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心跳 ...

  •   街上的军队很长,从城中一直蔓延到城门口,士兵们统一打扮,脸露欣喜,皆是归家的热烈情动。
      
      而在队伍中最吸引人注意的是坐在汗血宝马上的银白色身影。
      
      男子穿着银白色盔甲,面部线条冷硬,一双修长的眼睛注视你时如腊月寒冬让你浑然不自在,其中左眼下的泪痣更是增加了男子的冷漠刚毅。
      
      人群中有人说:这男子可不是一般人,他是镇西王府的小世子,在十八岁的时候一人深入狼群,三天后满身是血的拿着狼族首领的头颅站在高山之巅。
      
      后他上战场领军杀敌,狠辣决绝,冠绝四方。
      
      “哇,这就是镇西王府的小世子,长的挺好,可惜太冷漠。”楚子豪看了一会下面的人,感慨道,可随后又忍不住酸了一把:“回来就回来,这么大排场干嘛?”
      
      楚维没回应楚子豪,一双带着点锐利的眼睛看着楼下的军队。
      
      宋曲音以为她很久之后才会再次见到封行陌,却没想到,在重生的第一个下午她就看见了他。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冰霜。
      
      这一世,她要明白何为情爱,可不能在稀里糊涂的做错了。
      
      街道上,高头大马上的男子不知为何停下来,抬头四处张望,宋曲音见状将头缩回去,脸上挂着少女所特有的天真。
      
      “哥哥们,我们回去吧,外祖母该等我们等着急了。”
      
      楚子豪已经没有再看楼下,楚维倒是不轻不淡的看着楼下的壮丽,听到宋曲音的声音后收回了视线。
      
      “那我们回去吧。”
      
      下人们手脚利索的收拾主子用具,很快,他们离开了。
      
      人行街道上,长长的队伍难得停了一下。
      
      “世子,你在看什么?”
      
      落于封行陌一步后的左桉见封行陌突然停下来,脸抬起来往高处看,不知道在看什么。
      
      封行陌好一会收回目光,语气平淡甚至过于平淡的像没有感情:“没有,继续走。”
      
      马蹄踏出,一哒一哒。
      
      后面的队伍又紧紧跟上。
      
      回到家中的宋曲音第一件事便是拜见她的外祖母,人称楚老夫人。
      
      楚家无女儿,故此宋曲音在楚家备受宠爱,也或许是因为楚家觉得对她母亲少了份爱,故此想要把对她母亲无法弥补的爱全部补偿给她。
      
      宋曲音刚迈进大堂,就看见一个端庄的老夫人手拿着佛珠,嘴巴轻动念着佛经。
      
      老夫人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身前的龙盘扣整齐的扣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老太太是个有规矩的人。
      
      “外祖母!”宋曲音甜甜的叫了一声,小跑过去。
      
      楚老太太闻声,睁开眼睛,原本严谨的小眼睛一下子眯成缝,朝宋曲音招招手。
      
      “音音回来了,快过来。”
      
      宋曲音乖巧的坐在楚老太太旁边的椅子上。
      
      “今日和哥哥们出去看戏,可是看到什么好玩的”
      
      宋曲音讲自己的见解,其实都是她自己胡编的,可那样也是把楚老太太哄得高兴合不拢嘴。
      
      “外祖母,今日那场戏非常好看,改天音音陪外祖母再去看一遍吧。”
      
      末,宋曲音抬头乖巧的看着楚老太太。
      
      楚老太太笑了笑,摇摇头,“老了,就不陪你们年轻人瞎折腾。”
      
      “不老,不老。”宋曲音摇晃着楚老太太的手臂。
      
      宋曲音和楚老太太聊了会天,吃了晚饭,老夫人泛了,宋曲音也就退出房内,让楚老夫人好生歇息。
      
      回去的路上,她想:真好,祖母现在还安康。
      
      夜晚,宋曲音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一眨看着屋顶,小脑袋瓜里不知道想什么。
      
      梦枝见宋曲音思考便从一旁退出去。
      
      但很快,宋曲音又大喊一声,梦枝赶紧跑进来,她刚进来就看见正在穿鞋的宋曲音。
      
      “梦枝,我们去祠堂看看呗。”
      
      梦枝点点头,暗想:小姐这大概是想夫人了吧!
      
      楚家祠堂里,宋曲音正在擦拭一灵牌,眼眸认真,脸上布满柔情,整个人沐浴在一种暖黄色光芒里,竟有了些丝丝神圣。
      
      她嫁去镇西王府三年,三年从未归家,她再也没有为双亲擦拭过灵牌。
      
      她以为她不会再为双亲擦拭灵牌,却不料时光倒回,想到这里,她脸上的笑意又加深几分。
      
      楚怜知,宋曲音的母亲,也是楚老太太唯一的女儿,楚老太太一直以为她的女儿乖巧懂事当为凤朝第一贵女,在凤朝贵妇一众羡慕她时,楚怜知竟然和一个乐师私奔逃婚,气的楚老太太说他们楚家再也没有她这个女儿。
      
      可是九岁那年,父母皆因病去世,突然只剩下她一个人,楚老太太便将宋曲音接回来。
      
      世人感叹宋曲音命好,原本是孤儿,却一下变成凤朝贵女,可宋曲音此后的生活却真的让人羡慕。
      
      爱宠不断,衣食无忧。
      
      宋曲音一下一下擦拭灵牌,母亲,如今我有机会重新来一次。
      
      那么这一次我不想浪费掉,我想为自己活一次,想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想做母亲未完成的事情。
      
      但是母亲,您放心,音音不是薄情寡义之人,大舅父大舅母二舅父二舅母所有人对我都很好,音音也会尽全力救楚家,让楚家不在落得上一世的悲惨。
      
      宋曲音擦完楚怜知的灵牌,又擦拭她父亲的灵牌,她父亲生前虽未得楚家人认同,但是死后还是把她父亲灵牌放在祠堂内。
      
      宋曲音在祠堂跪着,眼眸坚定,像是在蓄谋什么大事前做最后的告别。
      
      梦枝守在宋曲音身边,觉得她家小姐好像突然下定决心要去做什么,而这件事的代价,梦枝聪明的从宋曲音脸上看出来,绝对不轻。
      
      她想:只要不是那件事,小姐做什么她都支持。
      
      与此同时,凤宫内也是热闹非凡,歌舞升平,把酒唱玩。
      
      “朕祝贺镇西世子凯旋归来,于后日夜晚举行庆功宴。”皇帝言语有着说不出激动。
      
      这次封行陌击退了西夏五万的军队,大破西夏,这一胜利,西夏反寇至少三年内都不会有动静。
      
      这也是为什么封家是镇西王府。
      
      封家三公二爵,辅佐皇帝四代,为凤朝打下不可动摇的根基,但封家常年驻守在西夏边境上,凤城虽然有镇西王府,其实就是一座空府。
      
      在封行陌袭成镇西世子的爵位后,也有了自己独立的世子府。
      
      “这次镇西世子带着喜讯归来值得庆祝,为镇西世子举办庆功宴实属应担,儿臣愿揽下此事,为父皇排忧解难。”
      
      说话的是当今太子凤危安。
      
      凤危安一脸笑意看着皇帝,皇帝大手一挥,也就应了下去。
      
      “希望到时候宴会能让镇西世子满意。”
      
      风危安穿着浅黄色长袍,笑起来也是一个风流倜傥的好少郎。
      
      然而封行陌没有应话,嘴边的挂着几丝不屑,眼神轻轻掠过风危安,冷漠淋漓尽致表达出来。
      
      凤危安眼睛划过一丝不满,但碍于场面他没有说,自己生硬的坐下来。
      
      其余人开始打起场面,说起别的事情。
      
      每个人的时间安排都是不同,封行陌在宴会还未结束就毅然离场,但无人敢说,有的大臣依旧觥筹交错,而宋曲音在第二天的清晨才从祠堂出来。
      
      “大舅去早朝了没?”
      
      一夜未睡,宋曲音眼睛惺忪,有些睁不开。
      
      梦枝回:“昨天镇西世子回城,皇上一时高兴放了三天假,并与明晚在皇宫内举行欢迎会。”
      
      宋曲音眉头暗皱,前世突然宫变,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直到这时,她也不是明白宫变为何发生。
      
      她曾随大舅父进宫见过太子凤危安,太子凤危安看上去是个和善仁慈的人。
      
      她那时还在想:要是太子登基,凤朝未来会更好。
      
      但既然前世凤危安没有坐上帝位,那么今生也不会发生改变,她需要提醒一下大舅父。
      
      思考间,宋曲音看见走廊上一灰色长衫的中年,他身子挺拔,眉宇间充满正气,双目炯炯有神。
      
      她想不出来她大舅父会不明黑白?若是凤危安真不良,那以她大舅的能力不能看不出来啊?
      
      “音音今日也起的这么早吗?”
      
      楚慨,一介文人,如今居三品太师。
      
      “嗯嗯。”宋曲音点点头,随后看见楚慨手中的帖子,不禁问道:“大舅父,这是什么?”
      
      楚慨看了看手中的帖子,笑了,不以为然。
      
      “音音过来正好,明日晚上为镇西世子举行庆功宴,这不下了帖子来,明日音音和我一起去吧。”
      
      宋曲音一愣,他还真是受欢迎啊!
      
      “不了,大舅父,音音就不去了。”
      
      去了也许会看见封行陌,她可是不想见封行陌。
      
      楚慨仁爱的笑了下,也不打算逼宋曲音。
      
      “对了,大舅父,现在镇西世子提前回来,可是朝中发生什么事了?”
      
      宋曲音猛然出声,让楚慨一愣,随后乐了:“你这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朝中安稳的很。”
      
      说着楚慨想到一件事,神色没有先前那么欢乐,但随后他表情又舒展下来,一件小事而已,不值担心。
      
      宋曲音想,也许是她太大惊小怪了,现在凤朝一百八十三年,距离宫变还有半年。
      
      “嗯,音音就是问问,那大舅父,音音先回房间了。”
      
      “回去吧。”
      
      宋曲音走到一半还回头看了一眼楚慨,见楚慨背影轻快,心中也落下几分。
      
      那么接下来她就可以去做自己的事了,她想要的是一个完整而真实的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