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

  •   张一瑞在微信上联系了江茶,问她现在住在哪儿。
      
      江茶:蓝湾。
      
      张一瑞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的。
      
      好一会儿,张一瑞骂出声,“靠!竟然住蓝湾了,江茶,你给我等着。”
      
      从嘉盛回家的这一路,沈知已经好了不少,脸上的小表情有点纠结。
      
      因为他自己做了噩梦的缘故,才让爸爸妈妈都跟着提前下班,沈知很小声的喊了声“妈妈。”
      
      江茶把薄毯拉下去一些,“怎么了崽崽?”
      
      “妈妈,小知是不是给你和爸爸惹麻烦了?”
      
      江茶一愣,继而揉揉沈知的小脑袋,“怎么会呢?小知是家里的小宝贝,妈妈喜欢你都来不及,怎么会觉得你是麻烦?”
      
      “可是小知好笨哦。”沈知叹气,小手撑着一副下巴老气横秋的模样,“妈妈和爸爸因为小知,好几次都提前下班了,别的叔叔阿姨都没有走。”
      
      沈让笑出声,“可是公司是我们家的啊。”
      
      “那是什么意思呀?”沈知歪头看着爸爸。
      
      “你好好开车,我来说。”江茶捏捏沈知的脸,“公司是爷爷的,爸爸也是老板,老板是可以随时离开的,而其他的叔叔阿姨是老板花钱雇他们来工作,妈妈这么说小知明白吗?”
      
      沈知想了想,“那妈妈也是花钱雇来的吗?”
      
      江茶一噎,“不是。”
      
      “啊?”沈知惊讶,“爸爸不给妈妈钱吗?”
      
      沈让哈哈大笑,“小知,妈妈是爸爸娶回来的,也是老板。”
      
      江茶偏头看着沈让。
      
      沈让目视前方,没看江茶。
      
      江茶叹气。
      
      “好了,小知可以想想晚上吃什么了,爸爸带你去超市买东西好不好?”
      
      “好!”沈知当即双眼发亮,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小知想吃薯条,果冻,雪饼......”
      
      沈让转移沈知注意力,说出口的话自然就要实现,说了去超市就得去超市。
      
      江茶不知道别的小孩子对于去超市是什么心情,反正自家的沈知听说去超市,总会莫名雀跃。
      
      沈知坐在手推车里,左看看右望望,似是挑花了眼。
      
      沈让推车,江茶落后一步,压低声音小声道,“你不要太惯着小知,有些东西不能给他买,知道吗?”
      
      沈让恩了声。
      
      两个人虽然有心要好好补偿孩子,但到底也不能溺爱。
      
      而沈知更有分寸,虽然在车上掰着手指头数自己想要什么,但真到了让他买的时候,只选了几样自己最喜欢的。
      
      一趟超市逛下来,一个小时过去了。
      
      回到蓝湾,已经四点多了。
      
      江茶领着沈知,沈让拎着两个袋子,是刚刚在超市买的东西。
      
      一家三口一起进入电梯,沈知很开心的跟父母说着话。
      
      乍一眼看上去,无论是谁都会夸一声这真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可落在知情人眼里,却怎么看怎么怪异。
      
      比如,因为没有门禁卡而爬楼梯上来的张一瑞。
      
      沈知是第一个发现自己门口蹲了人的。
      
      “啊!”沈知指着张一瑞,想叫人,但一时忘记了没想起来她的名字。
      
      江茶和沈让齐齐看过去,江茶眉头微蹙,“你怎么来了?”
      
      张一瑞要爆/炸了,“大姐!我给你发过消息的!”
      
      她一提醒,江茶想起来了,点点头夸她,“那你来的挺快。”
      
      张一瑞:?????
      
      沈让已经开了门,“小知,这是瑞瑞姨。”
      
      沈知得了提醒,乖巧问好,“瑞瑞姨好,我是小知。”
      
      张一瑞本来对江茶和沈让的关系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但眼见小孩这么乖,张一瑞便将一肚子的话都咽了回去。
      
      张一瑞弯腰,摸摸沈知的小脑袋,“小知好乖哦。”
      
      沈知脸红,抱着沈让的大腿不松手。
      
      沈让淡笑,“进来聊吧。”
      
      “好。”
      
      沈让一把抱起沈知进屋,江茶紧随其后,把东西拎进去。
      
      张一瑞犹豫了几秒,这才进去。
      
      她这一进去,瞬间惊了。
      
      上一次过来好像是一年前的事情,她跟着江茶来取文件,虽然她记不清当时是什么样子了,但她可以肯定,绝对不是眼前这般模样。
      
      以前叫做房子,现在才能称得上是家。
      
      客厅里有专门划出来的玩具区,地上都铺了绒毯,光脚上去也不会凉,小孩子坐在地上玩太可以了。
      
      厨房里也明显有了烟火气,沈让正在收拾刚刚买回来的东西。
      
      张一瑞瞪大眼睛,沈总竟然会做饭的吗?
      
      江茶倒了两杯茶过来,喊着张一瑞来坐。
      
      张一瑞感觉怪异,看了江茶好几眼。
      
      江茶失笑,“你到底干嘛?不认识我了吗?”
      
      张一瑞小声说,“我才多久没见你啊,你怎么变化这么大?还有那位...”
      
      张一瑞朝厨房里的沈让努努嘴,“沈总啊?”
      
      “是啊。”江茶很随意,“是沈让。”
      
      “不是!”张一瑞凑近江茶,“我没有看错吧?沈总竟然在做饭?”
      
      “做饭怎么了?我也会做啊。”江茶笑,“今儿要不是你过来了,我这个时间应该在跟他一起忙活。”
      
      张一瑞傻了,“什么情况啊?”
      
      江茶喝了口茶,老神在在,“就这个情况。”
      
      好一会儿,张一瑞问江茶,“你不会是喜欢上沈让了吧?”
      
      江茶下意识皱眉,“什么啊。”
      
      其实也不怪张一瑞会这么想,实在是今天太出乎她意料了。
      
      无论是沈让还是江茶,都跟她记忆中转变太大太大了。
      
      -
      
      江茶家境不太好,父母重男轻女,高二开始便不怎么管她的生活费了,好在江茶学习好,可以拿奖学金,寒暑假打工,只要赚生活费就可以了。
      
      大学时期,江茶的生活更是充实,学习,打工,赚钱。
      
      张一瑞一个学期换三四任男朋友,江茶还是自己一个人。
      
      张一瑞不止一次问过江茶,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她可以给她介绍。
      
      而江茶却说,不想浪费时间,有那功夫,还不如赚钱来得实在。
      
      张一瑞说她掉钱眼里了。
      
      江茶长的漂亮,对男生避而远之,自然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学校里有一群仗着家里的钱,势,以践踏别人自尊心为乐的人渣们,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打赌,今儿个赌几天换女朋友,明儿个赌几天能睡到哪个女生。
      
      人渣堆里的一个富二代对江茶,可以说的恨得牙痒痒。
      
      明示暗示,他勉强算是追过江茶四五次,只是每一次,江茶都干脆拒绝,这让他丢了大面子。
      
      富二代咽不下这口气,总想着教训江茶,临近毕业的时候,他决定动手,反正睡完就无所谓了。
      
      那个时候,江茶在一家中型企业实习,富二代跟江茶的顶头上司认识,便告诉对方,他想要追江茶,让经理行个方便,别的不用做,就留江茶加个班就行了。
      
      经理倒是没多想,寻思小年轻追求浪漫,想要来个惊喜,一口答应了。
      
      那天,江茶的工作出奇的多,还很繁琐,尽管她心里犯嘀咕,却没多想。
      
      江茶工作到晚上十一点才下班,因为一直低头写字敲键盘,肩膀脖子哪儿哪儿都疼的不行。
      
      整个公司里只有江茶自己没下班了。
      
      江茶起身,去往洗手间,边走还抻着腰,缓和这一晚上的疲惫。
      
      而就在江茶去洗手间的时候,有人偷偷溜了进来,直奔江茶的工位,找到水杯将小瓶子里的药倒了进去。
      
      药入水即化,没有一点痕迹。
      
      下药的人走了几分钟,江茶从洗手间出来,收拾好东西喝掉杯子里的水,关灯下班。
      
      这个时间,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
      
      江茶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她租的房子离公司只有六七分钟的脚程,随身也带了防狼装备,倒是没什么怕的。
      
      走到一半的时候,江茶停下了脚步。
      
      后面有人跟着她。
      
      江茶手摸进背包里,把防狼喷雾打开盖子抓在手里。
      
      江茶继续走,脚步不是很快,耳朵听着后面的动静。
      
      身后的人虽然刻意放轻了脚步声,但在这寂静的夜里,依旧能清晰的传进她耳中。
      
      一步一步,逐渐靠近。
      
      江茶在心里数着三二一,然后猛的回身,防狼喷雾喷了对方一脸。
      
      “啊——”惨叫声打破了安静的夜。
      
      江茶看都不看拔腿就跑。
      
      “抓住她!”那人捂着眼睛,恶狠狠的喊。
      
      随着这人声音落下,凌乱的脚步声响起,七八个人从几个方向围堵江茶。
      
      江茶仗着对周围环境的熟悉,躲过了两三个人,可她毕竟是女生,跑动的同时喝下去的药又发作了,江茶很快没了力气,被人抓住。
      
      江茶被两个人架着到了那捂着眼睛的人面前。
      
      借着路灯,她认出来,是那个追她的富二代。
      
      江茶气息有些粗,眉头皱着。
      
      富二代一把掐住了江茶的脸,“行啊,跑的挺快啊。”
      
      江茶没理他。
      
      “还挺倔。”富二代指挥两个人把江茶带上了车,其余人便散了。
      
      富二代把江茶带到自家的酒店,他在酒店有房间,直接带着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江茶上了楼。
      
      富二代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让另外两个人也走了,他自己带着江茶,这样就算有人好奇,也只会觉得这是一对儿小情侣。
      
      他的房间在十六楼,豪华套房。
      
      富二代把江茶扔在床上后,去了浴室洗澡。
      
      江茶迷迷糊糊听见水声,恢复了一些神智,想起来之前的事情,挣扎着起来了。
      
      江茶用力的掐着自己大腿内侧的肉,让自己清醒。
      
      五分钟后,江茶离开了套房。
      
      江茶只能判断出这里是酒店,却不知道这里具体是哪里。
      
      她一路迷糊,跌跌撞撞闯进了楼梯间,顺着楼梯,靠最后的意志力爬到了顶层套房。
      
      从楼梯间门侧摔出来的时候,江茶红了眼睛。
      
      自她懂事以来,从她能赚钱养自己以来,这是她最无力的一次。
      
      眼泪逐渐模糊双眼,身体越来越热,她不知道她还能怎么救自己了。
      
      “你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清润的男声自耳边响起,江茶抬头,她看到自己眼前,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顺着手臂朝上看,他长的也很好看很顺眼,江茶第一次在别人面前低了头。
      
      她把自己的手搭上去,嗓音沙哑,“求你,救我。”
      
      那人蹲下来握住了她的手,然后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
      
      “喂!”张一瑞手在江茶眼前晃了晃,见她回神,好笑道,“你想什么呢这么专注?我叫你半天也没反应。”
      
      江茶摇头,轻声说,“没事。”
      
      张一瑞知道她肯定有事,不过江茶这个人吧,嘴特别硬,不想说的事情是无论如何也挖不出来。
      
      张一瑞耸肩,“你不想说就算了,我刚问你的问题你想好没呢?”
      
      问题?
      江茶一愣,什么问题。
      
      哦,她喜欢沈让的问题。
      
      江茶仔细的想了想,她对沈让,更多的应该是感激吧。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好像忘记了对沈让的感激,整个人把自己封闭起来,全身心投入工作,才让上辈子的自己年纪轻轻的就癌症晚期撒手人寰。
      
      江茶对张一瑞笑了笑,“你陪小知玩一会儿,我帮沈让做饭。”
      
      “诶!”
      
      江茶摆摆手,径直朝厨房走去。
      
      张一瑞瞧了几分钟厨房做饭的这对夫妻,把沈知喊了过来。
      
      沈知坐在她身边,“瑞瑞姨?”
      
      张一瑞一脸认真,“瑞瑞姨问你问题,你一定要诚实回答,知道吗?”
      
      “恩恩。”
      
      “我问你,你妈喜不喜欢你爸?”
      
      沈知一脸茫然,“啊?”
      
      这问题太难了,已经超出了四岁小孩的知识范围。
      
      

  •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是狗血的英雄救美,但成就了一段姻缘XD,就很棒
    随机送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