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

  •   当天晚上,陆意又梦见了高中的时候发生的事。
      
      梦里面陆意在网咖里玩游戏,有一个副本怎么都过不去,急得跳脚,想砸电脑的心都有了,瞥见一边坐着的顾衍手速飞快,手法干净而利落,一个大招接着一个大招,顺顺当当地就过关了,他眼巴巴地凑过去,喊道:“顾衍.......”
      
      顾衍嗯了声,随手拧开了水杯,喝了口水,唇瓣被浸湿,颜色红润又好看。
      
      陆意去扯他的袖子,小声地道:“你能不能帮我打一局啊?”
      
      顾衍偏头看了他一眼。
      
      就在这时,几个和顾衍玩得好的朋友站了起来,纷纷想往外走,也招呼顾衍道:“顾衍,一起走吗?”
      
      “一起走吧,咱们不是和隔壁二中的校花约好了一起去滑冰吗?”
      
      “嗨,人家那哪是约的咱们,分明约的就是顾衍。”
      
      “就是说,顾衍要是不去,我们几个可就没这福气沾光了。”
      
      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陆意一听见他们接下来还有局,本来是想放弃算了的,但是一听见二中校花这几个字,又听见对方是特地约的顾衍,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就不是很好。
      
      那段时间是陆意和顾衍认识后,陆意最黏顾衍的一段时间,在他眼里,顾衍是最好的人,教他写作业也不嫌他烦,跑操的时候还会顺手拉上陆意一把,为了回报顾衍,陆意每天给顾衍带早餐带牛奶,顾衍虽然嫌麻烦,但说了几次陆意仍我行我素后,也就妥协了。
      
      陆意就没见过像顾衍这么好的朋友。
      
      但按照他俩的关系,按理说陆意也不该有这种不想让顾衍去和女生约会的心理。
      
      好兄弟有人追了,做朋友的,不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吗?
      
      但是陆意尝试了几次,都不能让自己变得大方一点,并忽略心头的异样。
      
      他抓着顾衍胳膊的力道更紧了,垂着眼眸:“帮我打一局呗。”
      
      “帮你打一局......”顾衍眯了一下眼睛,笑了起来,懒懒散散没个正形的模样,“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陆意想也没想:“我请你去滑冰!”
      
      顾衍一听这话就笑了起来,仿佛陆意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
      
      陆意以为他还不乐意,急了:“我我我请你喝奶茶!吃饭!看电影!”
      
      “哟,”顾衍的眼睛弯了起来,眼里像是有星星在闪烁似的,他懒洋洋地道,“陆同学,你这是感谢人呢,还是在追人呢?”
      
      陆意被噎了下,一时语塞,憋得耳根子都红了。
      
      顾衍脸上的笑都要漫过眼角眉梢了,他站了起来,走到那几个朋友身边,轻声跟他们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又折回来了,在他走后,那几个朋友很快就离开了。
      
      顾衍回来帮陆意打副本。
      
      一局就过,顺利通关。
      
      看着屏幕上金光闪闪的win,陆意高兴得都要跳起来了,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像是花似的绽开,恨不能抱着顾衍亲上一口才好。
      
      但是他没这么做。
      
      顾衍拎着外套站起来,陆意以为他要走了,回身去看他,但顾衍却伸手撑在了他的椅背上:“小朋友,你还没说要给我什么好处呢。”
      
      察觉到顾衍就在身后,陆意一动都不敢乱动,老实得跟只兔子似的,闻言,也不敢自己瞎出主意了,结结巴巴地道:“那你......那你想......”
      
      “不如这样,”顾衍沉吟了会儿,慢慢地倾身,弯腰,扶着椅背的手往旁边一滑,几乎都要挨到陆意的肩膀,顾衍停在陆意的耳边,热息洒落在他耳朵里,又轻又低,“叫声哥来听听?”
      
      陆意一下子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像是放空了似的,所知所感,尽是近在咫尺的顾衍身上好闻的薄荷清香,还有他伏在他耳边说的话,一字一句,尽数被放大,重重地敲击在他的心底,成百倍地回响着,振聋发聩,他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样,呆呆地喊:“衍哥.......”
      
      “嗯,真乖。”顾衍笑了声,站了起来,随手摸了把他的头发,然后放了颗糖在陆意的桌子上,“我走了。”
      
      顾衍走了许久后,陆意才缓过神来,他慢慢地将视线移到了那颗糖上面。
      
      糖纸是清新的绿色,里面的糖球是透明的。
      
      ......
      
      ——那是一颗薄荷糖。
      
      自那以后,陆意一直喊顾衍喊的是衍哥。
      
      ......
      
      陆意从床上睁开眼,发了会儿呆,捞过床边的闹钟看了眼,发现现在才四点半。
      
      睡是睡不着了,陆意干脆起床,洗漱准备,然后走出房间。
      
      但刚下到楼底下,陆意就看见了躺在沙发上的顾衍,顾衍看起来像是一整晚都没回房间,穿的依旧是昨晚回来时的那一套衣服,整个人蜷在沙发里,脸色苍白得像是鬼一样,眼睛也紧闭着。
      
      陆意走到他跟前,蹲下身来。
      
      顾衍的眉心蹙着,呼吸有点乱。
      
      陆意伸手搭在了顾衍的额头上,顾衍丝毫没有察觉。
      
      他的额头有点烫,不像是正常的体温。
      
      陆意想了想,在叫醒他照顾他和算了吧,还是打电话找阿姨过来管他之间犹豫了下,就在这时,他的眼角余光不经意扫到了顾衍握成拳头放在身侧的手。
      
      指缝间透出了一点零星的绿色,颜色很是眼熟。
      
      陆意不由自主地伸手过去,扒开了顾衍的手心,然后就看见他的手心里.......静静地躺了一颗绿色的薄荷糖。
      
      陆意瞬间回想到了昨天下来的时候,他一般都会随身带着糖的,一天吃一两颗,昨天被顾衍抓住手腕压在沙发上的时候,他没怎么注意,今天换衣服的时候,他模糊地记得好像口袋里的糖没了,但是当时没怎么注意。
      
      原来是在这里吗......应该是昨晚不小心掉在沙发上了吧。
      
      顾衍就这么抓着它躺了一晚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梦了一整晚高中时候发生的事情的缘故,陆意这会儿只觉得有根羽毛在轻轻地拨弄着他的心似的。
      
      有些酥痒。
      
      “衍.......”陆意叫到一半,改了口,“顾先生。”
      
      他轻轻地摇着他的身体。
      
      顾衍身体难受,睡得不深,被他这么晃着,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
      
      “你好像有点发烧,”陆意蹲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家里有温度计和退烧药吗?”
      
      顾衍慢慢地偏头看向他,眼里满是红血丝,脸色苍白如纸,连嘴唇的颜色都很寡淡。
      
      他没给他回应,陆意有点着急,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两下:“顾先生?”
      
      顾衍缓慢地眨了下眼睛,头疼欲裂地从沙发上起身,在起身的瞬间,他似乎听见了自己骨头嘎吱嘎吱的响声。
      
      睡眠姿势不正确,这一觉睡了比没睡的效果还差。
      
      “没有药,”顾衍躺着,脸上没什么表情,“不劳操心,我死不了。”
      
      陆意只当他是在发烧说胡话,他也跟着站了起来,又去用手试顾衍额头的温度,顾衍躲了一下,但却被陆意按住了。
      
      和之前试的时候差不多烫,反正不在正常范围内。
      
      “你发烧了,”陆意说,“我不太确定严不严重,家里也没温度计是吗?”
      
      顾衍冷着脸没说话。
      
      陆意看着他的样子,差不多明白了,他点点头:“行,我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后,陆意转身就走了。
      
      顾衍看着他的背影。
      
      陆意上楼去了,顾衍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直到看到陆意下楼来,顾衍又偏过头去。
      
      但陆意似乎根本就没看见他一样,经过了他的身边,穿过了走廊,然后就这么.......走出了家门。
      
      顾衍面无表情地看着大门的方向,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一言不发。
      
      又等了二十分钟,顾衍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烧糊涂了,所以才会一直在沙发上坐着,就像是觉得自己这么继续坐下去后,陆意就会回来似的。
      
      .......哪怕是给他倒一杯温水呢。
      
      但是没有。
      
      顾衍冷笑了声,自己都觉得自己瞎矫情,起身上了楼,然后去洗了个澡。
      
      洗漱完后,顾衍听见了楼下有动静,他走出去一看,发现是平时帮忙做饭打扫的阿姨过来了。
      
      这个点太早了,不是她平时过来的点。
      
      阿姨一看见顾衍,立刻道:“顾先生,你好点了吗?”
      
      顾衍慢慢地走下楼去:“是谁让你过来的?”
      
      “是陆先生让我过来看看你,”阿姨从手提包里面往外掏东西,退烧药,温度计,还有感冒药之类的,她把温度计递给顾衍,转身去给他倒热水,“你先量量体温。”
      
      顾衍看着温度计,明明知道自己不该问,却还是忍不住问:“......他有说什么吗?”
      
      阿姨的背影顿了顿,想起半个小时前陆意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说的话。
      
      平时话不多的陆意在电话里罕见地说了很多话。
      
      “顾衍好像生病了,麻烦阿姨您过去看看......”
      
      “对了,他这人生病了叛逆心很严重,特别难哄,如果他不愿意配合吃药什么的,你可以跟他说些好话.......”
      
      “怎么哄啊?我想想......算了,我也不会哄现在的他......”
      
      ......
      
      “拜托阿姨了,我说的话都别跟他说。”
      
      阿姨接好了水,神色如常地转回去,谨遵陆意的嘱咐,笑了下:“他什么也没说呀。”
      
      顾衍没说话,半晌,他嗯了声。
      
      量完体温,是三十八度五,阿姨给他拆药吃,一边拆一边在心里准备了一大堆絮絮叨叨的话,打算只要顾衍一抗拒,她就立刻开始念叨。
      
      但让她意外的是,顾衍并没有任何的抗拒的意思。
      
      他接过了水和药,说了声谢谢后,就直接喝了下去。
      
      动作干脆而利落。
      
      俨然与陆意所说的“叛逆心严重、难哄”这两个词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
      
      阿姨张了张嘴,最后不满地想——陆意这孩子看着实诚,怎么瞎骗人呢,还害她费了那么多心思准备词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