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五次 ...

  •   季寒川笑一下,说:“开门看看,不就知道了?”
      
      于章反倒有些后悔、卡壳:“啊?你真要看吗?”
      
      季寒川不以为意,在心里数秒。过了片刻,他轻轻开口:“笃、笃、笃——”
      
      门口同样传来三声敲门的响动。
      
      第一声响时,于章浑身一震。
      
      往后,高修然已然麻木,讲不出话。于章倒是好一点,在最初的惊慌失措后,反应过来,敏锐地抓住什么,问季寒川:“你怎么知道接下来还有声音?”
      
      季寒川实话实说:“间隔的这点时间,是我刚刚敲门时等的时间啊。”
      
      是直觉。无厘头、没逻辑,偏偏和“塑料鬼会怕火”一样,被他猜中。
      
      于章微微张嘴。季寒川的话,在他心里过了一遍、两遍。在这期间,他身体紧绷,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可到后面,他模模糊糊意识到什么,迟疑着,问:“那现在……”要怎么办?
      
      是忽略掉、不去应对,还是做些什么?
      
      不知不觉间,他俨然已经把季寒川当做主心骨。
      
      而季寒川轻轻笑一下,说:“不是说了吗,开门吧。”
      
      以他短暂的五天经历来看,至少这一轮中,出现的所有怪物都有实体。而“实体”,意味着能被触碰。鬼怪可以残杀玩家,同时,玩家如果有足够实力,完全能够反杀。
      
      所以季寒川不在意门外有什么东西。无论是彭总,还是碎骨女人。本质上讲,没有差别。
      
      在其余玩家轻易被拖入陷阱的同时,他好像在以一种奇异的、旁观者的态度,来看这场游戏。超出太多的身体素质,让季寒川无法与神经紧绷的其他玩家们共情。偶尔冒出的古怪想法,更让他在时间流逝之余,反思:我到底是什么人?
      
      好在吴欢或许给他提供一点参考。
      
      他难得觉得期待,想知道后天太阳升起后,吴欢会告诉自己怎样一个答案。
      
      此刻,于章喉结一滚,想到自己反反复复的梦。其中的崩溃、挣扎,到现在,仿佛都渐渐远去。韩川的声音,有一种奇特的魔力。
      
      在季寒川的一言一语中,于章也跟着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
      
      他们想出去、想要去楼上,就一定要打开那扇门。如果一味惶恐、停滞不前,觉得可以在楼下消磨时间、等待七天过去,这样消极对待……
      
      恐怕一切才会更加糟糕。
      
      游戏不会“仁慈”对待玩家。
      
      于章看一眼时间。荧光指针映出数字,恰好十点半。
      
      他还好一些,可高修然下来至今,战战兢兢。假若韩川没有出现,那可以想见,高修然迟早会因为一点细微动静而失控。到时候,两个疯子,顺理成章地要被黑暗吞没。
      
      ……
      ……
      
      去开门的,还是季寒川。
      
      屋外是熟悉的走廊,熟悉的黑暗与寂静,只是没见到先前一路与自己一起走、一起哼歌的小朋友。
      
      他微微一顿:什么也没有啊。
      
      那刚刚的敲门声——
      
      算了。信息不够,无法得出结论。
      
      与其胡乱猜测,不如先做当下的事
      
      季寒川拐出门,没有在意身后缩着肩、如履薄冰的高修然,与心跳声明显加快的于章。他看着电梯的方向,微微眯了眯眼,心思浮动,想:之前往那边看,好像没有现在这样黑。
      
      季寒川确认自己没有记错方向。于是在短暂的疑惑后,还是迈开步子,往房门右边走去。他数过一道道门,身后,于章与高修然虽然相互嫌弃,可此刻,还是紧紧搀扶住对方的手臂。这里太寂静了,不知为何,韩川又哼起一点歌。两个玩家苦笑,没有讲话,但一种心情在此刻共鸣:韩川怎么能这么放松啊?
      
      高修然更清楚一点。黑暗里,他天马行空,想:如果我和韩川一样厉害,没准我也是这样。看别人发抖,自己却能不费吹灰之力地解决游戏生物,这也是一种乐趣嘛。
      
      这样始终往前。二三十道门,说来其实很短,不过百米。步速再慢,三分钟总能走完。可此刻,他们眼前,还是浓重的黑、一如既往的走廊。
      
      季寒川却倏忽停下来,侧头看向旁边那扇没有闭拢的门扉,说:“这是第三扇门。”刚刚一路走,他有留意。所有门中,只有这一扇是将开不开。
      
      他听到“咕咚”一声,是身后高修然与于章在紧张地吞唾沫。
      
      季寒川气定神闲,说:“我有点好奇。”
      
      高修然、于章屏住呼吸。
      
      季寒川问:“于章,你说里面有郑灵的尸体,那她是怎么死的?”
      
      于章身体抖了抖,回答:“我当时做梦嘛。说是做梦,但事情都很真。‘尸体’是梦里看到的,当时我被吓坏了,其实也不太清楚……”说到后面,成了吞吞吐吐、语无伦次,“但,应该,嗯,是真的。”
      
      这点,高修然倒是认同,对季寒川说:“于章之前没见过那个‘伽椰子’,还有浑身黑乎乎的东西,但他知道。”
      
      季寒川轻飘飘道:“我知道他知道啊。”不用你们这样翻来覆去地强调。
      
      先前,他敲门之后,听到门里高修然与于章的咕哝。
      
      也因此,季寒川才能在于章说出“走廊尽头是心脏”后,有一系列联想,而非不以为意。
      
      他觉得于章在“梦”里看到的、“客观存在”的事,会是真的。
      
      故而此刻,季寒川想确认一下,郑灵究竟遇见什么。
      
      按照先前的猜测,每个玩家遇到了不同的游戏生物、遭遇着不同的危机。因为规则限制,那些东西没办法上来就找所有玩家的麻烦——至少在前五天,这个想法始终被验证着。可昨晚那一幕,也说明,规则已经开始松动。
      
      对于其他人所见所闻,玩家们都有心理准备。可郑灵,是个意外。最初出现在玩家们面前的,就是那团融化的塑料鬼。那么问题摆在这里:郑灵究竟遭遇了什么?
      
      既然于章没法回答,季寒川就打算:“我进去看看。”
      
      高、于二人睁大眼睛,像是看疯子似的,看向季寒川的方向。电梯近在咫尺,季寒川不想着快点出去,却打算去研究一具尸体?
      
      季寒川没有解释自己的考虑。他照例只是在“通知”身后两个玩家。说完话,就转头,去推身侧的第三扇门。
      
      高、于二人身体抖了抖,一咬牙,跟上去。
      
      等进入房间,季寒川端详一下屋内摆设。他不是机器人,游戏也不会好心到给玩家的眼睛加载红外线。极致的黑暗里,季寒川目力提升的极限,也只是能看出房间里一应事物的轮廓。
      
      但这已经足够了。
      
      他见到床上蜷缩着一个身影,看上去很瘦,干巴巴的,像是一个中学生。季寒川脚步不停,直接走过去。
      
      床上的女生死去不知多久,空气里都带出尸臭。季寒川原本觉得疑惑,于章为何能确定这是“郑灵”?可眼下,他能见到女生的面孔。并不清晰,但他耐着性子,从她的眉骨、鼻梁……一一看过去,的确与塑料鬼变化出的样子一般无二。
      
      换句话说,也与NPC们眼里,“郑灵”该有的面孔一般无二。
      
      季寒川隐隐轻松一些。意识到这点后,他转而评估起自己的心态:难道之前经历过类似的情境、更复杂的情况?不然怎么会松口气……
      
      他听到于章和高修然迟疑着开口,问:“韩川,你看出什么了吗?”
      
      那两个人大约被尸臭冲到,站在两步以外的地方,再不愿往前。
      
      季寒川也不介意。他甚至抬手,碰了碰尸体,很不专业地做出判断:“已经僵硬、开始腐败了。”
      
      酒店之下的这片地方,要比上面要潮湿很多。看不清皮肤、看不清尸斑分布,他也没有验尸知识储备,这会儿只能凭借常识猜测:“嗯,应该死去很久。”
      
      季寒川站起来,沉吟,一半是自问,一半是问身后两人:“会是饿死、渴死的吗?”
      
      高、于二人发懵。
      
      先前气氛凝重、肃杀。可到此刻,却因韩川一句话,骤然飘忽起来。仿佛从灵异片场进入《走近科学》,先前的担忧恐惧都是节目组用剪辑和BGM烘托气氛,最后要轻轻巧巧告诉观众,说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季寒川根据朱葛先前的话,合理假设:“如果第一天就下来这里,在上一局游戏最后没有给养补充,很饿,楼下又没吃的,这不是很正常?”
      
      于章眨眼,想到自己上一局、也是第一局游戏后期。学校里的魑魅魍魉都不再重要,“食物”才是所有人争夺的目标。他已经不愿回忆后期发生了什么,但韩川这样说,于章还是一个激灵。
      
      他扪心自问:如果是我呢?
      
      如果我第一天不是顺利进入餐厅、吃了长久以来的第一顿饱饭,而是阴差阳错之下下到地下。又因为电梯中女鬼的压力,仓皇逃出、不敢再度回到电梯。
      
      他遍体生寒,耳边是高修然说:“就、就这样吗?”
      
      季寒川莫名其妙:“还能怎么样?”
      
      郑灵好端端躺在这里,身体没有多余伤痕,很完整、连姿势都再正常不过。
      
      饥寒交迫、脱水而死。
      
      这原本是非常寻常的事,可在游戏里,这样的“寻常”,反倒成了不可思议。
      
      高、于二人恍恍惚惚,看季寒川站起身。他解决了心中困惑,就打算出门、继续去找电梯。
      
      季寒川没有其他玩家的忧虑。女鬼不是威胁,电梯按键也有宁宁小朋友帮忙。唯一的问题,在于宁宁有些来去不定。但季寒川觉得,哪怕待会儿宁宁不来,那大不了按住女鬼的手、让她“帮忙”,也不是事儿嘛。
      
      他以为事情就这样解决。奈何出了门,仍然是去走廊右边。三个房间,说来不过十米。可他走了三十步,前方仍然是那片黑暗。
      
      身侧是一扇接一扇的门,往远处延伸。
      
      季寒川反思:“我……记得就是这个方向啊?”难道带错路了?
      
      身后,高修然、于章心里一个“咯噔”,终于有种迟来的、“戏肉来了”之感。
      
      季寒川与他们确认:“方向没错吧?”
      
      于章喉咙里“咕噜”一声,说:“韩哥,方向肯定没错。”
      
      他说:“我觉得是这条路,出问题了。”
      
      像是游戏在无声地嘲笑:什么《走近科学》?这就是个灵异片场!
      
      于章话音落下的时候,他们再次、再次听到三声敲门响动。
      
      “笃。”
      
      “笃……”
      
      “——笃。”
      
      不急不缓,是季寒川心血来潮,向身侧半透明的、苍白的小朋友示范:要懂礼貌,知道吗?
      
      那时候,宁宁朝他笑一笑,头顶的两个小揪揪看起来可爱非常。
      
      无声地回答:知道。

  • 作者有话要说:  有小天使疑问,所以强调一下:注意文案上标的“异地恋”啦,就,目前是“异地”状态。偶尔打个电话什么的(bushi),但邵佑确实不在这个游戏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