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复生(六) ...

  •   死了。
      无尘愣住了,又问了一遍,才确定了那个固执徘徊了长达三年之久的亡魂是真的死了。
      不是化为亡魂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而是真正的死亡。
      
      真正的魂飞魄散,意识、记忆、残魂,一丝一毫都不能在这世间留下。
      如同溪流淌过岩石,在极度的平静中,抚平所有棱角,抹平所有痕迹。
      无尘低低道了声佛号,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他在这儿待了三年。
      街上的亡魂来来去去,每天都有有旧的面孔消失,新的面孔出现。
      他明明已经看惯了生死。
      却在此时此刻,心中仍旧忍不住漫上一股涩意。
      这种感觉并不剧烈,却如同皮肤滚过针尖,带来细密又绵长的疼痛。
      
      “你们是刚刚死的吗?”
      临走前,那小乞丐突然出了声,他不知道眼前两人在干什么,只是小心的看着他们,一双眼睛带着三分好奇七分怯意。
      双手不断的揉搓着衣角,小声请求道道:“能不能……给我讲些故事,刚死的人脑子里记着的东西多,故事也多,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无尘有点为难,他所有的故事无非是一些杀灭厉鬼的事。
      裴孽虽没有明说,但多半也差不多。
      他将无尘拉了起来,露出了一个稍显抱歉的笑容:“没有。”
      
      小乞丐愣了一下,干燥起皮的嘴唇紧紧抿起,有一下没一下的扣起了自己破了洞的鞋子。
      
      两人回去时已是深夜,周遭早就没有半盏灯,伸手不见五指。
      无尘拉着裴孽的袖子,由他带着往前走。
      
      “裴孽,你说这世上有人能返老还童吗?”
      无尘把玩着挂在脖子间的那一颗佛珠,突然问道。
      脑海中的那个问题在得知韩瑛魂飞魄散的那一刻便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此刻仍旧忍不住说出来,像是急于求证些什么。
      
      “有可能,但是一个人若是连魂魄都散了,那便绝无死而复生的可能。”
      意料之中的答案。
      银色的月光使裴孽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冷硬,无尘极低极轻的叹了一口气。
      “那一切就都说的通了。”
      
      裴孽带着无尘推开了门,清凌凌的月光洒了满院。
      
      无尘只遇见过韩瑛三次。
      一次初遇,一次葬礼,最后一次便是那个追捕徐鹤娘的晚上。
      
      无尘也只遇见过蒋贤三次。
      一次鸿运楼,那日无尘从韩瑛手中拿过一碗热饭,他站在韩瑛身后,同一帮书生侃侃而谈,做的一手锦绣文章。
      一次葬礼,他披麻戴孝哭的伤心。
      最后一次是赌坊门口,他用卖掉鸿运楼的钱还了赌债,却又拿剩下的银子投入了赌局,声音满是兴奋,仿佛下一局便能翻盘一般。
      
      无尘对他三年后为何突然出现没有定论。
      但是也想的明白。
      所谓的死而复生并非灵异之事。
      不过是一个不肖子极其拙劣的把戏。
      
      他向前一步,却险些撞到门上。
      无尘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仍旧抓着裴孽的袖子,被人领着一路走到了房间门口,即便快要进屋了也没有松手。
      便是三四岁的小娃娃也没有这样的。
      
      无尘冷硬的表情稍稍化了些许,难得红了脸,他有点尴尬的松开手,后退几步。
      
      “师父你是想要和我一起睡吗?”
      裴孽撩起被无尘捏皱了的衣袖,掀起眼皮,自下而上看着他,一双眼睛清凌凌的,带着笑意。
      
      “不是……”
      无尘张了张嘴,有点急迫的解释道,可是话未说完便被眼前的少年截了话头。
      “这样也好,昨天半夜一只蟑螂爬到了我手上,我还以为是什么呢,结果迷迷糊糊睁开眼,吓了个半死。”
      裴孽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胸口,眼中的惊惧并不是那么真诚。
      但是无尘没看出来。
      
      “真的?”
      他上前一步,显的有些焦急——十五岁的壳子总是让他忍不住放宽心里那条线,同时放弃的还有自己的判断力。
      
      “假的。”
      裴孽眨眨眼,看着眼前之人哑然,又忍不住说道:“莫非你那儿有蟑螂?”
      
      “我那儿没有蟑螂。”
      “……但是有只老鼠。”
      
      “要不师父你去我那儿睡吧,我床大,挤两个人绰绰有余。”
      裴孽勾起了嘴角,眼中的真诚不似作伪。
      但是无尘果断的拒绝了他。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被眼前的少年耍了,有点恼怒的后退几步。
      轻巧,但却果断的关上了门。
      只有一声冷硬的“不用”被隔在门外。
      飘入裴孽耳中。
      
      于是几秒之后,几声低笑顺着夜风飘入了房间,飘到了无尘耳中。
      此时他刚刚躺到了床上,沉默了几秒之后,猛的拉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
      
      第二日鸡鸣三声。
      无尘出门给南镇屠夫死去的母亲做了场法事,然后绕道去王永的双鹤楼,想要给他提个醒。
      谁料却被告知老板不在。
      
      “他何时回来?”
      无尘显然没预料到这种情况。
      “老板去隔壁玉壶镇处理事情了,怎么也要三四日。”
      管事的掰着手指算了算,又和善的问道:“不知无尘师傅找我们老板有什么事,若是方便的话,你留个口信,我们可以代为转告。”
      
      无尘抿唇点了点桌面,婉拒了管事的提议,然而走出几步后,却突然回过身来,纠结道:“我这件事很着急,你方便去信通知吗?”
      “无尘师傅,老板昨夜刚走,玉壶和金江两县离的又不远,若是现在去信,等消息送到的时候,人多半已经回来了,还不如在这儿等着。”
      
      “那就劳烦给我纸笔吧。”
      “师傅,”管事的将笔递到了他手中,又搬出一根凳子让他坐下。
      
      无尘提笔刚写了几个字,突然感受到两道强烈的视线,于是微微侧头。
      不远处的楼梯上,蒋贤正微微垂眸看着他,长相端正,脊背笔直,一副端方君子的模样。
      “他是谁?”
      无尘如芒在背,低声问道,见管事支支吾吾不肯说,心中顿时有了计较,试探道:“蒋贤?”
      
      “啊……这……不是……”
      管事擦了擦头上的汗,给楼上的蒋贤使了个眼色。
      这事很少人知道,一个返老还童,甚至还起死回生的人就这么大喇喇待在店里,传出去影响总归不好。
      他们还想着开门做生意,所以不知眼前人是从谁的嘴里听到的,打死都不能认。
      
      “我知道了。”
      无尘立刻将写了几个字的纸团成了一团,放入了怀中,微微颔首。
      “若是王老板来了,麻烦你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先走了。”
      
      “诶,无尘师傅!你不传口信了?”
      身着灰色僧袍的人很快淹没在了人群中。
      管事的一脸莫名,将桌上剩余的纸张收拾好,挑出其中被墨字洇湿的几张,团起来随手扔掉。
      这些废物会统一放在后院柴房,直到第二天一早才会被扔掉。
      
      傍晚,金乌西坠。
      天空由蓝变红,再陷入纯粹的黑。
      当随后一缕红霞消失在天边之际。
      漆黑的后院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蒋贤在废纸堆中翻找,终于找到了今早管事扔掉的那几张。
      当时管事拿纸给无尘写字的时候随手拿了一沓,无尘书写时,墨水洇湿了后面的几张,于是内容也印在了上面。
      上面字迹不甚清晰,但是能看个大概。
      蒋贤拿着纸张小心上楼,打开一条门缝闪身进了房间。
      
      房间内,一个女人背对着蒋贤坐在梳妆台前,铜镜上模糊的倒印出了一个艳丽的人影。
      “大半夜你去哪儿了?”
      女人拿着布巾摁住眉心,自左向右用力这么一抹,眉毛上的碳粉顿时染开了半张脸,她又擦了几下,右半边脸终于被擦拭干净,露出了一道温婉的远山眉。
      
      蒋贤没答话,那摊开字迹最清晰的那张纸,对着蜡烛看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
      见男人久久不曾回话,女人不耐烦的转过脸来,于是左半张脸也暴露在烛火之中。
      桃花眼上横着一道剑眉,线条锋利,看起来利落明快。
      
      “据岑公子所言……她已经……”
      蒋贤不理她,皱着眉阅读纸上的内容,可是无尘只写了一半,最后写的时候可能是蒋贤的注视吸引去了心神,笔尖点在纸上晕染出大大一个墨点,剩余几个字是怎么也看不清了。
      
      “没什么。”
      蒋贤觉得有点蹊跷,但是无尘用词模糊他看不出什么门道,便将纸放到了烛火之上。
      
      纸张边缘开始泛黑、回缩。
      腾起了火焰照亮了他半张脸。
      他眼睛半眯着,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笑容。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突然有个脑洞
    我脑洞真的好小众啊
    昨天看达利的画的时候突然蹦出来的
    大概就是同一个时代的画作之间彼此联通
    主角可以从一副画中逃到另一幅同时代的画作里,还会受到画风的影响
    在莫奈的画里就是印象派的画风,在毕加索的画里触目所见都是那种物体的不同角度被拆开来放在同一个平面上的样子(话说毕加索的画风细细看来有点带感)
    然后主角不是好人,他是个小偷,成名战是进入画中通过捣乱改变了蒙娜丽莎的表情,也可以说是偷走了蒙娜丽莎的微笑,且至今未被找回。
    cp是警察,进画里跟主角斗智斗勇。
    野心大一点我还想在其中科普一下一些画家以及作品的相关资料
    所以这其实是一篇科普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