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陆意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面,他和顾衍又回到了高中。
      
      他十八岁生日那天,蛋糕旁边围了许多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开心的微笑。
      
      陆意切完蛋糕,许完愿望,把第一块蛋糕分给顾衍,说悄悄话似的在他耳边道:“衍哥,我知道你喜欢吃芒果,所以我特地选了一个芒果蛋糕。”
      
      顾衍望着他,眼里浮着一层笑。
      
      生日会结束后,大家纷纷离开,最后只剩下了陆意和顾衍两个人,那是小陆意第一次喝酒,顾衍怕他醉,特地给他点的果酒,还控制了分量,结果陆意还是有点微醺的醉意。
      
      陆意看着顾衍忙前忙后收拾东西,荡漾着层水光的眼眸勾起,又逐渐变得迷离起来,他软软地唤道:“衍哥。”
      
      顾衍回头看向他,用湿纸巾擦干净了手,慢慢地向着他走过来。
      
      陆意想从沙发上起身,但还没来得及,顾衍便将他往沙发里一推,膝盖压上沙发,俯身过来。
      
      “有件事我想问你很久了,”顾衍摩挲着他的脸颊,近距离地与他对视着,声音含笑,“小朋友,你喜欢我多久了啊,今天要不要老实交代一下,嗯?”
      
      .......
      
      旖旎的梦境逐渐消散,陆意混混沌沌地揉着额头,头疼欲裂地从床上醒过来。
      
      记忆逐渐回笼,他记得昨晚最后是他向顾衍敬酒,可能是喝得有点上头,然后对顾衍说了我没对象,单身,这两句话。
      
      ——这是最后一次。
      
      在答应去参加同学会的时候,陆意就这么告诉过自己。
      
      他现在已经和顾衍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像同学会这种聚餐,他也不会再去参加了。
      
      就当是最后放纵自己一次,再去看看他。
      
      以后就各自相忘,现实一点。
      
      陆意从床上起来,洗漱完了后,随便套了件衣服穿上,然后一边煮早餐一边习惯性地拿出手机开机。
      
      但手机刚刚开机,就足足卡了一分多钟。
      
      铺天盖地的信息,电话,微信消息,全都爆炸似的涌来。
      
      陆意盯着手机,等着它卡过去,过了几分钟后,他上了微博,直接去刷热搜,微博热搜第一:陆意 顾衍 白月光
      
      陆意的眼睛慢慢地睁大了。
      
      ***
      
      陆意没想过自己居然还能再看见顾衍,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小会议室里面坐了三个人,一个是陆意的经纪人闻肃,另外两个是顾衍和他的经纪人于鹿,加上陆意,总共四个人。
      
      今天早上的热搜爆了,陆意和顾衍在高中那会儿的恋情全都被扒出来了,还有照片为证。
      
      而今天发生的第二件大事就是顾衍的工作室收购融资了陆意所在的经纪公司,这件事之前就开始洽谈了,直到这两天才落实,放出消息。
      
      陆意所在的公司不大,上下也不过百来人,签下的明星身价最高的也不过是个二线,但在今天放出消息和官方通知后,大家也全都忙疯了。
      
      公司唯一的公关团队,也因为陆意和顾衍的绯闻而忙得团团转,脚不沾地。
      
      “这件事是公司做得不地道,”闻肃按着陆意的肩膀,用只有他俩能听见的声音道,“公司高管可能是鬼迷心窍了,想着最后再捞一笔,不知道打哪儿得到的小道消息,居然转手就卖给了狗仔。”
      
      公司打陆意和顾衍的捆绑炒作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就找陆意恳谈过许多回,但都被陆意拒绝了,那时公司还骂过他不识好歹。
      
      没想到在这种节骨眼上,他们居然还利欲熏心,被金钱蒙了眼,做出这种胆大包天的事情来,想干完这一票就走。
      
      陆意轻轻吸了口气,右手的手指与拇指摩挲着,习惯性地想咬点什么,最终拿了颗薄荷糖出来,含在了嘴里。
      
      “这件事对于顾衍的影响很大,”顾衍的经纪人于鹿沉稳地开口道,“顾衍刚拿了影帝,不知道多少黑子喷子等着看他跌落神坛,你们公司这边立刻就递上了刀子.......”
      
      “是公司不对,”陆意态度很好,声音很低,“我们道歉,对不起。”
      
      “这已经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问题了,”于鹿看着他,声音严厉,“你知道光是爆出绯闻到现在,顾衍损失了多少吗?光是早恋这条,就足够让党媒点名批评。再谈点其他的,顾衍从出道到现在走的人设都是沉稳大气款的男神形象,早恋这个消息一爆,你知道多少人喊着幻灭脱粉吗?你知道又有多少品牌代言以形象崩塌为由向我们提出解约索要赔偿吗?”
      
      于鹿面无表情:“这么跟你说吧,目前损失保守估值已经超过了三百万。”
      
      陆意沉默了下来,他机械地咬着嘴里的糖,不由自主地看了顾衍的方向一眼,但顾衍坐在于鹿的身边,半个身体都靠进了椅子里,从陆意这个角度来看,看不清顾衍的脸。
      
      陆意也是混圈的,知道于鹿说的都是真的。
      
      更有甚者,可能情况会更糟。
      
      闻肃出来打圆场,讪笑道:“嗨呀,这件事嘛......这损失已经造成了,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商量下怎么解决的问题?”
      
      “解决方案?你觉得能怎么解决?”于鹿反问,像是觉得很可笑似的,“这些黑子神通广大,跟商量好了似的,就专门黑顾影帝对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陆姓小生求而不得,发痴发狂,还使尽手段.......”
      
      于鹿大概自己都觉得这话念不下去,顿了下才忍着不适继续道:“使尽手段,还收买别人的公司,玩强取豪夺,霸总和小娇妻的戏码,你知道这对顾衍的人设伤害有多大吗!”
      
      陆意所在的经纪公司被易主的事情也跟着爆了出去,挂在了热搜榜上,算是黑子们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随手附加上去的。
      
      于是继顾衍和陆意的白月光词条后,下面又接了个顾衍收购陆意公司的热搜。
      
      吃瓜群众顿时脑补出了一部大戏。
      
      格外的精彩纷呈,还带有各种颜色。
      
      陆意嘎吱一声咬碎糖果,坐直身体,低着头:“那现在有办法......有办法补救吗?”
      
      “补救?”于鹿看着他,“保守损失是三百万,如果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一天不到的时间,这个数字很有可能会翻番到三千万!把你们这个小破公司卖了都不值三千万,你一个十八线,能想什么办法补救?”
      
      “唉,话不是这么说的,”闻肃抓着头发,只觉得自己在短短的一上午,都要苍老十岁了,他绞尽脑汁地想着补救措施,“这好歹也是我们陆意和你们顾衍炒出来的绯闻,补救措施肯定得从他俩身上找......我想想看能不能发个什么声明........”
      
      “能发什么申明?”于鹿措辞严厉,咄咄逼人,“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都!再洗白也来不及,会被人骂撒谎精,洗地狗!”
      
      闻肃被他的话吼得一哆嗦,霎时不敢出声了。
      
      陆意又去摸糖,但是没摸到,一时之间他的表情空白了一下。
      
      他于是磨了磨牙,尝着唇齿间残留的薄荷味,在脑子里把所有的方案全都过了一遍后,冷静地道:“要不然这样,就公开说我和顾衍......”
      
      ——我和顾衍还在谈恋爱,从高中毕业至今。我们是十八岁后才确定关系的,不算早恋,之前不公布恋情是因为我矫情,不愿意。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只说了个开头,便被打断了。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顾衍终于第一次开了金口,他慢慢地从座椅里坐直身体,漫不经心地道,“暂时结婚能解决问题吗?”
      
      结婚?!
      
      这两个字炸弹似的在陆意的脑子里滚了一遭,让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剩下还没说出口的半截话全都被这两字轰得烟消云散,什么都不剩下了。
      
      闻肃睁大了眼睛,也没料到顾衍会说出这么劲爆的处理方式,张了张嘴:“这........这个........”
      
      “结婚?”方才声色俱厉的于鹿听见了这两个字,嘶了声,手握成拳放在了下巴处,深思熟虑起来。
      
      一时之间室内没人出声,静得可怕。
      
      半晌,于鹿适时地分析道:“我觉得可以,如果你们结婚,影响就能降到最低。我们找几个人演演戏,说早就知道你俩的婚讯,然后说本来就想着今天要公布结婚的消息的,文案上都有准备说你们从高中毕业后开始的六年爱情长跑,没想到被黑子抢了先,找到了黑点,先一步攻击了。”
      
      “至于公司收购,”于鹿眼睛都没眨一下,从善如流地继续道,“这个本来就是早就提前商量好的,是你们公司的经营有问题,看看你们现在这经营者,临走前还想着搞波大的,拿了钱后连人都找不着,我们不追究就算是不错了。
      我们工作室可以和你们公司发出联合声明,收购公司这件事本身和陆意本人并没有关系。公关完了后,就可以顺势营销顾衍宠妻,深情的人设,对顾衍之前的人设如虎添翼,顾衍接下来就要转型了,正好洗一波流量粉,挺完美的。”
      
      逻辑挑不出错处来,各种后续处理措施也都很完善,不愧是带出了影帝的金牌经纪人,反应能力就是牛逼。
      
      闻肃被他带着走,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的话深想了一下,没觉得有什么毛病:“唉……好像也不是不行……”
      
      就像是被人逼到了一个名叫损失为三千万的绝境,但在下一瞬又绝处逢生似的,闻肃低迷的情绪终于高涨了起来,他回头看向陆意:“陆意,你觉得呢?”
      
      “我吗.......”陆意觉得自己有点混乱,所有的冷静自持全都被炸没了,他怔怔地看向顾衍,皱起眉头,“你......你真的觉得可行?”
      
      “逻辑上来说是可行的,反正我们只是形婚,为了给危机公关找一个突破点而已。”顾衍的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不过我不做强人所难的事情,如果陆先生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当我没说过。”
      
      反正说完那句话他也后悔了,他没想过要和陆意结婚,也想象不出和陆意结婚后的生活。
      
      顾衍觉得自己说结婚的那一瞬间,可能是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所以鬼迷心窍了。
      
      他倒希望陆意现在直接拒绝他。
      
      听见客气疏离的“陆先生”这三个字,陆意闭了闭眼睛,半晌,他艰难地开口道:“不.......”
      
      顾衍的心头一跳。
      
      陆意垂着眼睛:“你让我再想想。”
      
      

  • 作者有话要说:  看见了很多眼熟的ID,特别开心~
    周六周日双更,中午十二点一更,晚六点一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biiiiu、密阿玛斯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软绵绵、昼颜似恶鬼、杜衡衡衡、JM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biiiiu 20瓶;渊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