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十章 ...

  •   张一瑞一看沈知的表情,不由得笑出来,“我真是傻了,怎么会问你呢?”
      
      张一瑞两只手揉弄着沈知的头发,“你个小鬼头啊啊啊啊!怎么这么好玩啊!”
      
      “唔唔唔,瑞瑞姨,小知头发乱了。”
      
      “哈哈哈哈哈!”
      
      张一瑞松手,沈知两只手一起顺着自己的头发,噘着嘴,“瑞瑞姨讨厌。”
      
      “呦!”张一瑞惊讶,“你竟然会说讨厌?我还以为你这小鬼只会逆来顺受呢。”
      
      张一瑞跟沈知仅有的几次见面,让她了解沈知真的是个乖小孩。
      
      “你干嘛呢?”江茶走过来,将手里的一截胡萝卜塞到沈知手里,目光落在他还有些乱的头发上,没好气道,“你少欺负我儿子。”
      
      张一瑞笑,“我就欺负你儿子,怎么了。”
      
      沈知拉拉江茶的手,“妈妈,瑞瑞姨逗小知玩呢,你别生气。”
      
      江茶瞪了张一瑞一眼,“瞧瞧我们小知,你一个做阿姨的,还不如孩子。”
      
      沈知怕她吵架而说出的这句话真是让张一瑞惊讶,一个小不点孩子,她并没有露出生气的样子,这孩子却生怕她跟江茶不欢而散。
      
      张一瑞正了正神色,“小知,瑞瑞姨跟你道歉,是我不好,不该弄你的头发。”
      
      沈知红了红脸,“小知没有生气。”
      
      江茶拿来梳子,把沈知头发理顺。
      
      “谢谢妈妈。”沈知弯弯眼睛,然后咬了一口胡萝卜,“甜的。”
      
      江茶轻笑,“小知吃完去洗手,要开饭了。”
      
      “好。”
      
      沈知吃掉最后一口胡萝卜后,跑开了。
      
      张一瑞小声问江茶,“小知他?”
      
      江茶恩了声,把保姆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靠!这什么人啊!”张一瑞气的冒火。
      
      “嘘,小点声,我不想让小知听见。”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说就是了。”
      
      沈让在厨房了喊了江茶一声,“准备吃饭了。”
      
      “好。”
      
      江茶拉上张一瑞,语气淡淡,“能吃到沈总做的菜,你有福了。”
      
      张一瑞:???
      我怀疑你在秀恩爱,但我没有证据。
      
      江茶耸耸肩,不信算了。
      
      自从江茶和沈让开始在家里做饭开始,两个人厨艺上都有很大的进步,尤其是沈让。
      
      江茶停留在还可以能吃的基础时,沈让已经会看教程做更多的花样了。
      
      今天的晚餐,因为张一瑞的到来,从两菜一汤,变成了四菜一汤。
      
      张一瑞看见菜色,猛的瞪大眼睛盯着沈让。
      
      沈让浅笑,“不合胃口吗?”
      
      “不,我觉得很合。”张一瑞喜欢吃肉,桌上的两个肉菜她都很喜欢。
      
      “坐下吧,我去叫小知。”
      
      江茶去沈知房间把他带了出来。
      
      “爸爸今天做了小知喜欢的鸡翅,小知多吃点。”沈让给沈知夹了一个鸡翅进碗里。
      
      沈知恩了声,“谢谢爸爸。”
      
      “吃吧。”
      
      “好~”
      
      沈知自己可以吃饭,就是慢。
      
      张一瑞再次感慨,“我要是生个儿子能有这么乖,我就认了。”
      
      江茶哼笑,“首先你需要一个男朋友,且这个男朋友能让你改掉独身主义的想法。”
      
      “还是算了吧,我看小知挺好的。”
      
      为了避免江茶再提起她找男朋友的事情,张一瑞果断换了话题,“同学会你到底去不去啊?”
      
      “不是很想去。”江茶把鸡翅的骨头剃出来,肉放进沈知的碗里,“有什么意思,这么多年不见,去了也是尴尬,更何况他们又不一定想见我。”
      
      张一瑞嗤笑,“那可不一定,现在指不定多少人想见你呢。”
      
      “他们哪儿是想见我,是想见嘉盛的江副总。”江茶笑笑。
      
      沈让给江茶夹了两块小排骨放在碗里,“他们想见江副总,你更应该过去了。”
      
      “嗯?”江茶看着沈让,“干嘛?”
      
      沈让看着江茶的眼睛,“当初你怀了小知,很多人只知道你未婚先孕,在背后诋毁你,我知道你不在意别人说什么,但我还是想让她们都羡慕你。”
      
      江茶挑眉。
      
      沈让这想法很危险啊。
      
      张一瑞眼睛亮了,“就是啊,当初你怀孕,魏先阳在高中群里天天叭叭叭的,生怕谁不知道一样,逮着谁跟谁说,现在她魏先阳也未婚先孕,她还没你强呢,起码你跟沈让是正儿八经的单身啊。”
      
      江茶有点哭笑不得,“你这是让我仗嘉盛的势欺负人啊。”
      
      张一瑞:“呃......”
      
      沈让突然笑出声,“有何不可?”
      
      “万一我仗着嘉盛的势欺负人的事情传出去,对嘉盛不好。”江茶摇头,“影响股价得不偿失。”
      
      张一瑞无语,“江茶你上辈子是穷死的吧,这么死磕钱。”
      
      江茶莞尔一笑,“我上辈子应该是累死的。”
      
      “妈妈。”沈知扭头看着她,眼睛里开始弥漫水雾。
      
      江茶弯腰在沈知脸上亲了亲,“妈妈错了。”
      
      “恩。”沈知伸着筷子,夹块小排骨,“妈妈喜欢的,多吃一点。”
      
      “好,谢谢小知。”
      
      张一瑞啧啧摇头,“有子如此,你就该出去显摆。”
      
      江茶轻哂。
      
      沈让喊了声“小知。”
      
      “爸爸?”
      
      “小知觉得,妈妈应不应该去同学会?”
      
      沈知想了想,点头,“妈妈应该去的。”
      
      “为什么?”
      
      沈知眨眼,“小知想让妈妈每天都陪着小知,可是小知一想到妈妈没有朋友,小知就会难过。”
      
      沈知拍拍江茶的手臂,“妈妈,小知会乖的,你去吧,跟姨姨们一起玩。”
      
      大人们说的话,小孩子不是很能理解。
      
      但他大概能听明白,妈妈因为他被人欺负过,只要去了这个同学会,妈妈就不会被欺负了。
      
      沈知想法很简单,要妈妈开心,他也就会开心了。
      
      “江茶啊,你儿子都这么支持你了啊!”
      
      江茶终于同意了,“好吧,我去。”
      
      沈让笑了。
      
      张一瑞哈哈大笑,“我只要想到那些人来巴结你,我就好开心啊。”
      
      “张一瑞你要是吃饱了就走吧,别在我家带坏我儿子。”
      
      “成成成,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张一瑞美滋滋,“吃饭吃饭哈!”
      
      张一瑞吃完饭迫不及待的走了,美名其曰要回家好好想想,管杨华要什么谢礼才行,毕竟要不是她来劝说江茶,杨华连江茶的面都见不到。
      
      江茶:......
      
      塑料姐妹情都不算!
      
      晚上是沈让做的饭,自然就是江茶刷碗。
      
      沈让带着沈知去玩,一会儿他还得去给沈知洗澡。
      
      江茶刷过碗收拾完厨房以后,沈让已经带着沈知去浴室了。
      
      沈让吃饭前准备了水果茶,现在喝刚刚好。
      
      江茶坐在落地窗前的藤椅秋千上,一旁的小几上放着水果茶和甜点。
      
      客厅灯光调暗了一些,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江茶心神逐渐飘远。
      
      -
      
      当年她刚有怀孕症状的时候,整个人都很无措,在张一瑞的陪同下,两个人去买了验孕棒。
      
      恰巧魏先阳也在这家药店买药,跟江茶撞了个正着。
      
      魏先阳不动声色,等江茶和张一瑞走了以后,她一路跟着到了女生宿舍,魏先阳借口要去找朋友,做了登记后进了宿舍。
      
      江茶试出来怀孕以后,跟张一瑞商讨该怎么办,慌张之下,并没有发现魏先阳一直在她们宿舍门外偷听。
      
      魏先阳听见江茶怀孕了,但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便以为抓到了江茶的把柄,将她怀孕的事情,散播出去。
      
      江茶直到现在也记得,当年高中群里,那些艾特以及同学私聊她询问怀孕事情时的那些话。
      
      ——江茶,听说你怀孕了?真的假的啊?你怎么就能怀孕了呢?
      
      ——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太让我失望了。
      
      ——原来你谁都可以啊!
      
      ——心机婊。
      
      当然,这些风凉话,只是一部分,关心她的人也有,还有担心她是不是遭遇不测,让她不要害怕的。
      
      ——江茶,你真的怀孕了吗?听说你不知道孩子爸爸是谁?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要是遭遇了不测,可千万想着报警。
      
      ——江茶,我爸爸是律师,你要是需要帮助直说,千万别客气。
      
      当年的江茶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在意这些话,并且退掉了所有的高中群,删掉除张一瑞以外所有人的联系方式。
      
      她用这种方式,把过去深深埋在心底。
      
      时至今日,再想起这些事来,江茶才发现,原来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江茶一直长得漂亮学习好,能自己赚钱活的漂亮,不少人背后说她心机深,立着一块高大上的牌子拒绝别人追求,怕是眼气高想要钓大鱼。
      
      可这只是那些人自己对她的歪曲揣测,是那些不如她的人,因为嫉妒她强行给她安上的想法,她们不会考虑事情是真是假,只在意自己高兴满足,那就够了。
      
      后来跟沈让结婚了以后,江茶需要考虑的事情更多,便不再理会这些人。
      
      她嫁给沈让,跟同龄人相比已经快了一大步,她又何必跟她们计较那些事呢?
      
      但人想起过去真的能一点都不在意吗?
      
      不是的。
      
      江茶看着窗外的月亮,轻笑出声。
      
      心结这种东西,还是解了的好。
      
      上辈子那么要强的努力,想要证明自己,最后落得个什么下场?
      
      既然沈让让她不用担心,那她就听沈让的吧。
      
      毕竟...沈让是她老公嘛。
      
      

  • 作者有话要说:  沈让:所以老婆你什么时候把老公带出去见见世面?
    随机送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