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当天晚上,被戏弄了的狗仔果然说到做到,回去后就放出了消息,看图编故事的本事一流,标题很是骇人听闻:深夜密会,两人竟……
      
      底下配了几张图,第一张图是顾衍进酒吧,后面几张是他“亲”陆意的连拍。
      
      从照片上来看,两个人的姿势很亲密,像是在接吻。
      
      最后以两人手牵着手跑的图作为结局。
      
      短短几张图,就是一部极其精彩的大片。
      
      吃瓜群众顿时炸了。
      
      ——卧槽卧槽卧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疯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说,他俩真的有一腿?还是从早恋开始的?不,不对吧?他俩在娱乐圈这两年明明什么互动都没有啊,绝逼不像恋人好吧?!
      
      ——不能接受,我的三观已经碎了,不过话说顾衍从来都没被人捆绑炒作过绯闻,这两天接二连三的……这些新闻是认真的?
      
      ——谁敢蹭顾衍的热度啊?嫌命不够长吗?顾衍自己说过不喜欢似是而非的,毫无意义的假新闻,盲猜下,这个十八线要完了。
      
      ——陆意要演技没演技,要流量没流量,他配不上我家正主!滚啊!!!
      
      ——纯路人,就我看见的,我觉得真的很刺激,来当个预言师,我觉得明天他俩要搞大事情出来了。
      
      不少人整整一夜都没睡,把陆意这个人的履历翻了个底朝天,熬红了眼睛拿放大镜来看他和顾衍两个人互动的蛛丝马迹,试图扒出点什么东西来。
      
      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超话,热搜,贴吧,还有各大软文推送,全都被屠版了,都是顾衍和陆意的事情。
      
      放出图来的狗仔又开始带节奏,说顾衍陆意两个人毫无艺德,不仅早恋,而且还在晚上去这种不正经的场合做这种不正经的事情,一看这两人私底下就是淫.秽不堪的,根本没有给广大的群众树立好应有的榜样。
      
      顾衍的粉丝们烟火们顿时炸了,由大粉牵头,在带节奏的微博下面嫌弃了一阵腥风血雨的骂战。
      
      这场骂战一直持续到天明都没罢休,反而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了进来。
      
      然后在第二天早上十点,微博热搜全都被顾衍陆意结婚的新闻炸瘫痪了,足足两个小时才修复成功。
      
      顾衍v:官宣@陆意v。
      
      陆意v:以后请多指教@顾衍v。
      
      与此同时,顾衍工作室发出了严正申明,措辞严厉,声称两人是成年后才在一起的,没有早恋。而近期,两个人终于决定走进婚姻殿堂。本来定好了文案准备官宣的,但是文案却被泄露了出去,希望别有用心者到此为止,否则一定会追究到底。至于昨晚,那是顾衍和陆意结婚前夜的庆祝放松,却被有些居心叵测的人看图编故事,希望所有喜欢顾衍先生的粉丝们能理智,清醒,善良,陪伴着顾衍继续走下去。
      
      微博炸了的两个小时后,被抢修成功,水军趁机下场,扭转风向,各大营销号收了钱,也开始纷纷带节奏,说啊啊啊啊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咕噜cp快给我磕!
      
      正主发声,粉丝们一窝蜂地涌进了爆料狗仔的微博下,表演现场手撕,半个小时后,狗仔删除了爆料的微博,清空了所有的内容,自闭了。
      
      处于舆论中心的陆意手机都要被打爆了,许多人过来探听消息的真假,陆意挑了几个相熟的回复了,其他的一概不理。
      
      为了装样子糊弄过去,他还得搬进顾衍的家,陆意的东西不多,也没想过去顾衍那边久住,只收拾了一个小行李箱便搬过去了。
      
      顾衍的家在一个安保做得很好的明星小区,家里是loft公寓风格,但看不出什么人气来,装潢处处显得冷淡而刚硬,有种和样板房没什么差别的感觉。
      
      陆意自然是在次卧住下,把东西收拾完了后,他走出去一看,发现顾衍站在一楼的落地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陆意喊了一声:“衍哥。”
      
      顾衍抬头看他。
      
      陆意从木质楼梯往下走,来到一楼,跟他一起站着。
      
      结婚这件事虽然是顾衍提的,但也是他答应的,虽然是权宜之计,但以后少不了要营业公关。
      
      陆意摸出了颗糖来,含进嘴里:“虽然咱们是形婚,但是有些话还是得说清楚。”
      
      顾衍的表情看上去挺冷。
      
      “我知道结婚这件事你不是很愿意。”陆意垂着眼眸,六年里他别的什么都没学会,但是察言观色倒是学会了,他能感知得到顾衍对于结婚这件事的态度。
      
      六年的时间,发生点什么都不稀奇,指不定顾衍都已经心有所属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结婚这件事既然两人都不情愿,也没什么不好说开的,现在说开了,以后倒是能更容易相处。
      
      顾衍看着落地窗外面在脚底铺陈开的夜景:“确实不愿意。”
      
      他也没那么犯贱,在同一个坑里跌两次。
      
      结婚只是形势所迫而已,他现在刚拿影帝,处于转型的关键时期,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出现任何差错,结婚是目前看来的最好选择,不然那些狗仔黑子会继续扒着白月光早恋、霸总和小娇妻这件事不放,很有可能会在之后几年甚至长达十几年内都会成为伴随着顾衍出现的关键词,像是牛皮糖一样甩不脱。
      
      有些事,说的人多了,路人不信也会信,很败坏路人缘。
      
      所以别无选择。
      
      顾衍的话很直白,陆意听得心头一颤,但旋即又恢复了平静:“既然是形婚,那在形婚的这一年里,我们互不干涉对方的感情生活,也不干涉对方的财政状况,一个月后等风头过去了,我会主动搬出去,一年后,我们就离婚。”
      
      仿若楚河汉界,分得清清楚楚。
      
      顾衍对此没什么异议:“好。”
      
      陆意对着他微微颔首,旋即便上楼去了。
      
      ***
      
      结婚后的生活对于陆意来说也没什么不一样。
      
      除了先开始的一个星期他的手机每天都有人打电话过来,需要应付一下后,到了后来,大家的关注度也就没那么高了。
      
      陆意就是在这种时候接到的一档名为《真正的好演技》的综艺节目。
      
      真正的好演技,顾名思义,这是一档考验演员演技的综艺节目,导师请了四位,每一个都是大咖,而顾衍就是那四位中的一位,也是最年轻的。
      
      陆意被节目组邀请去当学员,参加录制。
      
      现在公司换了一套管理组,能接到的资源比之前丰富很多。
      
      陆意当了两年的十八线,按照道理其实很不应该的,他长得好,也不头铁,一般情况下都很听话,人设也很好立,如今换了新的班底,公司没有因为绯闻事件而轻待他,更没有因为他和顾衍结婚了就对他过分殷勤,该给他的资源一样都没少,第一个给他的就是《真正的好演技》这个项目。
      
      只是去当学员而已,能不能留到决赛,还是得看陆意自己的本事。
      
      陆意刚搬进来的那两天,有象征性地拍两张照,然后被宣传组私底下发给营销号,说是粉丝路透,增加了陆意顾衍结婚并且感情很好这一消息的可信度,但是实际上在这一个星期内顾衍都没怎么回过家,他刻意避开了陆意。
      
      在准备去参加综艺的前一天晚上,陆意洗完了澡后,在房间里随便收拾了一下,收拾到一半的时候,有人给他打了电话。
      
      屏幕上闪烁着卓星这两个字。
      
      卓星是他在圈内为数不多的好友,之前拍龙套的时候一起认识的,后来有一次卓星被欺负,陆意出头为他打架,患难见真情,再到后来两个人也一直保持着联系。
      
      陆意接了电话,那头便开口道:“陆意,你这次是不是也要参加真正的好演技的录制?”
      
      陆意坐在地上,背靠着床身,手边的小桌子上放了很多资料,什么表演深度剖析、演员的自我修养,还有一些电影人的自述书,俨然像是一个明天准备考试的学生似的,但实际上陆意也不知道到底该准备什么,所以只能看些资料安安心,也踏实一些。
      
      “对,”陆意点了点头,“我是要参加,你也要去吗?”
      
      卓星:“是啊。你要去怎么不早点跟我说?这个节目挺复杂的。”
      
      复杂?
      
      一个比拼演技的综艺节目,能有多复杂?
      
      陆意奇了:“什么意思?”
      
      他目前还没拿到台本,不知道具体有什么流程,不过第一期想来也不会复杂到哪儿去,听说有一百个人参加录制,一期节目录下来,连自己能不能有镜头都不知道呢。
      
      卓星知道一点内部消息,他就知道陆意不会费心去打听这些,当即便道:“这个节目组想玩个大的,明天咱俩一起吧。”
      
      现在也没时间去解释那么多,明天见面详聊更方便。
      
      陆意思忖了会儿,摸出了颗糖来,放进嘴里:“好。”
      
      卓星又跟他闲聊了两句,挂了电话。
      
      陆意把手机放到一边,刚想继续看会儿书的时候,听见了楼下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陆意走出房间,站在了楼梯旁边去看,就看见顾衍走了进来,他在玄关处换了鞋子,然后便朝着里面走。
      
      陆意想了想,走了下去。
      
      顾衍听见了下楼的动静,偏头往他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眼神有点飘,旋即,他伸手按了按额头。
      
      陆意没走到他的身边,他在距离顾衍还有几步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衍哥,我们谈谈吧。”
      
      顾衍闭上了眼睛,头往后仰,陷入了柔软的沙发里,没说话。
      
      “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陆意嚼着嘴里的糖,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只要情绪有起伏的时候就喜欢吃糖,他慢慢地组织着语言,“这几天看你一直都没回家,其实感觉也挺麻烦你的,这是你家,按理说该躲的那个人是我才对。”
      
      陆意说话向来很直,不懂得迂回。
      
      顾衍的眉心一蹙。
      
      陆意看见他闭着眼睛,看上去不像是很舒服的样子,他顿了下,犹豫着靠近他:“所以我在想,要不你这两天还是回来住吧,我搬出去,反正我也没带多少东西,现在盯着我们的媒体也不多,我注意着避开就行了.......”
      
      陆意朝着顾衍走过去。
      
      室内很安静,只有木质时钟走过而发出的滴答声。
      
      沙发边就是落地窗,顾衍家住的楼层很高,俯瞰下去,整个城市都浸润在大片辉煌的灯光中,往天上看是月,往地上看是星河般的灯,十分的安静。
      
      顾衍的呼吸均匀,看着像是睡着了,但是面色有些发白。
      
      陆意终于走到了他的身边,轻轻地喊他:“衍哥?”
      
      顾衍还是安安静静的模样,轮廓深邃,即使是闭着眼睛,依旧俊美得让人心动。
      
      陆意心下狐疑,伸手搭在了他的额头上,靠近他的时候,陆意闻到了一阵很浅的酒气。
      
      酒气......难道是喝酒了?
      
      下一瞬,眼前一阵天旋地转,陆意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被压在了沙发上。
      
      顾衍一只手握着他的手腕,一只手撑在他的身侧,漆黑的眼里不复往日的清明,像是覆了层朦胧的雾气似的:“你在怪我.......几天不回家?”
      
      ........不,陆意哪是那个意思!
      
      陆意想也没想地否认:“不,你误会我了。我是觉得,你没必要躲,该躲的人是我,这是你家,我没道理让主人一直不归家.......”
      
      顾衍嗤笑了声,像是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似的。
      
      陆意茫然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笑。
      
      “陆意,”顾衍看着他,脸上的笑收敛了起来,面色阴沉,声音很轻,“我是这个家的主人,那我想去哪儿,想干什么,跟你一个客人又有什么关系?你犯得着管?”
      
      这句话尖锐又直接,像是一根细刺,扎入了人的心底,不太疼,但是也会沁出血珠来。
      
      陆意面上一僵,挣脱了下,想从被顾衍压制的这个姿势解脱出来,顾衍也没桎梏他,让他起身了。
      
      “是,我犯不着管。”陆意深呼吸了下,咬了一下牙,“是我矫情,自己瞎几把琢磨,想多了。”
      
      陆意站起身来,有些狼狈地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但还没走两步,就又被叫住了。
      
      “还有件事,”顾衍在他身后冷冷地道,“整天衍哥衍哥地叫,你跟我是什么关系就在这儿套近乎呢?”
      
      陆意没说话,他攥紧了拳头,方才刺进他心底的针在这一瞬间蔓延成一根荆棘条,刺啦一下,泼泼洒洒带出大片温热的血来,还附着新鲜的血肉。
      
      疼得让人连呼吸都是僵硬的。
      
      半晌,陆意一点头,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笑来,那笑容丝毫未到达眼底,冰冰凉凉的,像是一抔毫无温度的月光。
      
      “你说得对,”陆意说,“顾先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