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五章 ...

  •   第五章
      
      喻思弋本想带着简随心直接回喻家,但怀里的女孩伤势严重,身体太过虚弱,就这么将人带回去只怕路上就该撑不住了,她思前想后还是舍不得,于是在村子里找了间没人住的破败小屋将人暂时安置了下来。
      
      这一晚上简随心睡得并不好,脸上的伤口时时刻刻都在折磨着她,即便是昏迷着的,她也总是不自觉的发出细微的呼痛声,喻思弋坐在床头看着又难受又着急,只能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灵力输送到女孩体内,为她减轻一点疼痛。
      
      所有伤口都检查过了,除了下巴是被火修澜捏碎的,脸上和身上的伤口似乎是被什么硬物砸的,至于是何人所为,喻思弋并不清楚,但想起那四根在月色下泛着冰冷光芒的铁链,她心里多少有了些猜测。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喻思弋在床前守了整整一晚,期间不知给简随心渡了多少灵气,好在一切都没有白费,清晨时女孩身上的伤已经比昨夜好了很多,唯有脸上和下巴的伤还需静养一段时间。
      
      温暖的阳光撒在脸上,简随心的眼皮动了动,片刻过后,终于艰难而又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原来自己…居然没死么?
      
      她嘴唇紧闭,丝毫动弹不得,伸出手在脸上摸了摸,才知道自己整张脸都被纱布包裹住了,只露出了眼睛和鼻子在外面。
      
      视线在屋内中扫过,她心头疑惑更甚,原以为自己被抓去了魔界,但这破败地方显然不是火修澜的住所…
      
      难不成昨夜是有人救了自己?
      
      简随心试着动了动,这才发现身上的伤也好了,她翻了个身,正准备从床上爬起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就听到屋外传来一阵“哒哒”的脚步声,随后那破旧的木门被推开,一个白衣少女提着剑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喻思弋么!
      
      简随心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少女,死命的瞪大眼睛,早已平静如死水的内心再次被惊起波澜,胸中情绪已不是震惊二字能够形容。
      
      怎么会是她?!
      
      慌乱、恨意、害怕…各种情绪齐齐涌上心头,简随心的呼吸越发的急促,胸口不停的起起伏伏,就连身体都止不住的颤抖,白色纱布随之渗出点点红痕,脸上的伤口又开始渗血了。
      
      上一世与喻思弋第一次见面分明是在十年后,为何重生过来一切都变了?简随心不解,但回忆起前世被眼前这个女人取走麒麟的场景,内心依旧是止不住的惧意,只恨不得立刻逃离这方小屋。
      
      只可惜她此时口不能言,只能看着喻思弋一步一步走到床前。
      
      她要杀了自己么?也好,自己这幅身体不修那邪功也根本无法踏上修行之路,麒麟在自己体内也是浪费,这个女人修的是至正至纯的道法,倒是与麒麟兽魂般配极了,被她取走麒麟,总好过被别人取走…简随心心中千回百转,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她正欲闭上眼睛等死,就见喻思弋行至床前,朝自己伸出了一只手。
      
      “别怕,我不是坏人。”
      
      喻思弋对着床上的人温柔的笑了笑,简随心的害怕她如何看不出来,但她未曾多想,只当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女孩刚刚才从上一段痛苦的经历中逃出来,再看到陌生人害怕也是正常。
      
      简随心开不了口,心脏跳的愈发的快了。
      
      前世这个女人从未对她露出过这样的笑容。
      
      “伤口又裂开了,我替你换药,若是痛的话,你就眨眨眼睛,可好?”
      
      简随心不知该作何反应,只能呆呆的点了点头,随后,一只柔软的手轻轻抚上了自己的脸,泛着血色的纱布被解开,露出一张满是血痂的小脸蛋。
      
      脸上这么多伤,现在的自己一定很难看吧,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嫌弃?为什么她的动作这么温柔?简随心紧紧咬着嘴唇,她想不通,难不成女人担忧的眼神也全是装出来的吗?
      
      “疼吗?”
      
      喻思弋动作轻柔,生怕伤到了床上的人,伤口裂开,上了药必定要疼一阵,但女孩的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似乎一点也感受不到疼痛。
      
      女孩并未回应喻思弋的话,依旧直直的看着给自己上药的少女,目光中其他的情绪已经被隐藏,只剩下深深的疑惑。
      
      为什么你会出现?又为什么会救了我?
      
      似是察觉到女孩的困惑,喻思弋的手顿了顿,方才主动开了口,
      
      “我名唤喻思弋,乃御兽宗弟子,奉师门之命下山历练,昨夜途经此地,恰巧看到那魔界的火修澜在峡暮山脚鬼鬼祟祟,这才跟了上去将你救了下来。”
      
      这番说辞是喻思弋一早就想好的,此次为寻简随心,她特意去魔界走了一遭,只是依旧毫无收获,离开峡暮山时正好看到了行色匆匆的火修澜,上一世简随心“魔头”之名盛起,正是因为她在魔门大会上当着所有魔修的面将自己的师傅火修澜活活的吸成了干尸。
      
      想到这点,喻思弋心思一动,悄悄跟在了男人身后,果不其然,如同上一世一样,火修澜真的找到了简随心。
      
      “本想带你回家疗伤,但你伤势实在严重,加之路途遥远,怕是受不了这一路的劳累,这才将你暂时安置在这里。”
      
      喻思弋说罢,又从袖袍里掏出一卷新的纱布,她伸出左手穿过女孩的脖子,抬起女孩的脑袋,小心翼翼的将纱布一圈又一圈的缠在女孩脸上,动作之间,隐隐约约能看见绕在腕上的红色姻缘线。
      
      简随心呼吸一滞,心脏无端泛起一阵浓烈的疼痛。
      
      为什么重活一世,一切都变了?
      
      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喻思弋松开女孩的脑袋,拾起床侧那团带有血迹的纱布起了身,随后拿起桌上的青翎剑,抬步走到了木门前,床上人的目光一路追随,喻思弋回身之际,视线与女孩相撞,又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方才出去处理了一些事,弄脏了这青翎剑,待我去清理一番,稍后再过来看你。”
      
      话音刚落,她便转身离开了小屋。
      
      简随心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方才不知是不是看错了,少女背身的瞬间,竟见那袭白衣上沾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看着鲜红欲滴,似是刚染上去的。
      
      而村尾那处无人出没的荒径,此时竟躺着十几具孩童的尸体,正是那一日将简随心砸伤的一群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