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抱住 ...

  •   镇西世子的庆功宴,庞大而奢华。
      
      太子将清歌宿的头牌都请来跳舞助兴,要知道平日里这清歌宿的头牌们,万金都是请不来的。
      
      台下,文武百官各携家眷坐着。
      
      男人们饮酒畅聊,女人们互相说话,闲时自然。
      
      “音音,你不要太拘谨,没事。”
      
      宋曲音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楚宁氏。
      
      宁凝,宋曲音的大舅母,昨日特意让楚老太太劝她来参见晚宴,外祖母都出面,她哪里有不应的道理?
      
      况且大舅母也是为她好,想让她多长点心眼。
      
      “知道了,大舅母。”
      
      楚家老夫人有两儿一女,她母亲楚怜知,大舅父楚慨,二舅父楚振,二舅父是妾室所生,但那妾室早死,故二舅父五岁时就来到楚老太太身边。
      
      二舅父没有从官,而是择商,在凤朝虽没有先前那般轻商,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所以二舅父已经搬出去住,节假日时才回来走动走动。
      
      楚振膝下只有一子,便是楚维,她三哥。
      
      楚慨膝下倒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楚朗,她大哥,现担任御前二等侍卫,二儿子楚子豪,她二哥,比楚维大几个月份,二人皆在明清书院读书。
      
      “听闻镇西世子英俊帅气,有百步穿杨之能。”
      
      “是呀是呀,镇西世子回城那天,街上多少少女对世子抛媚眼,听说还有胆大的直接给世子扔手绢呢。”
      
      “真是不要脸,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能配得上世子吗?”
      
      几个官宦之女聚集在一起讨论,宋曲音听见了,但模样跟没听见一样,依旧低头吃着楚宁氏给她夹的点心。
      
      突然,有个女声故意压低加粗:“你们知道吗?三年前,世子十九岁时,清歌宿的头牌月歌在大冬天爬上世子的床。”
      
      “咦~”其余千金小姐们纷纷嫌弃起来,可是眼神里却期待她能继续说。
      
      那人也如大家的愿说了出来,“结果啊,月歌直接被世子衣不裹体的扔在王府门外,那寒冷的夜,那来往的行人,清歌宿最后是丢尽了脸,而月歌一向清高,投湖自尽。”
      
      凤朝民风开放,许多女子都能依靠自己一技之长,养活自我,而清歌宿便是让那些有一技之能的姑娘施展自我才华。
      
      而且清歌宿里头的姑娘美貌动人,精通才艺,加之她们卖艺不卖身,如天上星只让看不让动。
      
      这样就更能勾人心,男人们更愿意往那里面钻。
      
      不过她们的自命清高有时候却让她们看不清自己的地位。
      
      “哎,不过这样冰冷的男子若是嫁了,想必后院是清净的。”千金中不知是谁发出感慨。
      
      突然一下,那群千金们皆不出声。
      
      是呀,谁不想找个一心一意只喜欢自己的男人呢?
      
      宋曲音将一个葡萄递到嘴里,心里不免对这些少女怀春的想法感到可笑,她们将希望给予到谁身上不好,偏偏是封行陌。
      
      那人不懂爱,也不会爱。
      
      随着时间的推移,宋曲音看了一眼台上高坐的皇帝皇后以及旁边的各位皇子公主们,她们脸色越来越兴奋。
      
      宋曲音知道了,封行陌是快要来了。
      
      昨日夜晚,她突然顿悟,前世封行陌只见了她一面就要娶她,想必看中得定是她的美貌。
      
      她长的漂亮,她知道。
      
      但这次她不想嫁给封行陌,不想让自己重复上一世,况且喜欢一个人的美貌也不是真喜欢。
      
      她不想摔在同一个人身上两次。
      
      她拉拉楚宁氏的衣袖,楚宁氏偏头看她。
      
      楚宁氏只见一张可怜兮兮的小脸,宋曲音声音如蚊呐:“大舅母,音音突然肚子疼,想出去方便一下。”
      
      楚宁氏看着宋曲音额头都快沁出冷汗,连忙让她去,同时还问她需不需要她一同前去。
      
      宋曲音连忙摇头,楚宁氏想了想,点点头让她去了。
      
      宋曲音起身连忙出去,梦枝原本打算跟着,但是宋曲音怕人多不好藏,便让梦枝在原地等着。
      
      梦枝犹豫着,宋曲音说她要是不认识路就去找大哥,大哥在哪任职她还是知道。
      
      梦枝这才放心她离开。
      
      花园处,宋曲音绕过一个又一个小花坛,专门挑一些小路走,终于,她看着眼前隐藏的地方,满意的笑了。
      
      这种地方应该不会有人找来了吧!
      
      只要不见封行陌,什么都好说。
      
      她拍拍手寻了一块石头坐下来,双手托脸看着天空圆月。
      
      啊,原来今天是满月,要是以后能经常看见这样的月亮就好了...
      
      各种胡思乱想在她脑海里,突然一道娇.媚的声音打断她的思考。
      
      宋曲音一愣神,难道她都躲到这里,还能被人找到?
      
      不行,得在找个地方。
      
      她刚起身,娇.媚的声音又响起。
      
      “你轻点,别乱动,啊啊!”
      
      “让我好好看看,看看瘦了没。”
      
      “哎,你别瞎动。”
      
      宋曲音原本想走,可是她一转身就看见对面草丛里相互交缠的两道人影。
      
      男子刚好摸着女子上半身,手放的位置也是容易让人脸红的地方。
      
      宋曲音前世虽成亲,但床笫之欢也就那么几次,如今直面这些,她还是不由自主脸红起来。
      
      非礼勿看,非礼勿听!
      
      宋曲音捂住眼准备离开,却听到那女子说:“怎么说你也是太子了,要什么女人没有,怎就偏偏不放过本宫呢?”女人虽然这么说,但是语气中有一丝自豪。
      
      凤危安使劲揉了几下女人的身子,发狠说道:“对呀,本太子第一个女人还是您啊,当朝贵妃娘娘,柳贵妃。”
      
      “你个坏小子,啊!...”
      
      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出一惊呼声。
      
      宋曲音脚步停下来,那一对男女是太子和柳贵妃?!柳贵妃深得恩宠,这些年皇上对她更是宠爱有加,没有想到居然和太子搞到一起。
      
      原来柳贵妃喜欢比她小那么多的男子,原来太子喜欢比他大很多的女子...
      
      不对,现在是她瞎想的时候吗?
      
      她感觉摇了一下头,身后依旧断断续续发出女子呻.吟之声,声声如猫。
      
      此地不易久留,听了不该听的,后果很严重。
      
      她抬步弯腰低下身,脚步轻盈,眼眸专注。
      
      快了,快了。
      
      宋曲音心中一喜,她看见前方的道口,脚步加快,朝道口跑过来。
      
      倏地,唰,有东西飞过。
      
      紧接着宋曲音发出啊的一声,将沉浸在亲密中的两个人打断。
      
      “是谁?谁在那?”凤危安呵斥一下,同时整理下身上的衣服。
      
      宋曲音急忙蹲下来,躲在高大的草丛后面,嘴巴发出抽气声,嘶,好疼,什么人拿石头扔她啊!知不知道她在逃命啊,疼痛让她眼角不自觉的起了水雾。
      
      “是谁?”凤危安再次低吼一声,脸庞也变得严肃起来。
      
      宋曲音偷偷伸出半个脑袋,看见原本因交缠而融合为一道的人影现在分开,其中高大的人影渐渐向她的方向走过来。
      
      “不管是谁,先抓住她,不能让她跑了。”柳贵妃声音猛然尖利起来,对着凤危安说。
      
      凤危安点点头,向对面的假山走去。
      
      宋曲音脑袋伸回去,脑袋飞速转着,看着周围,因为镇西世子的欢迎会开的盛大,导致这边把守的人少了许多,这么久都没有人经过。
      
      所以,一旦她被抓住,后果一定很惨,她不可以被抓住,她美目睁大,看着凤危安步伐,一步,两步...
      
      这一瞬,宋曲音干脆果断的带上身上的手绢,遮盖面部,凤危安靠进她时,她一个用力将凤危安推到。
      
      凤危安一个踉跄,他完全没有预料到对面的人会反击,等他站稳后,狠狠骂了一句赶紧追上去。
      
      宋曲音跑了会,身体吃力起来,身后的人依旧紧跟不舍,她快速挑个地方喘了口气,又眼尖的挑了一个小路跑去。
      
      正在她想不出办法时,在不远处的十字交叉口处出现一个男子,她脑海里有了一个想法。
      
      她快速跑到男子身前,还未看男子长什么样,就直接伸手将男子死死抱住。
      
      男子伸手打算推开她,宋曲音更是牢牢抱住,声音放的低,听上去可怜兮兮:“求求你,帮个忙,公子。”
      
      男子手停下来,没有在往外推宋曲音。
      
      宋曲音心中一喜,知道有希望,她一个用力,将男子身子往前拉,随后她自己将自己压在树上,让男子高大宽厚的背影遮盖住她的身影。
      
      她偷偷偏过脑袋,看见凤危安走的越来越进,她又赶紧将头伸回去。
      
      她全程未见高她一头的男子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而男子藏在衣袖里的手慢慢握成拳。
      
      “公子,一会求你帮帮奴婢。”
      
      宋曲音又说了一遍,还伸手拉了拉男子身前的衣襟,讨好买乖。
      
      男子未说话但身子已经朝宋曲音靠过去。
      
      宋曲音乐了,可是当听到男子嗓音时,她原地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给大家推荐一篇甜甜的小甜文。
    《每天都希望病娇兄长失忆》by小甜糖大家手动搜书名就可以找到哦,当然搜作者名也可以哒~强烈安利,超级好看~
    以下文案:
    阴晴不定病娇兄长 * 又怂又甜娇俏老妹
      程南语再见宋予舒时,是十年后,那人明眸秀眉,惊才风逸,着一身白衣就站在众人面前。
      只是,面无表情,好似不会笑的石头。
      可转眼间,御花园乘凉,宋予舒又好似变了一个人,双目含笑,拦腰抱住了她。
      “妹妹是不是把兄长忘了?”
      程南语在他怀里微微发抖,心想当她平常在茶馆里头听到书都是白听的吗?都赤手撕敌了,她只恨不得兄长将自己忘的一干二净连渣都不剩才好……
      “兄长是全天下最好的兄长,怎么会忘了呢?”
      她心里害怕面上却是讨喜的,宋予舒满意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眉眼间全是笑意。
      “妹妹真乖!”
      程南语:哼哼???
      
      小剧场:
      在那个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程南语一睁眼,就看到兄长手提长剑立在床边,委屈兮兮的望着她。
      “不准不理我!”
      那手里的长剑还泛着光,程南语微微躲开了那剑,上前抱住了兄长的腰。
      “兄长,放下好不好?我害怕。”
      她言语糯糯,就这么一句话,宋予舒手里的剑砰然落地,再也没有捡起来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