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被折叠的 ...

  •   眼下,三声敲门的声响在走廊中回荡、远去。仿佛他们不是在压抑阴暗的地下,而是在群山之上。先前在屋内,还不太分明。但现在,季寒川确信,那三声响甚至还带起一些回声、层层叠叠,宛若水面波纹,一再扩散,渐渐淡化。
      
      而于章与高修然都僵住。季寒川有意等待,也没有开口。片刻后,他们听到更加熟悉的三声响动。季寒川微微拧眉,蓦然侧身,去看身侧的一道门。刚刚没有留意,可此刻,他凝神去看,分辨出门上标号:0331。
      
      他骤然意识到:我“回来”了。
      
      刚刚于章、高修然一起躲避的房间,虽然没有细看,但应该是0335左右。
      
      这简直像是一个恶作剧。“游戏”将原本平直的走廊变成一个圆,而玩家在其中绕步,无法走向电梯。
      
      季寒川面色一沉,终于有一丝正经。他不担心楼上所有东西,因无论遇到什么,他都能以力破之。可眼下,游戏却像是在说:看吧,你还能做什么?
      
      他抬腿,往前,这次步伐极快。百米距离,在二十秒内走完。在他身后,于、高二人已经开始一路小跑。而季寒川在0301前方,看到一个熟悉的数字:0335。
      
      在两个房门之间,是与其他地方一般无二的墙壁。上面的暗纹装饰完整、虽俗气却也精巧。看不出一丝“拼接”痕迹。
      
      他手指在墙壁上停留、一点点滑动,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丝毫破绽。而于章与高修然小声地喘着气,问他:“韩川,怎么……”
      
      季寒川侧身,再去看方才的“0301”。
      
      可眼下,上面的数字,却变化为“0336”。
      
      季寒川:“……”
      
      简直是一个恶劣的玩笑、障眼法。
      
      季寒川想明白了,光是电梯里的碎骨女人,恐怕也不至于让郑灵没有一拼之力。可她孤身一人,遇到眼下这种情况,这才是叫天天不应。如果她眼力再差一点,又心态不稳,很可能到最后饿死,她都无法发现门牌号的细微变化。
      
      他言简意赅,说了自己发现的事。于、高二人来不及错愕于季寒川的眼力,先问:“那怎么办?”
      
      季寒川有点郁闷:“你们也自己想想啊。”他又不是幼儿园老师。
      
      但在于、高二人尴尬的支支吾吾中,季寒川还是大度一点,说:“我们再走一遍。”
      
      这回,在“0301”号房门前,他让于、高二人停下。他们看不清门牌,也无所谓,可以拿手指摸上去,确认上面的数字。两人心事重重地照做了,指尖碰上去,又忧心,怕什么东西直接咬上来。而季寒川往前一步、两步。是熟悉的“0335”。此刻,他转头,身后却空无一人。
      
      季寒川轻轻“啧”了声。
      
      有趣。
      
      不必说,此刻,他旁边又会是0336。
      
      另一头,于、高二人眼睁睁看着季寒川消失在视野中。起先,他们还很难相信:太黑了、什么都看不清,两人的眼力也远远低于季寒川。所以兴许,不是“季寒川”消失了,只是他走远一些,两人没办法看见——
      
      可紧接着,他们听到“身后”穿来的脚步声。于章与高修然如临大敌。
      
      听到“身后”有一道无奈的嗓音,说:“是我。”
      
      于、高二人的肩膀却依然紧绷。
      
      季寒川走来,看出于章和高修然的紧张。他也不多说什么,直接道:“再来一次。我面朝你们走。”
      
      那两人正不明所以。可季寒川也没有征询他们意见的意思。此刻按照自己的想法,面对于、高二人,慢慢往后退步。他在心里估量着电梯门与第一个房间的距离,最多不过三米。而“0301”和“0335”之间的距离要更短。
      
      他这样往后,却没有像方才一样顺畅行走。身后像是有一股凝实的推力,在推着他、不让他继续退步。
      
      季寒川唇角微微勾起,想:来了。
      
      仔细说来,地下的东西,对玩家来说,的确是一个大麻烦。季寒川却算是一个意外。
      
      心态好,不会被黑暗恫吓;
      
      眼神好,能找出门牌上的区别;
      
      有两个“帮手”,虽然派不上什么用场,但既然人在,就能增加出两份注意力。
      
      他心思浮动,身后的推力越来越重。在“0335”之前,让他没办法踏过那一道坎。
      
      季寒川觉得,这就是这个莫比乌斯环贴胶水的地方。只要越过去,就能见到电梯大门。可这一刻,宁宁倏忽又出现了。她拉住季寒川,焦虑地喊:“不要动!”
      
      季寒川一顿。
      
      在于、章二人眼中,就是黑暗里,季寒川的身影很模糊、却始终伫立在那里。他们听不见小鬼讲话,见不到季寒川此刻微微低头,看向眼前的小朋友,用口型问她:怎么了?
      
      宁宁:“这里是假的‘出口’。”
      
      她神色仿佛与先前有些不同。脸颊仍然很苍白,眉眼之间,却的确是个清秀好看的孩子。此刻,季寒川出神,想:这个表情,倒像是个大人了。
      
      宁宁快速说:“从这里‘挤进去’的话,你会‘跌下去’——”她脸上浮出点痛苦的神色,声音艰涩起来,一顿一顿,说:“往里走。”
      
      宁宁:“里面才是‘出口’。你可以——唔。”
      
      她原本就是半透明的样子,眼下,身体的颜色却越来越轻、越来越淡,像是一幅水墨画,落入水中,纸页细软,墨水迅速融开。
      
      季寒川抬手,捂住她的嘴。
      
      他困惑,说:“你不是宁宁。”
      
      宁宁眼睛微微睁大。
      
      季寒川说:“但我觉得应该相信你。”沉吟,“你是谁?”
      
      他讲话,于章和高修然能听到。两人脊背上冒起冷汗,沉默地看向对方,无声询问:韩川在做什么——
      
      而宁宁缓缓眨眼,看着季寒川。“她”的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苦闷与难捱。
      
      最终,却什么都没说,而是再度消失。季寒川手上一空,眼前又只有寂静黑暗与于、高二人。
      
      他怔怔看着自己的手,心中也蓦然空空落落。这样过了片刻,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身后仍然是那片凝实的“空气”。他想到“宁宁”之前的话。不能往里、会“跌下去”。太模糊了。
      
      可他想要相信。
      
      这本身是一件奇怪的事。
      
      但这五天里,季寒川已经遇到非常、非常多无法解释的问题。一开始在楼梯间,见到宁宁,他也没有忧心,只想亲近。好像他与宁宁原本就认识。
      
      往里……应该往里吗?
      
      他抬眼,见到于章与高修然脸上的不解与惊慌。季寒川想:哦,他们怕我。
      
      而我不介意这个。
      
      季寒川礼貌地:“我刚刚听到了一个‘朋友’的建议。”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无声无息地酝酿着。
      
      季寒川说:“你们愿意的话,可以留在这里。两个人,足够了。”
      
      他说:“像我刚刚那样背向走,在0335前,会碰到一块密度很大的空气。就是我站的这个地方。但如果硬要往里挤的话,我觉得,也能挤进去。”
      
      高修然与于章屏息静气。
      
      季寒川说:“但我决定听取那个‘朋友’的建议,不去挤,而是往里走。至于你们……”他一顿,说,“要和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随意。”
      
      他和过去五天,高修然、于章记忆里的一样,随心所欲、肆意妄为。这会儿,话音落下,就抬脚,要往走廊深处去。心跳比以往快一些,好像心知肚明,自己即将遇到什么不可思议的情况。
      
      季寒川期待着。
      
      “游戏”是什么、自己究竟忘记了什么。这条走廊尽头,那颗于章描述中的“心脏”,又会带来什么。
      
      他步子很快,身侧一扇扇门向后退去。于章说,他跑了很久,才见到走廊变成肉道、听见怦怦心跳。可季寒川步速比他快太多了。
      
      这样走了小半个小时,他听到有脚步声。是于章与高修然。
      
      他们气喘吁吁地追上来,于章喊他:“韩川!等一等——”
      
      平心而论,季寒川是不想“等一等”的。但某种异样的“道德”还是约束了他。
      
      他见于章咬着牙、跑到自己身边。然后说:“韩川,我们刚刚又听到那个敲门的声音。”
      
      季寒川意兴阑珊,应一声,脚步放慢,但继续往前。
      
      黑暗、黑暗。
      
      墙壁已经有了细微变化,比先前要软一些,上面的花纹扭曲不清。
      
      黑暗、黑暗。
      
      脚下地毯要软一点,只有一点点。
      
      黑暗、黑暗……
      
      于章说:“然后,我无意间,看了眼表。”
      
      他吞了口唾沫,在寂静的走廊内,这点声音分外清楚。
      
      他嗓音发颤,说:“咱们从0335出去的时候,是十点半!”
      
      “但刚刚有敲门声的时候,我看一眼表,竟然是十点二十八!”
      
      被折叠的、弯曲的、会循环往复的,不止是空间。
      
      还有时间。
      
      这个发现,让于章与高修然毛骨悚然。他们原本在0335之前犹豫,但这个发现一出来,他们就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这种情况,我们搞不定。
      
      还是要看韩川。
      
      可念及韩川之前奇怪的行为,两人还是迟疑。最后,高修然一跺脚:“管他呢!我知道韩川有问题,但他是玩家!这就够了。”
      
      于章被说服。对啊,韩川是“玩家”。在游戏与玩家对立、游戏生物与玩家互为天敌的情况下,不管韩川有多少秘密、不管他到底是什么来历,只要身份摆在这里,他们就天然在一条船上。韩川显然是经历无数的老玩家了,那他有一些秘密武器,再正常不过。
      
      两人想通这点,便放下身后那堵空气墙,朝季寒川追来。可季寒川的脚力太好、走得太快。他们花了很长时间、耗尽体力,终于追上。此刻看一眼表,于章心情复杂,不知自己该不该惊喜。
      
      在他们离开0301到0335之间的那段走廊后,“时间”又恢复流淌。
      
      眼下是十一点。
      
      他们没有再听到敲门声。

  • 作者有话要说:  宁宁牌电话,值得拥有=v=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