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救命 ...

  •   转校第一天放学,霖沐阳就被人拦在了学校门口。
      
      眼前这个男生神情激动、紧紧拉着自己手不放,霖沐阳脸上有片刻的惊吓和茫然,呆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你啊。”
      
      这个男生他认识,他们两人今天早上还见过面。
      
      陶哲一听霖沐阳的话,更兴奋了:“大师您还记得我啊!”
      
      抽回自己被对方拽得死紧的手,霖沐阳:“……我叫霖沐阳,你叫我名字就好。”
      
      霖沐阳年仅十六,被陶哲这么一叫,瞬间老了四十岁。
      
      说完后霖沐阳看了一眼不远处站着、一副看好戏的荀钰,又看陶哲,疑惑:
      
      “你找我有事?”
      
      陶哲忙不迭点头:“霖同学真是神机妙算,我除了道谢之外,我的确有事想找大师。”
      
      见陶哲对乖乖崽那副狗腿样,荀钰用看智障的眼神瞧了他好几眼,怀疑他是撞邪了。
      
      最后看不下去了,荀钰两步走上前:
      
      “陶哲,你刚才说的大师,就是他?”
      
      这乖乖崽看起来哪里像什么大师了?
      
      霖沐阳也看两人,表情有些意外:“荀同学你们认识啊?”
      
      世界这么小?
      
      听霖沐阳叫出荀钰的名字,陶哲也愣了一下,转头看兄弟,眼里那意思——
      
      现在什么情况?
      
      顶着两人诧异的目光,荀钰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抬手哥俩好地搭上陶哲的肩膀,冲着霖沐阳一挑眉:
      
      “这我兄弟陶哲,小骗子,招摇撞骗被我抓个正着吧?”
      
      荀钰是真没想到,某些人表面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乖巧讨喜的模样,背地里却是装大师忽悠人的小骗子。
      
      骗到他兄弟头上了不说,还被他抓个现行。
      
      荀钰眼神上下打量霖沐阳,轻‘啧’了一声继续道:
      
      “看不出来啊霖同学。”
      
      身上被打上骗子标签的霖沐阳还没开口,他身边的小人们先不乐意了,有两只小人对视一眼,然后飘到荀钰头顶,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后开始扯他头发。
      
      小人太小,手又短,以拔萝卜的姿势、抱住荀钰发旋周围的一缕头发就开始拔。
      
      一只拔不动,其余的也过去帮忙,像串糖葫芦一样抱着前面那只的腰开始使劲,大有要把荀钰拔秃的架势。
      
      目睹全程的霖沐阳:“……”
      
      要不是这里人多不好开口,霖沐阳都想开口让小人们别白费力气了。
      
      对于荀钰来说,这些小人只是一团空气,别说把他的头发拔下来,能让他头发丝晃一晃就差不多了。
      
      霖沐阳目不转睛地盯着小人们看,在其他人眼中就是他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荀钰瞧。
      
      荀钰抬手在霖沐阳眼前打了个响指,语调随意又懒散:
      
      “事到如今看我也没用,老实交代,你是怎么忽悠陶哲的。”
      
      霖沐阳眨眨眼,把目光艰难地从挂在荀钰头发上的小人们身上移开,转眼看陶哲:
      
      “我骗你什么了?”
      
      重生成了天师,霖沐阳觉得别人可以不信自己,叫他神棍或骗子都可以,但荀钰不行。
      
      荀钰觉得霖沐阳此刻的神情语气,严肃得特别像一个小老头,简直白瞎了他那么乖巧的长相。
      
      一直在状况外的陶哲听了霖沐阳这话终于回过神来,赶紧摆手: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说完后陶哲又赶紧跟荀钰解释:
      
      “荀钰你不要误会,霖同学没有骗我,他是真的神,今早要不是他提点,你现在估计就看不到我了……”
      
      怕荀钰口无遮拦惹恼了霖沐阳,陶哲语速飞快地跟他讲了一下今天早上发生的事:
      
      今天早晨,陶哲骑着自己价值五位数的山地车自行车来学校,在经过公交车站时,他发现站台上有一位穿着他们学校校服的男生,正仰脸望着写满了密密麻麻站台名的公交站牌。
      
      很明显是在看自己应该坐哪一路公交车。
      
      那时已经九点多,早就过了学生上学的高峰期,陶哲因为身体不舒服请了早上三节课的假,所以才这个点去学校。
      
      但他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和他一样在这个点去学校。
      
      从来不多管闲事的陶哲余光只扫了男生一眼,脚下一蹬连人带车‘咻’地蹿了过去。
      
      然而都骑了十几米了,想到看站牌的男生,陶哲又鬼使神差般突然一脚刹车停住,最后双脚撑地又退了回去。
      
      退到站台前,陶哲提高了声音冲着那皱着眉头的男生喊了一声:
      
      “喂。”
      
      望着站牌的男生,正是第一次来学校报到、人生地不熟的霖沐阳,他闻声偏头,看见陶哲后明显一愣。
      
      陶哲没发现他停顿的目光,指了指他身上的校服:
      
      “你是要去市一高吗?”
      
      盯着陶哲光洁的脑门看了几秒,最后霖沐阳点点头:“是啊。”
      
      “我看你在这里站了很久了。”陶哲问:“你是不知道坐哪里一路公交?”
      
      霖沐阳继续点头。
      
      猜中了,陶哲笑了,抬手一指站牌:
      
      “你坐309,到泉石天桥站下就行了,下了公交直接过天桥,再往前走几步就是学校大门了。”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霖沐阳扭头看去,随后恍然:
      
      “原来没有市一高站啊。”
      
      霖沐阳一直以为像学校这种人流大的地方,都会和他原来的学校一样,有一个专属的站名,原来市一高没有。
      
      难怪他看得眼晕都没看见。
      
      见霖沐阳恍然大悟的模样,陶哲笑了笑也说什么,脚踏上脚踏板刚想离开,却被霖沐阳出声叫住了。
      
      陶哲单腿撑在地上,扭头看霖沐阳:“还有事?”
      
      霖沐阳一言不发走下站台,抬起右手在陶哲眼前挥了三下,在他不解的注视下一字一顿缓缓开口:
      
      “你脸上死气太浓,待会儿骑车经过十字路口时小心一点,如果遇到绿灯不要急着走,等下一次路灯,否则会有血光之灾的。”
      
      陶哲刚开始还不知道霖沐阳神神叨叨地在说什么,不过听到‘血光之灾’四个字就什么都懂了——
      
      这不是天桥下摆摊算命的忽悠人时的口头禅吗?!
      
      陶哲心里这气啊,心想:我好心帮你指路,你不谢谢我就算了,还咒我!
      
      陶哲白了霖沐阳一眼,只当他年纪轻轻脑子就出问题了,还怪自己当了一回滥好人,所以才大清早被人咒有血光之灾。
      
      陶哲气呼呼地蹬着自己的车走了,后面还传来霖沐阳的声音:
      
      “遇到绿灯不要急着走,一定要停下啊。”
      
      陶哲听了这话心里更气了,骂了一句‘有病’后,把山地车蹬得更快了。
      
      虽然在心里已经把霖沐阳当成了恩将仇报的神经病,但陶哲在骑车的路上,心里总忍不住想起他的话,想:
      
      万一呢?
      
      刚才那人看起来年纪轻轻,身上还穿着他们学校的校服,也不像是脑子有问题……
      
      不过这念头刚冒出来又被陶哲自己否定了,他在心里唾弃自己什么时候也迷信了,别人随口一说他就信。
      
      这么好忽悠的话,以后老了肯定会在家买很多三无‘保健品’。
      
      就当陶哲在‘相信科学’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两者之间纠结时,一不留神他已经慢慢接近十字路口。
      
      陶哲抬头望去,就见是红灯。
      
      见到红灯,陶哲松了口气,小声嘀咕:
      
      “果然是骗人,世上哪有什么神神鬼鬼的事。”
      
      然而陶哲怀着轻松愉悦的心情又往前骑了十几米,指示灯由红变绿,等在前面的车缓缓起步,等他骑到路口时刚好绿灯。
      
      看着指示灯,本该一鼓作气直接通过路口的陶哲心重重一跳,脑海中突然蹦出刚才霖沐阳那句提醒——
      
      不要走,停下。
      
      绿灯显示还有二十几秒,可以安全通过,然而陶哲却心中一紧,双手下意识捏住了刹车,贴在路边花坛停了下来。
      
      因为紧急刹车,轮胎和刹车片因为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陶哲下意识皱了皱眉。
      
      停稳后陶哲低头想看看自己爱车的轮胎有没有事,然而还没等他看清楚,身后突然传来两声急促的喇叭声。
      
      紧接着就是一阵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
      
      陶哲吓了一跳,条件反射抬头朝声源看去,就见后面一辆白色小车,以S型的行驶路线直直朝他撞来。
      
      陶哲瞳孔一缩,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小车堪堪和他擦身而过,直接撞上他前面正常行驶的汽车。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几乎是眨眼的事,等陶哲回过神来,周围已经响起尖叫声一片。
      
      几分钟前还骂霖沐阳有病的陶哲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这一切,脑海里第一个想法是:
      
      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
      
      听陶哲神情激动又后怕的说完,荀钰看了霖沐阳一眼,明显不信:
      
      “真的假的,有这么玄吗?”
      
      他身边的陶哲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
      
      “真的,骗你是狗,我当时要是没停下来、跟着前面的车后走了,我绝对会夹在两车之间变成肉泥。”
      
      现在想起早上的事,陶哲后背都直冒冷汗——
      
      太险了,真的就那么几秒钟的事,还好他停下了。
      
      荀钰好奇:“那车是失控了吗?”
      
      “不是。”陶哲摇头:“好像是老婆发现丈夫出轨,两人在车上打起来了,老婆去抢方向盘导致的。”
      
      看着心有戚戚然的陶哲,一直没怎么开口的霖沐阳看荀钰,眼里还有些许骄傲,那意思——
      
      看吧,都说我不是骗子。
      
      读懂了他眼里的意思,荀钰顿了顿,看陶哲:
      
      “你怎么找到他的?”
      
      陶哲闻言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说他只知道霖沐阳和他一个学校,但几年级几班一概不知,所以今天请假课都没上,在校门口蹲守他一天了。
      
      霖沐阳不解看他:
      
      “你说你找我有事,是什么?”
      
      见他对今早的事绝口不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大师气息,陶哲心里更佩服了,赶紧表明来意:
      
      “这次找您除了道谢之外,还想请您帮个忙。”
      
      见他对着霖沐阳那张脸一口一个‘您’,无神论者荀钰还是觉得满是违和感,哭笑不得:
      
      “陶哲你能不能不要迷信?早上的事明显就是巧合,这些年的书你都读哪儿去了?”
      
      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荀钰压根不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事。
      
      听的他话,在他头上作乱的小人更不满了,开始在他脑袋上蹦迪。
      
      而陶哲有些紧张地拉了一下他的胳膊,那意思——
      
      你别说话,冒犯到大师怎么办!
      
      见荀钰还不信自己,霖沐阳撇了撇嘴,然而又觉得荀钰脑袋上顶几只活蹦乱跳的小人的场景过于滑稽,一时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本来霖沐阳只是因为陶哲帮过他,看见他脸上死气沉沉才提醒一句,并不想和对方有过多牵扯。
      
      不过看了一眼荀钰,霖沐阳想了想,抬手一指旁边的奶茶店,问:
      
      “喝奶茶吗?请你们。”
      
      陶哲双眼一亮,迅速点头的同时道:
      
      “怎么好让霖同学您破费,该我请您才是。”
      
      荀钰好整以暇地看着霖沐阳,想看小骗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于是也跟着过去了。
      
      几分钟后,霖沐阳他们三人手一杯奶茶坐在奶茶店内。
      
      等工作人员离开后,霖沐阳咬着吸管喝了一大口奶茶,香甜醇厚的抹茶奶茶充斥在整个口腔中,让他满足地眯了眯眼。
      
      霖沐阳把冰凉的奶茶捧在手上,看陶哲:
      
      “你是说你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想让我去你家看看?”
      
      陶哲点头,看他的眼神期待又忐忑:
      
      “可、可以吗霖同学?”
      
      霖沐阳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而是伸出一根白|嫩细长的手指头,小大人似的,用公事公办的语气对陶哲道:
      
      “劳务费,一万。”
      
      说完后不等陶哲回答,霖沐阳又扫了荀钰一眼,手指头一弯,继续道:
      
      “不过看你是荀同学的好朋友,我给你打个折,收你两千块。”
      
      从一万到两千,这不是打折,这是霖沐阳自我骨折。
      
      陶哲家里有钱,一星期零花钱都不止这个数,听了霖沐阳的话喜不自禁,刚想同意却被身边的荀钰拉住了。
      
      荀钰握住霖沐阳的手腕,把他的手压在桌上,似笑非笑地看他:
      
      “这位霖同学,你这是借着我的名字骗我兄弟啊。”
      
      垂眼扫了荀钰握着自己手腕的手一眼,霖沐阳瞥了一眼在一旁不满跳脚的小人,嘴唇动了动,双眼直视荀钰,一本正经开口:
      
      “就算是你朋友,这也已经是最低价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沐沐:你拉我手也不能再降价了!
    看见有小天使把荀钰的荀看成苟,莫名戳中笑点哈哈哈啊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宁宁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能动手就别吵吵 30瓶;安泽之 10瓶;lbh 5瓶;溱湖安度 3瓶;鸦泫、随他、二慕、猫南北、40333131、西风独自凉*、千玺的小可爱*^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