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章 ...

  •   江茶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
      
      沈让偏头,眸色认真,“她说你未婚先孕。”
      
      “魏先阳?”
      
      “恩。”
      
      二人出了餐厅便向左拐,完全是随便选了一条路,只为了先离开这里。
      
      江茶还是没想通,“她说的是事实啊。”
      
      沈让无奈,停下脚步,“江茶,你除了是嘉盛的江副总,你还是我沈让的太太。”
      
      “恩,然后呢?”
      
      沈让被她气笑了,“没有然后了,我自己要脸面,见不得你被人欺负,这个理由能接受吗?”
      
      江茶认真想了想,还真就点点头,“能。”
      
      这回沈让是真笑出了声 。
      
      江茶不明所以。
      
      沈让笑了一会儿,抬眸看见二人正站在一家咖啡厅前面,便指了指道,“进去喝杯咖啡吧,辛印去取小知的检查结果了。”
      
      “好。”
      
      二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咖啡厅。
      
      江茶很少有来的时候,她毕竟喜欢工作,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里。
      
      江茶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沈让问江茶喝什么,得来一句“随便。”
      
      沈让真是无奈,无论是餐厅还是咖啡厅,随便这二字,看似好点实则最难。
      
      考虑到江茶的口味,沈让给她点了杯焦糖玛奇朵,自己则是美式。
      
      沈让坐在江茶对面,顺着她的目光望出去,“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这么悠闲。”
      
      “是啊。”江茶笑着摇头,“一直都在忙工作,却忘记了享受生活,工作是做不完的,适当情况下,我们也可以放松放松。”
      
      沈让诧异,“你真的这么想?”
      
      “当然。”江茶看着他笑,“我最近不是很努力的减轻工作陪小知吗?”
      
      她说的是这个啊。
      
      沈让微不可几的失落,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辛印根据沈让发来的消息,很快找到了二人的位置,但...他一直在车里看着。
      
      沈让和江茶结婚快五年,孩子四岁,两个人从来没有这般和谐的坐在一起说说笑笑。
      
      辛印想,再等一等吧,他不是很想破坏这种感觉。
      
      于是这一等,半小时过去了。
      
      沈让给辛印打了电话,辛印才告知他的位置。
      
      -
      
      回到家,沈知已经睡了,江茶坐在他身边看了会儿,起身去厨房准备晚上做什么。
      
      休息日转瞬即逝,快到让人还没反过劲儿来。
      
      周一上班,嘉盛内部又有人匿名曝出沈总和江副总的八卦消息。
      
      爆料人周六的时候,在咖啡厅看见了约会的沈总和江副总,还有照片为证。
      
      照片有好几张,站在咖啡厅前聊天,走入咖啡厅,江茶坐在位置上看外面,沈让排队时还不忘回头看着江茶。
      
      再有,就是沈让和江茶一起说笑了。
      
      几张照片而已,愣是让嘉盛上上下下写出来十八个剧本。
      
      比如豪门纠葛,两个相爱的人在公司不得不装出针锋相对的样子,私下里才能温情一会儿。
      
      比如沈让暗恋江茶但却不能说,瞧他望着江茶的目光里都是深情。
      
      比如江茶为了攀上豪门,甘愿做后妈。
      
      辛印汇报到最后,脸上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沈总,要不要处理掉?”
      
      “不用。”沈让笑出声,“没想到平日里让他们交策划案一个个愁的跟什么似的,这天马行空聊起八卦来倒是一个顶俩。”
      
      “沈总。”
      
      沈让抬头,看着辛印,“随便他们怎么想,不用刻意压制,但这些消息,内部讨论就算了,外面注意。”
      
      “好的,沈总,我明白。”
      
      “恩,让法务部的人上来。”
      
      “好的。”
      
      沈让处理事情的时候,沈知就乖巧的在一旁玩。
      
      好一会儿,沈知喊了声“爸爸。”
      
      沈让放下笔,“怎么了小知?无聊了吗?”
      
      沈知脸红红的,“我可以去找妈妈吗?我有点想妈妈了。”
      
      沈让弯唇,继而起身,“好,爸爸送你过去。”
      
      “谢谢爸爸。”
      
      沈让领着沈知出了办公室,迎面正好撞上江茶过来。
      
      “怎么了?”
      
      “小知找你。”
      
      “找我?”江茶顺手把文件递给沈让,摸摸沈知的头,柔声道,“想我了吗?”
      
      沈知点头,“嗯嗯嗯,想了。”
      
      “那走吧,去我办公室。”江茶直接把沈知领走,刚走两步又回头,“文件你签完字让辛印送过来。”
      
      沈让点头,“好。”
      
      办公室前短短几句交谈,并没有背着任何人,是以很快公司又开始新一轮八卦。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沈家小少爷跟江副总,关系贼好。
      
      ——江副总也太厉害了吧,小少爷都跟她关系好,嫁进沈家是早晚的事儿啊。
      
      ——天呐,江副总命真好,呜呜呜呜呜,我也想溜须小少爷。
      
      ——哈哈哈哈,你可拉倒吧,就算你再溜须,小少爷也不会跟你好的。
      
      ——嗯?楼上什么情况?
      
      ——咳,那什么,我上次试了一下,给小少爷买吃的喝的,可小少爷什么都不要,还说沈总说了,不可以随便要陌生人的东西。
      
      ——我去!小少爷四岁吧?
      
      ——这家教,厉害了。
      
      ——不过这么一看,江副总能在这么艰难中杀出一条血路,手段不可谓不高啊。
      
      ——是啊,沈总最近也不跟江副总吵了,两个人关系比以前好了很多。
      
      ——所以...两个人约着周六去喝咖啡,是恋爱了吗?
      
      ——80%吧,毕竟小少爷都......
      
      接下来就是一排排的省略号。
      
      沈让抽空看的时候觉得更好笑了,这些人猜来猜去,怎么没有一个猜他和江茶是夫妻的。
      
      明明很容易的啊!
      
      不过沈让转念一想,他和江茶最近几年的状态,啧...一言难尽。
      
      好像能猜出来是夫妻,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下午两点,沈知午睡还没醒,江茶刚处理完工作,便接到了好友张一瑞的电话。
      
      江茶把休息室的门留了个缝,接起电话声音放轻,“舍得回来了?”
      
      “你干嘛呢?怎么不敢说话的样子?”张一瑞正在扫货,背景音里传来购物中心的促销活动。
      
      江茶无奈,“你怎么又去逛街了张经理。”
      
      张一瑞“嗨呀”一声,“我逛自己家的购物中心,怎么还不行了?我这是顺便视察工作好吗?”
      
      “行行行,你有理。”江茶一直很佩服张一瑞,从认识她的那天起,她就知道,张一瑞人生的最大乐趣是逛街,买买买,随着年龄的增长,购买欲越来越强大。
      
      “你别打岔,我差点忘了找你做什么了。”张一瑞进了家奶茶店,把手里的战利品放下,随便点了点儿东西,“你知道我接到谁的电话了吗?”
      
      “谁的?”
      
      张一瑞:“......”
      你这么语气平淡,让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江茶半天没听见回音,“信号不好我就挂了吧。”
      
      “诶诶诶!”张一瑞连忙出声,“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我还有工作,有事就说。”江茶毫不留情,“没事就挂了。”
      
      张一瑞急急忙忙开口,“有事,我真有事。”
      
      江茶耐着性子,“再给你两分钟。”
      
      “靠!”张一瑞要气死了,但她也知道江茶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连忙道,“我接到高中班长杨华的电话,他下个月组织了一场同学会,问你去不去?”
      
      “同学会?”江茶无语,“都多少年了还同学会。”
      
      “对呀。”张一瑞道,“我也觉得奇怪,所以我又找别人问了问,你猜怎么着?”
      
      江茶皱眉,“你能一次说完吗?”
      
      “没情/趣。”张一瑞快速说完,“你知道蔡氏集团吧?杨华在蔡氏上班,项目经理,听说是最近跟你们嘉盛有个单子黄了,杨华想挽救,就多方打听,他从魏先阳那儿知道你是嘉盛副总,想跟你套近乎才决定办同学会。”
      
      江茶嗤笑,“魏先阳还真为陈总着想。”
      
      张一瑞突然嗅到了八卦的味道,“你见过魏先阳了?”
      
      江茶也没隐瞒,把周六在医院和餐厅遇见魏先阳的事情说了,也没忘记说餐厅魏先阳被蔡一乔打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一瑞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为什么当时不在场,这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哈哈哈!”
      
      江茶弯唇。
      
      “等等。”张一瑞回过神来,“你为什么会跟沈让一起去医院啊?”
      
      “做检查。”
      
      “检查!!!”张一瑞一声惊呼,激动地站起来,“你又怀孕了?”
      
      江茶一头黑线,“你才怀孕了。”
      
      “呼,吓死我了。”张一瑞重新坐下,“哎,晚上约你吃饭去不去?”
      
      “不去。”江茶听见休息室的沈知哼唧了,便道,“我晚上没空,我要哄儿子,你自己去吧。”
      
      说完,江茶直接挂断了电话,不再跟张一瑞闲聊。
      
      江茶推开休息室的门,沈知趴在床上揣着手,小脑袋枕在手上,扁着嘴眼泪汪汪的。
      
      江茶瞬间心疼,“怎么了崽崽?”
      
      “呜呜呜呜呜,妈妈。”
      
      江茶坐在床边,沈知拱着小身子窝到江茶怀里,搂着江茶脖子,“妈妈,小知听话,小知会听话的。”
      
      江茶摸着儿子的头,“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沈知点点头,抱江茶抱的紧,说什么都不肯松开,也不肯说自己做了什么梦。
      
      江茶无奈,给沈让发了个消息。
      
      沈让很快过来,哄着沈知要抱他,沈知直摇头,还是不肯。
      
      沈让和江茶对视一眼,江茶摇头。
      
      沈让无奈,“你还有什么工作吗?”
      
      “没什么大事儿,还有个小会。”
      
      “那就回家吧,让白助理通知一下,会议延迟。”
      
      “好。”
      
      江茶抱着沈知,沈让给江茶收拾东西,末了又拿了一张薄毯。
      
      沈让将薄毯盖在沈知身上,一手拎着包一手护着二人往外走,夫妻两个面色不佳,一路匆匆。
      
      路过办公区的时候,不少人侧目看过来,见到这种状况,小声议论着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边江茶两口子驱车回家,那边张一瑞却惊掉了下巴,瞪着手机不敢置信的样子。
      
      “啥?在家哄儿子?”
      
      张一瑞思索几秒,拎着东西匆匆离开购物中心,准备去找江茶。
      
      

  • 作者有话要说:  张一瑞:再让你选一次,儿子和我谁重要?
    江茶:儿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