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六章 ...

  •   第六章
      
      两人又在这破屋内多待了几日,夜间简随心睡床,喻思弋则在床尾打坐,场面倒也和谐。
      
      每每夜幕降临,简随心看着身边端坐修炼的女人,思绪总是千回百转,上一世她求而不得的东西,这一世却这么轻易的就得到了,怎么想都有些不可思议。
      
      她心中存了不少疑虑,前世直到自己陨落,喻思弋都未曾离开过御兽宗和喻家,这一世却忽然下山历练,还偏偏这么巧救下了自己,实在是叫她不敢将这一切归结为巧合。
      
      此时已近五更,天色渐亮,村子里公鸡打鸣的声音也忽远忽近的传来,往日这个时候还在睡梦中的简随心却悄悄睁开了眼睛,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昨夜思忖良久,还是决定待天亮后就一个人离开,上一世临死前她告诉过自己,若有来世,绝不招惹喻思弋,现如今老天真的给了她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必然要珍惜。
      
      只不过踏出木门前她还是没忍住又看了一眼床上打坐的少女,内心深处虽然不舍,但回忆起前生种种,简随心终是叹了口气,动作轻柔的合上了木门。
      
      要出村必须经过那荒径,想起那群心狠手辣的孩童,纵是简随心也心有余悸,重生后她从魔界逃出,为了躲避火修澜的追捕才来到这小村,谁知无意中被那群半大的孩子发现了自己体内的麒麟,这才被困在了这里。
      
      修为尽失不说,身体也变成了小孩,面对那些孩童的打骂,简随心根本没有还手之力,那一夜就算火修澜没有找到这里,只怕第二日自己也会被那群孩子打死。
      
      天还未全亮,但开阳村的村民全都起来了。
      
      简随心脸上依旧蒙着纱布,瘦弱的背影在晨光的映照下更显渺小,破屋离荒径有一断距离,她不敢走的太快,只不过离村头越近,她心中便越发的不安,隐隐约约中竟能听见一阵阵的哀乐声传来,似乎是谁家在办丧事。
      
      眼看离那荒径越来越近,一直跟在女孩身后的少女终于出了声,
      
      “你来这里做什么?”
      
      早在女孩从床上爬起来的那一刻喻思弋就醒了,她不知简随心为何要一个人偷偷出门,也不说破,只一路跟在她身后,看她一直朝着村口走,这才明白原来这人是准备离开自己。
      
      突如其来的女声将简随心吓了一跳,她二话不说拔腿就跑,直接拨开身前的野草堆冲了进去,只是方才往前踏了一步就被眼前的场景惊的再也迈不开步子——
      
      原本被野草覆盖的泥地此时此刻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那四根粗长的铁链也断成了几截,上面沾满了大片的血迹,正孤零零的躺在泥地上,空气中甚至还能闻到细微的血腥味。
      
      简随心前世见过不少血腥画面,但此时也有些难以冷静,这些血…难道是那些孩子的?纱布隐藏了她脸上的表情,喻思弋在一旁静静看着,面上毫无怜悯之情,眼见女孩眸中的震惊许久未散才淡淡的开了口,
      
      “你被我救下后的第二日这些孩童便死在了这里,现下整个村子的人都觉得人你杀的,你若再往村头走,只怕他们不会放过你。”
      
      不是我!
      
      简随心无声的摇摇头,前世她有魔头之名,早年在火修澜的胁迫下杀了不少人,但这并非她本意,后来吸干火修澜灵气重得自由后便再也没有滥杀无辜,更不用说现在死的还是一群手无寸铁的孩童!
      
      “许是那火修澜做的罢,那夜我将他打伤不说,还将你救走,他心中必定不服气,只是可怜这群孩子了,白白被他取了性命。”
      
      少女语气虽然是一贯的淡漠,却十分笃定。
      
      看到那满地血迹时简随心第一个想到的也是火修澜,这小村子里有能力一次性杀这么多人的也只有他和喻思弋了,人若不是他杀的,难不成还是喻思弋杀的?再联想到那人卑鄙狠辣的性格,这件事确实像他的作风。
      
      “你无需自责,这是他们的命。”
      
      他们要伤你,命中注定就得死——喻思弋口中虽说着劝慰人的话,但面上表情却十分冷漠,丝毫没有为那些孩童的死感到惋惜,只可惜简随心并未注意这些,只将一切算到了火修澜的头上。
      
      原本想偷偷离开,现下却出了这么个插曲,简随心只得默默原路返回,就连喻思弋是怎么找到自己的都忘了问。
      
      二人一同回了破屋,简随心还在想着刚才的事,心绪始终有些不宁,喻思弋却坐不住了,直接拾起了青翎剑就拉着简随心的手出了木门。
      
      不能再在这耽搁下去了,原本以为两人早就说好了的,待简随心伤好些了就一起回喻家,谁知今早这人竟想丢下自己偷偷离开,若不是自己看的紧,发现的早,说不定又要把人给弄丢,喻思弋有些后怕,嘴中念起了口诀,唤出了自己的魂兽。
      
      “你可是想离开这里?”
      
      喻思弋蹲下身子,视线与面前的女孩齐平,因着长年累月的营养不良,女孩的身体已经不能用瘦弱二字来形容,身上几乎没有几两肉,摸上去全是骨头,想起那天晚上将人抱在怀里也是轻飘飘的没有重量,喻思弋心中一酸,搭在女孩手臂上的右手便稍稍收紧了些。
      
      纱布遮住了简随心大半张脸,只露出那双和前世一模一样的水润眸子,方才点了点头,就见少女又笑着开了口,
      
      “那我们做个交换可好?”
      
      什么交易?
      
      简随心不解,小小的眉头也跟着皱了皱,目光间尽是疑惑。
      
      喻思弋思考了片刻,终于开了口,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今日你若拜我为师,我便带你离开这里。”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她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简随心的身体,似乎根本不能进行正常的修炼,这几天夜里往她体内渡进去的灵气在她身体里转了几圈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全被那麒麟吃掉了,根本就没有多少是真正被身体吸收的。
      
      照这样看,前世的她根本无法修炼那渡灵术,喻思弋怎么想都没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直到方才灵机一动才想通,上一世那火修澜是简随心的师傅,此人修道天赋虽不高,却精通人体奇经八脉,估计是强行打通了简随心身体某些经脉,才让那些灵气避开了麒麟的吞噬。
      
      这种方法虽然可以让简随心修行,但强行打通经脉对身体伤害太大,而且打通经脉时极为痛苦,绝非一般人能忍受的了,想起前世简随心受过的种种痛苦,喻思弋暗下决心,这一世定不让她再为了修炼那邪功而强行打通身体经脉。
      
      御兽宗里有一名泉,名唤漓泉,有易经洗髓之效,听闻泉眼之处还可“生死人肉白骨”,若能将简随心带去漓泉辽养一番,必定能让她的身体更好,日后修炼时的灵气也不会全被体内的麒麟夺去,但漓泉向来只可御兽宗弟子才能使用,若要用这法子帮简随心重新塑身,就只能让她拜入御兽宗门下。
      
      喻思弋思前想后,也只能让她拜自己为师。
      
      而简随心早已被少女的话震惊的呆滞在原地,什么?拜喻思弋为师?这句话原比重生还要让她难以置信,想起前世两人对立的身份,她忽然有些想笑,果真是世事难料么?
      
      “如何?”
      
      喻思弋见眼前的女孩一直没反应,还以为她不愿意,便又凑近问了一声,两人隔的很近,喻思弋此时还是少女模样,是简随心前世不曾见过的,更何况此刻还是面带笑意,这幅美丽容颜就在自己面前,离的这样近,叫简随心的心跳又漏了一拍,就连心思仿佛都被蛊惑一般,也不知少女问了什么,便傻乎乎的点了头。
      
      片刻后,一声凤鸣响起,二人已经稳稳的坐到了金凰背上。
      
      而被喻思弋以保护徒弟之名抱在怀中的简随心,此时此刻都还是晕晕乎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