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心脏 ...

  •   于章凉凉道:“你把什么招来了?”
      
      至此,他也有点新奇。于章在梦魇里挣扎太久,像是陷入《盗梦空间》,无从逃脱、不知真假。此刻,高修然仿若踩在油锅上,于章却饶有兴致,有心思猜:“会哼歌……那个‘伽椰子’舌骨都没了,不会有心情哼歌……彭总?彭总有这兴致?”不太像啊。
      
      “身上黑黢黢那个?也不对,它都被烧成那德性了。”声带八成也灰飞烟灭。
      
      于章胡乱猜了片刻,得不出结论。高修然原本就要被逼疯,眼下还要听于章碎碎念,更加暴躁。又斥了句:“闭嘴!”
      
      于章耸耸肩。
      
      高修然吞一口唾沫,身体缓缓往后,挪到浴室中。然后颤巍巍地拿着晾衣杆,去够门把手。
      
      屋子就这么大。他看不见东西,但游戏生物显然不会这样。高修然只能赌一把:如果门外真的是韩川,皆大欢喜。如果是其他东西……万一开了门,先朝于章去了,自己也能争取一点时间,赶忙从门口逃出。
      
      黑暗永远会滋生罪孽。高修然早就开始后悔,如果自己不多管闲事,现在,恐怕还在明明亮亮的会议室中。虽然也有危机,但总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眼望不到头。
      
      他胡乱碰了会儿门,不知哪个动作对了,屋门“吱”一声打开。然后是季寒川的声音,还是那副好脾气的样子,问:“高修然?”
      
      于章接口,说:“对,高经理在。”
      
      高修然如遭雷劈,嗓音发颤,问:“韩川,真的是你吗?”
      
      季寒川纳闷:“啊,你想让我拿烟头烫手?”
      
      高修然一个哆嗦。这回,轮到于章听不懂,问:“什么烟头?”
      
      高修然则想:对啊,我怎么能肯定这真的是“韩川”?
      
      季寒川:“没什么。”回答于章,“高经理,是这样,我理解你——”
      
      高修然又哆嗦了,听季寒川道:“但我没有自虐的习惯。还是那句话:信不信,是你的事。”如果高修然不信,季寒川也不用左右为难、一再斟酌,可以自由地往走廊深处探索。
      
      想到这里,他略略期待。可高修然一咬牙:又是这句话、这样的态度。韩川说过,那个会变成其他人模样的怪物根本“没学会装人”。所以……这真的是韩川?
      
      再说季寒川。
      
      眼下,周围没有其他玩家在。季寒川很清楚,高修然、于章,他们都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于是他放纵自己,唇角带一点笑,想:说到底,我挺希望他“不信”吧?
      
      高修然则下定决心。无论是真是假,至少在“韩川”面前,自己永远没有还手之力。真韩川能把一面墙直接踢碎,假韩川反倒做不到这种程度。这样想,兴许真、假,也没什么区别。
      
      赌一把。
      
      他迅速说:“我相信你!那现在,咱们……”要怎么办?
      
      对此,季寒川“哦”了声。
      
      高修然莫名其妙,从中听出一点遗憾。
      
      两人身侧,于章评价:“还真没遇到过这种发展——”
      
      高修然说出第三句:“闭嘴!”
      
      他能接受韩川时不时冒出的莫名言语,前提是他还要靠韩川保护。可对于章,高修然的耐心已经耗尽了。
      
      季寒川反倒有点兴趣,笑道:“老高,你不要这么心急。”他索性把门推得更开一点,走进房间。已经在黑暗中许久,季寒川所见的场景,比先前刚下来时还要清晰一点。他见到墙壁上的装饰暗纹,见到墙角斑驳的墙皮。最后,他拉出椅子,坐下来,问:“先说说,你们是什么情况?”
      
      太诡异了。
      
      高修然神思恍惚地坐下来。他满心只想赶紧回到光明世界,可韩川这幅态度,他便无可奈何。只好拿昨晚的经历安慰自己:韩川的确有些“奇怪”,但他还是向着玩家的。
      
      于章憋了许久,这会儿听出高修然在季寒川面前的胆怯,便主动开口,说:“高经理拉着我出门、下楼,就到这里了。”
      
      高修然肩膀颤了颤。他坐在床沿,手肘放在腿上,双手紧紧扣住,忽然说:“韩川,这小子有问题。”
      
      于章不以为意:“嗯哼?”
      
      高修然吞着唾沫,说:“他刚刚下来,就给我说,‘真正的郑灵’在第三道门里,还要拉我去看——”当时,于章这句话出来,高修然险些被吓到心脏骤停。
      
      他说:“我把他硬拖到里面。他还给我说其他乱七八糟的事儿,问我要不要去走廊里面。”
      
      于章笑眯眯道:“对啊,里面有一颗心脏。”
      
      作为玩家中最年轻的一个,于章抬手,在空中比划:“是一个好大、好大的心脏……怦、怦,还会这样跳。在好远、好远的地方。”
      
      他的声音轻了下去,还在模仿:“怦、怦——”
      
      于章笑一笑:“我跑了好远、好远,才看到呢。”
      
      “啊啊啊啊啊——够了!”高修然猛然暴起,寻着声音,扯住于章的衣领,然后抬起手,想要和在楼上时一样,一巴掌扇在于章脸上。
      
      可他手挥舞到一半,倏忽被人握住。握住他手臂的人力气很大,高修然无法挣脱,听对方笑道:“不是都说了。老高,不要急。”
      
      是韩川。
      
      高修然额头上滑落虚汗。他倏忽意识到,自己似乎又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他发着抖,顺从的、安静地避开一点,低声说:“韩川,这小子觉得他现在也在做梦……”
      
      于章很无知无觉,说:“难道不是吗?”
      
      又说:“这个梦,还不算发展复杂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请开始你的表演’?”
      
      高修然颓然。
      
      季寒川敷衍地安慰他,说:“老高,别担心。我还挺想听的。”随后,语气果真带着兴致勃勃,问于章:“然后呢?”
      
      于章也打起精神,和他描述:“你看现在的路,是很正常那种吧?哦,虽然看不到。但我当时跑了好久、好久,地面越来越软,还有黏糊糊的东西。”
      
      季寒川虚心求教:“那两边还有门吗?”
      
      于章露出点纠结的表情:“没有在意,可能没有?到后面,就好像是……嗯,你看过《西游记》吗?就孙悟空掉进铁扇公主肚子那一段。周围都肉乎乎的。”
      
      季寒川沉吟。
      
      于章继续描述:“而且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跑下去。”
      
      停一停,发现什么,梦呓一样喃喃说:“对啊,在梦里,我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可眼下,他是顺从自己心意,在和季寒川讲话。
      
      于章怔怔问:“我……是真的醒了吗?”
      
      季寒川:“是,”催促,“可以继续说了吗?”
      
      于章难以置信,声音尖锐起来,问:“我真的醒了?真的?”
      
      季寒川:“……”无奈,“真的,所以可以继续——”
      
      于章:“我醒了??醒了???”
      
      季寒川:“……”
      
      他放弃了。看着眼前张牙舞爪、恨不得拉着高修然跳个舞,再被高修然嫌弃甩开的于章,在心里吐槽:游戏久了,果然人的精神会出问题。
      
      耳畔是一声声疑问,夹杂着欢喜、逃出生天的庆幸。季寒川微微侧头,看向走廊深处的方向。他想着于章方才的话,愈来愈柔软的地面,心脏……他又记起之前在电梯里,那密密麻麻的按键。成百上千。
      
      如果每一个按键,对应一个走廊。每一个走廊,到后面都是那样的肉道。
      
      季寒川忽然有一种奇怪的联想。
      
      把走廊看做血管,通向心脏——或许,还会通向其他器官。
      
      他抿着嘴,若有所思:就好像……嗯,这座酒店之下,隐藏着一个“人”。
      
      而此时此刻,他们就停留在这个“人”的血管中。
      
      像是病毒。
      
      可“酒店下面,有一个‘人’”——这样的联想,本身就让季寒川有一种恶心感。
      
      另一边,高修然强忍着,不在季寒川面前吼什么,但还是拉住于章,低声训斥:“你好歹冷静一点!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于章:“哦哦,冷静,呵呵。”
      
      高修然一闭眼,不想管了。好在于章在这句话后,真的有了几分种安宁。另一边,季寒川悄然无话。高修然深呼吸,壮着胆子,开口:“韩川,那咱们接下来?”
      
      季寒川沉默片刻,说:“上楼吧。”
      
      又问于章:“你还记得什么细节吗?除了‘第三间房子里的郑灵’,和‘走廊深处的心脏’……”
      
      于章缓缓眨眼,说:“我会听到背后有脚步声。”
      
      高修然惊出一身冷汗。
      
      于章:“像是很远,又像是很近……还有喘气的声音,像是跑到累了,又停不下来。”
      
      他古怪地沉默了下,说:“然后我想,这是不是我自己的声音,在我后面?”
      
      说来也巧。
      
      在于章话音落下的时候,他们又听到了敲门声。
      
      还是三声,“笃、笃、笃”。
      
      很有礼貌。
      
      季寒川惊讶地“啧”了声,先看一看房门,然后转头看于章。黑暗里,于章的眼睛也黑黝黝的,像是一块吞噬一切的海绵。他问季寒川:“韩川,你觉得,这是‘你’在敲门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有小天使说觉得吓人……嗯,这篇文里的确会有很多这样奇奇怪怪的事情啦,但大家视角跟着寒川走,就会好很多了。
    比如之后会有这样一个情节。山村里遇到“小朋友”,其他玩家:啊啊啊啊啊啊!
    寒川:宁宁一直没有同龄玩伴呢,你们要好好相处……宁宁,不要欺负小妹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