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特烦恼》天痕壹月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9-25 20:21: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搬走搬回 ...

  •   第三章
      
      午后,山间的风穿过竹林,发出“飒飒”的声响。
      
      宋沉轩青衫下摆被吹得翻飞,走过湘妃苑小径,发也略微凌乱了。
      
      亓衡之道:“师弟稍等!”
      
      宋沉轩驻足回首,瞧见亓衡之,便简单地行了个礼:“见过师兄。”
      
      亓衡之直接道:“你真要拜他为师?”
      
      宋沉轩道:“掌门师叔厚爱于我,沉轩哪有推拒之理?”
      
      亓衡之黑眸定定地望着他,道:“师弟可记得,传闻中藏在无边之海海底的神器,是什么宝物?”
      
      宋沉轩诧异地道:“什么宝物,我从来没听说过啊?”
      
      亓衡之便垂眼道:“没什么。”
      
      宋沉轩就向他告辞,往折梅殿上去了。
      
      顾拥雪在亓衡之之前共收过一男一女两个徒弟。
      
      自与十域魔君决斗受伤,他将长华诸事都交给了马舟远,顾拥雪几乎两三年就会收一个徒弟,悉心教导……
      
      再收下他,他就有四个徒弟了。
      
      折梅殿中,顾拥雪端坐在正殿之上。
      
      宋沉轩亲煮了壶茶,捧着茶杯跪敬顾拥雪。
      
      顾拥雪接过茶,饮了一口。
      
      拜师礼就这么成了。
      
      再有两年,过了考核,长华将会举办更正式的仪式,将他的名字记上长华玉碟……
      
      若在上玉碟之前与顾拥雪成了道侣,那么连仪式都不必有了。
      
      宋沉轩道:“师尊,我可以住进折梅殿中来么?”
      
      顾拥雪微微诧异,除了亓衡之外,他其他徒弟还没有一个主动要求住上来的。
      
      “可以。”
      
      宋沉轩便笑道:“谢师尊。”
      
      顾拥雪便让他先回居所收拾东西,自己则如往日一般去内室打坐调息。
      
      宋沉轩并没有立刻离开,只是看着顾拥雪入了内室,
      
      他悄悄地拿起了桌上的拜师茶,对着顾拥雪先前碰过的地方,将唇印了上去……
      
      ※
      
      传闻无边之海的海底有一处归墟,乃是天界的入口。
      
      琰浮州中关于归墟的传说便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宋沉轩前世,就自归墟中得到了一样神器。
      
      时光镜。
      
      归墟至宝,可以扭转乾坤。
      
      许多年前琰浮州三界和平已久,鬼界与人间秋毫无犯,魔君亦不会闲着没事骚扰琰浮州。
      
      可是魔界岁月无尽,深渊的魔君到底还是觉得无聊了。
      
      恰逢魔界内乱,众多妖魔潜入琰浮州。
      
      十域魔君亦想入琰浮州潇洒,临行前卜了个卦,卦象却是非凶非吉。
      
      琰浮州第一高手,顾拥雪,会坏了他的好事。
      
      十域魔君便邀顾拥雪在昆仑山一战,暗施手段,破了他的功体!
      
      ——他当然不是真想和长华干上,确认顾拥雪阻碍不了他,就想放了他。
      
      琰浮州第一美人肤如渥雪、发墨如漆,一双眼茶色清透,唇瓣更是染了丹朱的绯。
      
      魔君欣赏了一番美人被捆的景色,下殿,亲手为他解开锁链。
      
      顾拥雪双足纤细而洁白,魔君握住一只,心旌神摇,几乎难以自持——他与顾拥雪之间竟牵了根姻缘线!
      
      姻缘线,天道的把戏!
      
      难道顾拥雪是以“美色”诱惑了他,才坏了他在琰浮州潇洒的好事么?
      
      魔君兴致勃勃,遂起一念,要与天对弈!
      
      他将自己情魄分出,让其余投身琰浮州,化身亓衡之混入长华。
      
      魔君意图玩上一两百年便让分.身假死逃脱,如若顾拥雪为他分.身动心,他分.身无情,说不定还能借那姻缘线吃干抹净不认账,叫顾拥雪枉付相思!
      
      只可惜,千算万算,魔君也未能算到命途。
      
      顾拥雪早早就收了亓衡之为徒,察觉到了他与亓衡之之间的姻缘线,更是毫无顾忌地就与他结了契!
      
      双修结契,魂魄之间便已有了牵连。
      
      亓衡之无法假死逃脱也难在顾拥雪眼皮子底下搞事。
      
      不得已,魔君将剩余情魄亦投身于琰浮州,妄图“应和”。
      
      那情魄便是他,宋沉轩。
      
      他同亓衡之一样没有关于做魔君时的记忆,但是他前世知道的便比亓衡之多。
      
      前世他入得长华,顾拥雪亦想收他为徒,可他若与亓衡之走得太近,情魄欲魄相互影响便会共享记忆。
      
      于是,他入了顾拥雪大师兄马舟远的门下,窥看了顾拥雪近百年。
      
      动心,嫉妒,不甘……
      
      不过几年这样的滋味他便已尝了个遍。
      
      亓衡之有欲无情,与顾拥雪做尽了世上最亲密的事!
      
      只要宋沉轩想,他甚至能感应到亓衡之所做的一切,可是他不知足!
      
      宋沉轩试过千百种方法接近顾拥雪,甚至换了一个身份,与他成了知交。
      
      顾拥雪对他有好感,但心里已有了亓衡之,哪里还能再对旁人生出情愫?
      
      到后来琰浮州的妖魔之乱已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魔君“沉睡”已久,是该苏醒的时候了。
      
      宋沉轩本该与亓衡之一道复位魔君,可他使了个计,只让亓衡之回去了。
      
      “他走前将你送给了我,我与他是同一人,你明知如此,却只在乎他是否会回去当那个魔君。”
      
      宋沉轩在顾拥雪耳边低语,五脏六腑都是绞痛。
      
      亓衡之为得归墟至宝,大方地就把顾拥雪送给了他——送给他之前,还与顾拥雪厮混了三天三夜。
      
      顾拥雪被送来时身上满是斑驳痕迹。
      
      他刚睁开眼就被他告知自己被亓衡之抛弃了的事实。
      
      但,他却还是道:“在我心里,你们是两个人。”
      
      他与亓衡之本是同一人所化,可是亓衡之得到了顾拥雪,身心皆得!他费尽心机,却也只得到了人而得不到心!
      
      如今一切都从头再来,他亦成为了顾拥雪的徒弟。
      
      今生,顾拥雪必然是他的!
      
      身心都会是!
      
      ※
      
      “嘭!”
      
      “咚!”
      
      隔壁传来各种各样的响声,顾拥雪微微皱眉,仍旧盘腿坐在床榻上,手中掐诀,行大小周天。
      
      “嘭!”
      
      “嘭!!”
      
      又是两声嘈杂,顾拥雪睁开茶色琉璃眸,终于放弃,下了床榻,直接到隔壁敲响了房门。
      
      亓衡之把房门打开,就见顾拥雪神色不善地站在门外。
      
      “……师尊。”亓衡之不太走心的向他行礼。
      
      顾拥雪冷冷道:“你在里面打洞吗,这么吵?”
      
      亓衡之道:“我……我在收拾东西。”
      
      顾拥雪淡淡道:“怎么,不敢住在折梅殿,怕为师报复?”
      
      亓衡之眼珠一转,笑道:“师尊怎么可能会报复呢?师伯想打我师尊都没让,我知道,师尊最是宽容待人了。”
      
      顾拥雪不明意味地冷哼了一声,挥袖道:“你想搬便搬吧,动作给我轻点!若再敢吵闹,我就把你连人带行礼都丢出去!”
      
      亓衡之应了一声,心中不无得意,前世顾拥雪与他双修结契后可是温柔体贴得很,现在这么对他,明晃晃的意难平。
      
      顾拥雪回到房内,听到隔壁仍旧在“嘭嘭咚咚”,他手一紧,按捺住了冲到隔壁真把人丢出去的冲动。
      
      他这徒弟性子一向如此,他太与他计较,反而还失了身份。
      
      不知过了多久,隔壁安静了下来。
      
      顾拥雪专注运功,运了十二个小周天。
      
      “叩叩。”
      
      敲门声响了起来。
      
      顾拥雪睁开眼,呼出一口气,强压烦躁地去开门。
      
      门外的人竟不是他所以为的小混蛋,而是他新收的徒弟。
      
      宋沉轩面带微笑,用十分令人有好感的声音道:“师尊,我已把东西收拾好了。”
      
      顾拥雪一愣道:“这么快吗?”
      
      宋沉轩踌躇片刻,道:“本来是要过几天,可我听说亓师兄搬出了折梅殿,我想其他师兄弟会议论此事,干脆早些搬来……”
      
      顾拥雪面无表情地道:“正好,你师兄他搬走了。他那地方是早打扫过的,你若不嫌弃,住他先前的房间也可。”
      
      宋沉轩眨了一下眼睛,有些高兴地道:“弟子绝不嫌弃!”
      
      顾拥雪便领他到了亓衡之先前的房间,甚至还把亓衡之落下的“垃圾”都给扔了,替他收拾了一下房间。
      
      长华山腰。
      
      弟子居。
      
      亓衡之特意挑了间宋沉轩旁边的房间,高高兴兴地把自己家当都搬了进去。
      
      “你们听说了吗?亓师兄前脚从折梅殿上搬出来,宋沉轩后脚就搬去了折梅殿!”
      
      “啊,那咱们以后是不是该叫他宋师兄了?”
      
      “掌门师叔竟又收了一个徒弟,还让他住在折梅殿。”
      
      “……该不会,之前的事都是一场误会,其实宋师兄才是掌门师叔的姻缘?”
      
      “结契大典上掌门师叔一身白衣——其实亓师兄是知道掌门师叔要悔婚,所以才先发制人的吧!”
      
      “……也许亓师兄并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是掌门师叔不好开口悔婚,他才揽下了一切。”
      
      亓衡之黑了脸,拉开了房门。
      
      八卦的几个弟子不过刚好路过,瞧见当事人,惊得一个哆嗦。
      
      “你们刚才说,宋沉轩搬去折梅殿了?”
      
      “是,是啊……”一个胆大的弟子结结巴巴地道,“亓师兄不知道吗?”
      
      亓衡之不语,“嘭”地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门外的弟子们面面相觑。
      
      门内,亓衡之瞧着自己放好的一切家当,面色几变——
      
      前世宋沉轩对顾拥雪就似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他怎么可能,放他与顾拥雪在折梅殿上朝夕相对?
      
      但是他才从折梅殿搬出来,这会儿搬回去,还不知顾拥雪要怎么讥讽他!
      
      咬了咬牙,终究还是做好了丢脸的准备!亓衡之把所有家当又收进了储物法器中,认命地又爬上了离恨天。
      
      顾拥雪正坐在殿外的一张板凳上挑拣桂花,听见脚步声,不过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亓衡之就站在那儿盯着他不吭声。
      
      顾拥雪转回头去继续挑拣桂花,淡淡道:“你没带走的东西我都扔了,若想找的话,去山底找吧。”
      
      亓衡之慢吞吞地道:“弟子并不是有东西落下了。”
      
      顾拥雪道:“那你回来干什么?”
      
      亓衡之目光闪烁,道:“弟子搬出折梅殿,长华上下有太多风言风语……”他非常诚恳地道,“弟子不想再让师尊担那些流言蜚语了,所以,弟子准备搬回来。”
      
      顾拥雪身形一顿,把手中的花都扔进了篮子,他站起身,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这个“大义凛然”的徒弟。
      
      亓衡之莫名感到头皮发麻。
      
      顾拥雪的语气仿佛带着冰碴子,不大客气地道:“你的情,为师‘心’领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论心机,宋沉轩要比亓衡之重很多,欲魄单纯肆意=L=嘿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