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特烦恼》天痕壹月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0-08 09:47: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我不爱你 ...

  •   第二章
      
      亓衡之神色骤变!若去刑堂,定逃不脱一顿“毒打”!
      
      “师伯,你这是借题发挥!”
      
      典久招不怒反笑,道:“你就当我是借题发挥!”他不等顾拥雪说什么,就令人道,“给我捆起来!”
      
      长华弟子一人挥出一根缚神鞭就把亓衡之捆得严严实实。亓衡之情不自禁地看了顾拥雪与宋沉轩一眼,被押走了……
      
      宋沉轩道:“掌门师叔不为师兄求情吗?”典久招动作之快,分明是故意不想让顾拥雪插手,但若顾拥雪真要唱.红脸,典久招必然配合。
      
      顾拥雪淡淡地道:“我且先看他能说出什么情由来。”
      
      宋沉轩道:“亓师兄当众悔婚的确蹊跷——掌门师叔,我可以与你一道去昭华殿观刑吗?”
      
      顾拥雪微讶,只道宋沉轩是关心亓衡之:“……也可。”
      
      宋沉轩便道:“那劳师叔等候片刻,我去换身衣服就来。”
      
      顾拥雪点头,顺势坐至方桌旁,翻开桌上的乐谱。
      
      这乐谱上的笔锋端正清雅,暗藏锋芒,瞧得出来,字迹主人是个极懂意趣之人。
      
      宋沉轩去里屋屏风后换衣,不过半柱香.功夫,便已换好。
      
      顾拥雪听见动静抬头,不免一怔。
      
      但见宋沉轩一身青衫,发簪都换了一根剔透的玉簪。
      
      他不过十六七岁年纪,长眉俊目,目若含星。少部分发丝垂散在肩头,如泼墨鸦羽一般。
      
      鼻梁、眼睛,略微浅淡颜色的含笑的唇……
      
      不过换了一身装扮,整个人却都显出一股蓬勃的朝气来。
      
      顾拥雪道:“你,这一身?”
      
      宋沉轩拉了拉自己的袖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掌门师叔见笑,这是我唯一一套新衣服了。”
      
      问题不在于这身衣服。
      
      顾拥雪神情莫测。
      
      他本以为宋沉轩是关心亓衡之才想去观刑,可是若是关心,怎么还这么高兴地要先换上新衣服?
      
      ——这可不像关心,反而像幸灾乐祸。
      
      宋沉轩眨了眨眼睛,道:“掌门师叔?”
      
      顾拥雪面上淡淡,起身道:“你跟我来吧。”
      
      宋沉轩便跟了上去。
      
      午后的霞光轻拢在顾拥雪的云衣上,半束的发及膝,泼墨似的散在身后,雪白的发带半藏在墨中,与那衣摆一并流转着华光。
      
      顾拥雪生性简朴,若不是重要场合,都只用发带将额后的发绑起。
      
      宋沉轩见过他束冠的样子,超凡绝世,尊贵俊美得仿佛天人。
      
      但他平时这模样,却更加的风流脱俗……
      
      当年顾拥雪在天山雪野中折下那一枝梅花的时候,百晓生大笔一挥就称他是“琰浮州第一美人”。
      
      未见过顾拥雪的人当然不服,凭什么把这名头给了一个男子?
      
      但若他们见过顾拥雪,便知百晓生从不夸大。
      
      路过竹林,霞光变成了斑驳的光斑。
      
      宋沉轩几乎着迷地看着眼前人微微发光的背影,顾拥雪出了湘妃苑范围,似有所觉地回头,他身后宋沉轩却目不斜视,仿佛一直直视着前方似的。
      
      “……”顾拥雪不再回头,一直领着他走到了昭华殿外。
      
      长华包括主峰在内共有十二诸峰,一峰种草药,一峰用来开会聚首,一峰因在风水宝穴所以建了大大小小的闭关室,其余几峰用处则比较杂。
      
      不过门内大大小小的院落楼阁、房屋馆舍,几乎都集中在主峰长华山上。
      
      昭华殿——刑堂也在。
      
      典久招绑了亓衡之时并没有低调行事,一传十十传百,弟子们就都听说,那个胆敢悔婚掌门的人被捆到刑堂里去了。
      
      有不少空闲的弟子溜达到昭华殿外探头探脑,顾拥雪并不管那些弟子,径直带着宋沉轩入正殿。
      
      昭华殿正殿中央有一“诫子台”,形如梅花,每一朵花瓣上都设一个暗扣,暗扣系着沉重锁链。
      
      亓衡之就被那五条锁链牢牢捆在诫子石台中央,一双桃花眼暗得厉害,直勾勾地盯着坐在殿上的典久招。
      
      典久招瞄见顾拥雪的身影,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来人啊!”
      
      有两个长华弟子执棍而前。
      
      “用刑!”
      
      顾拥雪道:“且慢!!”
      
      他与宋沉轩一道上了殿阶之上。
      
      典久招硬声道:“这混账东西轻侮于你,师弟,我这是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尊师重道!!”
      
      顾拥雪道:“师兄等我审问完再动刑也不迟。”
      
      典久招重哼了一声,道,“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说出些什么来!”
      
      顾拥雪转身,去看台下被捆得跟个粽子似的亓衡之。
      
      却见亓衡之目中泛光,也盯着他。
      
      顾拥雪微微一怔,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亓衡之盯的不是他。
      
      宋沉轩站在殿阶之上,瞧殿下的亓衡之,神色极淡。
      
      亓衡之原本还想挨过这一顿打,叫典久招他们再也不能给他小鞋穿,可是与宋沉轩目光交错的一刹那,他不愿意了。
      
      他凭什么挨这一顿打?还是在宋沉轩的面前!
      
      顾拥雪步下殿阶,看他许久,微微侧身,负了右手。
      
      亓衡之沉默许久,忽地一笑:“师尊不是要审问我吗,怎么不问了?”
      
      顾拥雪冷冷道:“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亓衡之眨了眨眼睛,道:“师尊是想问我为什么悔婚吧?其实也没什么,弟子不过是觉得,师尊,我不爱你。”
      
      顾拥雪心头一紧,冷冷道:“为师现在也不爱你!”
      
      亓衡之笑道:“所以嘛,咱们师徒成亲,不是个笑话吗?”他看了顾拥雪身后的宋沉轩一眼,道,“弟子只想和弟子心爱之人成婚,不愿随便找一个人共度一生……”
      
      顾拥雪沉默片刻,道:“为师的姻缘线在你身上,情爱——注定。”
      
      亓衡之慢吞吞地道:“琰浮州都道姻缘相牵之人必定相爱,但是,也不是没有例外——师尊敢说我们一定会相爱吗?”
      
      顾拥雪当然不敢说——也许不是不敢,而是拉不下那个脸。
      
      亓衡之知他脾性,故意更加直白:“或者说师尊已对弟子有了情意,非弟子不可了?”
      
      顾拥雪不语,目光锋利如刃直刺向他!
      
      典久招下得殿来,冷笑道:“你到现在都还不知尊卑、出言不逊,来人啊,先给我打二十大棍!!”
      
      亓衡之目光流转,嘲道:“师伯若一定要逼婚,弟子受不住重刑,定然屈服——只是师尊他又不是没有人要,何必硬要逼迫弟子呢?”
      
      典久招气得脸阵青阵红,一股气堵在胸口,差点没顺过来。
      
      顾拥雪要与人双修疗伤之事他们并没有告诉过亓衡之,被他这么一说,倒好像顾拥雪上赶着倒贴他似的。
      
      “你这个,你这个——今日我教训你,只单纯因你言语轻薄,辱你师长!!”
      
      亓衡之道:“师伯若不是想逼婚的话,这昭华殿,只怕不会这么点儿人吧?”
      
      长华弟子犯错,只要不是作奸犯科一类大事,自不必到这空旷的昭华殿受长华审判。
      
      典久招未曾召集长华上下,当然别有私心,亓衡之把这一层窗户纸戳破,显然不准备“就范”。
      
      典久招森然道:“好,好!”他直接喝道,“来人!”
      
      殿内的长华弟子应声。
      
      典久招道:“给我狠狠地打,先打一百大棍!”
      
      亓衡之:“?!!!!”
      
      典久招咬牙切齿地道:“天地君亲师,今日,我便代师弟把你打死了事!”
      
      亓衡之惊怒道:“师伯你滥用私刑!”
      
      典久招比他更怒更大声地道:“我就滥用私刑了!!”
      
      要真被打一百棍,他不死也残废了。亓衡之立刻转向顾拥雪,道:“师尊,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顾拥雪目光冷淡,不说话,仿佛准备袖手旁观。
      
      亓衡之咬牙笑道:“好,好!”他的眸子黑得发亮,恶狠狠地盯着顾拥雪道,“死便死吧!等我死后,师尊一定记得在琰浮州上公布我的死讯。我不愿意与师尊成婚便被打死——这真是长华弟子最有面子的死法了!!”
      
      长华弟子已围至诫子台的附近,亓衡之闭上双眼扬起脖子,引颈待戮似的。
      
      典久招明显气得更厉害,行刑弟子略微迟疑,他立刻喝道:“愣着干什么,打!!”
      
      顾拥雪道:“慢着!”
      
      行刑弟子立时向顾拥雪行礼,退了下去。
      
      顾拥雪道:“罢了。”
      
      亓衡之睁开了眼睛。
      
      顾拥雪对上他的眼,平静地道:“你既真这么不愿意,为师也不会逼你。”
      
      亓衡之目光闪烁。
      
      “结契之约解除,为师等你三年。”顾拥雪道,“这三年内我仍会把你当徒儿教导,若三年后你仍如此坚定,为师会另选他人。你若不愿继续在我门下,入你大师伯的门下也未尝不可……”
      
      典久招不由地道:“师弟?”
      
      顾拥雪抬手,阻止他说下去:“衡之,你可愿?”
      
      亓衡之暗想入马舟远门下也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将来宋沉轩亦会拜他为师!他特别真心地道:“谢师尊!”
      
      顾拥雪便示意长华弟子给他松绑。
      
      亓衡之从诫子台上跳了下来,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一双眼睛瞄了瞄顾拥雪又去瞄宋沉轩。
      
      宋沉轩今日的存在感出奇的强,亓衡之甚至发现,宋沉轩破天荒地穿了一件崭新的衣袍,连挽发的簪子都换了一根。
      
      不知为何他竟会跟在顾拥雪的身边?先前,也未听他说什么话。
      
      典久招正自气闷难言,顾拥雪忽道:“对了师兄,这弟子,你可认识?”他示意宋沉轩上前。
      
      宋沉轩便向典久招行礼。
      
      典久招道:“这不是大师兄带回来的——”
      
      顾拥雪淡淡道:“这孩子合我眼缘,既是大师兄带回来的,你替我和他说一声,将他让于我做弟子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嗷=L=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