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相见 ...

  •   凤危安没有找到刚才的人,心里正恼火,突然他转头看见树底下貌似有一对男女,其身姿...
      
      他心情瞬间放好,要是找不到,何不如找一个替死鬼呢?
      
      他怒斥道:“什么人?真是吃了豹子胆。”
      
      “看不出来吗?”
      
      声线冰冷又高傲,让宋曲音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哆嗦。
      
      男子似乎怕凤危安看不出来,还自己往宋曲音身上靠了靠,这下两具身体更加紧.贴在一起了。
      
      宋曲音想拉出一点距离,但是男子的手一下抓住宋曲音的手,宋曲音想到现在处境也不敢乱动,她只能努力屏住呼吸收腹,至少不是那么紧.贴。
      
      凤危安本来就烦躁,听到这话,一下就怒了:“好大的口气,不知规矩的东西。”
      
      凤危安本想上前,但是在他看清男子面容后,他生硬的被迫停手。
      
      “原来是镇西世子。”凤危安讪讪一笑,又看了一眼封行陌,他想看清楚那女子样貌,但封行陌将女子遮挡严实,他着实看不清,阴阴的说:“没想到镇西世子喜欢这一口。”
      
      看来什么不近女色是假的。
      
      宋曲音身体微微一颤,她居然随便拉了一个人就是封行陌,要不要这么倒霉?
      
      “跟太子相比,还差的远。”
      
      意有所指,还是随意的说?
      
      凤危安从封行陌的背影上看不出来,不过眼下他可没时间跟封行陌说话,他还得找人。
      
      “说什么呢?”凤危安一幅松懈自在的模样,“本宫该回去了,世子可是要早点回来,前殿的人都在等世子呢。”
      
      封行陌嗯了一声,凤危安眼眸充满了一点尖锐,这个世子真不识抬举。
      
      他没在说话,转身离去。
      
      月光如水洗般洒落在地上,光洁绵长,夏日的夜晚有着各种数不出来的小虫子叫声。
      
      待凤危安彻底走远,宋曲音立刻从封行陌怀里出来,背对封行陌,急忙道:
      
      “奴婢感谢世子救命之恩,这一生定永远铭记,奴婢这就回去天天给世子烧高香。”
      
      封行陌没应声,但她感受到封行陌笔直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突然觉得被太子抓到也挺好。
      
      一阵沉默蔓延出来,宋曲音皱皱眉头,想着该如何脱身比较好?
      
      她有些发愁...
      
      “奴婢,嗯?”
      
      封行陌咬出三个字眼,而奴婢被封行陌说出来别有一番风味,似乎含着某种含义?
      
      他现在应该还不知道她,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可宋曲音还是紧张,不善说谎的她说了第一个谎话。
      
      她一时语穷,低头不语,脑袋飞快想着对策。
      
      突然,一道明亮的声音出现。
      
      她听出来,那是她大哥楚朗
      
      “原来镇西世子在这里,可让属下一通好找,还请世子快速过去。”
      
      楚朗走到宋曲音与封行陌中间,不动声色将宋曲音护在身后,估计刚才楚朗听到他们对话,他才说,“世子,这等小宫女不值得让您操心,一会大公公就过来了。”
      
      言外之意,内务府的大公公自会亲自教训小宫女。
      
      封行陌没应声。
      
      楚朗感受到一股奇怪的氛围,想了想,开口道:“世子,快去吧,皇上等的有些着急了。”
      
      封行陌眼眸半眯,眼神还停留在宋曲音身上。
      
      宋曲音聪明的让身体颤抖,来营造她害怕他的假象。
      
      宋曲音知道,像封行陌这种人,最喜欢的就是看别人畏惧他的样子,哎!上位者的变态想法。
      
      果然,封行陌身子松懈下来,淡淡的说:“那她交给你了,大公公处理结果出来还望告知本世子一下。”
      
      “那是自然。”楚朗抱拳行礼道。
      
      封行陌走了几步,宋曲音心悬浮下来,突然封行陌停下来说:
      
      “她虽然抱了下本世子,但是本世子也不是小气之人,一会轻点打,我还指望她给我烧高香呢。”
      
      宋曲音,楚朗:“……”
      
      你想成佛吗?天天给你烧高香,受的了吗?
      
      封行陌略有所思看了一眼宋曲音的背影,走了。
      
      直到封行陌的背影彻底消失了,楚朗拍了一下宋曲音的肩膀。
      
      宋曲音拍了拍胸脯,转头对着楚朗笑了出来。
      
      “大哥,幸亏你来了,吓死我了。”
      
      楚朗虽担任御前侍卫,但面容宽厚,眼眸清亮。
      
      “小妹,你是对镇西世子做了什么事吗?”
      
      “没有。”宋曲音连忙摇头,她一直都想躲他来着。
      
      就是刚才慌张逃命时抱了他一下....
      
      郁闷啊...要知道她最不想见的就是他啊...
      
      楚朗笑了笑,想着宋曲音根本与封行陌不认识,不会有什么事。
      
      但又想到刚才那对话,还是有些好奇。
      
      “大哥,我得回去,不然大舅母就要担心了。”
      
      宋曲音打断楚朗思考,楚朗也想起来梦枝急忙忙让他来找宋曲音,脱口而出“我送你回去。”
      
      待楚朗和宋曲音彻底走远后,一道黑影闪过,向着前方宴会的地方而去。
      
      整个宴会结束,宋曲音坐在回去的马车里,心才落下。
      
      以后只要楚家不出事,就再也不见封行陌。
      
      而且今夜之事,一个没有见过脸的小宫女,封行陌真要查,他怎么可能查起来。
      
      不过,她想到太子与柳贵妃那一幕,深感皇宫水深,太子似乎也不是那么好。
      
      但是究竟是谁拿石子砸她呢?好疼呀!
      
      可这并不影响宋曲音的好心情,她的脸上挂的甜甜的笑容,看的楚宁式心情也大好。
      
      镇西世子府,一男子身穿黑色长衫,长衫上面有着银白色走线,看上去高贵而邪魅。
      
      左桉站在封行陌后面,想到两个月前的清晨,天灰蒙蒙的,士兵刚准备进行日常操劳,他就拿到兵令,说要立刻返回凤城。
      
      他们虽已经收复失地,但是按照军期,还要一个半月才能返回。
      
      但是他什么也没有问,他知道封行陌有自己的考量,所以他遵兵令,立刻返回。
      
      “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封行陌冰冷的嗓音传过来,左桉回神过来,答:“都办好了。”
      
      左桉又想到一事,说:“世子,那抱过你的婢女...”
      
      “没事,让她抱一下,挺好的。”
      
      封行陌笑了笑。
      
      左桉一下就懵了,世子要干嘛?,难道当时世子是故意朝那姑娘扔小石子的吗?
      
      天啊,他家世子居然主动接近女子,这世道是要变了吗?
      
      “先退下吧。”
      
      左桉立即领命,退了出去。
      
      走廊里,封行陌看着池塘,有小金鱼一下吐着泡泡。
      
      封行陌嘴角微动,脸上露出浅笑...
      
      这次,我不会在把你放走了!
      
      .......
      
      清晨,初阳刚升,楚家下人们开始起床忙碌。
      
      “梦枝姐,怎么不进去?”一个丫鬟来到宋曲音的院子里,但宋曲音东边偏房里大门禁闭,梦枝只能在门口站着。
      
      梦枝一笑,“小姐大概在里屋忙,你放下东西就可以了。”
      
      “小姐真是越来越勤奋了。”
      
      小丫鬟说了一句,将手里做出来的新衣裳交给梦枝便离开了。
      
      一个时辰后,宋曲音大汗淋漓打开门。
      
      梦枝已经端了一杯茶水等侯着。
      
      之后的几天,整个楚府都知道宋曲音会早早起床把自己关在偏房里,不知道干什么,一直到太阳堪堪挂在高处时,她才从屋内出来。
      
      期间偶尔她还会去她二舅父楚振那里走走。
      
      夏天的阳光毒辣阴狠,空气中都弥漫着暴躁的因子,来往的行人脸色烦闷,像是透不过气来。
      
      一望无际又鲜艳欲滴的花田中,两个稻草人相互依偎。
      
      “小姐,还需要站多长时间啊?”
      
      花田中间,两个身上披着稻草衣的人努力保持站姿,虽然其中一个已经略显倾斜。
      
      “还有一个时辰。”
      
      “啊,小姐,奴婢好热啊!”
      
      “梦枝,我也好热啊!”
      
      为什么要来这里当稻草人啊?梦枝心里已经开始咆哮。
      
      她发现她的主子最近有些不正常,老是想着钱钱钱,还让她把她这些年过生日各家送来的玉镯手链什么全给当了,但让她没想到这些天一直来二老爷家里是为了找活挣工钱。
      
      头顶的草帽热的有些烫皮肤,梦枝瞥了一眼她家小姐。
      
      宋曲音脸颊的汗水像是水洗一般,草帽对她似乎没有用。
      
      梦枝往宋曲音身边蹭蹭,想替宋曲音遮挡点阳光,而宋曲音一眼看穿梦枝的想法。
      
      她说:“梦枝,你要是不热,我们明天在多站几个时辰。”
      
      “啊!”一声痛苦从梦枝嘴里跑出来,瞬间她自己站好不动。
      
      偌大的花田,除了埋头干活的花农外,站立的就是几丈远的稻草人,这些稻草人据说是为了驱赶鸟类。
      
      梦枝不明白,一个花田驱赶什么鸟类,宋曲音也不明白。
      
      “晌午到。”
      
      监工铜锣一敲,花农们纷纷起身休息去。
      
      宋曲音和梦枝开始脱身上的稻草披。
      
      小亭子里,宋曲音一下一下喝着水,梦枝在旁边靠着柱子快要昏睡过去。
      
      最近几天,她可是随着她家小姐快要把凤城跑遍,干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活。
      
      不过,假扮稻草人算是比较轻松的一件活。
      
      “小姐,二老爷怎么舍得让您出来晒呢?您细皮嫩肉的。”
      
      她们干了许多活,但是宋曲音嫌弃他们来钱太慢,于是她们想到二老爷楚振。
      
      楚振是做花农茶农生意,宋曲音像楚振打听一番,从楚振那里寻来了这么一份活干,而价钱方面吗?自然要比普通工人高出好几倍。
      
      “是呀,二舅父这次估计是想吓吓我。”
      
      宋曲音想到她跟楚振商量的时候,楚振一脸诧异,还扬言说若是她需要钱给他说一声,他就把钱送过去。
      
      她没有答应。
      
      楚振说了半天也没有办法击退宋曲音,最后没办法给宋曲音寻来这么一件差事,就想让她吃吃苦吓吓她。
      
      可是她不是那么好吓的。
      
      傍晚时分,一天的稻草人生活结束,梦枝瘫坐在小亭子里不想动,听到宋曲音说,明天还要来恨不得晕死过去。
      
      “小姐,好小姐,要不我们再去找一个酒馆当后厨吧。”
      
      宋曲音看了一眼梦枝,开口说:“可别,上次那家酒馆要把咱俩通杀了。”
      
      梦枝讪讪一笑,晌午犯困时,她不小心把一个酒壶给打了,然后跟客人拌起嘴来,在然后...在酒馆差点打起来。
      
      “托你的福,我觉得现在酒馆全行业应该都不想要咱俩吧。”
      
      梦枝撇撇嘴,打工好难哦。
      
      宋曲音不禁摇摇头,催着梦枝:“快收拾,咱俩得回府了。”
      
      一听要回去,梦枝来了劲头,花田里的人走的也差不多,还剩下一些零星的人。
      
      宋曲音和梦枝坐在花田小路上,突然有什么东西抓住宋曲音的脚踝,让宋曲音不能动弹半分。
      
      梦枝看见刚准备喊出声来却被宋曲音捂住嘴巴。
      
      梦枝一双大眼睛写满了惊恐,可她看见她家小姐气定神闲丝毫不慌的蹲下去,顺着那张血淋淋的手去看那人。
      
      当梦枝看清楚那人时,她直接大喊出声,惊动了花田剩余的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宋曲音:面对封行陌那厮冷血无情,不适当说点谎话如何自保╮(╯▽╰)╭她也是无奈被逼的呢!
    但还是告诫大家要说真话,可不能向恶势力低头。
    封行陌冷冷一笑:以后会让你还的!
    此刻不知道的宋曲音决定放肆一把。
    本章会在评论区落下红包哦~眨眼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