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特烦恼》天痕壹月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9-15 10:14: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齐人之福 ...

  •   第四章
      
      顾拥雪生气了!!
      
      亓衡之暗道不好,连忙“先发制人”:“先前弟子对师尊多有冒犯,如今愧疚得紧,搬回折梅殿就是想好好补偿师尊——”他不等顾拥雪说什么,就道,“弟子马上进去收拾房间,绝对不吵到师尊!”
      
      顾拥雪冷眼看着亓衡之冲进了殿内。
      
      没过多久,宋沉轩出来了。
      
      “师尊,怎么回事?”
      
      顾拥雪瞧见新收的小徒弟的一刹那,收起了冰冷的神情:“你师兄又反悔想搬回来了,脸皮子真厚。”
      
      宋沉轩道:“师兄要搬回来?可是他的房间——”
      
      这时亓衡之又从殿内出来,面色有些古怪地道:“师尊,我房间里那些东西……?”
      
      “那些东西是我的。”宋沉轩上前一步,行礼道,“亓师兄,先前你搬出折梅殿,师尊说其余房间都还没有打扫过,所以……”
      
      亓衡之黑眸闪烁,道:“那小师弟要跟我一起住吗?我认床,习惯住那间房。”
      
      宋沉轩顿了顿,看了顾拥雪一眼。
      
      顾拥雪冷冷道:“认床你先前搬得那么欢?”他非常不客气地道,“明日为师就要开始教你师弟内修功法,你要么住偏殿,要么就给我滚!”
      
      亓衡之很识相地道:“我住偏殿。”
      
      宋沉轩垂着眼,一直等亓衡之又入折梅殿,才道:“师尊何必生这么大的气?”
      
      顾拥雪撩开衣摆坐下,继续处理桂花:“他对你心怀不轨。”
      
      宋沉轩心脏一缩,道:“师尊吃醋?”
      
      顾拥雪淡淡地道:“不是。只是有些后悔没让你师伯打他一顿!”
      
      宋沉轩情不自禁地笑了,恰如清风明月,琼花满树。
      
      顾拥雪正将一小簇桂花的枝茎拔去,瞧见他的笑,忽地道:“为师从前见过你。”
      
      宋沉轩收了笑容,道:“师尊忽然收我为徒,也许,我们前世见过。”
      
      顾拥雪微微一怔,不知怎地从此话品出几分暧昧来。
      
      他蹙眉,处理桂花的动作都停了。
      
      他收徒向来都是一时兴起,只是收宋沉轩时,又好像和收其他人不同。
      
      他真的觉得见过他——只是他不记得了。
      
      ※
      
      “师兄说,你的长华心法已练到了第三重。入外门不过一月,有此进度已是难得。我派主修两门内功。《阴玄七诀》与《纯阳功》,你想学哪样?”
      
      “弟子想修习《纯阳功》。”
      
      顾拥雪诧异地道:“你确定?”
      
      宋沉轩道:“弟子确定。”
      
      长华派主修的两门内功,《阴玄七诀》至阴至柔,《纯阳功》至阳至刚。
      
      亓衡之修习的也是纯阳功,但他体内阳气十足,正好合适。
      
      宋沉轩体质偏阴,更适合像他一样修阴玄七诀。
      
      顾拥雪将两门内修功法的区别细细地为宋沉轩讲了,宋沉轩一双星眸温柔不已,但语气却十分坚定地道:“弟子就想修习《纯阳功》。”
      
      顾拥雪便不再劝,道:“那你就修《纯阳功》吧,若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你师兄。”说到这里时,顾拥雪想起亓衡之对宋沉轩献殷勤的画面,“……也可以来问我。”
      
      宋沉轩对顾拥雪恭敬一礼,道:“麻烦师尊了。”
      
      顾拥雪便让他先记熟《纯阳功》的心法口诀,自己则去内室调息养伤。
      
      八年来他体内的阴阳平衡都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若不然典久招对亓衡之的悔婚也不会反应那么大。
      
      亓衡之在答应与他结契双修之前,只提了一个要求。
      
      他说他要在上面。
      
      顾拥雪考虑了几日,同意了。
      
      如今双修结契不成,往日里亓衡之提的那个要求就欠打了起来。
      
      顾拥雪总觉得从前亓衡之没有这么欠打——可近来却一日比一日欠!
      
      亓衡之懒懒地靠在折梅殿的桂花树下,瞧着宋沉轩练长华剑法。
      
      长华的早课内门弟子并不拘必须到堂,他早将长华套路练熟了,而宋沉轩刚入内门,自也可在顾拥雪身边多受教几日。
      
      “我听说师弟欲修《纯阳功》,为什么?”
      
      宋沉轩正好收剑,剑尖上还黏着几朵桂花。
      
      “师尊受伤后后遗症如此之大,我怕有朝一日会像师尊一样,所以,不敢修《阴玄七诀》。”
      
      亓衡之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道:“是这样么?”
      
      宋沉轩淡淡地道:“是这样。”
      
      亓衡之便笑了笑。
      
      前世,顾拥雪亦想收宋沉轩为徒,但是宋沉轩婉拒了他的邀约,入了马舟远的门下。
      
      亓衡之清楚地记得宋沉轩修的是《阴玄七诀》,不是《纯阳功》。
      
      ——有意思,难道小师弟也有前世记忆么?
      
      顾拥雪清晨起来浇花,就见亓衡之穿着他最精致的衣裳拗了个最别致的造型。
      
      亓衡之靠在桂花树上,而宋沉轩站在桂花树下。
      
      后者神情一如既往的清淡,而前者却打扮得像花枝招展的孔雀,桃花眼中波光流转,恨不能让对方多看自己一眼。
      
      “……”顾拥雪给了亓衡之一个冰冷的眼神,让宋沉轩进殿,继续传授他功法。
      
      亓衡之眯眼,捏了捏自己的发梢,忽然就起了坏念头。
      
      半夜。
      
      清美的月轮浮在折梅殿的上空。
      
      亓衡之轻车熟路地潜入了顾拥雪的寝殿,踱步至他床榻前盯着他。
      
      顾拥雪体内阴阳失衡后又怕冷又怕热。
      
      他总是一身单衣裹棉被。
      
      冷的时候裹着被子,热的时候就把被子踹掉。
      
      亓衡之用了龟息之法,轻巧地坐在了顾拥雪的床边。
      
      琰浮州第一美人。
      
      美,还是如此地美。
      
      亓衡之伸出手,掬起顾拥雪散在床榻边沿的发。
      
      他知道顾拥雪需要和他双修才能调理好暗伤,如今他反悔结契,顾拥雪的身体也不知能撑多久……
      
      亓衡之盯着月色中安详熟睡的人,目中流过华光。
      
      前世,前世……
      
      前世的顾拥雪作为道侣,并没有那么让他厌烦。
      
      他甚至很喜欢他,喜欢他——的身体。
      
      初初双修之时,坐拥琰浮州第一美人的兴奋,他至今都还记得。
      
      顾拥雪是他的师尊,以下犯上,兴奋便再加一层!
      
      顾拥雪其实并没有那么迂腐,他买了不少小册子与玩意儿与顾拥雪玩,顾拥雪虽然会沉下脸一阵,但还是陪他玩了。
      
      刺激、兴奋与满足。
      
      在他们结为道侣的前二十年,亓衡之都没有腻味。
      
      但是肉.体的刺激与新鲜终究会平淡的,他对顾拥雪没有爱,日子久了这种浅薄的刺激便叫人难以忍受了起来。
      
      亓衡之凑近顾拥雪,唇都快贴上他的唇了,却没有吻上去。
      
      他其实还是想得到他——至少,要得到他的第一次。
      
      然而,唯一让他有心动感觉的宋沉轩,在前世他向他示好时,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
      
      宋沉轩对他说:“你已与师叔结为道侣,除非你与他解除关系,否则你我永远都不可能!”
      
      亓衡之亲了亲顾拥雪的额头,瞧着他皱起的眉眼,心中无比地可惜:以顾拥雪的性子绝不可能与他没名没分的苟合,而他若要追求宋沉轩,绝不能与顾拥雪结为道侣。
      
      若是可能的话,他两个都想要。
      
      如今,他却只能选一个了。
      
      床旁有人窥伺,顾拥雪似有所觉,却沉在梦魇中醒不过来。
      
      亓衡之仗着他重伤虚弱,还是亲上了他的嘴唇。
      
      柔软的唇瓣散发着花的馨香味,舌尖轻轻叩开齿关,对里头的舌尖浅尝辄止。
      
      亓衡之浑身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手掌按在顾拥雪脑侧,紧握成拳,青筋爆起——
      
      他强行把自己狼一样的目光给收住了。
      
      沸腾起来的血液则需要时间来凉透。
      
      亓衡之又在顾拥雪唇上重重碾磨了一阵,方才起身离开。
      
      他出了顾拥雪的寝殿,又摸到了宋沉轩的房间去。
      
      夜。
      
      月往下沉。
      
      亓衡之直接撬开窗户,跳了进去。
      
      屋内宋沉轩正盘腿坐在床上,明明没听到任何动静,却还是睁开了眼睛。
      
      亓衡之有些漫不经心地坐到了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宋沉轩睁开了眼却没有说话,神色平静,仿佛那钻入耳朵里的水声都是错觉。
      
      亓衡之倒了一杯,又一杯。
      
      喝第四杯的时候,他把玩着茶杯笑了:“师弟早已醒了吧,为什么不说话?”
      
      宋沉轩淡淡地道:“我还以为师兄是梦游。”
      
      亓衡之笑嘻嘻地道:“前半段是梦游,后面游着游着就醒过来了——小师弟,我还是习惯住这间房,要不,我们还是一起住吧?”
      
      宋沉轩垂眼低笑,很好地掩饰了目中的嘲讽。
      
      亓衡之的手段总是直白而又热烈的,他有欲无情,无情就不会瞻前顾后,思虑太多。
      
      顾拥雪曾说,他喜欢亓衡之的单纯。
      
      他学了这种单纯很久都还是没能让顾拥雪为他所动。
      
      顾拥雪说的都是借口——他只是喜欢亓衡之!
      
      今生,他定不会再做无用功。他有别的方法,能从根本上叫顾拥雪爱不上亓衡之的“单纯”!
      
      “师兄深更半夜不睡觉,爬窗骚扰师弟。”宋沉轩平静地道,“我现在就告诉师尊去!”
      
      亓衡之眼见着宋沉轩下床,脸上的笑都僵了,如今顾拥雪还未和他结契,若真以为他调戏冒犯师弟,不狠狠打他一顿才怪!
      
      

  • 作者有话要说:  亓衡之:我两个都想要!
    宋沉轩::)
    顾拥雪::)
    蹭大家=3=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逐星 20瓶;端方无墨 10瓶;缨缨缨 9瓶;姬香 5瓶;不过春风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