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3 ...

  •   
      陆意离开后就回家睡了一觉,他这个人,无论遇上了什么事,都习惯性地以睡觉这种方式来稳住自己的情绪。
      
      好似睡一觉,就能在睡梦中得到解决办法似的。
      
      醒来的时候,陆意的手机上收到了许多个未接来电,他拿起手机一看,发现全都是刘宁打过来的。
      
      半个小时后,陆意来到了一间酒吧里,这酒吧是刘宁开的,发展得已经挺成熟了,这是陆意第一次过来。
      
      刘宁知道他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特地给他开了个小包间,等到陆意一进去,做贼似的赶紧把门关上了。
      
      “你和顾衍到底怎么回事啊?”刘宁从昨天一直憋到现在,实在是憋不住了,“你们昨天......”
      
      陆意掏了颗糖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塞进了嘴里,只有清透的薄荷味才能让他稍微安静下来,就像是一针镇定剂似的。
      
      “我们怎么了?”陆意含着糖,含糊不清地问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昨天你喝得有点醉。”刘宁正在犹豫要不要开瓶酒,过了会儿,他给自己开了瓶酒,在陆意的面前放了一罐旺仔牛奶。
      
      陆意面无表情地看着被拉开的易拉罐,嘎吱一下把糖嚼碎:“凭什么给我喝奶?你瞧不起谁?”
      
      “哎哟,”刘宁挑了一下眉,仰头灌进一大口的酒,伸手抹了下嘴,满脸的揶揄之色,“昨天喝奶怎么喝得好好的?怎么换我给就不行了?你又在瞧不起谁?”
      
      陆意:“........”
      
      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镇定地回想了一下,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陆意犹豫地问道:“昨晚……昨晚发生了什么?”
      
      “你不记得了?”刘宁挑了一下眉,旋即笑了起来,挤眉弄眼道,“昨天你可真是让所有人都开了眼,见识到了分了手的情侣到底是怎么相处的........”
      
      昨天陆意后来又喝了些酒,彻底喝醉了,顾衍跟别人聊天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安静地坐着,他看着斯文乖巧,谁都看不出来他醉了。
      
      结果顾衍一站起来,他就跟着站起来,顾衍要往哪儿走,陆意就跟着往哪儿走,顾衍面无表情地问陆意想干什么,陆意什么都不说,就上前一步拉住他的袖子。
      
      ........简直秀到没眼看。
      
      最后陆意还想喝酒,顾衍塞了一罐奶给他,陆意就在他身边安静地坐着,一口一口地喝奶,乖得像个小孩似的。
      
      .......
      
      “......那不是我,”听完了昨天自己做出来的蠢事后,陆意的脑子放空,机械地道,“你看错人了。”
      
      “哟。”刘宁笑着眨眨眼,不打算就这个话题深究下去了,他思忖了会儿,正经下脸色,“我就想问问你,你和顾衍现在到底算是个什么情况啊?怎么看热搜上面说.......”
      
      他话没说完,但是陆意知道他的意思。
      
      “这件事三两句话说不清楚,”陆意伸手拿过面前的旺仔牛奶,喝了一小口,眉眼在灯光下看上去格外精致,他顿了会儿,低下了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刘宁啧了一声:“这有什么不好说的,我问你,你俩是要复合吗?”
      
      他的问话太过直接,陆意沉默了一会儿,慢吞吞地开口道:“比复合要更加激烈一点。”
      
      刘宁眼睛睁大:“有多激烈?难不成你们已经......”
      
      听这个语气就知道他想歪了,陆意低声打断他道:“不是。”
      
      刘宁就像是一口气堵在了喉间,上不去也下不来。
      
      陆意摩挲着牛奶罐的罐身,声音很轻:“我们可能因为某些事情,被迫要结婚了 。”
      
      刘宁:“........!”
      
      刘宁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卧槽这也太激烈了吧——”
      
      陆意不说话,安安静静地垂眸坐着,像是个不会动的小美人雕塑似的。
      
      “那你怎么想啊?”刘宁喝了一大口酒,“你答应他了吗?”
      
      这正是困扰陆意的点。
      
      “已经六年了......”陆意握着罐身的力道加紧,侧脸在清凌凌的光线下泛着惊心动魄的瓷光,显得格外的苍白,“我俩都不一样了。”
      
      他们都是成年人了,谈恋爱那会儿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半大孩子,更何况他俩分手是.......陆意提出来的。
      
      他们都不是当初的模样了。
      
      这中间有太多太多的变数。
      
      而且陆意的身上肩负着很大的重担,因为多年前的那场事故,他妈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相当于一个植物人,每个月都需要支付昂贵的疗养费用。
      
      对于陆意而言,下定决心结婚,对象还是顾衍,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不太明白,”刘宁抓了抓头发,很是困惑似的,“陆意,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还喜欢他吗?”
      
      陆意习惯性地掏出薄荷糖来,放进了嘴里,长睫轻颤,他没说话。
      
      “好吧,这个问题可能有点难,”刘宁换了个问题,“那你还在意他吗?”
      
      薄荷味一寸寸地蔓延开来,丝丝缕缕,浸透味蕾,将唇齿染上一层清凉。
      
      “我不知道,”良久,陆意回道,声音闷沉,“我没想过和他还能再有交集,我这六年也.......自己过习惯了,我觉得他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去同学会的时候,他说服自己那是最后一次,去看看顾衍现在怎么样了,之后就安心地过自己的小日子。
      
      就像一只蜗牛一样,把头探出来,看见了自己想看的东西后,又因为太需要安全感而把头缩回去,安安生生地继续生活。
      
      “意啊,”刘宁把酒瓶放到一边,捉摸不透似的看着他,“你怎么完全变了一个人?你原来也不这样啊。”
      
      他还记得高中那会儿,陆意刚过完十八岁生日后,有一阵特别不对劲,然后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扯着刘宁讲悄悄话,说:“完了,我生病了。”
      
      刘宁问:“什么病啊?”
      
      陆意一本正经的:“相思病。”
      
      刘宁噗嗤一声就笑了:“对象是谁啊?我认识吗?是不是咱们班的?”
      
      陆意严肃起来:“这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一看不见他,就想他,他一不跟我说话,我就着急.......”
      
      “哟,”刘宁乐了,“那你这病没得治了,唯有把人追到手了才能解啊。”
      
      十七八岁的少年,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喜欢得纯粹,有什么就说什么,也不藏着掖着。
      
      “你说得对,”陆意煞有其事地点点头,“我憋不住了,我得去把他追到手,不然这个病过不去了。”
      
      时光流转,兜兜转转,眼下是相似的情景,但人却不是当年的人了。
      
      六年的时间,胆怯,瞻前顾后,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像是蛛丝一样几乎把陆意缠了起来,最终将他包裹成了一个茧,他出不来,也不想出来。
      
      这件事谁说都没用,感情上的事情,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掰扯清楚。
      
      刘宁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到了陆意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觉得你是在意的。如果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那就跟着你的心走吧。”
      
      说完了这句话后,刘宁便走了出去,体贴地为陆意留出独自思考的空间。
      
      陆意一个人在包厢里坐了会儿,一直都处于发呆神游的状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意站起身来,戴好了口罩,拉开门走出去,但刚出包间的门没两步,身前忽然笼罩了层阴影过来。
      
      那人一把抓住了陆意的手腕,将他压在了墙上,顺势压低了自己的帽子。
      
      陆意错愕地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过了几秒钟,他认出来了这个人到底是谁后,更加的惊诧了:“......顾......顾衍?”
      
      “嘘。”顾衍看见自己抓的人居然是陆意后,眉心微不可察地一蹙。
      
      他看了看旁边包厢的门牌号,他朋友在这里,刚才前台给他的就是这个门牌号……没错啊?
      
      那为什么陆意会从这个包厢里走出来?
      
      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再重新找人了,顾衍只能压低声音道:“配合我一下,安静一点,右手边方向,有一个狗仔追了我一路了。”
      
      两人此刻正处在一个长廊里,人来人往,迷离的灯光在走廊里闪烁着。
      
      陆意粗略地扫过去一眼,登时便发现了在走廊口上,一个人疑神疑鬼地往这边张望着。
      
      陆意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声。
      
      这个地形不太适合逃跑,走廊里人那么多,只要有一个人发现了顾衍,随随便便吼上一嗓子,那么这条走廊就会被堵得水泄不通。
      
      好在酒吧环境比较开放,一般像这种两个人压在墙上的姿势,明眼人都能能知道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大多数都会避开,不会多看一眼。
      
      “噢,”陆意衡量了会儿,觉得按兵不动是最好的选择,他幅度很小地点点头,“行。”
      
      两个人的姿势实在是太亲密了,顾衍握着他手腕的手一直都没松开,可能是忘记了,他偏着头,鼻息近得从陆意的脸颊上扫过。
      
      温热的,混合着他身上的薄荷香味,就像是刚剥开的薄荷糖一样。
      
      陆意的舌尖抵着牙齿,觉得喉咙有点发痒,无端生出了种.......想上前咬上一口的冲动。
      
      .......果然是吃糖吃多了的后遗症。
      
      还好这个想法只掠过了一瞬,便很快消失了。
      
      陆意保持着一个站姿有点久,腰有点酸,刚想换个姿势站的时候,他俩的身边忽然停了一个人。
      
      不是刚才那位张头探脑的,而是另外一个男人,手里举着一个手机,笑得张扬得意,声音却是压低了的:“顾影帝,嗯?”
      
      顾衍没出声。
      
      男人笑道:“把白月光压在墙上亲是什么感觉?”
      
      顾衍看了看陆意,灯光昏暗,不知道是不是陆意的错觉,顾衍似乎.......看了他的嘴唇一眼?
      
      陆意茫然地眨了一下眼睛,顾衍又很快移开了视线,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手里有十几张高清连拍图,”这狗仔笑得眼睛都快找不着缝了,“你俩挺会找地儿啊,这里气氛这么好,情难自禁,我懂,我懂。”
      
      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奇怪三人组,纷纷投来了视线。
      
      陆意警惕地看着他,想也没想地挡在了顾衍的身前:“你想干什么?”
      
      “明人不说暗话,哥们最近手上有点缺钱,为了蹲守这个新闻,我和几个同行已经跟了顾衍一整天了,至今连饭都没吃上呢,”狗仔晃着手里的手机,悠然道,“这么着吧,一张照片三十万——您刷支付宝还是微信?”
      
      一张照片三十万,那么十几张照片最少三百万,最多六百万。
      
      这人简直就是赤.果果地在敲诈抢劫了,陆意怒极反笑,一股怒火席卷上胸口,几乎将理智全都烧没了,他刚想抬手教训一下这个不识好歹的人,手却被握住了。
      
      “一张照片三十万?”顾衍似笑非笑道,“你是新来的吧?漫天要价是不是太过分了?”
      
      “怎么过分了?”狗仔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你出道了这么多年了,区区五百万还拿不出手?”
      
      顾衍没说话,按了一下帽檐。
      
      周围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那边的那几个人好奇怪噢。”
      
      “不止奇怪,看上去有点眼熟.......”
      
      陆意看见这幅场景,只觉得那团火越烧越旺,他咬了咬牙:“这里人多,要不然我们另外找地方谈?”
      
      “我就要在这儿谈。”狗仔知道在这儿谈对他是最有利的,因为这里人多,顾衍陆意会害怕暴露,所以会选择速战速决,而万一另外找地方,主客方就要对换了,他也就没那么足的底气了。
      
      狗仔看了眼四周:“你们要是担心闹大,就赶紧给钱。”
      
      陆意被气到简直快失去了理智,他正想说点什么,忽然眼角余光瞥到了之前一直探头探脑的那个狗仔,他不知道打哪儿溜了一圈,回头又发现了陆意和顾衍这里,顿时大步流星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操。
      
      陆意又转头看了一眼顾衍,只见他拿出了钱包,俨然一副准备拿卡的架势,他顿时急了,摁住了顾衍的手,往旁边一跳,乍然间看见前面有一个急着去上洗手间的人,毫不犹豫地便指着前方喊了一嗓子:“我的天哪,是顾衍!”
      
      走廊上所有的人顿时齐刷刷地往前面一看,只见有一个身高腿长戴着帽子的人正急匆匆地往前走去,所有人顿时沸腾起来,一窝蜂地涌了上去。
      
      “啊啊啊啊顾衍!!!”
      
      “是顾衍吗是他吗!是我老公吗!!!”
      
      走廊被人群淹没了。
      
      狗仔都要被气笑了,没想到陆意会突然耍出这种低级花招,想赶紧抓住他俩,但是一转眼,陆意和顾衍就像是隐没在人潮中的两尾鱼,一溜烟地跑得不见了。
      
      狗仔气得直蹦脚:“操他妈的——”
      
      陆意抓着顾衍的手,灵巧地左避右闪,哪儿有空就往哪儿钻,期间还不忘记一直护着顾衍,以免他被挤到。
      
      整个酒吧的人都被这个架势惊动了,纷纷朝走廊那边蜂拥而去。
      
      狗仔怒吼道:“人都跑了!他俩在那儿!”
      
      陆意不甘示弱地混淆视听,为了不被认出原声,他尖着嗓子装女声:“明明在那儿!你怎么瞎指挥呢!”
      
      狗仔:“........”
      
      他看不清人,只能听见喧哗声,闻声,茫然地偏头四顾。
      
      陆意趁机拉着顾衍,一鼓作气地跑出了酒吧,他正在想跑哪儿躲着合适的时候,顾衍牵了牵他的手,带着他进到了停在一个极其隐蔽的角落的车里。
      
      陆意喘着气,从车窗外看着外面,确认没人发现他们。
      
      顾衍的手机开始震动起来,在车厢里听得格外的明显,顾衍一个都没接,全都按了。
      
      “你是不是傻啊?”陆意气息还未平复,他偏头看着他,眼里窝着火,“五百万说给就给,就为了那几张照片,你疯了吗?”
      
      “那我能怎么办,”顾衍冷冷地看着他,“我不给的话,他就要发到网上去了。”
      
      车厢内一静。
      
      陆意后知后觉地联系到了早上闹出来的热搜。
      
      现在能逃一时,但是不代表能一直逃下去,这么多狗仔跟着顾衍想挖点料,想必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他。
      
      陆意这么想着,忽然心里咯噔了一声。
      
      ......方才如果不是顾及着顾衍在场,怕把事情闹大,牵连到他,遇到那种情况,陆意是会直接打一架的。
      
      扯着顾衍跑出来也是怒火攻心,却又无可奈何。
      
      但是陆意丝毫没想过跑了之后到底该怎么办。
      
      万一......把那个狗仔惹怒了呢?万一他又编排些瞎话呢?顾衍出入酒吧这种靡乱的场合,还和他做出了那种事.....再结合早上的热搜......
      
      陆意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如果让那个狗仔爆料出去了,今晚微博肯定会瘫痪的。
      
      “顾,顾衍.......”陆意抓住了他的胳膊,嘴唇发抖,声音轻到低不可闻,“我们......我们结婚吧.......”
      
      顾衍看着他:“你说什么?”
      
      “我说.......”陆意抓着他胳膊的力道一寸寸加紧,面无表情道,“我们结婚。”
      
      顾衍没说话,点了根烟。
      
      时间漫长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一点头:“……行,结婚。”
      
      

  • 作者有话要说:  晚六。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苍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淮瑾以南 3瓶;一条咸鱼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