睛看清楚被陶哲叫做大师的人的长相后,荀钰:“……”
      
      这不是他们班新来的乖乖崽吗?

  • 作者有话要说:  荀钰:乖乖仔还兼职招摇撞骗??
    沐沐:……
    我来晚了!今天的更新~【或者说昨天的。】
    看见大家的留言了,看到很多眼熟的小天使,开心,感谢大家的支持,抱住群么一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零逸、颜楚、清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bh 12瓶;孤木乏年 10瓶;想睡觉、谂幸不可爱 5瓶;啊婵 2瓶;二慕、42150002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