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四章 ...

  •   第四章
      
      简随心是被疼醒的,她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久到脸上的伤口都结痂了,就连呼吸都会带来一阵钻心似的疼痛。
      
      冰冷的月光映在地上,衬的周围愈发的安静。
      
      又要死了吗?
      
      简家那群人说的果然没错,自己这种人确实不该活在这世上——身为女子,却偏偏继承了那烛龙兽魂,当年若不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父母也不会早死;明知仙魔不两立,却偏偏要去招惹那个无心的女人,最后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如今重活一世,又妄图改变命运,不过也只是痴人说梦罢了!
      
      不知为何,简随心脑海中竟又回想起上一世临死前那个女人厌恶又嫌弃的眼神,只不过此时此刻她心中已无任何波澜,回忆前生种种,她竟低低的笑了几声,似乎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疼痛。
      
      也罢,贱命一条,死就死了吧,这一世没了自己的纠缠,那个女人必定活的更开心。
      
      夜风温柔拂过,简随心终于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可惜还未等到她真的死去,这寂静荒林就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不过分秒之间,简随心眼前就闪过一道黑影,不等她做出反应,那黑影直接将她从地上掳了起来!
      
      那四根绑住她手脚的铁链也应声而断!
      
      “哈哈哈哈,功夫不负有心人,可算找到你了!”
      
      来人是火修澜,简随心上一世的“师傅”,此人心狠手辣,只可惜修炼天赋不高,数百年过去也才勉强踏入大能境,上一世也是因为他,简随心才会修炼那渡灵术。
      
      此番重生,睁眼便是火修澜的家中,简随心不愿再重复上一世的命运,便趁男人没注意的时候从魔界偷偷逃了出来。
      
      如今落到此人手中,日后怕是免不了又要修炼那邪功,想到这点,简随心暗道还不如死在这里,一了百了,当下不做它想,忍着脸上的疼痛张开了嘴唇,竟是打算咬舌自尽!
      
      火修澜又如何会让自己辛辛苦苦找了那么久的人死掉?还未等简随心咬下去,就腾出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叫怀里的小人再也动弹不得,
      
      “想死?做梦!”
      
      对于女孩一而再再而三不听话的行为,火修澜的耐心也用尽了,只见他手下稍一用力,空气中响起一道清脆的骨裂声,竟是将女孩的下巴捏碎了。
      
      “日后你若再想着逃跑,老夫便削了你的双腿!”
      
      骨头碎裂的瞬间,简随心再次晕了过去。
      
      喻思弋一路循着火修澜的踪迹而来,夜色已深,那火修澜行踪又诡谲不定,她跟着跟着便走丢了,等再看到男人的时候,就见他手臂中夹了个小小的人,正偷偷摸摸的往峡暮山的方向走去。
      
      女孩的脑袋随着火修澜的动作垂了下来,距离太远,喻思弋看不清她容貌,只是胸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她正欲上前,就觉腕上被什么东西缠的生疼,撩开袖袍一看,那消失不见的红色线圈竟又出现了,还在腕上紧紧的绕了好几圈!
      
      火修澜怀里那人除了简随心还能是谁?!
      
      眼看男人抱着女孩就要离开,喻思弋口中念起口诀,唤出体内金凰朝着男人的方向飞速而去。
      
      那火修澜正为自己重新得到麒麟兽魂而洋洋自得,对这只突然冲出来的凤凰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被撞的连连后退,纵是如此,他也不肯松开怀里的人。
      
      被金凰这种高级兽魂撞了一下,岂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火修澜捂着胸口匆匆回首看了一眼,就见一位身着一袭白衣、手执长剑的美丽少女朝自己走来,他这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
      
      少女、长剑、金凰…联想看到的一切,火修澜心中大惊,难不成眼前这人是御兽宗那位天赋极高的修道天才、喻家未来的继承人?!
      
      本想转身逃跑,无奈那金凰拦在身后,叫他无路可退,火修澜心中暗暗骂娘,那少女身形晃动几下,已然来到了自己面前。
      
      “火道友留步,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御兽宗最有天赋的大弟子、喻家未来的继承人,光是这两个身份便叫火修澜不敢惹怒少女,更不用说少女的修为早已在他之上了。
      
      今日若是喻思弋直接从他手中抢人,他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你将她交给我,我饶你一命,如何?”喻思弋指了指火修澜怀里昏迷不醒的小人,面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然而这笑容却让人看了就不寒而栗。
      
      火修澜往后退了两步,咽了咽口水才开了口,“你要她有什么用?”
      
      天地间唯一一只圣兽,火修澜如何也不想拱手让给他人。
      
      “她是我的妻,你说呢?”喻思弋微微一笑,又往前走了两步,伸出左手让男人看见了手腕上的红线圈。
      
      火修澜将信将疑,这定情红线的传说他自然听说过,却还是头一次真的遇见,若这喻家继承人真的和怀里这小女孩有段姻缘,那今日只能自认倒霉把人交出去了,但他心里终究还是存了些侥幸,趁着月色举起了女孩的右手,月光下果然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红色线圈。
      
      这下他是真的死心了,只得将怀里的女孩送了出去,终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的转身离开。
      
      直到真的将简随心抱在怀里这一刻,喻思弋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纵然怀里人的脸上已经被血痂覆盖,看不出原来模样,但喻思弋也知道这人就是那个傻女人!
      
      青翎剑不知何时出的鞘,朝着男人背影的方向稳稳的立在空中,喻思弋温柔的揽住怀里的女孩,轻轻的开口喊了一句,声音极为好听,
      
      “火道友!”
      
      火修澜闻言步子一顿,不等他回过头,青翎剑便如同一阵风一般刺穿他的身体,体内的金丹也瞬间碎成两半,这数百年修为也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
      
      “你伤她一分,我便还你十分,”喻思弋手一招,青翎剑又飞回了剑鞘中,“今日姑且留你一命,滚吧。”
      
      火修澜腹上鲜血直流,早已被吓得屁滚尿流,此刻更是什么也顾不上,捂着伤口连滚带爬的消失在夜幕中。
      
      空旷的荒林终于恢复成原先的寂静,皓月当空,照在女孩血肉模糊的脸庞上,看着直叫人心疼,喻思弋痴痴的立在原地,甚至不敢伸手去触碰那伤口,胸中的哀伤疼痛几乎要漫出来,凤凰感受到了她的难过,朝着夜空悲鸣一声才钻进了她的身体。
      
      这么多的伤,很疼吧…喻思弋还是忍不住伸手抚了上去,唇边和颊侧的血痂都是新结的,摸上去还很软,喻思弋不过轻抚几下,指尖上便沾满了从伤口中渗出来的鲜血,叫她又气又心疼。
      
      “还好,找到你了。”
      
      “简随心,这一世,一切都还来得及,对吗?”
      
      

  •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上一世简不能通过红线认出喻?
    被红线系住的两个人只有在距离很近时才能看见双方手上的红线圈,双方互相表明爱意时才会让连接线圈的红线出现,所以上一世两个人其实都看不见中间的红线,是通过喻家的镜子确认两人姻缘的
    为什么这一世线圈不见了?
    喻对姻缘线了解很少,重生过来两人相隔太远,线圈不会出现的,所以才以为是消失了
    别人能不能看见?
    想让外人看见就能让外人看见,不想让外人看见外人就看不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