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转校 ...

  •   炎热的夏日刚下过雨,天气比困在教室一上午的学生心情还要沉闷。
      
      好不容易听到下课铃响,讲台下几十名学生如释重负,抛开课本趴在桌上苟延残喘。
      
      大家习惯性跟同桌好友抱怨课业繁重,一道正处于变声期、扯着嗓子吼的声音从走廊由远及近,传至教室每个人耳中:
      
      “办公室最新情报,我们班今天会来一个转校生!”
      
      听着这大嗓门,闹哄哄的教室静了一瞬,紧接着坐门边的一个男生顺手拿起手边的数学书,直直地朝风风火火跑进来的人扔去,笑骂:
      
      “李河你是不是学傻了?都开始说胡话了。”
      
      有同学附和:“就是,我们高二开学都两周了,哪里来的转校生?”
      
      常年在老师办公室门外打探消息的李河,因消息灵通又嘴碎,被同学们友好地称为李大嘴。
      
      头一偏身手敏捷地躲过暗器,李河一拍桌面,气势汹汹看扔书的男生:
      
      “你可以怀疑我人品,但不能怀疑我消息的真实性!”
      
      扔书的同学捡回自己的书,听了他的话后扭头看他,语气存疑:“真有转校生?”
      
      李河拍着胸口重重点头:
      
      “千真万确,我刚听聂哥说人已经办完手续了,下节数学课,估计待会儿人就到了。”
      
      聂哥是他们班数学老师,同时也是他们班主任。
      
      李大嘴虽然八卦且嘴碎,但他消息来源一向靠谱,再看他言之凿凿的模样,转校生的事大家便信了七八分。
      
      安静的教室瞬间热闹起来,纷纷讨论这个都开学半个月了才转校、还要来他们班的勇士是谁。
      
      他们市一高作为南枫市重点高中之一,和升学率同样出名的,是他们学校的学习压力。
      
      其他学校高二分科,他们学校高一下期就分文理科,现在都分班半年多了。
      
      更何况他们一班还是重点班中的尖子班,全年级的学霸不是在他们班,就是在隔壁二班,得什么样的人才,敢在这个节点转来他们班找虐。
      
      是父母工作变动必须转校还是说在原来的学校混不下去了?
      
      关于转校生的讨论热火朝天,有人兴致勃勃地问李河新来的是美女还是帅哥。
      
      李河故意卖关子,鼻孔朝天不愿透露:“谁叫你们刚才质疑我,爷现在不乐意说了。”
      
      看李河着欠揍样,他周围的人都觉得手痒痒。
      
      在众人注视下,李河表情嘚瑟地走到教室后排,慢慢悠悠在自己位置坐下。
      
      坐下后等了两分钟,也不见身边正在用玩数独的同桌开口问他,李河自己先憋不住了,转头看仿佛与世隔绝的男生:
      
      “荀哥,你就不关心转校生吗?”
      
      被称为荀哥的人头也没抬:“不关心。”
      
      李河搞事的心蠢|蠢|欲|动:“万一转校生是超级学神,抢了你的年纪第一怎么办?”
      
      李河刚说完,坐他前面绑着双马尾的学习委员就转头看他:
      
      “还超级学神,李河你以为人人都和荀钰一样是怪物,不听课也次次考第一啊?”
      
      周围同学应声附和:
      
      “是啊,荀哥考年级第一是因为没有上升空间了,并不代表第一就是我们学神的实力好吗?”
      
      话题中心从转校生过渡到男生身上,被称同学们称为‘学神’、‘怪物’的荀钰,用指节分明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两下,解完数独后听着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眉头微皱。
      
      把手机扣桌上,舒展开在课桌下憋屈的大长|腿,荀钰往后一倒,背靠着椅子扫了你一言我一语的众人一眼,不咸不淡开口:
      
      “吵死了。”
      
      在学校,成绩好的同学总是格外招老师和同学稀罕,有些规则对这些人也不适用。
      
      尤其是常年霸占年级第一宝座的荀钰,别说任课老师了,连校领导都对他另眼相待,指着他到时候捧个理科状元回来。
      
      荀钰带手机来学校的事,同学老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不知道。
      
      毕竟人家不听课都照样考第一,带个手机来学校又怎么了?
      
      人人都慕强,众所周知荀钰的成绩和脾气成反比,所以大家都有些怕他。
      
      听出荀钰语气里的不耐,以李河为首的聒噪份子瞬间闭嘴,原本热火朝天的教室霎时间又安静下来。
      
      霖沐阳就是踏着荀钰这句‘吵死了’的尾音,跟着班主任聂璟进教室的。
      
      他两只脚踏进教室时,上课铃声刚好响起。
      
      听见铃声,窜位置的同学连忙坐回自己的座位,荀钰随意抬一头,正好看见门边站的新面孔。
      
      门口的霖沐阳似有所感,抬头朝后排看去,刚好对上荀钰望过来的眼神。
      
      对上荀钰漠然的眼神,霖沐阳一愣,捏着书包肩带的手不自觉用力——
      
      那张脸,是他。
      
      荀钰……
      
      聂璟站在讲台上,手中的书把多媒体外壳敲得‘咚咚’做响:
      
      “大家安静,今天上课之前先说件事。”
      
      此时全班四十几号人,目光有意无意朝霖沐阳身上扫,听了聂璟的话后,更是像向日葵般齐刷刷转头,几十双眼睛瞬间都落在背着双肩包的他身上。
      
      十六七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霖沐阳身高目测就170左右,冷白皮肤、双眼皮、大眼睛,微卷的头发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出自托尼老师之手……
      
      打眼望去,新来转校生皮肤白净,一脸乖巧,一看就是深得长辈喜爱的长相。
      
      他人往哪儿一站,唯一觉得违和的,就只有他身上不怎么合身的蓝白校服了。
      
      学校本就宽大的校服穿在身形单薄的转校生身上,越发显得松松垮垮。
      
      看着这样的霖沐阳,男生们齐齐在心里哀叹:
      
      怎么是个男生,没劲。
      
      只有女生们眼睛微微发光——好帅好可爱!
      
      班主任聂璟不过三十出头,哪里不知道底下这群正处于青春期的小崽子们心里想的什么,笑着咳了一声后让霖沐阳站讲台上来,对底下的人道:
      
      “这是新同学,从今天开始转来我们班,大家鼓掌欢迎。”
      
      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班主任转头看霖沐阳,对上他那张脸后不自觉放软了声音:
      
      “你跟大家做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吧。”
      
      因荀钰而短暂走神的霖沐阳闻言点了点头,抬眼看自己今后的同学们,一字一句缓缓开口:
      
      “大家好,我是霖沐阳。”
      
      他说完这句后,聂璟等好久也没等到下文,看他:
      
      “就这样?没了?”
      
      霖沐阳转头有些疑惑的看他:“老师您不是说简短的介绍吗?”
      
      聂璟:“???”
      
      我是说简短,但你这也短得过分了吧?
      
      底下的同学难得见自己班主任吃瘪,愣了一下后哄堂大笑,连荀钰都多看了霖沐阳两眼。
      
      就在一片欢笑中,聂璟无奈又好笑的给霖沐阳指了一个空位:
      
      “周桐那里有空位,你就先坐她旁边,之后再调位置。”
      
      霖沐阳顺着聂璟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自己的位置后排靠窗。
      
      目光扫到座位左边的人,霖沐阳眼神一动,抿了抿唇朝台下走去。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霖沐阳,被点名的周桐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在女生们羡慕的目光中,佯装淡定地收拾旁边课桌,上面有自己乱放的书本。
      
      霖沐阳的位置和荀钰就隔一个过道,他坐下放书包的时候,荀钰随意一瞥,就见长相乖乖仔的新同学左耳耳|垂上竟然有个耳洞。
      
      荀钰暗自挑眉,眼神微眯盯着人耳朵仔细看了好几秒,随后才发现乖乖仔耳|垂上的黑点不是什么耳洞,而是一粒小小的黑痣。
      
      是他眼花看错了。
      
      旁边的李河见荀钰死死盯着新同学脸看,在心里撇嘴:
      
      切,荀哥嘴上说着不关心,结果现在还不是死命盯着人看。
      
      果然,就算是学神,也会担心自己第一名的宝座被人抢了没面子。
      
      霖沐阳坐下后冲周桐笑了一下:“你好啊。”
      
      看着他脸上笑出的酒窝,向来一心只有绝美纸片人的周桐也晃了晃神,愣愣点头:
      
      “你好。”
      
      周桐心里的小人在尖叫:麻麻,新同桌皮肤好白好可爱啊,想捏脸!
      
      和同桌打完招呼霖沐阳又转头,看向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进气息的荀钰,主动开口:
      
      “你好啊,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
      
      荀钰睨了笑得双眼弯弯的霖沐阳一眼,矜贵地冲他点了点头,再没别的表示。
      
      对于荀钰的冷淡,霖沐阳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也不生气,径直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东西。
      
      回过神来的周桐见霖沐阳手里的眼镜盒,一脸了然问:
      
      “你也近视啊?”
      
      作为重点班的学生,他们成绩和眼镜度数也成正比,班上十个有八个都近视,还有一个是重度近视。
      
      把眼镜取出来戴上,霖沐阳冲周桐笑了笑:
      
      “有一点点。”
      
      霖沐阳两只眼睛度数都不高,属于轻度近视,平时都不戴眼镜,只有上课为了看清楚黑板才戴一下。
      
      周桐点点头,又问:“你原来是哪个学校的啊,怎么这时候转校?”
      
      台上的聂璟已经打开课件准备开始讲课,一抬眼发现大家心思都没在前面投放的屏幕上,于是用手拍了拍黑板:
      
      “都看霖沐阳做什么?是他今天给你们讲课还是他脸上有花啊?看黑板!”
      
      “还有周桐,有什么想和新同学交流的下课再说,现在把书打开认真听课。”
      
      被点名的周桐不好意思地应了一声,在同学们压低的笑声中先抛开自己的好奇心。
      
      霖沐阳也翻开自己的数学书,无意间偏头,却见隔个过道的荀钰正戴着耳机听歌,连数学书都没有拿出来。
      
      忍不住多看了荀钰两眼,霖沐阳心里默默想——
      
      不愧是学霸,任性。
      
      …………
      
      霖沐阳坐姿端正、一丝不苟地听完了一节数学课,一节课四十五分钟,他的眼神除了看书看黑板之外,就没看过其他地方。
      
      看他戴着眼镜听得认真的模样,班上的众人心里都有一个想法:
      
      看这架势,转校生又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学霸。
      
      班里几位尖子生瞬间感受到了来自新同学的压力,在心里暗自发誓要更加努力,不能被新同学虐了。
      
      一节课上完,聂璟收拾课本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对霖沐阳道:
      
      “对了,你刚来人生地不熟,有什么问题就来问我,或者问班长也行。”
      
      霖沐阳听后刚想问班长是谁,下一秒就见聂璟转头看向荀钰:
      
      “荀钰,霖沐阳刚来,你作为班长平时多照看着点,他课程落后我们班一些,你有空帮他划一下学习重点。”
      
      说完后不等荀钰回答,聂璟就抱着书走了。
      
      霖沐阳把目光投向荀钰,班长大人把耳机一摘,瞟了他一眼后冷漠开口:
      
      “我很忙,没空。”
      
      霖沐阳:“……”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果然和传闻中一样。
      
      察觉到气氛有些冷,周桐用笔戳了戳霖沐阳胳膊,主动问:
      
      “你刚才都听懂了吗?”
      
      收回放在荀钰身上的视线,霖沐阳看看写得密密麻麻的黑板,再看看周桐,沉默两秒后摇头:
      
      “没有。”
      
      事实上,从上课到现在,聂璟说的霖沐阳大半都没听懂。
      
      听了他的回答周桐一愣,明显不信:“你上课不是听得很认真吗?”
      
      霖沐阳一直绷着的脸垮了下来,皱着眉头道:
      
      “我以为我能听懂。”
      
      周桐:“啊?”
      
      忽略掉周桐诧异的目光,霖沐阳指着课堂练习卷子的其中一题,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她:
      
      “刚才老师说这题太简单了不讲,你能给我说说吗?”
      
      看着霖沐阳指的那道综合数列题,周桐及围观同学:“……”
      
      隔一个过道,把霖沐阳和周桐两人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的荀钰,很不给面子的嗤笑一声。
      
      连李河都沉默良久,最后心情复杂地看向荀钰:
      
      “荀哥,你的第一宝座保住了。”
      
      本以为对方是个王者,没想到连青铜都算不上。
      
      所以这种数列题都不会的学渣,为什么会进他们班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荀钰,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现在对沐沐这个态度的!
    开文啦!接下来几个月由霖沐阳和荀钰陪大家度过~希望大家能喜欢我们的学渣沐和学霸钰
    下一本接档文—《被迫为妖怪营业后》,打滚卖萌求预收QWQ,专栏还有很多完结小甜饼,总有一款适合你!
    文案:白时宁开了一家园艺店,然而上门的顾客大多不是人。
      貔貅抱着一株植物不肯走,可怜巴巴地看着白时宁:我好饿,白先生你就把这株摇钱树卖我吧,我三天没有吃元宝了……
      玉兔背着药篓踏进店,左顾右盼:白先生,我家仙子最近总被登徒子骚扰,差我下来买一株屈轶。
      凤凰拿着朱雀的画像为难地对白时宁道:世人总把我和朱雀弄混,这画像先生你能不能帮我改一改?
      狴犴气呼呼地拉着饕餮到白时宁面前,说饕餮把他未来一个月的口粮都偷吃了,让他帮自己主持公道。
      背明鸟揪下神蓬一片叶子,对神蓬的怒目而视置若罔闻,一脸扭捏地看白时宁,请他帮自己介绍对象。
      麒麟……哦,麒麟没事找白时宁,只是赖在他店里不走,说口能吐火的自己能帮他烧火,省燃气费。
      看着一屋子的奇珍异兽,白时宁:……
      我真的只是想简简单单的卖个花草啊!
      好不容易推门进来一个身形挺拔、看起来像正常人类的顾客,白时宁心一喜,然而看清男人的面貌后,一句‘欢迎光临’还没说出口就卡在喉咙里。
      看着这位‘顾客’,白时宁脸上的笑意一凝,脸色变了又变:
      “您怎么也来了。”
      刚进门的应祁闻言看他:“你不欢迎我?”
      
      还没等白时宁说话,后院烧火的麒麟屁颠屁颠跑出来,讨好地对应祁道:
      “您终于来了!”
      应祁瞥了麒麟一眼,看白时宁:“他没给你惹麻烦吧?”
    没掌握好火候、三天烧坏五口锅的麒麟,立马紧张地看向白时宁。
      看着因为烧火脸被熏黑成碳的神兽麒麟,白时宁:“……”
      心好累,我真的……只是想简单地卖个花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