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三章 ...

  •   第三章
      
      喻思弋原本打算在家中多住几日再回宗,一来这是她重生后第一次与家人见面,心中难免不舍;二来则是为了避开师尊祝寇,荀天星此时发病,若是回了宗门,岂不是主动往枪口上撞?
      
      许是重生带来的震惊还未消散,这天夜里她在床上躺了许久都不曾睡着,直到屋外虫鸣声渐响,她才终于睁开了眼睛,前世的一切都如同过眼云烟,唯有简随心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眼前。
      
      回忆将喻思弋的思绪一点一点扯远,算算时间,简随心今年也才八、九岁,不知她此时身在何处,是否已经入了魔界,若她真的已经进入魔界,修炼了那邪门功法,自己又当如何?想到这未知的一切,喻思弋低低的叹了口气,右手不自觉的抚上左手手腕,依旧空荡荡的无一物。
      
      思索之际,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极响亮的鹰哮,喻思弋心头一惊,急忙从床上翻身起来,指尖一点,一丝灵气便顺着夜风飘了出去,不过片刻,她眼前就浮现出一副画画——竟是祝寇亲自过来了!
      
      她还是低估了荀天星在祝寇心中的地位。
      
      喻思弋视线在房中扫过,最后落在书桌前的纸笔上,心下略微思索,只留下了一封书信便悄悄从窗户翻了出去。
      
      她需得赶在祝寇到达之前离开,否则等人到了,那时候替不替荀天星养魂就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了。
      
      碍于时间紧迫,她无法在信中交代过多,只说自己此次出关对于天地道法领悟更深,需下山历练一番,至于要去何处游历,则只字未提。
      
      她前脚从后门偷偷离开,祝寇后脚就赶了过来,深更半夜扰人清梦,喻文犀面色不太好,想他喻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却因着一个同门情谊,思弋便总得替那荀家小女儿养魂,这祝寇还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当真是看了就叫他心生不喜。
      
      冯珂早在听见祝寇声音时就去了喻思弋房里,人没见到,却瞧见了桌上那封信,她心思聪慧,猜到了侄女深夜离家只怕是为了避开某些人,果不其然,祝寇这次过来,又是为了那荀家女娃。
      
      “宗主来的不巧,思弋今天下午便离开了家里,说是要下山游历一段时日才会回来。”
      
      大厅中喻文犀和祝寇互相看不顺眼,气氛僵持,冯珂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安静。
      
      简简单单一句话,两个男人的反应各不相同,喻文犀眼中尽是疑惑,不知自家娘子在说什么,至于祝寇,眉头高高皱起,连呼吸都重了许多,唇边的胡子被吹的一起一伏,看上去十分滑稽。
      
      “只怕是她知道我要来才离开的吧!”
      
      空气中沉寂片刻,祝寇才沉着脸开了口,之前喻思弋托申琉转告给他的话他并未放在心上,现如今他刚来喻家,喻思弋偏偏就下山游历去了,明摆着是为了避开自己。
      
      “宗主可不要说笑,思弋向来尊师重道,怎会做出这种事?她这次一回家就跟我们说想下山游历,这不,连她父亲都没见到就离开了,可真不是为了避开您呀!”说罢,冯珂又给喻文犀眨了眨眼,“相公,您说呢?”
      
      喻文犀看到祝寇那副吃瘪的模样,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忙顺着说道,“就是,思弋修道天赋高,如此年纪就踏入大能境,是该下山游历了,若是日日被束缚在宗里,对修炼可没好处。”
      
      祝寇被这两人的一唱一和气的脸都绿了,但他二人说辞又无纰漏,他想反驳都不知从何处下嘴,只得强忍着怒意甩了甩袖袍,背过身想要离开,即将踏出大门时他又想起了什么,步子一顿停了下来,
      
      “她可有提过要去何处游历?”
      
      冯珂正要回答,喻文犀朝她摇了摇头,自己开了口,
      
      “许是怕闲杂人等烦扰,思弋并未同我们提起这个,也望宗主同宗里其他人知会一声,千万莫要去打扰思弋才好!”
      
      闲杂人等?祝寇差点被这四个字气的破口大骂,此番亲自出宗找人不成,反被一而再再而三的讽刺,但这毕竟是喻家,他也不好说些什么,最后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待祝寇离开后,喻文犀才从冯珂那里得知喻思弋真的离开了,望着手中的信纸,喻文犀既欣慰又担心。
      
      自那荀家小女儿进了御兽宗,喻思弋就常常被祝寇要求替那小女娃养魂,若是养那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那祝寇得寸进尺,竟然安排那荀家女娃和思弋同吃同住,这打的什么心思昭然若揭!
      
      什么师姐妹情谊,不过都是说给外人听的罢了!听闻那荀家小女儿先天不足,身体极差,根本不适合修道,但荀家人还是将她送到了御兽宗修行,喻文犀冷笑,只怕修行是假,假借师妹之名让思弋替她养魂是真,这荀家人算盘打的可真好!
      
      雌凰养魂,但从来只养道侣的魂,但喻思弋天生冷情,对情爱一事向来不热衷,每每喻文骐和喻文犀拿这个来劝说她,她总说自己未来不会有什么道侣,既然不会有道侣,那替谁养魂又有何区别?喻思弋疼爱这小师妹,被人利用了也心甘情愿,喻家众人劝诫不成,只得放任她去。
      
      只是不曾想到这次出关,她却突然变了个性子,主动避开了祝寇,念及此,喻文犀颇感欣慰,信中所说的历练,他和冯珂并未当真,只当这是喻思弋临时所想的借口,谁知那信中所言并无半句虚假。
      
      喻思弋居然真的离开了御兽宗,离开了喻家,从此消失在世人面前,这一走,便是整整三年。
      
      ————————————
      
      三年时光,如同白驹过隙。
      
      这三年来喻思弋踏遍大江南北,只为寻找简随心,只是在这偌大的天地间想要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喻思弋不甘心,又去了冀北简家一趟,也就是简随心父亲当年被赶出去的地方,只可惜“简清禄”这三个字是简家禁忌,简家众人对此皆是闭口不提,不肖说简随心的踪迹,就连简清禄被逐出家族后去了哪儿都没人知道。
      
      她心中泛起几分忧愁,现如今大江南北都已走遍,都没有简随心的踪影,唯有一个地方她还未曾踏足,那便是魔界…
      
      前世简随心修的是天地界最为残忍的术法——渡灵大法,修炼渡灵术的人必须每天吸取不同修道者的灵气,直至将人吸成干尸为止,此法通过吸取别人的灵气来提升自己的修为,所以修炼速度极快,短时间内就可以让一个毫无灵力的普通人变成一个圆满境高手,不少魔修虽然羡慕这种修炼速度,却没有一个人真的敢去修炼,毕竟光是听到渡灵术这三个字,魔修们都会心生惧意。
      
      与简随心的修炼道法不同,喻思弋修的是世间至纯至正的道法,前世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坚定的认为她和简随心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回忆起前世荀天星所言,麒麟魂从简随心体内被取出,那烛龙就失了控,或许正是因为简随心所修功法太过残忍,罪孽太过深重,加之多年吸食他人灵力,这才让体内那条烛龙变的暴虐无比。
      
      那烛龙被束缚多年,没了麒麟的压制,甫一得到自由便试图向天道挑战,这才招来了天雷,活生生的将简随心劈死!
      
      喻思弋越想便越觉得心惊,其实回想前世种种,从简随心选择修炼渡灵术开始,就已经决定了她的下场不会好,最后必定不得善终。
      
      麒麟是上古圣兽,本性纯良,是护佑天下苍生的祥兽,它的存在本就与渡灵术相孛,简随心修炼几十年,麒麟都还是一团混沌魂体,反观烛龙,却变的越来越暴戾强大,这样下去,那烛龙迟早有一天会冲破麒麟压制,要不然当年简家人又如何会知道烛龙在简随心体内?
      
      想到这里,喻思弋胸中忧愁更甚,只怕当年就算麒麟未被取出,再过些年岁,那烛龙一样会失控引来天雷。
      
      这一世若想护简随心一生周全,势必是要阻止她再修炼那渡灵之术了。
      
      她心头微动,如同她来时无人发觉一样,又悄悄的离开了简家的势力范围,转身便一人朝着魔界方向而去。
      
      ———————————
      
      峡暮山山脚,坐落着一个古老的村庄——开阳村。
      
      此时天色渐暗,村尾一条无人踏足的荒芜小径中竟围着七八个半大的孩童,这些孩童嘴里不停的叫喊着,手上还捏着不少小石子往地上砸,
      
      “打死她!打死她!”
      
      “打死这个怪物!”
      
      “…”
      
      这条荒径向来无人经过,野草都有半人高了,刚好将这些孩童的脑袋挡了起来,若不是偶尔有些细碎的打骂声传来,只怕无人能发现这里还站了这么些人。
      
      “滚开!”
      
      一块又一块的石子落到身上,原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体瞬间又被砸出了不少伤口,地上的小女孩一手挡着脸一手撑着地,一步一步往后挪,地上全是硌人的石子,不一会儿,女孩腰间与臀间又多了几道鲜艳的血痕。
      
      女孩挪动之际,还能听见一阵阵冰冷的叮叮当当碰撞声,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女孩四肢上都被绑了铁链,想来是为了防止她逃跑的。
      
      那些孩童们听到一向任他们欺负的小女孩居然还嘴让他们滚,瞬间发起怒来,手上的石子砸的更重了。
      
      站在众人正前方的男孩衣着华贵,腰间还别了块精致的玉佩,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他视线一扫,就瞧见脚边一块手掌般大小的石块,二话没说就将石块拾了起来,随后恶狠狠的开了口,
      
      “敢骂本少爷,这小怪物找死呢!”
      
      “把她给我按住!”
      
      地上的小女孩望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的男孩,胸中浮现一股惧意,她想爬起来逃跑,但两条腿被铁链锁着不说,还都被石头砸伤了,走连路都困难。
      
      “滚开啊!”
      
      到了此刻,女孩依旧不肯服软,一双眸子狠狠地盯着前面所有人,叫那些孩童无端端的打了个冷颤。
      
      “这小怪物还嘴硬呢!把她嘴打烂了看她怎么骂人!”徐少发话,四个男孩也走了上来,一边一个按住了女孩的四肢。
      
      人群中不知是谁又说了一句,“徐少,您可别手软啊,上次周少可是将她身体里那宝贝打出来了的,您可不能让他小瞧啊!”
      
      那徐少听了点了点头,脸上那暴虐冷酷的表情几乎不像一个十余岁的孩子,“那当然!”
      
      看着男孩手中的石块离自己越来越近,小女孩一边摇头一边挣扎,只可惜她力气实在太小,加上长时间的饥饿,即便按住她的只是四个半大的孩童,她也没办法挣脱开来,只能瞪大了双眼看着那徐少举着石头一下又一下狠狠地往自己嘴上砸!
      
      一下、两下、三下…鲜艳的红色从唇边、颊边淌下,那徐少如同失心疯一般的砸了几十下,旁边围观的孩童不但没有出来阻止,反而看的津津有味,直到女孩满脸鲜血,呼吸渐渐消散才有人拉住了徐少。
      
      “徐少,再打该死了…”
      
      那徐少这才反应过来,待他定睛一看,眼前赫然一张血肉模糊的烂脸,尤其是眼部以下,已经被血糊的分不清鼻子嘴了,这血脸把他吓了一大跳,险些翻到在地,他定了定心神,这才将手中的石块放下。
      
      “我就打了几十下,她怎么会死!”
      
      一行人将地上的女孩折磨至此也不离开,都一脸期盼的看着地上如同死尸般的人。
      
      果不其然,片刻过后,一团雪白的冷玉似的物体从女孩儿身体里浮了出来!围观的这群孩子仿佛见了宝似的,一个接一个的扑上去抢夺,只可惜刚刚摸到那白玉,它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刚好的一切都是幻觉。
      
      “没趣!又跟上次一样!”
      
      徐少咂咂嘴,满脸失望的拍拍手,再也不看躺在地上的女孩一眼,推开一旁的人便转身离开。
      
      其他孩童见了也纷纷跟上,没有一个上前看看女孩伤势,仿佛地上躺着的不是人,而且一个没有生命的玩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