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复生(七) ...

  •   连下了半个月的雨,在第二日终于有了放晴的迹象。
      虽然雨仍旧淅淅沥沥的下着,但是天却亮的很,不像之前的灰暗。
      隐约可见云层后的太阳。
      
      无尘清早出门给南镇张屠户的母亲超度。
      回来的时候绕到西街。
      用五百两中的一小点买了够一个月吃的米面,又以十倍的价格照顾了一下南镇西街瘸腿的刘老伯,一口气买光了他摊子上的所有面人。
      趁他不注意放下钱跑出一段路后,便将手中的面人全数分发给了路边玩耍的小孩。
      
      此时雨已经停了,太阳从云层后探出头来。
      世界宛如被洗涮过一般,色彩是恰到好处的饱满,又透着一股清新。
      尤其是空气,带着淡淡的青草香。
      无尘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
      
      当时他并非真想要那五百两黄金,只是单纯的不想同岑百悦扯上过深的关系。
      不过真拿到手了却还是有点发愁起来。
      他想法设法,乱花乱买了半个月……
      ——结果才花掉了一两。
      剩下四百九十九两在手里沉甸甸的。
      
      无尘买了包排骨。
      和尚买肉的确奇怪,但是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吃素,不过谁让猪肉贵呢。
      要不是季节没到,他可能会买半只猪回去让柳书亭熏腊肉、做腊肠。
      他叹了口气,转身回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几声细微的猫叫。
      
      “无尘师傅,我家老母猫刚生了几只崽子,刚断奶,要不你挑一只?”
      见无尘突然转过头来,屠户将屠刀插到案板上,擦了擦手笑呵呵道。
      无尘鬼使神差的想起了前夜那只老鼠,于是拒绝的话语在嘴里转了几转,出口时全然变了模样。
      
      “好吧。”
      “我想要……从左往右数的第二只吧。”
      无尘胡诌了一个数,小心的接过猫崽,出生不到三个月的小猫软软的小小的。
      无尘想起了很久以前捡到的那只小猫。
      
      那时他同柳书亭二人精心照料,可是那只小猫还是没能活过那年的冬天。
      思及此,无尘又转身去买了条活蹦乱跳的鲤鱼,大包小包的回了柳府。
      那只小猫乖乖的趴在他的胸口,时不时软软的叫上一声。
      
      裴孽翘着二郎腿在书上写写画画,一抬眼就看见无尘推门进来,于是立刻端正坐姿,一脸乖巧。
      他的姿势保持的很好,直到听到一声极轻的猫叫。
      “喵~”
      
      裴孽动作一顿,眼睛死死的盯着无尘胸口。
      “你带回来一只猫?”
      “嗯,让他来抓老鼠。“
      扯吧,这一听声音就是只奶猫,等这猫能抓老鼠的时候那耗子都不知道繁殖几窝了。
      裴孽嘴角微抽,婴儿肥的脸上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神色,却突然看见无尘将那只猫拎出来放在桌上。
      
      “这只猫什么花色?”
      做瞎子就这一点好,只要管住自己的好奇心,就能时不时的给生活来点小惊喜。
      无尘现在感觉自己在拆一个未知的礼物,心中难得带了点小小的雀跃。
      
      “唔……三花。”
      
      紧闭的盒子打开,一只三花猫端坐其间。
      无尘忍不住挠了挠它的下巴,紧接着肚子适时的响了起来。
      
      “柳书亭他还没回来?”
      两人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若是往常,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有菜香味从厨房飘出来了。
      若是往常,此时柳书亭应该背着手来检查裴孽的作业了。
      
      “他没有回来。”
      裴孽微微皱起了眉。
      无尘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敛去,来回踱步,抿着唇。
      柳书亭甚少有不吃饭的时候,唯一的可能便是被县衙里突如其来的案子绊住了脚。
      
      案子……
      无尘突然想到了那莫名其妙复活的韩瑛,心中突然有了一个猜测,猛的停住了步子。
      “我们去县衙!”
      
      柳书亭住的的地方距离衙门两条街,等他们到的时候,衙门前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了满满好几圈人了。
      无尘看不见,裴孽长的矮。
      两人站在最外层,竟然只能从面前人的谈话中得知只言片语。
      
      “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莫子谦懒洋洋一拍惊堂木,正了正头上的官帽。
      
      “草民蒋贤,这是我的母亲韩瑛。”
      此话一出,围观的人群中顿时爆出一阵喧哗,声音几乎能把屋顶给掀开。
      
      “肃静肃静!”
      莫子谦一僵,屁股猛地向后挪去,随后立即反应过来,清了清喉咙,连拍几下惊堂木。
      
      吵闹的人群终于安静下来,但是很快又有窃窃私语声响起。
      公堂之上,蒋贤面色憔悴,韩瑛乖顺的坐在一边,不发一言。
      莫子谦又是几声惊堂木,私语声渐渐减弱。
      
      “韩瑛,你抬起头来。”
      莫子谦探过头道。
      那张始终微微低垂的面容缓缓抬起,莫子谦睁大了眼睛,愣在了原处。
      无他,那张脸简直跟三年前死去的韩瑛一模一样。
      可是天下间哪有如此诡异的事情?
      三年前莫子谦亲眼看着韩瑛下葬,头七的时候也前去吊唁,韩瑛她明明已经去世了!
      
      他嘴巴微微张开,下意识撇过头看向柳书亭。
      此时柳书亭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堂上两人,惊讶道连审案内容都忘记记录了,更何况莫子谦送来的眼神。
      直到莫子谦咳了好几下,咳到一旁的衙役都担心他是不是得了伤寒的时候,柳书亭才猛然反应过来般回过了头。
      
      书亭啊!
      莫子谦曲起指节在桌上敲了两下,又向那韩瑛扬了扬下巴。
      柳书亭为难的皱起了眉毛,刚想摇头,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般,转头看了眼韩瑛,然后神情逐渐严肃下来,指了指头发。
      
      头发?
      莫子谦懵逼的看了看,然后恍然大悟。
      对啊!头发!
      韩瑛死的时候虽然只有三十八岁,但是已经有了白发,可是眼前之人明明是一头黑发!
      
      于是莫子谦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砰砰砰”连敲几声惊堂木,盯着堂下两人胸有成竹,大声叱道:“大胆蒋贤,居然敢坑骗本官!韩瑛去世时已然头发花白,可是你看看你身旁那人,莫非你要说这是多年以前的韩瑛吗!”
      
      “大人英明,身旁的这位,正是三十五岁时的家母。”
      
      “啊???”
      门外围观的人静默了几秒后,喧哗声再次冲破屋顶。
      莫子谦震惊到忘了拍惊堂木,呆滞的宛如一座雕像。
      
      蒋贤继续不疾不徐道:“甚至草民也不是二十四岁的蒋贤,而是六年前,十八岁的蒋贤。”
      “……”
      “草民此次来,便是来给二十四岁的蒋贤和三十八岁的韩瑛伸冤的。”

  • 作者有话要说:  诸位可能没有搞懂
    这个没反应过来容易乱,我写的时候就乱了,改了十九章几个小bug
    所以我捋一捋
    三年后 三年后
    韩35岁,蒋18岁----------韩38岁(去世)蒋21岁(卖楼失踪)------------整个故事开始,出现了18的蒋和35的韩过来伸冤。
    当然这个编的挺扯的,具体为啥扯下章解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