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同学》前方有个鬼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01 19:38: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常婷见他不说话,心里有些拿不准,眼巴巴地又问了一遍:“O、OK吗?”
      沈潭瞥了她一眼,收起手机站起身说:“OK啊。”
      太好了。
      常婷抬首看他,眼里都亮着光。
      
      沈潭迈步朝台阶上走去。
      常婷跟在后边,说:“我跟苏薇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哪样?”沈潭似很有耐心地发问。
      
      “就是那样。”常婷抬手比划了一下,“你懂吧?”
      沈潭低低地哼笑了声,侧身看她,“着什么急,我对你们的事没兴趣。”
      常婷心里又放松了些。
      
      两人走了一段路后,沈潭说:“跟着我干什么?”
      “我也走这边。”常婷低声回:“你也没说不能跟着你呀?”
      沈潭没说话了。
      
      沈潭表明对她的事不感兴趣,但常婷对他的事却很好奇,非常好奇。
      忍了忍,还是没忍住。
      “沈同学。”她清了清嗓子,“看在我们有着革命友谊的份上,能不能——”
      话还没说完,就被沈潭一把揪着后领往后拽去。
      
      一颗篮球带着厉风咻地从她眼前飞过。
      常婷吓得心跳加速,站在沈潭身后有点懵。
      球场那边有人喊:“反应挺快嘛。”
      她偏头看去,是宋恒。他朝沈潭挑眉,“不好意思啊。”
      
      沈潭松开抓着她衣领的手,不知是不是错觉,常婷感觉有那么一瞬间他的气息都变了。
      像是蓄势待发的猛兽,凶狠暴戾。
      却又很快平静下来。
      
      他神色淡淡地瞥了眼宋恒,没说话,径直朝前走去。
      宋恒喊:“沈潭,帮忙把球捡回来呗。”
      沈潭没理。
      宋恒冷笑,“硬气啊。”话末转头看向常婷,朝她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去。
      
      常婷抬手压了下被风撩起的发。
      她莫名有种感觉,沈潭这么默默无闻,全靠以前没人惹他。
      宋恒要是继续撩拨下去,保不准会让这位沈同学原形毕露。
      
      宋恒说:“转校生,这次能捡起来了吧?”
      常婷没跟他杠,过去把球捡了回来。
      一步一步的走到宋恒身前,伸手把篮球递过去,说:“给。”
      她温顺乖巧的样子像极了小猫。
      尤其是她抬首时还在冲他笑。
      
      宋恒不承认心脏在这瞬间颤了下。
      他故作高冷的避开视线,动作有些粗鲁的将篮球拿了回去,“现在知道听话不跟我杠了?”
      常婷笑弯着眼,“我刚来,也不想跟同学闹得太僵。”
      所以,别抓着我怼了,去怼沈潭吧。
      等你把人惹毛了就是你的死期!
      
      常婷可是太想看见那一天了。
      光是想想就觉得舒服,脸上的笑容也显得越发明媚。
      宋恒见她这笑,只觉得太甜了。
      
      他瞪了常婷一眼没说话,背过身走了。
      
      常婷见他放手了,急忙转身去追沈潭。
      沈潭倒也没走远,回头瞧见常婷去捡球还给宋恒笑得那么甜,不由眯了下眼。
      小姑娘那点心思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常婷追上来后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跟沈潭说:“宋某人太坏了,他还惦记着跟你报仇,实在是太小气了。”
      试图挑拨离间。
      表面装作跟宋恒妥协,心里却想着他在沈潭这翻车。
      沈潭瞧着她,懒声说:“口是心非啊。”
      常婷一脸无辜,“什么?”
      
      两人站在花树下,清风习习。沈潭低垂着眸看她,“第二名,脑子算聪明的吧?”
      常婷好脾气地回:“没有第一好。”
      “聪明的话就少跟我搭讪套近乎。”沈潭眨了下眼,往前走了一步,靠近常婷时气势都变了。
      平日里掩饰的凶戾释放,让人不敢直视那双幽深黑亮的瞳眸。
      
      常婷看的心头发颤。眼前的人像头孤狼,正厌恶的摆脱着后边的尾巴。
      他无畏无惧,唯我独尊。
      
      实在是让她难以抗拒。
      
      在那双黑眸的注视下,常婷绷着脸点了点头。
      
      沈潭收敛气息,余光轻点了她一下,转身走远。
      常婷这次没有追上去。
      她迎着冷风吸了吸鼻子,嗅到了淡淡的花香。
      抬手摸了摸鼻尖,遮掩起伏的心脏,在风声中仿佛都能听见那咚咚咚的心跳声。
      宛如雷鸣。
      
      沈潭拒人于千里之外,不给机会靠近。
      又酷又冷漠。
      常婷心想,少年英雄都是孤独的。
      他很符合人设。
      
      等到放学后,她便开始忙起来了。
      先是去修手机的店里,让店员帮忙看看还有救否。
      随后得到跟沈潭一样的回答:“没救了。”
      
      常婷拿着手机难过的离开的维修店。
      照片找不回来,玉镯也没有消息。
      她只得将注意力放到租房上了。
      诸事不顺,总得有件事让她顺利完成吧?
      
      常婷坐在超市门前的长椅上,拿着手机点着租房APP,筛选中忽然收到五六条相关推送。
      她起初并没有点进去,随后推送就一直在界面中心跳出来。
      最后常婷无意点了进去。
      
      倒是意外符合她的要求标准。
      甚至就在她百米之内。
      这APP这么智能的吗?
      
      常婷茫然地抬头看了一圈四周,最后犹豫了下,起身去往第一个推送点。
      租房最难的一关就是跟房东交流。
      房子地段和装修都很不错,但要么房东要求太奇葩,要么就是看她一个小姑娘所以刻意抬价。
      
      看完三四家下来,常婷不由抬手搓着脸,心中怀疑自己长了一张很好欺负的脸吗?
      
      还剩下最后一家。
      常婷被打击的有些犹豫了。
      看着手机亮起又熄灭,她想着下午跟苏薇的对话,自己好像说了后天就搬走?
      
      她忍不住捂脸,逞什么强啊,怎么不说大后天呢!
      
      想想苏薇当时的嘲讽脸,常婷最终还是起身,跟着导航朝租房点走去。
      这一片与学校有点距离了。
      也不是那种高楼或是公寓,是靠墙街巷边的一处独立私房。一共两层,自带个小院,围墙上有铁阑珊防止贼人入侵。
      
      白墙红瓦,一眼看去有些老旧的房屋,有着岁月的痕迹,让人心生感叹。
      站在院外,常婷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手机。
      这房子真的只租这个价吗?
      
      院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她有些好奇地垫脚看了看。从铁栏的缝隙中瞧见一个高瘦的背影,他拿着扳手蹲下身去,露出了后边的自行车。
      
      常婷收回视线,在门外站好,给房东发消息,表示自己已经到了。
      没一会就听见里边传来走动的声响。
      “哎,潭宝,有人来看房了,你给我的那个软件太好用了。”男人的声音由远而近。
      少年懒懒地笑了一下。
      
      赵老上前去开门,看见个乖巧温顺的小姑娘朝他笑着脆声说明来意。
      常婷瞧着眼前的老人面容慈祥和善,跟之前遇见的年轻强势房东们都不一样。
      双方的第一印象都很好。
      
      赵老热情邀约,“进来看进来看,我这消息刚挂上去,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看上了。”
      “刚好看见推送,这APP有点……”话还没说完,跟着赵老进了院里的常婷看见了在树下修理自行车的少年,不由驻足。
      
      沈潭拿着扳手专心撬着螺丝,铁链被他拨弄传来哒哒哒的声响。
      天际大片的火云衬着落日,折射的光线显得温柔无比。
      
      赵老开完门回头一看,发现常婷在原地没动,正看着草地里的少年。
      老人家笑道:“你们认识的吗?”
      沈潭抬首看去,对上常婷那双清澈的眼。
      
      鉴于下午沈潭说的话,常婷收回视线,一脸认真:“不认识哦。”
      她越过沈潭朝屋里走去。
      赵老看了眼沈潭,带着点询问的意思。
      
      沈潭耸了耸肩,挑着眉懒懒地笑了下。
      赵老忙着出租房子,也就没有细问。
      
      等两人都进屋后,沈潭才压低了声音说:“你搞什么?”
      耳机里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收录常婷与苏薇吵架的对话,得知她正烦恼租房,所以给出了适合的推荐。”
      “她租房关你什么事?”
      “根据管理员留下来的守护指令,目前已触发第三项。”
      
      沈潭问:“第三项是什么?”
      温柔的女声回:“当你误入歧途,必要时需引导你回归正道。”
      沈潭听后气笑了,“我做了什么?”
      “言语威胁他人,导致形象受损。”女声说:“昨晚一次,今天下午一次,超过标准,需要进行更正。目前已给予租房便利进行补偿。”
      沈潭:“……”
      
      他拿着扳手敲了敲车杠,发出清脆的低鸣。沈潭声色低哑,满含威胁:“你信不信老子今晚就回去把你系统烧了?”
      “建议不要。”温柔的女声说:“系统会在十个月后自行关闭。”
      “那你就别再多管闲事,相同的话你怎么不判定她也威胁我了?”沈潭冷哼。
      
      沈潭本意只是嘲讽,几秒后却听女声说:“威胁判定成功,需要进行反击吗?”
      沈潭:“……”
      “不需要,把她从你的目标名单清除。”
      温柔女声回:“移除成功。”
      
      “宋恒被列为潜在威胁,需要处理吗?”
      沈潭漫不经心地回:“不需要,我还没沦落到靠机器帮忙解决。”
      温柔的女声说:“他们已经谈妥了,常婷明天就会签合同。”
      沈潭没说话,拿着扳手起身,风吹着他的衣领微翻。
      
      经过前几次的困难波折后,这次租房交流异常的顺利。
      赵老说:“房子比较老旧了,是我跟我老伴年轻时住的。她年末那会去了,我也不想继续住下去,不然老想着她心里难受。”
      
      着急出租,也不在乎价钱,所以标价在同类型里才偏低。
      常婷觉得自己运气真好,能第一个秒到这样的房子。
      感谢推送。阿门。
      
      赵老得知她是附近天立的高三学生,租出去也很放心。
      
      两人谈妥后,常婷才装作不经意地样子问:“外面那个人也住这吗?”
      “不不不,潭宝他是我叫来修车的,年纪大了,什么事都做不好了。”赵老哈哈笑着,说完又觉得不对,“说起来潭宝也是天立的学生,今年也是高三了。”
      常婷继续装作惊讶地样子说:“诶?真的吗?”
      赵老连连点头,两人来到门前,老人冲修完车起身的沈潭说:“潭宝!这姑娘跟你同校的哩!”
      
      沈潭瞥眼看过来,瞧见常婷乖巧的笑。
      常婷说:“我刚转校来的,跟学校里的人都不熟。”
      赵老一听,笑的更加和蔼可亲,他指着沈潭说:“潭宝人很好,心地善良,还乐于助人,有什么事找他都能解决,可靠谱了!”
      
      常婷认真听着,清澈水润的双眸定定地看着沈潭,笑意明灭。
      沈潭打断了赵老的鼓吹,说:“车修好了,你要拿走还是送这位新租客?”
      “那得拿走,那是娟儿送的。”赵老过去挪车。
      常婷说:“那我明天再过来签合同,今晚就先回去了。”
      
      赵老连声说好,三人朝院外走去。
      沈潭十分配合常婷说的不认识,从头到尾不跟她说一句话。
      
      “潭宝,走,今晚去我家吃饭。”赵老说。
      “不了。”沈潭拒绝,“我回家吃,你有事叫我就好。”
      赵老嘀咕一声,骑车跟在他边上说:“那我送你回去。”
      沈潭瞧着他骑得七拐八扭的路线,眼角轻抽,“您老也不怕摔了?”
      
      赵老哼声颌首,骄傲脸说:“怎么可能会摔,你不要歧视老年人,年轻时候我的车技是这一片里顶尖那个,甚至不用掌头——”
      
      “来你看,我就算双手放开,也必不可能摔咯!”
      
      沈潭无言看着赵老的小孩举动,耳边传来温柔的女声提醒:“前方有车辆——”
      老人身形一歪,沈潭飞奔过去扶住他,下一秒路口一辆小车疾驰而过。
      沈潭:“下来吧您,这车我给你推回去。”
      赵老从车上下来,一脸心虚地说:“意外哈,刚才那是意外。”
      “这种意外一次就够了。”沈潭没好气地斜了眼老人,推着车同他并肩走着。
      
      常婷与他们走着相反的方向,三步一回头。
      目睹了沈潭飞奔过去扶住老人的一幕。
      她想,沈同学果然不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